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闵柔很负责,昨天的事不怪她!”

    “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就是你受伤了,怎么解释都没用。”宁珈昊这次是动了真气,自己派的人第一天到,就让云莱受伤了,这不是打脸呢吗?

    云莱不高兴了,“宁珈昊,闵柔既然来保护我,就是我的人。你有什么权利直接处置我的人?”

    宁珈昊这次却难得地坚持:“她不适合,我再给你派更好的。”

    云莱沉下脸,真的有些生气了:“宁珈昊,适合不适合,是不是应该由我说的算?你这样越俎代庖,我看不到你对我的应有的尊重。我想我们应该开诚布公,我认为你这样做,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我没有。”宁珈昊委屈,“昨天听到你受伤,我这心像要被人挖掉了一样,我马上飞过来,陪着你一夜没睡,你现在却这样说我……”

    宁珈昊的表情,像是受伤,又像是失望,云莱心里一痛,觉得自己的心也像要被人挖走一样。

    可是她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一步退让,步步退让。如果他觉得侵犯你的领地你不介意的话,他就会蚕食鲸吞,以后就更难收复失地了。

    两个人的感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云莱硬下心肠:“我的人,我自己处理。你对我好,我深深地知道,可是我的决定,也希望你能理解。如果你真的对我失望了,对不起,我不会改。”

    云莱说完,看着宁珈昊,等着他的反应,手里的被单,被她揪成了一片破抹布。

    宁珈昊看着她,良久,“我知道了。”

    然后转身,出去了。

    他一定是生气了。

    云莱呆坐在床上,心里发慌。

    认识他以来,任何事情都是他让步,他一边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一边小心地照顾着自己的自尊心,从来都没有违逆过自己的意思,今天自己这么强硬i是不是伤到他了?

    云莱掀开被子,下床,来到客厅,看到宁珈昊正站在窗口打电话。阳光从窗子洒进来,给他的身影镀了一道金边。

    云莱听到他说:“你应该知道是谁保的你,就应该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事,不要再犯任何错误。你现在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宁珈昊转身,看到了现在身后的云莱。

    云莱走过去,投进他的怀里,双手环抱着他的腰:“你生气了。”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宁珈昊伸手搂住她,“没有生气,只是自尊心有点受损吧,觉得好心被你当了驴肝肺,有点难以下台的感觉。”

    毕竟他刚把闵柔发配去领罚,现在又把她召回来,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云莱:“我好怕你生气,从此不理我了。谢谢你,宁珈昊。”

    谢谢你尊重我,谢谢你为了我而妥协。

    “傻妞,谢什么?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都是我甘之如饴的。只要你没事就好。希望你也能替我想想,多爱惜自己一些,别总让我担心。”

    “嗯,以后不会了。”云莱把头埋在宁珈昊怀里答应。

    “对了,还有件事想让你答应我。”宁珈昊吻了一下她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