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口水下咽的声音。

    看热闹的弟子全都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一个还未开锁的弟子,竟然击败了打开血脉锁的野峰。

    “不要在招惹我,下次我的剑不会留情。”

    王辰收起清水剑,转身离开,腹部传来了巨大的饥饿感,又该去打扫剩菜剩饭了。

    直到王辰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这些弟子的表情才变得正常一些。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不知道,竟然如此轻易的击败了野峰。”

    “你们说,他可以打败开启两道锁的弟子吗?”

    众人互相对视,眼中满是惊疑。这个家伙或许真的有可能击败开两道锁的弟子。

    ……

    无风的天气,清水河面水平如镜,偶尔有一条小鱼跃出水面,溅起点点的水花。阳光洒在水面上,像是一圈神秘的光环微微漂荡。

    清水河,清澈见底,穿过水面之下,有一道伟岸的身影,胸前抱着一块巨石缓慢前行。

    巨石用来增加自身的重量和行动的阻力,只有这样的锻炼才能称之为极限。

    一头金色的长发露出水面,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王辰轻轻甩动,无数的水滴好像一颗一颗的金珠在敲打河面。

    训练完毕,王辰走到岸边,强悍的身躯,完美的曲线,走动之间四肢挥动,每一块肌肉的摆动都极有韵律。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本是形容女性的,好像用在他身上也并不过分。

    “何时才能打开第一道锁啊!”

    王辰无奈的感慨,每天拼命的训练,虽然身体素质越来越强,可是确无法开启枷锁成为修仙者。

    已经半年了,这极限开锁术很是神奇,王辰的身体已经十分变态,能以凡人之身爆发出超过两万斤的力量,简直匪夷所思。

    在这期间出言不逊的弟子都被他收拾了,就是开启两道枷锁的弟子也不是王辰的对手。

    半年之内他再也没有进过功法阁,不是他不想学习功法,而是无法打开枷锁学习再多的功法也没有意义。

    清水河边是茂密的草丛,有一人高。

    草丛之中,传来动人心魄的剑鸣声,引起了王辰的注意。

    “这里有人练剑,去看看”

    王辰穿好青袍,拨开青草,进入其中。

    穿过草丛有一处空地,很宽敞,正是一处练剑的绝佳场所

    一位少女正在舞弄长剑,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

    一头青丝飘到肩膀,一身绿色的衣衫带着自然的气息,像是花草之中走出来的精灵。双目灵动,修眉端鼻,颊边微现两道浅浅的小酒窝,直是秀美绝伦。

    “你这么练剑,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不知道何时,王辰已经站到了少女旁边,发出声音打断了她的练习。

    “你是谁?干嘛偷看我?”

    少女收剑目视王辰,美丽的脸蛋上带着微微的愤怒。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口吐玉珠,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

    “我叫王辰,我没有偷看你,我在不远处练功,只是听到了剑鸣声,所以过来看看。”

    这个少女很漂亮,王辰看着她很舒服,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人。

    “你说我练剑就是浪费时间,你什么意思?”

    少女嘴巴微微嘟起,对于王辰的言语有点生气。

    “中看不中用,确是在浪费时间,清水刺剑,讲究一个快字,你的剑舞动的很漂亮,可是没有什么威力。”

    王辰看了一会少女的剑法,简直就是漏洞摆出,出剑的时候还要选择一个漂亮的姿势,实在是华而不实。

    “哼!”少女一声冷哼,随后说道:“有本事你来啊,我看看你能有多厉害,还教训我,我看你也没有多大。”

    王辰微微一笑,走上前来,虽然他的年纪比少女大不了多少,可是他的心智确是很成熟。

    “把剑给我,我让你见识一下,何为清水刺剑!”

    “哼!”少女再次冷哼一声,把剑扔给了王辰。

    王辰接剑:“看好了!”

    一道银色的剑芒闪过,好像刮起了一丝细微的风,还未看清何时出剑,王辰已经收剑。

    “哈哈,就你这剑术还笑话我…….”少女哈哈大笑,可是很快她的眼神由嘲笑变成惊讶,变的无法相信。

    王辰面前有一根高高的草,被整齐的切断了,那段掉的地方十分干净,那是剑的痕迹。

    直到王辰把剑收好之后,这根草才慢慢倾斜掉落,好快,太快了,怎么会这么快,他是何时切断草的,少女没有看清楚。

    “这才是清水刺剑,当年的清水大圣,一剑可以刺破山峰,我还差得远呢?”

    王辰出剑之快,就是开启双臂锁的弟子,也未必赶得上他。

    少女的嘴巴张的很大,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几秒中后才恢复过来。

    “师兄好,我叫静香,是新来的弟子,请多关照。”

    少女微微弯下身子,王辰那一剑太惊艳了,已经征服了她。

    “谈不上关照,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叫你师姐了。”

    王辰有点自嘲,修仙之人不以年龄论备份,一切皆是看修为,看实力。一旦静香开启枷锁确实不用叫王辰师兄了。

    “师兄说笑了,你可以教我练剑吗?”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王辰充满期待感。

    “好吧,我反正也没有事情做。”

    “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欢快的笑容爬上静香的脸颊,像是一个天真的孩童。

    “清水三剑分别是清水刺剑、清水舞剑和清水劈剑,稍后我会依次给你演示一遍,懂了吗?”

    王辰在功法阁楼学习的清水三剑,只有这三剑而已,他的身份还是太低了,没有资格学习高级的剑法。

    “嗯嗯!”静香不停的点着头,像是小鸡吃米一样。

    “看好了,我要开始了。”

    一只蜜蜂在草丛之中嗡嗡地飞着,睁着大大的眼睛,挥动轻轻的翅膀,正在寻找花朵,可是他的运气不太好。

    王辰单手持剑,身体急速跨步,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

    蜜蜂还未察觉到不同,慢慢的它的身体开始分离,从翅膀中间均匀的分开,一分为二。

    “好快,好惊艳。”

    第二次观看王辰的刺剑,静香只能感叹,惊艳至极的剑术。

    一只蜜蜂被杀死,无数的蜜蜂成群结队的飞来,一时间整个草丛都是嗡嗡的声音。

    “注意看我的第二剑!”

    王辰剑光挥舞,呈环形将自己包裹在剑光里面,这一式主防御,数不清的蜜蜂被剑光斩落,没有一只蜜蜂可以突破剑光伤到王辰。

    “哇!好漂亮。”

    静香鼓掌加油。

    “看我最后一剑!”

    密密麻麻的蜜蜂之中,有一只十分的不同,它的身躯更大,颜色更加艳丽,这一只是蜂王。

    剑光停止舞动,一道光华从天而降,整个世界因为这一剑安静了。

    蜂王被一剑劈成两半,蜜蜂四散逃离,战斗结束。

    这种蜜蜂是有毒的,若是凡人被蛰一下,很可能会损命,新弟子也承受不了这种毒素。

    清水派的弟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清理一下这种毒蜂,来限制一下它们的繁殖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