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三黑着脸看我,“小子,别再贫了,这次找你还有正事。”

    听到他的话,我安静了一些,看着刘老三反问道,“有什么事?”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预感,猜测他到底想要说什么了,只是内心却很纠结,弄不清楚自己究竟应该做出什么选择。

    “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也不想继续跟你绕圈子,实话说吧,我希望你能假如我们,帮助我解决南罗市的问题,不知道你怎么想?”刘老三看着我,眼神中透露出几分期许。

    南罗市现在闹成这个鬼样子,主持相关工作的人也总算耐不住性子了,刘老三希望我能给他一个明确的态度,毕竟我的能力,现在已经不容被任何人忽视。

    可我心中却很犹豫,老实说,自从上次郑佳遭遇意外之外,我对这个组织有着十分深切的仇恨,巴不得让他们快点灭亡,可王刚如今落在人家,让我进退两难,我总不能为了复仇,连兄弟的命都不顾。

    我沉默了很久,还是没能想明白,摇摇头说道,“对不起,能给我多一点时间考虑吗,我需要安静地思考一会儿。”

    “那好,你先考虑吧,最好今天晚上之前告诉我,今晚,我们会有行动,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陪同猎鹰一块去。”刘老三点头说道。

    我站起来,打算这出这间办公室,可走到一半,我又停下了,很犹豫地回头,对刘老三说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感觉你像是故意的。”

    官方的行动,不可能随便告诉别人知道,刘老三却这么随口对我说了,如果他不是傻子,就是有别的预谋。

    “呵呵,你倒是挺聪明的。”刘老三眼神中浮现出狐狸一般的笑容,对我沉声说道,“最近我们的很多计划,都会被人提前得知,事实证明我们当中的人有问题,所以……”

    “所以你也想试探一下,我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异动?”我脸色马上就变黑了,刘老三摆明了就是不信任我。

    “不用这么紧张,如果我真对你有怀疑的话,或许今天就不会在这里接见你了,坐在我这个位置上,需要考虑的问题实在太多,希望你能谅解。”他摇了摇头,语气很平静,接着说道,

    “林峰,事实上我比你想像中的更加了解你,我十分清楚地知道你干过什么,和什么见过面,同时和他说过什么,也清楚发生在你兄弟身上的事情。”

    听我刘老三的话,我冷汗顿时流了一地,战战兢兢地望着他,第一次在这个一脸猥琐的小老头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我真是太蠢了,像刘老三这样的人物,会是没脑子的人吗?还好我之前没有跟他耍心眼,否则这会究竟是什么情况,可就说不准了。

    也有可能是我的犹豫,让刘老三感觉到还有争取我的可能,他摇摇头,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其实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一方面是你的生死兄弟,换了是我也会很为难,最关键的一点,是你刚才犹豫了,所以至少在你心里,应该还是有原则底线的。”

    我苦笑道,“如果我刚才毫不犹豫地答应加入你们的话,我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我们一样会按照原定计划进行,让你带走那件东西。”刘老三摇头说道,“只不过,以后进行清除任务的时候,你的死活,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中了。”

    “你明知道审.判想要什么,还同意让我带走?”我很不解,这老狐狸究竟在打什么算盘,皱眉道,“该不会让我带走的是假的吧?”

    刘老三笑道,“不,无论你是否答应我们,我都会让你把真的带走的。”

    “为什么?”我更诧异了。

    “审.判这个家伙,用假的东西怎么可能骗得过他?”刘老三笑得一脸神秘,“他太自负了,以为自己那点事根本没人知道,他在我手中安插了奸细,我一样在他手下安插了人。”

    我浑身都是冷汗,这些阴谋诡计,我的确很不擅长,只好反问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刘老三又重复道,“我希望你能按照和他商量好的计划,将东西带给他,然后进入那个组织卧底,寻找到诺言。”

    我将眉头皱得很深,“诺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别告诉这玩意和圣经上记载的一样,是一个大轮船啊!”

    “当然不是,”刘老三摇摇头,坐回椅子上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诺言是一个基因病毒的集合体,是能够大规模改造人类基因的东西,要想启动那种东西,就必须得到我手里的钥匙,一旦里面的方程式被开启,就会释放出一种能量脉动,辐射整座城市,到时候南罗市的大部分人,都会变成变异体。”

    我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珠,失声道,“这就是他们的人类清除计划?”

    “不错,”刘老三冷笑着说道,

    “你应该明白,南罗市是一个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加起来将近千万的城市,而隐藏在其中的变异体数量还不到一千,要想通过杀戮的方式清楚人类,你觉得可能吗?审.判不会那么愚蠢,他心里很清楚,我们之所以暂时不敢进行大规模清剿计划,是因为投鼠忌器,所以才会表现得这么猖狂。”

    “可如果我们无法彻底清除掉这些有野心的家伙,对于整个社会终究会是一个很大的隐患,既然他打算孤注一掷,提前将诺言开启,利用变异体来打破这个世界的规则,我们为什么不能顺着他的意思,将钥匙交给他呢?”

    我点点头,“你想毁灭掉诺亚?”

    刘老三直言不讳地告诉我说道,“是的,其实我们很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基地究竟在什么地方,却一直寻找不到诺亚在哪里,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你拿着钥匙,就可以带我们找到诺言,这是唯一一个毁灭掉它的机会!”

    我急忙问道,“可如果这个计划失败了,被他们得到真正的钥匙,难道不会引发灾难吗?”

    “你觉得,我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

    刘老三的眼神中忽然迸射出一道冷芒,声音低沉着说道,“钥匙上有一个很小的跟踪仪器,当你拿着钥匙离开的时候,我们就能精确知道你在哪儿,同时将南罗市的人口大规模转移,你有三天时间去完成这个计划,假如行动失败了,上面会动用一次性武器,将整个城市抹平。”

    什么?

    一次性将整个城市抹平,这怎么可能,除非是……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哆嗦着嘴皮子问道,“你们疯了,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这么做的话,你们和那帮疯子有什么不同?”

    刘老三将脸埋在阴影之中,声音低沉得让人心中发寒,“林峰,你应该很清楚这种基因病毒的危害,假如让这帮疯子成功了,将大半个南罗市的人都改造成了变异体,你觉得,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这话,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现在南罗市的变异体数量可能只有不到一千,就已经带给了我们这么大的麻烦,假如这个数量呈数千甚至万倍增长的话,究竟会爆发出什么样的灾难,的确令人无法想象。

    或许人类历经几千上万年形成的文明,会在顷刻间荡然无存,重新回归原始的状态,而且更加恐怖的事,变异体的能力太强大了,这对普通人类来说,基本就是灭顶之灾。

    一旦诺亚顺利启动,很有可能真的会像审.判所说的那样,提前迎来下一个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