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大陆历经万劫,终于再次恢复平静。

    不过真武大陆的势力已经不复从前,只有几个势力勉强的传承下来,其余的都已经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

    整个真武大陆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五国争霸,势力混乱,其中惊才绝艳的强者,也出现不少,还有一些大势力参杂其中,让整个真武大陆都狼烟四起。

    ......

    西蜀国境内,扬州府,榆林郡,张家。

    张家在榆林郡也算一个小有名气的家族,武风浓郁,虽然张家在整个榆林郡算不上顶尖,但也属于中游,而张家家主的嫡女,更是嫁到榆林郡两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张家借此水涨船高,普通人也不敢招惹张家。

    张家与那些家族一样,有着家主,长老,执事,客卿,和下人。

    一间简陋的房间之内,被血色侵染,好似血色的世界,张峰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他的手中紧攥着一块血色玉佩,血色玉佩在张峰醒过来之后,渐渐收拢,最后全部融入进玉佩之中。

    张峰坐起身,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简陋的房间,桌椅,还有身下的木床,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古朴的气息。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掉进悬崖了吗?

    就在张峰回想着之时,一股庞大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海。

    张峰,张家旁系,父亲已死多年,母亲也黯然神伤,在父亲死后不长时间病逝。

    因为父亲曾为家族立过功,虽然张峰只是张家旁系,但在父亲死后,张峰在张家过的也算安稳。

    张峰在查看完所有记忆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穿越这种事,张峰并不惊讶,二十一世纪的人,都能够接受穿越,只不过是适应时间长短的事。

    更何况张峰前世还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适应环境的能力更强。

    就在张峰沉思之时,房门突然被敲响。

    “咚咚咚……”

    “张峰,起床了,教头让我们去演武场。”

    一名少年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进来。

    “啊,好的,我现在就起床,马上过去。”

    张峰学着记忆之中的语气,回应房间之外的人。

    “恩,你快点,据说今天是金教头亲自传艺,可不要迟到啊。”

    房间之外的少年叮嘱了一句,就转身离去了。

    张峰起身穿上练功服,对着水盆照了一下,看到了一张稚嫩却有些倔强的脸庞,这张面容也就十五六岁,身材虽然不算高大,但也算是强壮,好过前世同龄之人许多。

    张峰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武道世界,有着比前世那些古武者还要强大的武功。

    张峰搓揉了一下脸颊,摩拳擦掌,前世他无牵无挂,最后被最好的朋友背叛,这次重生在异世,他定不会,让历史重演。

    ......

    张家演武场,是在张家府宅的侧院,张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是在张家镇内,却算是地主豪绅,整个张家镇,都是张家的地盘,而张家府宅,也建造的非常巨大,院落无数。

    张峰按照记忆之中,离开房间,穿过一处侧门,来到了巨大的演武场之中。

    此时的演武场已经来了很多张家子弟,那些张家子弟各个精神饱满,耐心的等待着金教头的到来。

    众张家子弟的前方,站着三名身穿锦袍,腰间配有宝剑的年轻男女,三人之中,两人是少年,一名是少女,那两名男子气宇轩昂,腰板挺的笔直,有着丝丝傲气,而那名女子,脸上点缀着几个雀斑,但面容却较好,雀斑与较好的面容,相得益彰,给人一种活泼可爱的感觉。

    张峰的到来,丝毫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毕竟张峰只是一个旁系子弟,虽然他父亲为家族立过功,但是这么多年,也早已淡了下来。

    “嗨,张峰,你来啦。”

    就在张峰打量演武场之中的情景时,一名身材要比张峰高大强壮一些的少年,打着招呼,来到了他的面前。

    张峰从记忆中得知,这名高大的少年,名叫“张勇”,因为两人的身世差不多,所以走的比较近。

    不过张峰心中却有着一丝警惕,这一世,他不会犯上一世的错误,就算是亲兄弟,张峰也不会给他在背后出手的机会。

    张峰微微点了下头,算是与张勇打过了招呼。

    张勇也不介意,张峰本就属于沉默寡言的性格,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了。

    张勇带着张峰,站在了张家子弟的队列之中,周围的人,扫了一眼张峰,就没有在管他,而是纷纷目不转睛的看向演武场前方的高台。

    就在张家子弟都来齐之后,一声钟声响起,张家每日练武的时间到了。

    一名身穿黑色紧身练功服,肌肉隆起,虎背熊腰的中年人,从演武场后院走了出来。

    那名男子身高接近一米九,浓眉大眼,脸颊之上带有一道刀疤,好似蜿蜒的蜈蚣趴在其上,再加上强健的体魄,让人忍不住升起一股压力。

    金铜乃是张家的五大客卿之一,善使一套“探龙枪”,自身实力也已经达到了练体第一境的巅峰“铜皮铁骨”。

    张家的五大客卿,都是处于练体第一境巅峰左右,张家只是一个小家族,能够招揽到练体第一境巅峰的客卿,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张家家主,也才堪堪达到练体第二境“练血化气”,也就是俗称的修炼内力。

    金铜在旁边的武器架上拿起一杆镔铁长枪,蓦然杵在演武台之上,由青石堆砌的演武台,轰然震动了一下。

    感受到演武台的震动,所有的张家子弟,纷纷吸了口凉气,要知道青石堆砌的演武台,可是非常坚固的,就算是他们用大锤砸,也只会震的他们手臂发麻,而演武台不会震动,但是金教头只是随手而为,就能造成震动,他的力气,要有多大?

    张峰前世乃是杀手,虽然没有学过古武,但是对于武功还是多少了解一些的,看到金铜造成的轰动,双眸不由微微一眯,金铜的实力,让他忍不住心中一惊,不过在看了一眼金铜握着长枪的手臂,嘴角不由微微一弯。

    因为张峰刚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金铜握着枪杆的手臂,轻轻颤抖了一下,那就说明,金铜能够造出如此声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金铜神色严肃的扫了一眼下方的张家子弟,缓缓说道:“今天由我金某来教导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尽力去学,不要让我失望。”

    金铜的话音刚落,张家的子弟,就齐齐应了一声“是”。

    金铜满意的点了下头,随即手臂微微用力,举起长枪,摆了一个起手姿势,长枪前伸,左脚后移,摆出了一个前刺的动作。

    “我的枪法乃是从一位枪道大师手中所学,名为“探龙枪”,共有三十六式,今天我要教大家的就是前十二式,能学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悟性了。”

    “长枪如龙,枪出探海.....”

    金铜一口气展示了十二种枪的招式,随后收枪静立,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对着张家子弟道:“现在我已经展示完了,你们哪位上台来,给我展示一下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