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峰,你已无路可逃,还是乖乖受死吧。”

    一名身材雄壮,肌肉隆起,浑身散发着强大压迫气息的粗狂男子,冷笑的说道。

    张峰冷峻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波澜,淡漠的双眸,扫了一眼周围的敌人,没有说话,手中紧握的龙牙匕首,散发着危险的光泽。

    “张峰,你杀我父亲,是该偿还的时候了。”

    随着那名粗狂汉子的话音落下,一名脸含仇恨的少年,咬牙切齿的道。

    张峰是一名杀手,被人称为百年难得一见的杀手界天才,张峰今年只有二十多岁,但却已经是杀手之王,在杀手榜上排名第一。

    张峰为人孤傲,又冷酷无情,杀手组织感觉到他要有控制不住的局势,随即隐瞒情报,让张峰出去执行任务。

    张峰虽然机警,但也没多想,本以为是一个普通的任务,却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他以前所杀之人的家人联合起来设下的陷阱。

    此时张峰所在的地方,位于华夏的泰山之巅。

    张峰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前方被围杀他的敌人堵死,他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杀掉前方的敌人,冲出包围,要么转身跳下悬崖,寻求一线生机。

    这两个选择都很难,前方的敌人,虽然在单对单的情况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是这些人联合起来,却不是他一人所能抗衡的。

    毕竟那些人都是古武世家的人,都修炼出了内劲,拳脚功夫丝毫不弱。

    张峰没有具体的武功路数,全靠杀手组织教的一些用劲技巧,和他多年杀手生涯,磨练出的杀人技,再加上他绝世的天赋,才有今天的成就。

    张峰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无底深渊,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嗖!!!

    就在那些敌人以为张峰走投无路,准备跳崖之时,张峰动了,速度非常快,快到众人只看到了一道残影。

    张峰脚踏诡异步伐,忽左忽右,让人摸不着他的踪迹。

    “大家一起出手,张峰没有内劲,无法与我们硬拼,不让他各个击破,我们此战必胜。”

    一名年老的古武高手,高声喊道。

    张峰确实没有内劲,毕竟杀手组织不是古武世家,不可能传授杀手内劲修炼之法,杀手组织的首领能够统治杀手组织这么多年,全靠内劲,能够压制住下面的那些杀手。

    但是事也无绝对,张峰因为天赋太过逆天,在没有内劲修炼之法的情况下,炼成了一套“鬼影步法”,用出之时,身如鬼魅,不可捉摸,就算是古武高手,一时不察,也会被张峰瞬间击杀。

    杀手组织的首领感受到张峰的威胁,随即暗中与古武世家的人暗通款曲,给张峰设下圈套,把张峰围在了泰山之巅。

    泰山之巅,号称“封禅之地”,古代帝王都在此拜过苍天,登临帝位,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

    但是此时这封禅之地,却变成了一个杀戮之地。

    就在那些古武者戒备之时,张峰突然来到那名满脸仇恨的少年面前,手中龙牙匕首犹如毒蛇一般,向着少年的喉咙抹去。

    众人早有准备,在张峰刚刚出现,就有无数的攻击,向着张峰打去。

    少年感受着死亡的临近,脸上出现一丝笑容,他没有畏惧和害怕,“父亲,我替您报仇了。”

    少年知道,在杀手之王“张峰”的手中,没有人能够躲开他的刺杀。

    就在众人以为,以少年的性命,换取张峰性命,暗中兴奋之时。

    张峰的身影竟然突然一闪,在他们的攻击之下消失了。

    这些来围杀张峰的人,其中不乏一些想要浑水摸鱼,想要依靠斩杀张峰获得名气的人。

    张峰的突然消失,让众人神色一变,就在这时,张峰的身影出现在一名古武者的身后。

    张峰冷峻的面容上,浮现一丝妖邪的笑容。

    噗!!!

    一蓬血雾喷洒,那名古武者双手捂着喉咙,跪倒在地,双眸圆瞪,闪烁着不甘之色。

    张峰在杀了那名古武者之后,脚下轻点,再次远遁。

    “大家背靠背,不要让他找到机会。”

    一名古武者声音颤抖的喊道。

    张峰太可怕了,根本就不是人,真的犹如一只收割人命的鬼魂一般。

    在众人的重重包围之下,张峰还能强杀一人,就算是宗师强者也未必这么容易吧?

    虽然那些古武者围在了一起,但却牢牢的堵着张峰逃生的出口,没有人敢让张峰逃走,因为那将会是他们的噩梦。

    张峰神出鬼没的身影不断隐现,每次出现都会带走一人的生命,但是张峰也不好受,因为没有内劲的支撑,他的体力已经不支,受到了两名古武者的攻击,胸口和背部,各受了一掌。

    张峰嘴角带着鲜血,脸色苍白,他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毕竟没有内劲,不能像古武者那样,依靠内劲来抵挡攻击。

    随着时间的持续,张峰在最后一刻,终于把那些古武者杀退,整个泰山之巅,只有张峰一人傲然而立,罡风吹拂,张峰的衣衫猎猎炸响。

    就在张峰在杀退那些古武者,心灵放松之际,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突然从一颗大树之上纵跃而下,一掌打在了张峰的胸口。

    骨裂声响起,张峰的身体从悬崖上飞出,向着悬崖下落去。

    偷袭张峰之人,脸上带着一个笑脸面具,身穿一套黑色紧身练功服,身影伟岸,双手背负在身后,站在悬崖之上,低头看着向悬崖下落去的张峰。

    就在张峰刚刚要消失在那人视线之时,那人缓缓抬起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张峰双眸微微一缩,看到那人的面容,忍不住惊喝一声,“竟然是你?”

    张峰的眼中一名面容清秀,剑眉星目的男子,重新带上面具,轻声呢喃,“一路走好。”

    此人正是张峰这一世,唯一的一个朋友“佐铭”,杀手榜排行第三的杀手,也是张峰唯一一个传授鬼影步法的人。

    张峰没有对死亡的畏惧,但却对佐铭的背叛,痛心疾首,他本是孤儿,从小被杀手组织培养,杀手本就是冷酷无情,没有一丝感情的地方,但在张峰还在懵懂之时,佐铭一直在以大哥哥的身份照顾着他,否则,他还没有成长起来,就有可能死在了杀手组织的训练之中。

    但是没想到,最后他竟然死在了他最尊敬的人手中。

    怪不得,他被围杀,他敬爱的大哥佐铭没有赶来相助,原来他也想让自己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