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和李强动过手,所以更加理解他的能力,就算他断了一条胳膊,也不是谁都靠近他的,能够让他重新受伤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另一个变异的人!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想不到一间小小的酒吧,居然同时被两个具备特殊能力的家伙盯上。

    我在后院徘徊了很久,直到天色逐渐亮起来,行人逐渐开始增多,才转身离开了后面的巷子。

    重新走进酒吧,小黄向我打听,有没有在后面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为了避免造成员工惊恐,摇摇头,并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他。

    不久之后,王刚打着哈欠过来过来跟我交班,兰馨天不亮就走了,我将王刚带进了办公室,关上门,仔细说明了一下昨天晚上碰到的情况。

    王刚不以为意,笑着说道,“没关系,有人打算来找麻烦,就让他们来好了,反正我憋了这么久都没活动筋骨了。”

    我说道,“你小子也别太大意了,这些家伙的能力并不低,小心驶得万年船,而且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你最好别兽化,省得到时候给人看见,会惹出麻烦。”

    王刚和我不一样,这小子一旦认真起来,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变成那种身高两米的人熊怪物,吓都能把人吓死。

    “没事,我现在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不会再出现失控的情况。”王刚笑着拍了拍胸口,对我讲道,“不过你有没有感觉奇怪啊,为什么酒吧附近总发生这样的情况,要不然趁白天有空,我们联手把附近排查一下?”

    我摇头说道,“不行,我今天没空,昨晚郑佳也碰到那种怪物了,我得先回去,稳定一下她的情绪。”

    王刚摸了摸鼻子,贱笑兮兮地说道,“那行,你赶紧去吧,啥时候办酒啊?”

    我苦笑,“还没定呢,再说郑佳父母那关,我真没什么把握能过得了。”

    “林峰,这可不像你说的话。”王刚笑着点燃一支烟,一拳捶在我肩膀上,给我打气道,“咱俩这么多困难都挺过来了,害怕搞不定两个老人吗?要我说,不行你就给她们跪下,抱着大腿哭诉你跟郑佳感情好。”

    “滚!”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从王刚手里把烟盒抢过来,“酒吧是你提出来要开的,你也不知道上点心,附近你多留意一下,别让人一不注意把老窝给端了。”

    结束了和王刚的谈话,我离开酒吧,返回到郑佳那边的小区,上楼之后,郑佳还没醒,我将买来的早点轻轻放在茶几上,回到客厅中看了会电视。

    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关于最近发生的那些凶杀案的,不过很多细节都已经被掩饰过了,也没有提到关于变异的怪物之类的话题,而起画面大多集中在播音员身上。

    看来为了避免造成恐慌,赵哥那边也下了很大的力,只不过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多起,恐怕后面再想压也压不住了,如果这些事不能得到有效控制的话,估计南罗市以后真会陷入人心惶惶的境地。

    简单吃了一份早餐,郑佳也醒了,她披着一件丝质睡衣走向我,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靠在我身边坐下,吃我买回来的早餐。

    我看了会电视,视线很快就被郑佳的身材吸引了,女人漫不经心勾勒出来的妩媚,才是最动人的,我将手上的电视遥控器一扔,手慢慢就开始不规矩了。

    郑佳在我骚扰下连饭也吃不清净,很无奈地白了我一眼,使劲把我推到沙发角落,“林峰你少来,我爸妈那边怎么说?”

    听她马上又把话题转移到这上面,我脸色立马就发苦了,“那行,我明天送你过去。”

    郑佳手里捏着糕点,噗嗤一笑,故意板着脸说道,“你可千万别勉强哦。”

    我硬着头皮,一拳垂在大腿上,“不勉强,我去还不行吗!”

    最近麻烦缠身,我没怎么说过好觉,只有待在郑佳身边才能感到安心,等她吃完之后,拦腰抱着她,又走进了房间。

    郑佳躺在我怀里,像条小蛇一样扭动着身子,轻轻推开我,“不要……你让我消停会儿行不行?”

    我把嘴唇靠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你不是答应过我这两天别回公司吗,陪我睡会儿总没事吧?”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因为这两天不断有麻烦找上门,疲倦的要死,躺回床上搂着郑佳,没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快到晚上了,郑佳就坐在床边,用手支撑着下巴,将头发挽起来,不停在我鼻子上逗来逗去。

    我望着她脖子下面的一片雪白,心痒难耐,马上翻身将她压在下面,用嘴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口。

    郑佳扭动了几下身子,将我轻轻推开,咬着嘴唇骂我,“流氓,你睡了一整天了,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有你陪着,多久我也不肯下床!”我用手指轻轻挑.逗着她光洁的下巴,坏笑着说道。

    “讨厌鬼,”郑佳俏脸一红,把我从她身上推下来,挽着我的胳膊说道,“陪我下楼逛逛吧,顺便也给你挑件衣服,明天可不许再给我丢人!”

    我摸着后脑勺苦笑道,“行,媳妇说什么都行!”

    开车来到商场,郑佳替我挑了几套西服,她正打算去柜台结账,没想到钱包还没掏出来,身边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动静,紧接着有个蒙面拿着刀的家伙冲进来,一手就把郑佳的皮夹子抢过去了。

    “啊!”郑佳吓得一声尖叫,失手丢掉了皮夹,而那个蒙面的家伙在临走的时候,居然挥舞着手里的刀子,朝郑佳身上划了一下。

    好在商场人多,那个蒙面的家伙做贼心虚,这一刀并没有划在郑佳身上。

    卧槽,光天化日抢劫?

    我刚从试衣间出来,看见这一幕,心中积压的怒火顿时就想要爆炸开了一样,快步冲到郑佳身边,看着她流血不止的小手,眼睛里投射出了冷光。

    那个蒙面的家伙已经跑远了,我起身想要去追,郑佳却一脸紧张地拦住了我,“你别去,他手上有刀。”

    我笑着拍了拍郑佳的小脑袋,“没事,你稍微等一会儿。”

    话音落地的同时,我就转身朝着那个蒙面的家伙狂冲了上去,谁也不能伤害我珍惜的人,这是我的逆鳞,谁碰了都得死!

    尽管那家伙逃得很快,一头扎进人堆中,很快就不见了,不过我已经记住了他的气味,这小子就算钻进下水道,我也绝对不会让他走掉。

    两分钟后,我把他堵在了一条胡同的拐角,沉着脸,一步步朝他靠近。

    我有一种直觉,这家伙似乎是故意把我引到这儿来的,所以并没有十分莽撞地冲向对方,一边朝他靠近,时刻留心着附近的环境。

    果然,当我靠近一个垃圾桶的时候,眼前却闪过一道绿影,李强狰狞的头颅猛地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那条镰刀一样的胳膊直接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朝我脖子上削来。

    这小子明白自己和我之间的差距,一出手就打算将我往死里整,可我也不是傻b,早知道这里不对劲,怎么可能白白等着让他算计。

    李强的镰刀手臂还没靠近我,我的拳头就已经先他一步,重重地砸在了这小子的胸口,巨大的力量爆发,直接将他往后抛飞了两三米远。

    他胸口上有一层厚厚的角质黏膜,可以起到很强大的缓冲作用,也正是通过这层黏膜,让他昨晚挨了几枪都没死,这一拳的力量虽然强劲,却并没有给他造成致命性的打击,在这小子在空中一个翻转,另一条断裂的胳膊中居然撕开一条口子,喷溅出了一团黑色的液体。

    我心中一凛,这种液体的腐蚀性我昨晚是亲自见识过的,连地板都能融穿,要是被他沾上,不死也会脱成皮。

    我只能将脚跺在地上,借助地面的反弹之力,猛地往后一蹿,腾起了两米高。

    可当我将身体腾上半空,还没找准落足点的时候,那个将我引到这里来的家伙却突然撕开了脸上的口罩,整张脸直接从中间对半分开了,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肉筋。

    他整个头颅都从中间分开,形成了一张腥臭的大嘴,两排细密的牙齿张开,居然吐出了一堆密密麻麻的肉筋,像扎成捆的像皮筋一样,伸出很长的距离,疯狂地缠绕住了我的双手,使劲往地面上一砸。

    我猝不及防,被狠狠从半空中砸落下来,双脚撑在地上,将脑袋轻轻扬了起来。

    这些绑在我手上的肉筋,尖端都布满了密集的倒刺,一排排潜入我的皮肤,虽然无法直接将我强化之后的胳膊撕扯掉,却仍旧带给了我几分痛觉。

    李强从地上爬起来,用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瞪着我,发出嘶哑的冷笑,“我说过,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我两只胳膊都被紧紧地束缚着,一时半会没有办法挣脱,冷眼注视着那个嘴角中残留着黑色唾液的恶心家伙,眉头一扬,拖长了声调,

    “哦……你倒是变聪明了不少,我挺好奇,你上哪儿去找来这个连脑子都没有的废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