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世界之中一年,为现实世界一个月,张峰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所以开始疯狂的修炼了起来,一天当中,只有三四个时辰是睡觉时间,其余的剩下时间,都在修炼当中渡过,就连林河和穆清听说了张峰的情况,都不由被张峰的毅力折服了。

    练体之境,分为两境,第一境为外练筋骨皮,第二境为内练气血肉。

    想要踏入第一境,是需要很多资源的,最常见的就是精元丹,精元丹是能够增强武者体魄的一种丹药,吃下精元丹,在修炼,可以很快的让人成为练体境武者。

    张峰本身为张家的旁系子弟,而且还是张家旁系之中比较弱的一脉,所以没有精元丹,任务世界,只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就是武林第一人“袁义”,也只是堪堪达到气血境,整个任务世界都算是一个非常低武的世界,丹药只是传说之中的东西,这个世界的人修炼,大部分都是靠长年累月的积累,只有少数身家丰厚的人,或者机缘深厚的人,才能够得到千年人参那种得天独厚的天材地宝。

    张峰每天强制自己做一千个俯卧撑,还有平举两个五百斤的石锁一小时,如果身体可以的话,张峰还会在军营之中的操场上长跑。

    幸亏张峰是在任务世界之中,因为他处于练体阶段,每顿饭的饭量,大的惊人,一顿饭最少要一桶白饭和十斤肉,因为张峰上次在战场之中的出色表现,穆清特意吩咐人,给张峰每顿饭加量,让他一直到吃饱为止。

    ......

    时光匆匆而过,任务世界之中,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而张峰也如愿以偿的正是踏入了武者的行列。

    “喝!”

    军营之中的演武场上,张峰手持三十斤的镔铁长枪,大喝一声,前方一根耸立在地面之上的木桩,蓦然被张峰刺中,瞬间炸碎,木屑纷飞,射向四周,让一些围观的士兵,纷纷躲避。

    “张公子的武功越来越厉害了,这才多长时间,我记得三个月之前,张公子的枪法,还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一名士兵队长,看着演武场中,持枪而立的张峰,不由说道。

    “你只看到了张公子现在的成就,却没有看到张公子为了今天,付出了多少,我们感觉每天站岗,运送那些物资,很辛苦,但是张公子的付出,却要比我们高十倍,甚至百倍。”

    听着周围士兵对他的点评,张峰嘴角不由微微一弯,他现在比较庆幸,幸亏有任务世界,如果现在他还在张家之中,就是一年也未必能够达到他现在的成就,就光是每顿饭,都可以吃穷他了,穷文富武,可不是白说的。

    想到张家,张峰双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冷芒,“张子明,我们的事,慢慢算。”

    张子明是张家的嫡系子弟,而且还是张家的年轻一代第一天才,想要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他前世是杀手,杀人的手段很多,但是这个世界却与前世不同,如果实力差距过大的话,就算是手段再多,也不容易得手,所以张峰要慢慢谋划,一定要等到有万全把握之时,才会出手,现在他有血狱空间在手,想要杀张子明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张峰刚刚走回营帐,就有士兵前来传讯,“张公子,王上的大军,马上就要到达,穆前辈让我通传您一声,让您去与他集合,一起迎接王上。”

    “李天王?”

    张峰点了下头,道:“嗯,知道了,我换一下衣服就过去。”

    ......

    大营之外,远方烟尘滚滚,一队延绵无际的军队,缓缓驶来,军队的前方,有着一张黄色大旗,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李”字。

    地面微微震动,不长时间,那只庞大的军队,就来到了大营之外。

    军队的前方,一名身材高大,身穿金色雁翎甲的威严男子,端坐在一匹白色宝马之上,那匹马周身没有一丝杂色,全身雪白,非常神骏。

    看到那名金甲男子,穆清和一名将军,纷纷走上前,齐齐施礼。

    “恭迎王上。”

    “见过李天王。”

    将军和穆清的称呼不一样,他们两人属于两个体系,一个是朝堂,一个是武林,所以称呼有些差别。

    张峰属于武林义士,所以与穆清的称呼一样,向着李天王叫道。

    穆清和那名将军,一起把李天王迎进了大营之中,而李天王带来的军队,却在营外开始安营扎寨。

    大营之中,早就已经为李天王建立了属于他的王帐,李天王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随即微微一笑,“诸位爱卿请坐。”

    穆清和一些军队中的高级将领,纷纷落座,而那些武林名宿,也各自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之上,只有张峰没有找到自己的座位。

    不过张峰反应也快,直接就来到穆清的身后,站在了那里。

    张峰的事情,到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李天王落座之后,爽朗一笑,先是对着穆清等江湖义士抱拳道:“多谢诸位义士的帮助,让我挡住了清兵的进攻,这次我带着大队前来,就是要一鼓作气,把清兵赶出关外,还我中原一个太平。”

    “李天王大义,我穆清,代表所有支持李天王的武林义士,只要李天王驱逐清兵,我们就一定会鼎力相助。”

    穆清站起身,双手抱拳,对着李天王回道。

    李天王微微点头,继续说道,“这次我准备与清兵决战,不过袁义那个卖国求荣的小人,却让我如鲠在喉,不知穆爱卿,可有应对的办法?”

    穆清微微皱了下眉头,对于袁义,穆清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应对办法,袁义此人,心机城府,还有武功都非常高,如果想要算计他,恐怕很难,但是不用阴谋诡计,穆清又没有信心能够战胜袁义,而且袁义手下还有四大魔头,为他卖命,如果两军交战,让袁义杀戮那些指挥将领的话,恐怕这一战,很难能够打败清兵,而且李天王这次是准备破釜沉舟,李天王败了,整个中原,也恐怕要沦陷了。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不知如何对付袁义之时,张峰却突然迈步走出。

    “启禀李天王,如果只是袁义自己的话,小子倒是有几分自信,可以挡住他。”

    张峰突然站出来,让穆清等人纷纷震惊了下,随即穆清皱眉道:“张公子,我知道你最近实力有些进步,但是袁义此人实力非常强,别说是你,就算是我对上他,也没有丝毫把握,这种事,可逞强不得,如果你无法拦住他的话,不光你会丢了性命,我们也会因此战败,整个天下的百姓,也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张峰自信一笑,“穆前辈,晚辈知道轻重,如果没有对付袁义的实力,晚辈也不会逞强,如果穆前辈不信的话,可以考验一下晚辈,如果晚辈实力不行的话,到时在商量别的办法也不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