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倩雯的话步步紧逼,安心如找不到策划案,又没有一点头绪。

    李倩雯脸上扯着阴险的笑,一字一句地说道。

    “安心如,你是不是把策划案卖给其它公司了?”

    “我没有,李副总,策划案的丢失的确有我的责任,但我绝对没有把它卖给其它公司。”

    安心如知道这一项出卖公司罪名一旦扣在安心如头上,她铁定在公司待不下去了。

    “没有?!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安心如你还真是白眼狼啊,顾城哥好心收留你,你觉恩将仇报,出卖公司。”

    “李副总,我希望你能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偷策划案的人抓出来。”

    安心如知道,策划案不翼而飞,定是有人在背后搞了小动作。

    “安心如,什么偷策划案?我看就是你拿出去卖了。”

    李倩雯不由分说,一口断定是安心如为了自身利益,把策划案给了其它公司。

    安心如全是看出来了,李倩雯分明就是想把她赶出公司,现在趁这个好机会,肯定不会放过安心如。

    安心如也不再争论,对方明显不肯相信自己,说再多都徒劳无益。

    很快,公司董事会就知道了这件事,安心如也因此被赶出公司。

    李倩雯这件事压根就没有告诉顾城,只是通知其他董事会成员策划案丢了,便私自把安心如辞职,赶出公司。

    安心如接到劝退书以后,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办公室里一直对安心如不爽的同事都开始明目张胆地嘲笑安心如,骂她活该。

    之前吵过一架的女同事,更是不打算放过安心如,趁着这个机会准备好好羞辱安心如一番。

    “安心如,你不是挺傲的吗?不是扬言要把我赶出公司吗?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一副倒霉模样,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安心如冷冷地看着挡在自己眼前的人,开口道。

    “死三八,不要挡路。”

    “安心如,你再说一句!”

    女人说罢就要冲上去打她,安心如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眼里的狠戾凶残显而易见。

    女人被吓得身体微微一抖,不敢再造次,只是嘴巴上还不肯放过安心如。

    “活该!我呸……”

    安心如也懒得再理会眼前的泼妇,绕过她就朝公司门外走。

    究竟是谁拿走了策划案?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整自己还是要把策划案卖给竞争公司?

    安心如抱着箱子站在公司大门口时,内心除了疑惑外,还有一些些失落。

    “安小姐,等一下。”

    身后陆健小跑着追上,急急忙忙地喊道。

    安心如闻声回头,看着陆健有些疑惑。

    “怎么了?陆助理。”

    “安小姐,顾总找你上去有事。”

    陆健跑到安心如面前,有些喘气。

    正欲开口,陆健便又急急地说了。

    “先别问了,上去你就知道了。”

    说罢,就带着安心如朝楼上去了。

    原来,安心如被赶出去以后,陆健便急忙给出差在外的顾城打了一个电话。

    顾城又火急火燎地赶回来。

    安心如到顾城办公室以后,除顾城外,李倩雯也在。

    安心如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暂时忍住。走过去,和两人问侯。

    “顾总好,李副总好。”

    顾城声音沉闷地嗯了一声,李倩雯则是一家傲慢,把头一偏,装作没听见。

    “策划案的事,我已经听说了。”

    顾城面目表情地说道。

    安心如点点头,等着下文。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找到策划案。”

    当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旁边的李倩雯却反应大得很。

    “顾总,你不该相信她,策划案肯定是她卖掉了,为什么还要给她机会?”

    李倩雯不依不饶地说道。

    顾城冷冷地瞥了一眼李倩雯,说道。

    “没有证据,谁也证明不了是谁的错。”

    李倩雯冷哼一声,不满地瞥了安心如一眼,眼里全是恼怒狠戾。

    安心如视而不见,对着办公椅上的男人说道。

    “谢谢顾总,我一定会努力的。”

    安心如回到办公室以后,就开始着手调查策划部丢失事件。

    安心如先是去了公司保安处,调查监控视频。

    可是,安心如在公司的身份只是一个小职员,监控室里的负责人,拒绝了安心如的请求。

    安心如苦苦哀求一番后,对方还是不肯同意。

    安心如心灰意冷地离开后,又去询问办公室里的人昨晚是谁最后走的。

    可是,得到消息后,安心如找到那个人——是公司里一名保安。

    、一番交谈后,安心如还是一无所获。下班以后,公司的人都走没了,安心如还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究竟是谁拿走了策划案。

    直到一个电话,叫醒了安心如。

    是顾城打来的电话,催安心如回去。

    安心如也知道,坐在这也于事无补,就依顾城的话,先回去。

    回去以后,安心如把目前的状况全都和顾城说了一遍。

    顾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睡觉前,顾城抱着安心如,安慰她不要着急,这件事他会调查的。

    第二天,安心如又跑去公司监控室,却被得知允许了。

    安心如进去以后,发现陆健也在里面,这才明白为什么突然有允许自己查看了。

    陆健对着安心如笑了笑。

    “来了,坐吧。”

    安心如点点头,坐过去。

    看了好几个小时的监控,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此人慢慢地接近摄像头,并看不清楚人脸,很快,摄像头便被遮住了,只剩下一片黑。

    安心如本以为终于可以抓到真凶了,攥紧的双手又因失望而松开。

    陆健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再倒回去。”

    负责人又把录像倒回去,画面停在那个人靠近摄像头的时候,程旭急忙叫停。

    安心如紧张地凑过去,询问。

    “怎么了?”

    “你看,墙上的玻璃,人脸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基本可以辨认出来是谁了。”

    安心如才发现,这人是其他部门的,安心如只是打过几次照面。

    安心如有些疑惑,她和这个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自己。

    安心如急忙找到这个人。

    “说!策划案在哪?”

    安心如走过去,便直直地问道。

    对方一见安心如,立马紧张得额头冒汗,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什……什么策划案?我……我不知道你在说……说什么。”

    “别狡辩了,录像都有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安心如紧逼对方,盯着对方的眼睛,厉声道。

    对方不敢和安心如对视,急忙移开目光,慌慌张张地又说道。

    “你觉得你这幅样子还有说服力吗?快说,策划案在哪?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

    安心如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声音寒冷低沉。

    对方明显被吓着了,表情开始扭曲,眼眶被逼红,看着安心如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掩面而泣。

    安心如蹲下来,继续追问道。

    “你现在只需要把策划案的下落告诉我就好了。”

    “我……有人……有人……让我把它给了环宇国际集团的总经理。”

    安心如一听,瞳孔突出,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你把它给了环宇?!你知道你这么做会损失多少吗?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对方一个劲地哭泣,说话已经断断续续,语无伦次,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安心如见询问无果,只好把人交给了陆健。

    陆健知道惩罚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带到自己老板面前,就什么都招了。

    果然,这个人一见到顾城就浑身开始哆哆嗦嗦,一个劲地求饶。

    顾城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表情狠戾,眼神阴鸷,只是淡淡地问道。

    “说吧,是谁让你这样做的。”

    对方一见顾城的表情又连忙把头低下,哆哆嗦嗦的开口。

    “是……是副主任。”

    很快,此人口中的副主任又被请来了。

    顾城只需要淡淡地撇一眼,对方就立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求饶。

    安心如把人交给顾城以后,就回了自己办公司,听到策划案被交给了苏铭。

    纠结了好一会儿,安心如还是下定决心去找他。

    这边,顾城得知幕后黑手是李倩雯以后,也召开了一个紧急的董事会。

    董事会上,坐了许多董事,顾城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底下一众人交头接耳在讨论董事会怎么召开得这么急。

    “今天让大家来,是想宣布一件事。”

    下面的人本来看见安心如来了以后都在讨论这是什么人,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一听顾城说话,立马安静下来。

    “李副总经理窃取公司重要文件,并把文件贩卖给竞争公司环宇国际集团。”

    顾城只是说了两句话,低下的人都炸开锅了。

    李倩雯一听顾城的话,更是一脸震惊,眼睛睁大,但立即又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笑道。

    “顾总,你说什么呢?我……”

    “证据都有,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说着,陆健把刚才的两个人带过来。

    李倩雯一见副主任,脸色立刻变了,神色慌张。

    “不是的,顾总,你听我说,这肯定是……”

    李倩雯看着顾城,又看了周围的一干人,最后,撇到最后一排的安心如,说道。

    “这都是安心如做的,这都是她指使的。”

    一听李倩雯的言辞,顾城原本面目表情的脸,变得嗜血残忍,一拍桌子。

    “你还在狡辩!”

    下面的人都被吓得抖了一抖。

    李倩雯更是被吓得,缩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突然,又变得狠戾决绝,对着顾城大喊。

    “我这都是为了你!顾城哥,她有什么好的呀?她不过就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她不配!”

    李倩雯像是发了疯一样,开始大吼大叫。

    “顾城哥,你们门不当户不对,不要再被她这个虚伪厚颜无耻的女人给蒙骗了,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只要她消失了,你就不会再围着她转了。”

    李倩雯面目狰狞,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顾城,嘴角带着笑意,好像真的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你出卖公司也是为了我?”

    顾城目光一沉看着发疯的女人,直言逼问道。

    一听顾城的话,李倩雯顿时安静下来,无力反驳。

    “因为公司是大家的,利息遭到损失,大家有权讨要一个说法,大家可以提提自己的处理方案。”

    顾城对着底下一众董事说道。

    底下的人讨论了一番后,一至决定撤掉李倩雯副总经理的职务,赶出公司,并根据公司损失支付一定的赔偿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