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

    我恶狠狠地怒骂了一声,将陷入地板的手臂使劲拔出来,猛地站起来,将凶狠的目光死死锁定在了脸色大便的李强身上,从牙缝中蹦出一句充满冰冷的话,

    “你现在知道自己和我的差距了吗?老实说,你真的不应该惹我!”

    我浑身的骨节“噼啪”炸响,这是力量膨胀到了身体极限的表现,两手的青筋如同蚯蚓般蠕动,每一个细胞都在往外渗透着凛冽的杀意。

    我可不是什么烂好人,谁要是对我不怀好意,那就不妨先替自己准备一副棺材。

    李强被我逼到了墙角,像一头陷入绝境的野狼,口中发出嘶哑的咆哮,“就算你比我强,又能怎么样,我一定会杀你的,一次不行还有下次,你给我等着!”

    说话这句话,李强居然舍弃了与我继续拼斗下去的想法,转身朝着窗台上狂奔过去。

    该死!

    我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图,脸色一变,双脚在地板上一蹬,腾空两米,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

    李强背对着我,正打算翻越窗户,可我的速度比他快,没等到他靠近玻璃窗,蕴含着巨大力量的一拳,就已经狠狠宣泄在了他的后背上。

    我满以为自己这一拳能够在他背上打出一个血窟窿,可事实证明我想的到底还是太简单了,李强兽化之后,比正常人多出了一对翅膀,他将那对翅膀折叠起来,居然形成了一道屏障,将自己的后背死死护住了。

    我的拳头折断了他其中一只翅膀的骨架,但却并没有顺利砸中他的后背,反而让这小子借助我一拳的冲劲,直接撞破玻璃窗,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我最头疼的地方就是在半空,因为我并不具备飞行的能力,可李强的身体下坠到一般,两扇翅膀却突然展开,进行着高频率的震动。

    这种震动虽然没办法让他跃上高空,却减缓了下坠的重力,几秒种后,李强轻巧地坠落在了地面上,回过头,向我投来一个凶狠的眼神,“你记住,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我将双手撑在窗台上,冷冷地回敬了一句,“好哇,我等着你,不过下次你可千万别再让我逮到了,否则,我一定会先拆掉你的翅膀,看你怎么逃!”

    李强身影一闪,顿时消失在了幽暗的路灯中,而我则一拳砸在窗台上,借此宣泄我的愤怒。

    这小子对我恨得入骨,我相信他肯定会继续找我麻烦,这次没能把他留下来,下一次,他肯定会更加谨慎。

    我对自己的安危倒是无所谓,毕竟他根本不够资格伤得了我,怕就怕这小子朝我身边的人下手,毕竟他知道我的酒吧在哪儿。

    几秒种后,赵哥带着人重新冲进了病房,望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林峰,人呢?”

    我苦涩地摇了摇头,“赵哥,对不起,我没想到这小子会飞,他从窗户上逃跑了。”

    赵哥略带惋惜地叹息了一口气,摇头说道,“不怪你,说真的林峰,今晚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拿着个怪物怎么办,老天爷,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生物,难道是基因变异?”

    我抬头看着他,点点头,“你说对了一半,赵哥,听我一句劝,这些事不是你能处理得了的,最好还是把事情捅上去,派更专业的人下来,实在不行,还可以借助军队。”

    一支军队的战斗力不是赵哥这样的刑警队伍能够比得了的,更何况他们有着大杀伤性的武器,只要锁定目标,对付这种发了狂的异种,一个火箭炮就够了。

    赵哥苦笑着摇头,“这件事我肯定会上报,但动用军队是绝对不可能的,你也知道现在的国际形势,不知道多少外媒在盯着我们,任何一点大动作都会授人以柄,还不知道会被被国际上诽谤成什么样子。”

    我耸了耸肩,这就不再是我这种*丝应该关注的事情了,总之光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阻止不了这么多肆虐的变种的,更何况我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能及时赶到。

    离开医院之后,我跨上汽车,再次返回了酒吧,李强在我这里吃了这么大的亏,现在王刚又不在酒吧,我怕这孙子会将怒火迁移到我的酒吧。

    酒吧里可全都是一帮普通人,谁也挡不住这么凶残的家伙,而且一旦出点什么恶性.事件,我这生意也没法再继续坐下来了。

    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酒吧,发现这里一切如常,我悬在嗓子眼的心才总算放下了,说不定李强只是随口放放狠话而已,他明白了自己跟我的实力差距,未必有胆子继续向我寻衅。

    走进酒吧,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过了生意的高峰期,只剩几个稀稀拉拉的酒客,还徘徊在柜台,喝得烂醉如泥。

    我找到兰馨,对她说道,“今天辛苦你了,你也早点下班吧,下面我看着就行了,这两天酒吧会尽快找到新的调酒师的。”

    兰馨俏皮一笑,摇头说道,“没关系啊,我还要感谢你给我加班的机会呢,多赚点工资挺好的!”

    我看了看时间,的确挺晚了,比较担心她一个人下班,会碰上类似前天晚上的事情,于是说道,“这样吧,你先进我的办公室休息好了,等天亮再走,你住的地方不安全,让你单独回去我不太放心。”

    兰馨马上眨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我说道,“那你每天可以送我啊?”

    我苦笑,没敢接过话茬,这要是让郑佳知道了,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

    “逗你的,”兰馨吐了吐舌头,转身走进我的办公室,临走还不忘对我抛个媚眼,“那我睡觉了,你进不进去?”

    这种话明摆着就是在暗示我,我嘴上很坚决地婉拒了她,可心里却在滴血。

    哥不是不想进,哥就是怕你嫂子挠我!酒吧一半的员工都是郑佳替我找的,这女人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明白?

    在柜台前坐了一会,我照例拿着单子走进了库房,打算把之前没清点完的酒水再盘查一遍,可没等我走进库房,服务生小黄却找到了我,悄悄说道,“哥,酒吧库房后面好像在闹鬼。”

    我狠狠瞪他一眼,看了看附近几个已经喝醉了的酒客,压低声音说道,“别特么咋咋呼呼的,话说八道什么?”

    小黄这个人胆小,见我不肯信,顿时急了,他神经质一样地看了看四周,很小声地说道,“峰哥,我没骗你,好像真的有!我刚才进库房拿酒的时候,发现后面的窗户有道影子在闪。”

    我看小黄的表情,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想了想,难道进贼了?

    库房里的酒水光进价就是十几万,被人盯上不算稀奇,如果小黄说的是真的,我还真得赶紧进去看看,省得有人手脚不干净。

    我赶紧走进库房,将灯光打开,一边对照着账本,一边检查货物。

    仔细清点了一遍,酒水大致能对得上,就算偶尔少了几瓶红酒,我一般也不会刻意去计较,只要手下的员工不是太过分就好。

    清点完存货,我将需要补给的酒水都记在账簿上,准备等天亮之后在给林夕打电话,正打算出去,余光一瞥,却发现库房后面有一扇窗户,玻璃边角好像碎裂了一块。

    酒吧装修的时候,是我和王刚亲自搞的,可以说小到每一块地板砖我都检查得清清楚楚,后面的玻璃才装上半个多月,怎么可能突然就碎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还真闹贼了?

    我走进库房唯一的那扇窗户,心想是谁这么胆大,连我的货都惦记上了。

    可当我推开后门的大门,仔细凑到玻璃碎裂的地方之后,随后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却让我直接眯紧了双眼。

    后院是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子,平时进出的人流量并不大,我在靠近玻璃窗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很零散的脚印,脚印下垫着一块红砖,被大力挤压到破碎了。

    这种红砖的质量还算牢靠,谁能一脚就把它踩碎?

    我皱眉蹲下身去,沿着红砖破碎的地方仔细搜寻,很快就把视线转移到了巷子更深一点的地方。

    在那里,我同时嗅到了两股不同的气息,虽然很淡,却瞒不过我的直觉。

    我赶紧沿着气息追了过去,紧接着浮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已经荒废了很久的小院子。

    之前和王刚一起为酒吧选址的时候,我刻意勘查过附近的地形,我记得半个月前,这座小院的大门还是上锁的,可现在,生锈的铁索已经不知道被谁拧掉了,大门上有个很新的印子,看起来像是刚被人砸断不久。

    不仅如此,我在小院中还发现了有人打斗的痕迹,地面上残留着一点墨色的鲜血,我将它沾在指尖上面,凑到鼻子下面闻了一闻,很快就皱紧了眉头。

    这种气味是从李强身上散发出来的,看来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这小子真打算我的酒吧下手。

    可问题在于,跟他打斗那个人又是谁呢,谁能让兽化之后的李强受伤流血?

    ps:说一下,146章审核出了点问题,白天被屏蔽了,现已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