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看向了赵亚楠,可是赵亚楠却并没有看向他们之中的任何人,而是望着我,说道,“林峰,前天的事,我要向你道歉,希望你能不要计较,这一票,我投给李雪!”

    赵亚楠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前天绑架李雪威胁我的事情,在我心里留下了一根刺,这种情况下,少一个敌人,就多一个朋友,所以她想用自己的那张选票,来换取我的好感。

    我点头,说道,“可以,你把票投给李雪,咱们两清!”

    其实赵亚楠之前那么做,有她的理由,换了是我,说不定也会这么干,而且我也不太希望和这位女生阵营的大姐头闹僵,毕竟我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黄娟咬牙切齿,除了赵亚楠,还有另一个女生也站起来了,看样子也是打算投给李雪,可黄娟却一脸凶狠地拦住了她,喊道,“你快把选票给我,不给我,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黄娟性格泼辣,说话的同时就疯狂朝那个女生扑了过去,要不是被赵亚楠挡着,估计已经厮打起来了。

    生死之间的考验,能够让人彻底变得疯狂,黄娟现在就处在这种状态,为了活命,她可以什么脸皮都不要。

    最后一个投票的女生胆子很小,被黄娟这么一吓,马上就哭出来了,几乎下意识地举起了手,颤颤巍巍地说,“我……投给黄娟。”

    “哈哈……”黄娟很得意地大笑起来,像我和李雪扬起了下巴,“最后的胜利者还是我,我不用死啦,哈哈……”

    就这样。李雪虽然追回了一票,可黄娟也通过无耻的恐吓,让最后一个女生不得不将选票投给她,现在的结果是黄娟八票,李雪七票,按照“红桃k”的规定,被淘汰掉的人还是李雪。

    看到这里,李雪的目光充满了惊恐,她十分惶恐地做回椅子上,喃喃道,“难道我要死了!”

    李雪说完这句话,很无助地发出了抽泣了,而黄娟则得意洋洋地对她大喊道,“你当然会死,你是竞争不过我的,哈哈……”

    “那可不一定!”就在大家以为李雪的死亡已经成为定局的时候,我却冷着脸站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了一样的兴奋,对黄娟说道,“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

    黄娟十分不屑地看着我,“林峰,你别做美梦了,这次你的小情人难逃一死,你等着,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也不会让你好过!”

    面对着这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咬的黄娟,赵亚楠也很无奈,她摇摇头,对我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李雪不会死,死的只会是你!”我再次望着黄娟,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

    “你说什么也没用,”黄娟很嚣张地大喊着,他指着我的鼻子,吼道,“规则是红桃k定的,你有什么资格更改,除非你就是红桃k,你是吗?你说呀!”

    面对黄娟咄咄逼人的提问,我只是笑笑,“我当然不是红桃k,也没有能力更改规则,我说的是在规则之下,死的会是你!”

    当着整个办公室的面,我举起了手中的手机,淡笑道,“红桃k的规则,是整个聊天群的人都有资格参与投票,可你们不要忘了,这个聊天群,现在可不止我们办公室的人!”

    我话音刚落,王刚就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楼梯道口,伸手大喊道,“我的票,投……投给李雪!”

    王刚是接到我的紧急短信之后,一路从公司外面狂奔回来的,刚说完话,就累得差点背过气去。

    “死胖子,怎么哪儿都有你!”黄娟绝望了,嘶声大喊了一句,抬腿就想去踢王刚,被王刚一下躲过去了,他捂着屁股跳起来,看着气急败坏的黄娟,“什么情况啊这是,怎么刚来就踢人!”

    王刚根本不了解情况,黄娟将目光转向了我,用恶毒的语气咆哮,“姓林的,就算你帮李雪拉平了票数又能怎么样?现在我和他一样都是八票,我告诉你,就算要死,我也会拉着你的小情人垫背!”

    黄娟现在的状态,跟一条被逼入绝境的疯狗差不多。

    我摇头,“你错了,除了王刚,我还能掌握到一票!”

    我马上打开手机,点开徐莹的头像,很简洁地发给他一条信息,“把你的选票给我!”

    徐莹虽然不在办公室,但她时刻都关注着群里的一举一动,我的信息刚发过去,就收到了一个“ok”的手势。

    “不,你这样是违规的,我不承认!”黄娟疯狂喊道。

    就在局面陷入僵持的时候,聊天群里却传来了“红桃k”的信息,我们赶紧打开,跃入我眼前的一段话,顿时让我心凉了半截,

    “黄娟说的没错,徐莹虽然有参与权,可她必须赶在投票结束之前,亲自赶到这里来投票,否则视为无效,她的选票应该作废!”

    怎么会这样?

    我浑身颤抖,差点握不住手机,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在活动一开始,我就应该马上给徐莹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趟,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办公室距离警局起码有十五分钟的路程,这还得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

    我感到深深的自责,因为我的疏忽,一票之差,却让李雪陷入死亡的局面,难道真的就没办法了吗?

    我一拍大腿,后悔得直跺脚,李雪反倒相对平静了一些,整个办公室一片死寂,只有收到消息之后的黄娟,发出了阵阵狂笑,“哈哈……还有五分钟,还有五分钟我和李雪就要一起死了,哈哈,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我不亏,我……”

    可紧接着,黄娟的冷笑声突然中断,仿佛气管被一双有力的大手勒住了一样,难受得直翻白眼,几秒钟之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断了气。

    亲眼看到黄娟的死亡,我脑子里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检查李雪的情况,可当我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李雪一切如常,正用双手捂着嘴,露出一连惊恐的表情。

    怎么黄娟死了,李雪却没事?

    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怀着同样的疑问,连李雪自己都很疑惑,为什么一样的票数,死的人会是黄娟?

    聊天群突然响起,随后出现在屏幕上的一段话,打消了我的疑惑。

    信息是“红桃k”发来的,替我们解释了原因,“这个女人太吵,我实在受不了了,你们只顾着争取身边的人,别忘了我也在群里,同样有一票!”

    “红桃k”的话,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对于黄娟的死,没人觉得惋惜,有的全部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李雪突然哭着奔向我,几乎扑到我怀里来了,我也替她开心,可脸上却没有笑出来,反而有着深深的疑惑。

    红桃k作为游戏的掌握者,为什么他也会突然参加活动?难道他还有人性,会偏向于弱势的一方?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红桃k”发给我一个微笑的表情,“魔鬼也是会做好事的,林峰,算不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可不敢和魔鬼攀交情,撇撇嘴,马上回击道,“谁会领你的情?你是这场活动的发起者,所有的死亡都是因为你!”

    我发现我自己真的是疯了,红桃k拥有能够掌管所有人死亡的权利,可我现在却能心平气和地跟他对话,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伴随着黄娟的死亡,这场考验人性的游戏终于落下了帷幕,随后,警局的人也来了,带走了黄娟的尸体,而法医则当场作出判断,认定黄娟是因为心脏病突发,直接猝死的。

    对于这个结果,现场所有人都表现得嗤之以鼻,但是没有人会蠢到去揭穿,反而都在暗自庆幸。

    上午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转眼就到了下午,我带着王刚、胡泉,还有李雪一起去公司楼下吃饭,并当场兑现了答应给胡泉的五千块钱,刚要落座,赵亚楠却拿着一个水杯,直接走过来了。

    “赵姐!”李雪对赵亚楠还是很感激的,很热情地站起来,招呼赵亚楠落座。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赵亚楠上午毕竟投给了她一票,对她而言,每一票都是救命的援手。

    “林峰,我考虑了一下,咱们结盟吧!”赵亚楠很爽快地落座,开门进山,对我说道,“比起陈阳,你更让人放心。”

    我没有马上作出回应,而是默默盯着她。

    留着一头短发的赵艳楠很爽朗,她算不上漂亮,可给人的感觉却很干练,有一种不输男人的沉稳,也只要这样的女人,才能将一盘散沙的女生阵营全部都集中起来。

    见我没有立刻答应,赵亚楠还以为我是因为前天的事情而耿耿于怀,语气软了一些,“林峰,你应该能体谅我的苦衷的,如果换成是你,当时你会怎么做?”

    “我理解你,但合作的事情,我还需要仔细考虑考虑!”我摇摇头,没有答应赵亚楠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