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臭流氓,无赖!”郑总疯了,顺手抓起来沙发上的靠枕,狠狠朝我脸上砸过来。

    我抓了她的皓腕,将人搂在怀里。

    我望着郑总又气又羞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心中的满足,大过直接将她压在沙发上x掉。

    “你的身材很完美,我很喜欢!”我再次将嘴凑到她侧脸,咬着耳根说道,“可我现在不能,如果我能活下来的话,会负责的。”

    说完这话,我将地上的毛毯捡起来,轻轻披在郑总的身上,转身离开这里,吹着口哨下了楼。

    从郑总家小区出来,我心情大好,刚走出门禁,就看到那辆熟悉的出租车正停靠在路边,司机大叔带着个大墨镜,朝我招收。

    “又是这个家伙,真是阴魂不散!”我皱眉,不情不愿地上了车,还没来得及问他干嘛跟着我,司机大叔反倒贱兮兮地笑着开口了,“年轻人,你这身体不行啊,上楼不到半个小时就下来了,要不要我给你开个中医方子补补?”

    “去你x的!”我打断了他,伸手抓住他衣领,恶狠狠地逼问道,“别以为你年纪大,我就拿你没办法,说!你一直跟着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伙子,不要这么冲动。”司机大叔举着双手,示意自己对我没什么坏心思,当我将手松开的时候,他又接着淡笑道,“真的不考虑补补?我家有祖传秘方!”

    “闭嘴,开车!”我是真拿这老小子没办法,一拳头擂在方向盘上,等他发动车子往前开的时候。我又问道,“诶,你的车不是废了吗,怎么还能开?”

    “呵呵,你傻呀,这么大个出租车公司,难道就我这一辆?”司机大叔反问道。

    我苦笑道,“……我觉得你这种性格,开出租车很不合适,还是回家去收好你的公墓吧,免得被人拖下车打死!”

    “其他人想坐我的车还做不到呢,小子,到地方了!”司机大叔呵呵一笑,垫了一脚刹车,指着外面的小区说道,“这次不用给车费,你刚才付过了。”

    “这么快!”我把眼睛瞪得比牛还大,这地方距离郑总家起码二十几公里,怎么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

    “快还不好?你小子赶紧下车,我赶时间开会呢!”司机大叔一脚就把我踹了下去,随后关上门,车租车快得就像一阵风,比开f1赛车还要刺激。

    尼玛,得亏现在是晚上,这神经病开一年出租车的钱够交罚单吗?

    第二天,我还和往常一样,陪着胡泉一起去上班,路上,胡泉突然告诉我,“峰哥,我想好了,要不咱们过两天就动手吧?我已经掌握到彭伟的行踪了。”

    “你是怎么掌握到的?”我问道。

    胡泉神秘一笑,凑近我小声说道,“我申请了一个qq号,又在网络上找了一张美女图片当头像,已经陪他聊了好几天了,他约我明晚出去见面!”

    卧槽!

    胡泉的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我之前怎么没想过要用这一招?

    “那行,今晚咱们再一起跟他聊一下,回去之后,顺便商量好动手的地点。”我点点头,答应过胡泉的事,我不会忘记,其实我心里很早就知道了,加入“红桃k”的死亡游戏,杀人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准点来到公司,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纷纷交头接耳,而聊天的话题,显然离不开“红桃k”。

    “这个疯子,今天不会又玩死亡轮盘吧?”

    “这可说不准,谁能猜到那个疯子的想法!”

    “应该不会吧,从第一天开始,红桃k发布的任务还没重复过呢。”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指不定今天还会死几个呢?”

    这帮人窃窃私语,神情麻木,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紧张,看起接踵而至的高压,已经让大部分人的神经都麻木了,

    我估计,就算红桃k突然跳出来,要我们一个个排着队,集体去跳楼,我估计他们也不会有丝毫意外。

    其实想想也是,紧张是死,不紧张也是死,该来的,总也躲不掉,还不如破罐子破摔,能过一天算一天,等轮到自己的时候再说。

    我没什么心思加入,伴随着纷纷的议论声,返回自己的座位,而李雪则把自己的桌子也移到了我这边,靠近我说话,“林峰,听说你昨晚跟人打架了,还好吧?”

    “能有什么好的?”我耸耸肩,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李雪又问我,“你的精神状态怎么看起来这么差,没睡好觉吗?”

    “嘿嘿,确实没怎么睡好。”我讪讪一笑,没好意思跟她讲,我昨晚和郑总演习了一场床战。

    “我这里有花露水,你需不需要,我给你抹上吧?”李雪对我很殷勤,刚打算替我抹药水,聊天群就又亮起来了。

    红桃k如约而至,如同君王一样,提醒办公室里的人拿起手机“上朝”。

    看到他发来的消息,原本窃窃私语的办公室马上变得像死一样寂静,全是点开手机屏幕的声音。

    “下一个任务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说会是什么?”李雪紧张地靠近了我,小声问道。

    “谁知道呢?”我摇摇头,脸色很平静。

    李雪脸上充满沮丧,“你说这个红桃k到底想干什么,既然他这么喜欢害人,为什么不一下子将我们全部都害死?偏偏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我都快被折磨得疯掉了。”

    “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他并没有一次杀死我们的能力,”我表情平静,心里却暗暗发苦,“至于第二种嘛……”

    “第二种是什么?”李雪见我没有说下去,抓紧追问道。

    “第二种……”我满脸苦涩,“有可能杀人并不是他的目的,他只是在享受我们面临死亡之前,那种绝望挣扎的过程。”

    “疯子!”李雪躺在椅子上,绝望地对“红桃k”下了一个定义。

    当我们说话的时候,红桃k已经开始发布任务了,“今天的活动很简单,仍然依靠昨天的轮盘挑选出‘辛运的人’参加活动!”

    随后,我们的手机屏幕上再次出现了一个视频,视屏中,死亡轮盘不停地旋转,红色指针显得格外刺眼,而当轮盘停止后,上面的指针指向了办公室一个叫崔健的男同事。

    “任务内容,崔健必须在今天夜晚之前,和公司的任何一名女员工做.爱,完成任务可以获得三点积分和一万元的红包,失败的话,会受惩罚!”

    看到手机上的消息,我难以置信地愣住了,而其他人也是一脸错愕的表情。

    崔健是我们办公室长得最挫的人,又丑又黑,最重要的是他一点也不讲究个人卫生,经常把自己打扮得很邋遢,性格也比较猥琐,属于那种纯种的*丝,

    由于这种性格,导致他三十几岁都没交到女朋友,红桃k给他这样的任务,和让他自杀有什么区别?

    崔健愣愣地看完上面的任务,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给我这样的任务……”

    这一次的任务,对他而言,挑战难度实在太大了,成功几率为零。别说在公司里找个女员工跟他做.爱,就算花钱去外面嫖,也不一定会有失足女肯接他的生意。

    这家伙实在太邋遢了,隔得这么远,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臭汗味道。

    崔健脸色苍白地站起来,哆嗦着嘴皮子,用目光搜寻了办公室一圈。

    而凡是接触他目光的女同事,无一不赶紧把头低下去,连李雪也一脸紧张地朝我身边靠了靠,生怕会被这个家伙缠上。

    看到这一幕,崔健的脸变得更苦涩了,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也清楚办公室绝不可能有女性同意跟他做那种事,却不能轻易放弃希望,颤抖着说道,“你们……你们谁肯跟我做?”

    他用充满希冀的目光看着四周,可不出意料,怎个办公室没人人和女同事肯将脑袋抬起来。

    崔健脸色煞白,咬牙说道,“我……我还有两万块钱的存款,你们……你们谁要是肯帮我,我可以把钱都给他!”

    回应他的还是沉默,倒是陈阳那伙人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个倒霉鬼,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吹口哨了,“崔健,你小子一两半月都不肯洗澡,恐怕裤.裆里都长苍蝇了吧,谁肯给你做,当心得子宫癌啊!”

    陈阳恶毒地补了一句,“还子宫癌,就他那三厘米,进得去那么深的地方吗?哈哈……”

    这伙人的嘲笑声实在太刺耳,我忍不住站起来,对办公室里的女同事们说道,“各位,这种事不能强求,不过我还是希望,有哪个女人能够发发善心,崔健虽然邋遢,人还是不错的。”

    看见我帮他说话,崔健顿时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赶紧说道,“是啊,你们放心,谁要是跟我做,我以后一定全心全意对她好!”

    崔健的语气已经带上了哭腔,近乎于跪在地上哀求。

    很可惜,还是没有人愿意搭理他,所有女同事都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