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

    看到这则消息,我的心马上就揪紧了,只能依靠脏话来掩饰心中的愤怒。

    红桃k的任务没有重复,只会一个比一个更加变态,这次我接到的任务,居然是孤身一个人,去城南荒郊的的公墓去挖骨灰盒,而且天亮之前必须搞定!

    “你怎么了?”徐莹顺利完成了任务,正暗自庆幸,见我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又皱紧了眉头。

    “没什么,你快回去吧,今晚红桃k应该不会再给你发布了任务了。”我摇摇头,缓缓站了起来,正打算独自往城南方向走,却被徐莹用力拉住了。

    这个女人咬着嘴唇,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突然恨恨地对我说,“你帮过我,假如以后你也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我也会全力帮助你,你告诉我,是不是接到了红桃k的任务?这个任务很难完成?”

    我对徐莹的话很意外,要知道在此之前,徐莹对我的印象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全都是负面的,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个混混流氓而已。

    可红桃k这次注明主能让我一个人去完成任务,就算徐莹想帮我,我也没有办法让他插手进去。

    我苦笑,将手机递到了徐莹面前,“红桃k规定我必须一个人去完成,所以你还是不要掺和了,如果你真想帮忙的话,就先借我点钱吧,我兜里的钱全花光了。”

    城南的公墓和这里的直线距离起码超过二十公里,如果我走过去的话,就算天亮也到不了,碰巧昨天为了躲避赵诚的追捕,我把钱全部都花在了打车上,紧接着又住了一天的医院,兜里实在没钱了。

    徐莹赶紧从身上掏出一个皮夹子,从里面拿出五百块现金,递给我,“这些够不够?”

    “都够好几个来回了,”我笑笑,收好了徐莹递过来的钞票,对她扬了扬手,“你快回去吧,等我活着回来,请你吃饭。”

    人和人的相处,有时候很难形容,就像我跟徐莹,两天前还互相讨厌得要死,我甚至被“红桃k”逼得不得不拔掉徐莹的衣服,可打从那之后,反倒无意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至少我现在看徐莹已经不再那么讨厌了,她看我的表情也一样。

    “嗯,林峰,我相信你肯定能够活着回来的,等你完成任务之后,给我发个短信,我开车去接你!”徐莹看着我,很严肃地点头。

    结束谈话之后,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大街,等待了两分钟,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说巧不巧,今天载我的出租车司机,居然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大叔。

    上了车,我马上就愣住了,而这个司机则咧开嘴,朝我打了声招呼,“小伙子,真巧啊,你说我俩是不是很有缘分?”

    我心里恶寒,心说谁跟你有缘分,老子又不是基佬!

    司机见我没搭话,若无其事地笑笑,“得咧,今晚又去哪儿?该不会你们公司的活动还没结束吧?”

    我假装点头,“是啊,公司活动要举办好长一段时间呢,大叔,麻烦你送我去南郊公墓。”

    这大叔本来已经发动好汽车,开始缓缓往前走了,听了我的话,却突然猛踩一脚刹车,瞪大眼睛,惊恐莫名地看着我,“小伙子,你说啥,去哪儿?”

    “南郊公墓啊,”我重复了一遍,见司机将眼睛瞪的越来越大,不解道,“怎么,你该不会不认识路吧?”

    “凌晨三点,你去那个鬼地方干嘛?”

    我笑了,这大叔说话还真风趣,南郊公墓,可不只是个“鬼地方”吗?

    我还没说话,司机已经把脑袋要的跟拨浪鼓一样了,“不行不行,小伙子,那地方阴气重,现在都凌晨三点了,你听我的话,千万别去这么晦气的地方!”

    “怎么着,难不成还能有鬼啊。”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心都凉透了。

    司机大叔贼兮兮地看着我,“怎么,你不信世界上有鬼?”

    我心里“咯噔”一下,换成一个星期以前,我肯定是不信的,不过“红桃k”的出现,却让我不得不信,这个神神秘秘的家伙,要说他不是鬼,又能是什么?

    可我没有退路,今晚要是完不成他交代的任务,没准明天晚上连我自己都变成鬼了。

    于是我叹了口气,对司机大叔无奈说道,“你到底拉还是不拉?最多我给两份车钱还不行吗?”

    “那感情好!”司机大叔真没跟我客套,也不说熟人打个折什么的,一脚油门就带着我往前疾驰,把汽车开得比飞还快。

    凌晨没有红绿灯,司机大叔轰着油门,愣把一辆破旧桑塔纳给我开出了一丝推背感,半个时候我,他带了来到了南郊公墓的地头,穿过一片黑黝黝的林子,静得连鸟叫声都听不见!

    我付够车钱,刚要下车,司机大叔就拽住了我,神经兮兮地说道,“小伙子,别怪我啰嗦,这深更半夜,你到这地方来干啥?给亲人吊唁也没有选在半夜的啊!”

    “没什么,”我看了看四周,这才知道徐莹为什么要我办完事情之后,给她发信息让她来接我了,这鬼地方荒无人烟,除了一条破马路,连个路灯都没有,大半夜站在这里,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小伙子,你这是心里藏着事啊?我看你命宫很黯淡,可是财帛宫却有一圈红光,你今晚……该不会是想干发死人财的买卖吧!”司机大叔硬拽着我,死活不肯让我走。

    我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看来这大叔还挺迷信的,不过想想也是,我被红桃k安排着去挖骨灰盒,事成之后他给我发红包,这特么不就是在变相发死人财吗?

    可咱们之间谈不上做买卖,顶多只算红桃k为了惩罚我多管闲事,给我安排的恶作剧而已。

    “行了大叔,我的事你别管,走吧!”我这是骑虎难下,硬着头皮也得干完,司机大叔也是好心,见拦不住我,刻意打开后备车厢,拿出一碗用黑布包着的、半生不熟的米饭。

    他把米饭递给我,而我则不解地望着他,“大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嘿,没啥!”司机大叔一笑,露出满脸的猥琐,“你捧着这碗米饭进去,不管要做啥,记住千万别开口就是了,假如看到米饭变黑了,就马上跑出来。”

    “大叔你可别吓唬我,这大黑的天,怪吓人的!”我嘴上这么说,还是将这碗接过来,口中说了拒,“谢谢!”

    “不客气,上好的糯米饭,只卖你五十,这算成本价!”

    我去!

    我黑着脸付钱,转身就往公墓旁边的墙根走出,刚走了没两步,就立马感觉四周一片漆黑,一下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转身再看的时候,发现那辆出租车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不见了!

    “md,不会真这么邪门吧!”我心口一跳,差点连手中的糯米饭都摔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转身,硬着头皮把手机的照明功能打开,走到墙角,寻找能够翻过去的地方。

    南郊公墓大门口应该有人看守,我干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挖别人骨灰盒也是犯法的,所以只能偷偷潜入进去了。

    两分钟后,我从围栏上翻越过去,两只脚轻轻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借着手机中散发出来的幽暗光芒,小心往公墓深处走。

    公墓很大,我越走心越凉,这地方黑漆漆的,坐落着密密麻麻的一片墓碑,每座墓碑前面,都挂着一张惨白的死人照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用视线掠过这些“坟头”,总感觉照片里的人就像活过来一样,每个“人”都在盯着我。

    我头皮发炸,一首捧着糯米饭,战战兢兢地往前走,心中默念道,“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绕过大半个公墓,我特意把下手的地方选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等到地方的时候,才突然想起一个致命的疏忽,我特么忘记带工具了!

    难不成,得用手刨?

    我看了看自己没来得及剪掉的指甲,脸上发苦。

    时间已经不够了,这荒郊野岭的,我能不能找到出租车回去都是个问题,再跑一个来回,指不定天都亮了,红桃k给我的时限就是早上六点,要是不能在天亮前把骨灰盒挖出来,躺在这里的就会变成是我!

    “就用手刨吧!”我横下一条心,把米饭放在墓碑旁边,自己则打着手机,绕到了墓碑后面去,捡起一根树枝,插进泥土中,去撬上面的青砖。

    公墓很结实,不过我选的这座墓应该年头很老了,青砖上布满了腐朽的痕迹,生长着毛茸茸的青苔,我连续用树枝撬了几下,还真给我撬开了一道缝!

    打开第一道口子,后面的事就相对简单得多,我手上加劲,把上面的砖头依次扒拉掉,很快,视线中就出现了一个骨灰盒。

    撬开墓穴,就像打开了一条鲨鱼的大嘴,一股冷幽幽的寒气直往外冒,沿着我的脊梁骨窜到了天灵盖!

    我犯了难,这骨灰盒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该怎么运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