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吃早饭的时候,顾城看了一眼安心如,低下头又说道,“等会坐我的车一起去公司吧。”

    安心如一愣,顾城之前也说过让安心搭他的车一起去公司,但怕别人的闲言碎语,安心如拒绝了。

    顾城那时也没有勉强安心如,只是今天突然提起倒是让安心如有些意外。

    但人言可畏,安心如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不用了,反正我在这搭车也方便,就不麻烦了。”

    顾城放下刀叉,看着安心如,冷言道。“吃饱了就走。”

    完全不给安心如拒绝的机会,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安心如也无奈,只好答应。

    两人出门的时候,安心如真的有一种自己和顾城是新婚燕尔的两夫妻,虽然话少,但两人之间也并不算尴尬。

    如今,走到顾城车前的时候,安心如突然想起之前第一次坐顾城车时,因为浑身脏兮兮的,被嫌弃了一顿,只好无奈地坐去了后座。

    当时觉得很生气,如今想起来却觉得是一段很甜蜜的回忆。

    想到这里,安心如不知不觉站在车前就笑出来了。

    顾城看着安心如一脸傻笑,微微一皱眉,狐疑地瞥了一眼,问道。“傻笑什么?”

    安心如被顾城的话从回忆里拉出来,看着沐浴着晨光的顾城,真的是越发英气逼人。

    “没什么,走吧。”说罢,两人坐上车。

    汽车启动以后,安心如想起昨晚的合同,看了看顾城的侧颜,低声说道。

    “顾城,谢谢你。”

    顾城目光微微一愣,不知道安心如为何又和自己道谢,直言问道。

    “为什么谢我?”

    “房产证的事,谢谢你。”

    安心如看着路的前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自从昨天以后,安心如觉得自己是越发的喜欢顾城,那份感情越埋越深。如今,看见顾城的脸,都会有些羞怯。

    顾城转头,依旧是千年不变的冰山脸,看着安心如的眼里也没什么温度,和昨晚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安心如怔怔地看着顾城的表情,不懂为什么又突然情绪不对的顾城,怯怯地问了一句。“怎……怎么了吗?”

    顾城薄唇轻启,冷漠霸气地回道。

    “我不希望以后再从你嘴里听到谢谢两个字。”

    安心如一愣,谢谢两个字也不能说?顾城突然有勾着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接着说道。

    “要是真有诚意谢我,就拿出点实际行动来。”

    安心如一时之间不明白顾城所指,表情木然呆滞,不明白自己还有什么能够帮顾城的。

    突然又想起来,顾城交给自己的案子,立马说道。

    “放心,我会好好努力的。”

    听着安心如如此爽快的保证,顾城也微微有些愕然,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开窍懂事了?

    没想到,安心如又一副慷慨激昂,甚至一手握成拳头,在胸前挥舞了两下,继续说道。

    “我现在进展得很顺利,我有信心能够拿下这个案子。”

    安心如话音刚落,顾城的表情就更加僵硬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无奈地看了一眼安心如。

    可却又忍不住嘴角惹上一抹浅笑,挑了挑眉,看着安心如,缓缓说道。“我说的是在床上。”

    一听到顾城说的话,安心如的脸立马被惹得红透了,嗔怪地看了一眼顾城,见顾城一脸无所谓,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更是微微有些恼意。

    她心里忍不住腹诽道,真是个衣冠禽兽,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

    顾城看着安心如脸上的绯红,心情大好,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安心如被顾城这么一说,更加不敢看顾城了,只好偏头转过去看车窗外的风景。

    差不多快到公司的时候,安心如急忙叫道。

    “顾城,停车,就在这下吧。”

    顾城本不想理会安心如的话,但知道,自己如果执意把安心如放到公司门口,那么以后她再公司可能更加遭人诟病,只好作罢。

    下车的时候,安心如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又脱口而出。

    “谢……”

    刚说了一个字,又想起顾城刚刚说的话,连忙闭嘴,偷偷看了一眼顾城。

    却见顾城突然朝自己倾身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顾城拉住手臂,按在车座靠背上。

    顾城直接压过来,吻着安心如的唇。她刚开始还在反抗,到后来实在没有力气了,也放弃无谓的挣扎。

    顾城松开安心如以后,安心如整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感觉一定会缺氧而死。

    顾城看着安心如被憋得通红的小脸,凑在安心如耳朵旁,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话。

    “下次再说,这就是惩罚。”

    安心如眼眸含水,波光粼粼,恼怒地看了一眼顾城,打开车门赶紧下车。

    顾城看着安心如落荒而逃的背影,露出一个迷人而魅惑的笑,便驾车离开。

    安心如走了好一段路才到了公司路口。一路上胀红了一张脸,心里一直在骂顾城厚脸皮,禽兽。

    安心如上了楼,走到自己桌子前面,发张整个桌面又脏又乱,文件夹里的资料也散落到各处。

    安心如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心里的怒火快要冲顶,面目表情走到桌子跟前,把包放下。

    扫视了办公室里的人一圈,在寻找罪魁祸首。

    旁边的小姑娘看着安心如,指了指斜对角的女人。

    安心如意会到了,朝小姑娘点了点头。便踩着高跟鞋朝那人走过去。

    此人,自从安心如进公司以后,就一直看安心如不顺眼,处处为难,好几次故意用水把安心如辛辛苦苦地做的文件泼湿。

    安心如一次一次地忍让,却只是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

    这一次,却变本加厉地欺负安心如,安心如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忍了,走到女人面前。

    “你为什么老跟我过不去?”她语气里是要咬牙切齿的愤怒。

    女人把头抬起来,看着盛怒的安心如,眼里毫无惧意,反倒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安心如。

    “你安心如有什么,凭着一点姿色就上纲上线,一个新人却能拿到那么重要的案子,你到底有什么啊?你问问这些进公司的老前辈,他们哪一个不比你强?”

    女人一直以来就不服气安心如,觉得安心如挡了自己的路。

    “这些比起你弄那些小伎俩的理由,一个三十几岁的老女人,整天做着小学生的事,你又有什么?”

    安心如这一次格外的生气,对方三番两次的挑衅自己,却还义正言辞,蛮不讲理。安心如真的是佩服这些人的厚脸皮。

    周围的同事,见这边吵起来了,纷纷停下手的工作看过来。

    “什么老女人?呵……安心如,比起你这种靠脸上位,只会被肉上位的女人,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女人一口一个靠肉上位,靠脸上位,真的是让安心如怒不可遏。

    “对,我就是靠脸上位的,我就是靠关系进来的,怎么样,死三八,不服气你也靠脸啊!”

    安心如把几个月来所有的隐忍怒火全部由这几句话爆发出来,完全不留余地。

    对方被安心如吼得一愣一愣的,本来她就是因为脸丑,比其他人缺少了好多机会。

    现在安心如的每一句话都戳中她的痛处,眼里顿时通红,怒不可遏,狠狠地瞪着安心如。

    “你别过分,不过就是一个贱人,有什么脸在这说三道四。”

    安心如也死死地盯着女人,拿起女人办公桌上的一个盆栽,直接砸在地上,玻璃瓶摔了一地,里面的土也撒在地上。

    办公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安心如发火,平日里总是小心翼翼,不敢得罪其他人,这一次却如此大发雷霆,着实有些吓人。

    安心如冷笑一声,警告道。“死三八,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惹我,我就让你在这个公司待不下去!”安心如说这一番话,霸气凌厉。

    周围的同事,本来也只是凑凑热闹,听听两人吵架,一听安心如如此大放厥词,也都各个不爽,目光狠戾地瞪着安心如。

    女人被安心如的砸盆栽这一行为给吓着了,怔了怔,又冷笑一声,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你以为公司是你开的?”安心如也回以微笑,冷冷一声道。

    “就算不是我开的,你要是再做一次这种事。”说着,安心如指着自己乱糟糟的办公桌。

    “我也有办法让你滚出公司!”安心如回到自己桌子前,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自己的办公桌收拾干净。

    安心如知道今天这一番话,可能会得罪许多人,但原本公司里的人就对她不善。

    这一番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安心如也不打算收回去,就算是给办公室其他人一个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