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个被我同时塞了好几颗毒*的那个李哥,这小子现在应该还在医院,被警方严密监控着。

    如果换成我是李强,在杀人越狱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救他!

    想到这里,我赶紧给赵哥发布了一条信息,“下午抓的那个流氓头子被关在哪儿,我想去看看去!”

    赵哥发给我一个地址,回复道,“放心,我们已经对医院附近进行严密监控了,就等着那小子自投罗网呢,犯人已经转移了,现在所有人荷枪实弹,就为了等他来!”

    赵哥虽然向我做了保证,所有人都配上了充足的枪械,但我还是表示出了极大的担忧。

    的确,枪械的威力很大,就算是我也不敢正面硬扛,可这并不表示他们就可以安枕无忧了,毕竟拿枪的人根本就无法深切体会到,这些被基因病毒感染之后的家伙究竟有多厉害!

    他们有着超越常人的敏捷和反应力,无论是肌肉爆发力还是破坏力,都远远不是正常人可以比拟的,再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配枪和不配枪根本没什么两样,因为这帮警察可能连反应过来拔枪的时间都没有!

    我重新跑回了小区车库,拿钥匙将郑佳的汽车开了出来,急速赶往赵哥发给我的医院地点。

    我从来都不是个软弱的人,居然对方已经对我暴露出报复的心思,最好趁那小子还没成长起来之前,抓紧时间把他干掉。

    我驾驶汽车,一路狂奔,刚来到赵哥所说的那家医院,就在顶楼上听到了几道枪械走火的声音,并不时伴随着惨叫。

    草,还是来晚了!

    我猛地关上车门,朝大厅中跑去,有几个惊慌失措的护士和医生正急急忙忙地从里面跑出来,一个警察将我拦住,使劲往外推,“站住,现在不能进医院,警方正在抓博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

    我一把推开了他,边跑边说,“要不是罪犯棘手,老子也懒得亲自来一趟呢!”

    这家医院是专门为体制内服务的,里面除了机关单位的病人,就是一些需要进行身体检查的罪犯,走廊十分空旷,并不像普通的医疗机构那么拥挤。

    赵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应该已经提前将不相干的病人疏散了,所幸是这样,否则还不一定得闹出多大的乱子!

    我快步冲上顶楼,敢爬到楼梯口,迎面就是一团圆乎乎的物件朝我脸上砸来,我赶紧侧身闪过,一低头,才发现奔向我的东西,居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脖子那里直接被人撕裂成了两半,脸上的神经反射弧还在跳跃,嘴角一抽一抽的。

    我忍住恶心,匆忙跑进了走廊,整条走廊现在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尸体,残缺不全,脚下十分散乱地摆放着人的四肢,还有的人并没有死去,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走进这里,我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浓郁的野兽气息,这股气息带给我的威胁虽然并不算大,可能力应该也逼近了c级,和我有些差距,但相差得并不算远。

    我沿着那股特殊的气味,飞快冲向了最后一间病房,那里还有人在交火。

    一脚踹开病房,里面的场景顿时让我触目惊心,好几个警察身上带着抓痕,躺倒在地上呻.吟。

    赵哥手里抓着一把枪,正和几个同事一起,将一个长得像人形螳螂的家伙堵在墙角。

    匆匆一瞥,我立刻认出了这个在大闹医院的家伙,只是之前扬言要杀掉我的李强,虽然他的脑袋变尖了不少,而且脸上还覆盖着一层绿色的角质包膜,但是那双充满阴毒的眼睛,却让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李强此刻正靠在墙角,我在他硬化的腹肌上,看到了好几个弹孔,那些弹孔中留着深绿色的液体,和正常人的血液完全不一样,这是典型的兽化标志!

    虽然中了枪,可李强并没有失去战斗力,他身上的肌肉经过硬化,尤其是后背的地方,居然长出了两片和螳螂一样的绿色扇叶,好像铁甲般将他的身体保护住了,这小子很有可能会飞!

    “林峰,你总算来了,这家伙弄死了我好几个弟兄,你帮我弄死他!”赵哥看见冲进病房中的我,赶紧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

    警察这边死伤惨重,赵哥也是一脸无措,他手里虽然拿着枪,可手腕却在不停地颤抖,很显然,这种拿枪都打不死的家伙,彻底挑战了他的认知极限。

    我长舒了一口气,对赵哥讲道,“你们先出去吧,把所有的门窗都守好,防止这怪物逃了,剩下的交给我来。”

    “好,那你小心点!”赵哥略微犹豫了一下,点头带着那帮警察后侧,将整个房间让给了我。

    我轻轻脱下外套,挂在了门后的衣架上,望向正死死盯紧我的李强,冷冷地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贩卖那些禁运品,你不是主谋,顶多进去两年就出来了,现在,你已经非死不可了。”

    “等不了两年,我现在就想要你死!”李强睁着那对墨绿色的复眼,恶狠狠地瞪着我。

    他的眼球鼓得很厉害,就像挂在额头上的一样,而且散发着淡绿色的色泽,已经不能再被称作人类的眼睛了,嘴唇是憋得,留着黑乎乎的粘液,混合着不少人的碎肉,而且十指也生长在了一起,两只手比菜刀还要锋利,而且边缘处爬满了锯齿。

    “你觉得兽化之后,就能战胜我了?”我眉头一挑,解下衬衣扣子,发出了森然的冷笑,“你之所以会有这种能力,完全是因为我的疏忽,从某个角度而言,我是你的缔造者!”

    “放你*的屁!”李强咆哮一声,后背两扇翅膀展开,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面前。

    他对我有着十足的恨意,不仅仅只是因为我将他送进了监狱,当那两双镰刀一样的胳膊朝我挥舞过来的时候,口中同时还喷出了一股墨黑色的液体。

    那种液体伴随着强烈的腐蚀性,我一口就嗅到了那种强酸对我的威胁,用脚跟瞪着墙壁,往地上一滑,后背紧贴着地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李强狂吼一声,疯狂挥舞着手臂,朝我回身一斩,动作快得犹如一道闪电,伴随着刺眼的光。

    我简单伸出了胳膊,膨胀的筋肉在我皮层下面,组织成了一面厚厚的盾牌,“砰”一声响后,直接将他挥舞出来的镰刀格挡了下来。

    李强面部表情扭曲,脸上那层绿色的角质包膜几乎都快要碎裂一样,可无论他手上用出多大的力气,都没有办法割伤我的胳膊。

    正如审.判所说的那样,我的基因改造是最接近于完美的,获得同等的力量,我并不需要进行一次兽化,并且我的能力还在逐渐增加,这双手现在的硬度,已经足够比肩钢铁。

    “你……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也是……”李强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我的目光中流露出深深地骇然。

    “没错,但我不需要和你一样兽化,比起我,你只不过是种低等生物而已!”我微掀的嘴角浮现出一股冷厉,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缓缓说道,“我说过,从某个方面而言,我是你的缔造者,凭你还没有办法挑战我!”

    话音落下的同时,我另一只手也挥出去了,一个反肘重重砸在他肚子上。

    李强的腹部本来就有伤,我这一拳下去,直接崩裂了他肚子上的伤口,溅射出大片的绿色液体,伴随着浓郁的腥臭。

    他痛苦地哀嚎了一声,背上的翅膀折叠起来,死死护着了自己的肚子,而我则趁势将他的胳膊锁住,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砸落在了地板上。

    哐!

    整个医院的楼层都轻轻颤抖了一下,我毫不保留地将身体中的力量迸发出来,李强的后背在重压之下,直接将地板砸碎,崩裂出无数蜘蛛网状的裂纹。

    我用单手死死牵制住他,将另一只手高高的举起来,浑身的筋肉宛如蟠龙一样,夸张地扭动着,带给我一种碎玉断金的强大力量。

    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全力了,现在的我,身体中所蕴含的能量,无异于一个小型的炸药桶,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当我将它们毫无保留地使用出来的时候,究竟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不过粉碎李强,应该是足够了。

    我凶狠地砸下了一拳,如同坠落下来的陨石,光是那股伴随着拳头一起出现的劲风,几乎都让李强难以睁开双眼。

    可令我差异的话,这一拳并没有直接落在李强身上,因为当我的拳头距离他不足几公分的时候,这小子居然自己拧断了被我牵制住的那条胳膊,翅膀一震,迅速奔向了窗台。

    我一拳落空,拳头上的力量毫无保留地宣泄在了地板上,巨大的压力碾碎了覆盖在地板下的水泥,直接穿越了下一个楼层的天花板,留下一个拳头粗细的大洞,扬起了一片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