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把安心如抱入浴室,用实力向安心如证明饿久了的人与野兽毫无区别。

    顾城将安心如放在蓬头下,一手依旧搂住安心如的腰身,一手拨开蓬头按钮。

    热水顿时撒下来,浴室升起白茫茫的水蒸气,烟雾缭绕的气氛为两人之间的互动,增添了一抹神秘感。

    安心如被热水熏染得雪白的皮肤微微泛着桃红,看得顾城热血沸腾。

    因为有酒精的缘故,本就有些兴奋的安心如,在热水的渲染下更是头脑晕乎发热。一双宛如玻璃的眸子,目光流转,半眯着看向顾城,红唇欲滴的模样实在撩人。

    顾城见安心如这幅模样,哪里还忍得住。凑在安心如耳边,声音暗哑底沉地说道。“你这是在惹火。”

    温热的气息扑在安心如的耳边,激得安心如一个激灵,立即想要往后面躲,但身体软绵绵的,身体的力量已经支撑不了自己躲避顾城的攻击。

    顾城把安心如拉得更近,紧紧地贴着自己,以一种恨不得把安心如嵌入身体里的强势狠狠地蹂躏着怀里的女人。

    热水把两个人身上的衣物全部打湿,紧紧地贴在两人身体上。

    顾城把手伸进安心如的衣服里,抓住一个衣角就往上扯,安心如已经头脑不清醒,顺着顾城的动作,就把手举起来,配合顾城着顾城,让他把自己衣物脱掉。

    很快两人便半裸半透,顾城两只骨节分明的手不断地在安心如身上揉搓,所到之处都像是有电流经过,惹得安心如一阵战栗。

    顾城一边吻着安心如,一边享受女人因情动而发出的呜咽声。

    渐渐地,这样的动作已经满足不了顾城。顾城索性把安心如抱起来,方便自己的动作。

    安心如突然失去重心,身体猛地往后倾。安心如情急之下,搂住顾城的脖颈,整个人呈现出挂在顾城身上的无尾熊的模样。

    顾城不给安心如任何反应的时间和机会。大概是得到了满足,顾城身体朝后微微一抬,发尖上的水珠被甩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顾城整个人性感而魅惑,安心如也一脸潮红。

    在浴室折腾了许久,安心如再也站不住了,求饶道。

    “顾……顾城……我不行了……”

    女人的声音已经完全没了逻辑,只知道一个劲地求饶。

    顾城看着安心如染满*的脸,身下动作又忍不住加大,又折腾了一番才把安心如抱出浴室,放在床上又开始了一场新的折腾。

    顾城今晚格外兴奋,那一句“偏偏爱上你”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太让他兴奋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等了多久。

    安心如被迫承受着顾城的粗暴野蛮,可是,顾城越来越兴奋,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安心如不停地在顾城后背抓挠,留下一条条暧昧的痕迹。

    顾城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而安心如的一声声娇喘惹得顾城压根停不下来。

    身下动作一直强力而野蛮。

    最后,安心如实在受不了了,抓住顾城的手臂,顾城低下头,咬着安心如的耳朵轮廓,慢慢研磨,呼吸重重地说道。

    “可是,我还不想停下来……”

    就这样,战斗一直持续了很久,久到安心如昏睡过去。

    第二天,安心如醒过来的时候,浑身像是被碾碎了一样,七零八散地落在床上。

    安心如睁眼,发现自己躺在顾城的臂弯里,头抵在顾城的胸膛,甚至能听到胸腔里沉着有力的跳动声。

    安心如想起昨晚的翻云覆雨,想起顾城那张性感到极致的脸,脸顿时染上一层薄红。

    看着顾城的睡颜,俊美异常。脸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像是天神的杰作,完美无瑕。

    安心如一直都不是什么颜控,但那是在遇到顾城之前。现在看到顾城,安心如时常会感叹这张脸。

    顾城感受到目光,睁开眼,便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痴迷地看着自己,忍不住调笑道。

    “怎么……还想再来一次。”

    安心如听到声音,猛地回神过来,连忙摇头,表示拒绝。

    安心如起身,下床想去准备早餐。双腿刚着地,便软下去。

    安心如连忙撑住一旁的桌子,顾城看着安心如的动作,隐笑出声。

    安心如恼怒地回头,嗔怪地看了一眼,便走了。

    吃早饭的时候,安心如还浑身无力。其实,下床以后,是顾城抱着她下楼的,早餐也是顾城出门买的,安心如就像一个病人一样,但是“罪魁祸首”却心情大好,把安心如照顾得无微不至。

    安心如脸上的绯色从昨晚开始就没有消失过,看着对面顾城一脸玩味的眼神,安心如越想越恼怒。但是想起李倩雯,突然转移话题道。

    “李副总经理一直叫你顾城哥,你们关系很好吧?”

    听着是疑问句,但语气里满是埋怨。

    顾城浅笑,享受安心如的吃醋,解释道。

    “父辈是战友,两家是世交,关系还行。”

    “哦……”安心如一脸失落的模样。

    顾城挑了挑眉,继续说道。“李倩雯算得上半个妹妹,但没有哪方面的感情。”

    安心如听到这,眉角露出喜悦之色,嘴上却硬道。

    “谁知道你们有没有呢。”

    安心如突然想起来,顾城大概还不知道刘慧玲已经脑溢血的事。便把那天出去买菜已经和程旭遇到的事,全部说给了顾城听。

    “现在,她们已经没有力气再整什么幺蛾子了,我想把我妈妈接回来住。”

    “现在还不行。”顾城直接拒绝道。

    “为什么?”安心如一脸疑惑不解地看着顾城。

    “现在程旭那边对你的恨意更深了,你母亲这个时候回来,反而最不合适。”顾城一语道出关键。

    安心如这才想到,是啊,狗急了也会咬人,现在的确不适合把安妈妈接回来。

    “那我现在该做什么?”

    既然,这边暂时还不能动,安心如怎样也还是得找点事干。

    “你现在先把我给你的案子完成吧。”

    顾城一直想让安心如把那个房地产合同拿下,想让她在这个困难中好好磨砺一番。

    安心如点点头,告诉顾城。“合同大概方案我已经拟好了,我已经和环宇国际集团的负责人约好,打算明天去一趟。”

    这段时间,安心如一直很认真地忙这个案子,就是为了案子成了以后,能够有机会和顾城聊一聊。

    顾城点点头,又说道。“你今天就不用去上班了。”

    安心如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要是再不去上班,可能真的要被同事给穿小鞋穿到死。

    “我案子上还有一些事没有收尾,今天还得去公司一趟。”

    顾城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听到安心如的话,上下打量了安心如一眼。

    安心如现在浑身酸软无力,连站起来都成困难,更别说去上班了。

    顾城嘴角扯出一抹浅笑,直勾勾的看着安心如,戏谑道。

    “你觉得你这样子还能去公司?”

    顾城话音刚落,安心如一张脸已经涨得通红,眉目含情地看着顾城,嗔怪了一句。

    “我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怪谁?”

    顾城眉眼温柔,表情虽然已经冷淡,但眼里的温柔却显而易见,暴露无遗。

    “想想怎么拿下这一竞标。我先去公司了。”说罢,顾城出门去了公司。

    安心如在家里无所事事,本打算把家里收拾打扫一番。可就如顾城所说,她现在真的没有一点力气去做其它的。

    最后,安心如只好放弃,回房间休息。

    安心如突然想到自刘慧玲住院以后,程旭莹莹都很久没有出现,刘慧玲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决定打电话给陆健问问情况。

    可是,陆健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最后,安心如迫于无奈,把电话打到了顾城手机上。

    “喂,顾城。我打不通陆健的电话,我想问他点事,你让他接一下我的电话。”

    顾城听着安心如一打电话过来,就是找其他男人,心里有些吃味。

    安心如当然打不通陆健的电话了,早在之前。顾城就命令陆健以后不能再和安心如联系。

    “嗯。”

    顾城应到以后,目光冷冷地看着一旁的陆健,把电话递给陆健。

    陆健看着自家老板一脸阴沉的模样,颤颤巍巍地接过手机。

    “喂,安小姐,什么事啊?”

    “我想问一下关于刘慧玲现在的状况。”

    就这样在顾城的监视下,陆健通了一个他人生中最危险的电话。

    陆健打完电话以后,一刻也不敢停留,一句话也不敢和安心如多说,就急急忙忙地把电话递给了顾城。

    顾城刚接过电话,便隐隐约约听到里面传来电话挂断的忙音。脸色顿时一黑,手握着电话,眼神阴鸷。

    陆健一看这暴风雨来临的前奏,立马放下文件。

    “顾总,文件我放在这里了,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说罢,他就急急忙忙退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