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不敢再看,低下头喝自己的酒,把脸撇到另一边时,已经泪流满面。

    而这边的顾城,身旁两个女人技巧熟稔地在他身上各种戏弄。偏偏顾城没有任何反应,酒一杯接一杯。

    李倩雯赶过来以后,正好看见两个女人死命地贴在顾城身上,恨不得立刻扑倒顾城。

    脸一沉,眯了眯眼睛,走过去。“你们给我让开。”

    两个女人一听,立刻老老实实坐到一边,不敢再靠近顾城。

    这次本是她与顾城来见客户,商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李倩雯刚把客户送走,一回来就看见刚刚叫来陪客户的两个女人贴在顾城身上,心里大为恼火。

    顾城却没有拒绝的,一杯一杯地拿起女人替他倒好的酒,往嘴里灌。

    脑海里全是安心如那副决绝的模样。顾城紧蹙眉头,眉宇间是驱散不开的忧愁。

    “顾城哥,别喝了,我送你回去吧。”

    两个女人走了以后,李倩雯立马坐过来,身体紧挨着顾城。嘴上劝顾城少喝点,手上却不停地为顾城倒酒。

    安心如此时还在不断喝酒,她身边不停地换人,不断地有人过来和安心如搭讪。

    “小姐,你喝醉了吧。”一个同是西装革履的男子,在安心如身边坐了许久,一直盯着安心如喝酒。

    安心如心情不好,此刻她的眼里只有顾城。她看着两个女人紧贴顾城的身体,看着两个女人走了以后,李倩雯也过来,一样紧挨着顾城。

    安心如满满的醋意,却又无处发泄,只好不停地喝酒。

    安心如开始有些支撑不住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了。安心如想站起来去一趟洗手间,刚站起来,一个重心不稳,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安心如忍不住惊呼一声。

    顾城听到声音,抬头看过来。正巧碰上安心如被一旁男人接住的场景。

    顾城其实还不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直到看清那张脸,才确定是安心如,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怒火,可是,很快就消散下去。

    安心如立马从男人怀里站起来,冷冷地说了一声。

    “谢谢。”她转身就去了洗手间。

    顾城看着安心如甩手走人,心里才稍稍舒服一点。

    可是很快,眼里闪过一丝寒意,表情狠戾。

    原来,刚才扶住安心如的男人,跟着安心如过去了。

    李倩雯看着顾城一直看着一个方向,也顺着顾城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你在看什么呀?顾城哥。”李倩雯忍不住好奇地问出口。

    顾城看着安心如有些摇晃的身影,最终还是放心不下。猛地起身,跨着两条大长腿便朝着安心如的方向走过去。

    安心如刚从洗手间里出来,便看见走廊里顾城的背影。

    安心如还没来的及纠结清楚是否要见顾城,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出声叫住了顾城。

    “顾城。”

    说罢,快步追上顾城。顾城转身对上安心如的眸子,面若冰霜。

    “顾城,我想和你谈谈。”安心如鼓足了勇气,说出这句话,眼神里满是期待和希冀。

    顾城冷笑一声,看着安心如的眼神里附上一层厚厚的冰雪。薄唇紧闭,一言不发。等着安心如的下文。

    安心如看着顾城眼里的冰霜,心里胆颤。却还是咬了咬牙,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深呼吸几口气,才对上顾城锋利深邃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顾城,我喜欢你。我那天如此生气,只是怕你把我当做玩具,情妇,怕你不喜欢我。是我自己自卑,怕配不上你,才胡言乱语一通。”安心如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

    顾城听到安心如的话,脸上一贯的冷漠被打破,出现了难以相信的表情,怔怔地看着安心如,继续听着她说。

    “我真的很感激你,帮了我那么多,一路支撑着我走过来。我有时候常常会想,要是我还是以前那个敢爱敢恨的安心如就好了,我也许还有机会可以努力,去做一个配的上你的人。”

    “我离过婚,现在眼里只有仇恨。我不敢再去爱谁,也下定决心不再去爱谁。可是,偏偏爱上了你。”

    安心如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好似这一个礼拜的委屈和难受都发泄出来了,红着一双眼睛看着顾城。

    顾城在听到安心如那些话的时候,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直到听到安心如最后那一句,“偏偏爱上了你”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两步上前,将安心如楼入怀里。

    安心如哭得泣不成声,身体因为哭泣而不停地抖动。顾城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不停地顺着安心如的背,不停地安抚,像是在安抚小猫一样。

    对于安心如突如其来的告白,顾城虽然依旧什么都没有说,但那个拥抱足以证明了一些什么。

    安心如一直没有停下哭泣,顾城只好僵硬地安慰道。“别哭了。”

    安心如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只顾着哭。

    最后,顾城无奈,只好堵住安心如因为哭泣而有些颤抖的唇。

    顾城原本打算只要止住女人的声音便可。可是,一碰到女人粉嫩的唇,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两人已经许久没见,之前两人住在一起的时候,顾城时不时就会亲吻安心如。

    加上安心如这张梨花带泪的小脸,时不时抽噎的声音,更是刺激了顾城身体里潜伏的野兽。顾城再也按耐不住,野兽咆哮地冲破了身体。

    将安心如靠在走廊墙壁上,整个身体附上去。一只右手垫着安心如后脑勺,怕她搁着疼。

    舌头顶进安心如的口腔里,缠住安心如的舌尖。一遍遍地舔舐,纠缠。将安心如的抽泣声全部堵在两人之间。

    安心如被顾城突如其来的吻刺激有些受不住,身体不受控制,娇喘出声。

    顾城身体猛地僵住。很快又反应过来,炽热的唇紧紧地压迫着安心如,揽着安心如腰身的那只手,一把将安心如带向自己。气势大有一种要将安心如吐入至腹的强势霸道。

    眼看着就要走火,顾城便及时刹住车。二话不说,拉着安心如的手,朝酒吧门外走去,上了车直接回家。

    而两人在走廊里发生的一切都被李倩雯靠在眼里,包括顾城将跟随安心如的男人打走的场景。

    她躲在一旁,死死地盯着两人的身影,咬牙切齿,双手因嫉妒而死死地扣住墙壁。长长的指甲在光滑的墙壁上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顾城带着心如一路疾驰往家的方向开,中途好几次因为顾城按耐不住而被逼停车。

    安心如也因为顾城的动作而收住了情绪,不再抽噎。

    顾城和安心如对视,看清安心如的眼神,想着酒吧里安心如的话,顾城连日来的阴雨天气一扫而空。

    眼里被*充满,一手开车,一手不停地在安心如身上来回游走。明明是极度色-情下流的动作,顾城却偏偏做得帅气迷人,没有一点下流的样子。

    一回到家,车刚停稳,顾城便再也忍不住。打横抱着安心如就朝家里走。

    到了门口的时候,安心如想让顾城放自己下来。“顾城,你先放我下来,我好开门啊。”

    安心如通红着一张脸说道。明知道顾城想要做什么,自己还往火坑里跳,助纣为虐。

    顾城不仅没有放下安心如,还把安心如抱得更高,凑在安心如耳边,暧昧而极具挑-逗意味地说道。

    “就这样吧,把门打开,动作快一点,我怕我忍不住了。”

    安心如被顾城说得脸红到脖颈。却还是听顾城的话,从包里拿出钥匙,任顾城抱着自己完成空中解锁这一高难度动作。

    门一开,顾城就抱着安心如迅速进到屋里,脚轻轻勾住门,将门带上。

    便抱着安心如朝二楼而去,考虑到自己的房间已经就一个礼拜没有住人,便打算去安心如的房间。

    安心如一看顾城朝自己房间去了,急忙出声道。

    “别……去……去你房间吧。”安心如说完这句话以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顾城有些疑惑,看着怀里不敢直视自己的女人,缓缓出口。“理由?”

    安心如纠结了半天,还是出口解释道。“这段时间我是在你房间睡的。”

    至于原因,安心如怎么可能说得出口。是因为想顾城,才每天晚上去他房间里守着,每天看着空空的床,躺在上面,脑海中全是顾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顾城一听这话,顿时明白,嘴角勾出一抹坏笑。他抱着安心如就转身往房里走,踹开门以后。直直地朝床走过去。

    一把把安心如扔在床上,便欺身压上去。

    顾城扑上来的时候,安心如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想起酒吧里的几个女人,醋意横发,表情微微有些不悦。

    “香水很香啊,有机会帮我问问那两个美女,香水是哪个牌子的?”

    顾城一听安心如的话,愣了一下。他向来有洁癖,不喜欢人靠近。但是,今天因为心情不好,才让酒吧里的女人有了可乘之机。

    如今看着安心如略有恼意的表情,嘴角勾出一抹浅笑。随即抱起安心如就往浴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