“不然呢?我买了菜又换了衣服,难道是来厨房游泳的?”

    汪远:……

    “呃,小姐,那您打算做什么菜?您有计划吗?”

    “我想做牛排,意面,蔬菜沙拉。”云莱是真的觉得自己计划得挺好的,而且这几样东西,看上去最简单。

    汪远看了云莱一眼,鼓足勇气说:“可是小姐,您买的是牛腿肉。”

    “那又怎么了?”云莱看着那块牛肉最红最好,哪里知道那块肉是哪个部位?

    “牛腿肉不能做牛排。”

    这是常识好吧?

    云莱眯起眼睛:“那如果我非要做呢?”

    汪远心一横,眼一闭,豁出去了:“那样会硬得咬不动。”

    云莱气:“你为什么不早说!”

    汪远委屈:“刚才在超市,您不准我说啊!”

    算了,反正牛排也经常吃,这次就不在家做了。

    云莱又拿出一条鱼,“汪远,你会杀鱼吗?”

    汪远后退几步,“不会。”

    “你不是厨房的事儿懂得很多吗?刚才说的头头是道的,别告诉我你只是嘴炮。”

    汪远:……

    小姐你真相了。

    “不管,你负责把这条鱼给我收拾出来,我要做红烧鱼。”

    “小姐你确定你会做吗?”

    “那有什么难的?”云莱虽然自己没怎么做过饭,但吃过的好东西多啊!再说,也演过厨师,所以说什么都还是懂一点的。

    只不过,懂的都是皮毛,从来没有实际操作过。

    云莱把汪远和鱼一起关进厨房,自己跑到客厅里喝了一杯柠檬水,只听到厨房里传来“砰砰乓乓”的声音,云莱心里直嘀咕:让他收拾条鱼,他不会把我的厨房给拆了吧?

    米姐回来会不会发飙啊?

    过了半天,厨房里的噪音结束了,汪远打开厨房门:“小姐,好了。”

    啧啧,云莱摇头,“汪远,你这动手能力不行啊!”

    汪远的脸上沾着鱼鳞,衣袖上还有没擦干的血丝,怎么看怎么狼狈。

    再看案板上的鱼,鱼皮破破烂烂,鱼肚子豁了个大口子,鱼身几乎断成两截。

    唉,这条鱼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死后还要遭受这样的虐待。

    云莱摇了摇头,把鱼丢进垃圾桶。

    汪远满眼的心疼,“小姐……”

    那可是我的心血啊!

    云莱:“这么丑的鱼,我可下不去手去烧它。就算烧出来肯定也不好吃,没有颜值,就没有美味。”

    汪远:……

    合着我刚才半天白忙活了。

    云莱一看表,“哎呀不行,时间来不及了!汪远你过来帮我洗菜!”

    汪远认命地走到水槽边,帮着洗起菜来。

    云莱点火,在锅里放了一点水:“抱子甘蓝要焯水,荷兰豆也要焯一下,木耳……哎呀木耳忘了泡了!”

    云莱又手忙脚乱地打开一袋木耳,倒了半袋在碗里放水泡上。

    汪远洗好了蘑菇、油菜、莲藕,又被云莱派去削土豆皮,两个人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

    宁珈昊敲门的时候,云莱刚把几种蔬菜丢在锅里,听到声音赶紧跑过去开门。

    宁珈昊站在门口,“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