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安心如拖着的疲惫身体去了公司,路上一直埋怨顾城不懂节制。昨天晚上,安心如求饶了许久,顾城才放过安心如,一脸欲求不满地抱着安心如入睡。

    虽然有些疲惫,但安心如心情很好,加上顾城昨晚在厨房说的那些话,安心如多多少少有了底气和信心。

    当然不是因为顾城说的那句话,而是,顾城愿意说出那句话的心情,给了安心如信心和勇气。

    安心如一到座位上就开始着手准备案子的事情,打算再改进一下合同的企划案。

    安心如在公司内部网查资料时,路过的几个同事看见了安心如电脑桌面的资料,心里愤愤不平,眼里透着嫉妒的光。

    安心如一心扑在资料上,没有看见身后有人。

    其中一个女同事,故意清了一下嗓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哟,一天到晚见你倒腾这些资料,也没见案子有什么见展啊?真搞不懂,上面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案子交给一个废物。”

    安心如一直没有回头,听着女人说完以后,握着鼠标的手紧了紧。

    其实,公司里的同事一直都对安心如做这个案子有意见。她毕竟是一个新人,公司却把这么重要的案子交给了安心如,很多人心里都非常不满。

    安心如平常查资料的时候,虽然总有路过的同事指指点点,但像今天这般明目张胆是很少见。

    安心如不打算理会,想着估计说几句就会走,就随她们去吧。

    这样想着,安心如就真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坐在电脑椅上继续自己的工作。

    后面几个女同事,见自己被完全无视了,更加觉得安心如嚣张,目中无人。气不打一出来,说出来的话更加难听。

    “诶哟喂,做个重要一点的案子,就这么嚣张,怕是总有一天会爬到我们头上耀武扬威,现在倘若不好好教教这个废物为人处世的道理,怕是以后要被折磨得很惨。”

    “是啊,好好教训一下。”

    安心如实在听不下去了,表情变得冰冷无情,转身对着后面的两个女同事说着。

    “几位要是有意见麻烦你们去一边说,不要打扰我工作,谢谢配合。”

    安心如的话没有一点温度,能让人赶到里面深深的怒意和冷漠。

    几个女同事哪有那么好唬住,听到安心如的话气得怒发冲冠,指着安心如就破口大骂。

    “贱人,你不要太嚣张。”

    刚说完,办公室主任就走进来,看着安心如几人,目光凶狠严厉。

    “都在干什么?不想干了就给我走人。”主任一句话,吓得那两个女同事,气势顿时蔫下来,灰溜溜地走人。

    安心如才回过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安心如好不容易把资料收集完备,其中有一份资料比较隐蔽,算得上公司内部资料,一般而言是不能让安心如这种小职员碰的。

    但因为安心如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加上上面给了指示,让负责人把资料交给安心如。

    负责人还是警惕地嘱咐了一句。“这份资料很重要,你要保管好,不能丢失。”

    “好。”安心如应答道,接过资料以后就回了自己办公室。

    因为考虑到以前就有人经常搞小动作,虽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是谁做的,安心如也猜得到到底是那几个人做的,只是因为那些资料丢了以后可以再去收集准备。

    但如今这份资料关系到自己的案子,也关系到公司的内部机密。就算不是核心,一旦丢失,还是会对公司造成不少的影响。

    安心如回到座位以后,不敢再把资料放在桌子上,想了想把资料装进了包里。

    中午吃饭的时候,都一直带在身边。

    安心如总是一个人坐在固定的位置吃午饭,公司的人鲜少和她来往,安心如也全然不在意,反正已经习惯了。

    安心如刚坐下不久,就有人后来搭讪,安心如觉得有些疑惑,但还是礼貌回应。

    对方告诉安心如自己是新来的,很多东西还不熟悉,经常被同事刁难。

    安心如听到这些,也产生了共鸣。和对方聊了许多,心防不知不觉卸下来不少。

    吃到中途的时候,对方不小心把汤汁洒在自己身上,安心如急忙伸手去桌子上的餐巾纸盒里拿纸巾,却已经空了。

    对方着急地看着安心如又怕汤汁弄得衣服到处都是,不敢动,连忙对安心如说道。

    “心如,帮帮忙,可以去窗口那帮我些纸巾过来吗?”

    安心如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赶窗口拿纸巾。

    拿过来以后,对方擦掉汤汁,又跟安心如道谢。

    饭还没有吃完,对方又接到一个电话,告诉安心如要赶回去加班,便走了。

    安心如点点头,笑了笑,回到办公室以后,安心如打开包,发现那份资料不见了,心下一紧,慌张地开始在包里寻找,可是包里的其它东西都在,唯独那份资料不见了。

    安心如立马想到那个中午一起吃饭的同事,又连忙赶去对方告诉她的部门,发现压根就没有这个人。

    安心如急得不行,知道对方没有给她真实信息,心里大骂自己愚蠢,相信陌生人的话。

    正在安心如急得无可奈何的时候,一个女同事走过来,看见安心如便上前问道。

    “你是今天中午和田玉吃饭的人吧?”

    安心如一愣,听到中午吃饭,猜想田玉大概就是偷走自己资料的人,连忙着急地说道。

    “是,是啊,你认识她?能带我去找她吗?”

    “我看见她拿了你包里的一份资料,帮你拿回来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说罢,该同事把资料拿出来,递给安心如。

    安心如赶忙接过资料,打开文件,查看里面的资料,还好资料都没少。

    可是,问题来了,资料经过这么多人的手,难保不会被人拿去复印了。

    对方看懂了安心如的心思,直言道。

    “你放心,田玉把资料给了另一个同事,我是直接从那拿过来的,全程没有打开来看过,你若不信,大可以去调查。”

    即使对方这样说了,经过刚刚那样一番事,安心如还是有些担心,但又苦于没有证据,也不好说些什么。

    “谢谢你。”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告诉我们主任,让她处理。”

    “好的。”

    安心如拿过资料以后,过了几天,这名同事又找到安心如,把田玉被开除了的事情告诉了安心如,公司内部也查出资料并没有流出。

    同事拿回资料把交给安心如的监控视频也都拿出来,给安心如看了。

    安心如这才相信了对方的话,只是多多少少有些好奇,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为自己做了这么多。

    “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啊?”

    “哈哈……这些都是公司专门有人负责调查的,而且,我和田玉关系一直都不好,借这个机会报复一顿,没了她工作都顺心多了。”

    安心如还是第一次听人把自己的坏心思说得这么明显的,有些扶额。

    对方看出安心如的心思,尴尬地笑了几声。

    “我是不是太直接了?”

    安心如反而觉得这样更好,爱憎分明。简单粗暴一点。

    “没有,挺好的。”

    “呵呵,没吓到你就好。对了,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秋欢。”

    “你好。”

    两个人这下才算正式认识,再那以后,秋欢每次碰见安心如都会打招呼,但也只是打招呼。

    慢慢地安心如彻底放下心里的戒备,开始约秋欢一起用午餐,一起下楼喝咖啡。

    两人关系慢慢熟络起来,开始周末约对方出去逛街。

    大概是在公司有了同伴,安心如每天上班也觉得没有那么累了,虽然和秋欢不在同一个办公区,但也在一个楼层,两人偶尔会在茶水间碰见,一起聊聊天。

    安心如就连最近的案子都做得很顺利,也越来越有信心能够拿下这次的竞标。

    周末,安心如正打算出门买菜,给顾城做晚饭,却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安心如疑惑地问候道。

    “安心如,出来。我有事想和你谈谈。”一个低沉性感的男中音传过来。

    安心如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脸色有些不满地问道。

    “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这都不简单?”苏铭冷笑一声,脸上是玩味的表情。

    安心如一想也知道了,对方怎么也是一家大型企业的总经理,想知道一个老百姓的号码那还不简单?

    安心如放弃纠结这个问题,直言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和你应该没什么事好谈的吧?”

    安心如语气一点都不客气,直截了当。自从上次被强行带到公司,又是逼问又是威胁的,安心如对苏铭的气一直都没有消。

    苏铭也猜到安心如会拒绝,语气冷漠地说道。

    “关于竞标的事,想和你谈谈,不打算来吗?”

    安心如一听是竞标的事,立即犹豫了,她现在虽然准备得很顺利,但多多少少想知道竞标的一些事宜。苏铭主动和她说,安心如也想听听。

    “好,在哪见面?”

    “到时候,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了,告诉我在哪见面就好了。”

    安心如语气依旧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苏铭也不纠缠,说道。“天莱酒店。”

    “好。”说完便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