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旭有莹莹家的钥匙,到了以后直接开门而入。

    可他却碰见莹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此人就是莹莹的另一个姘头,环宇国际集团公司的董事之一,苏鹤宁,也就是苏铭的叔叔,商场上人称——笑面虎,听说此人做事手法狠毒果断,绝不心软。

    程旭看到苏鹤宁的时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时,瞳孔猛地睁大,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想要退出房门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苏鹤宁叫住了他。

    “程旭?程先生是吧?”

    程旭只好尴尬无奈地停下来,怔怔地看着沙发上的男人,额头有些冒虚汗。他只好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是……是的。”

    正巧这时莹莹从厨房端出水果,看着门口的程旭,心里一紧,急急忙忙走过来。“程旭,你来了。”

    苏鹤宁冷冷瞥了莹莹一眼,示意她闭嘴。

    莹莹立马收声,放下水果盘,就乖乖地坐在苏鹤旁边,目光却一直停留在程旭身上。

    此时此刻的程旭被苏鹤宁盯得双腿有些发麻,战战兢兢地回道。“是啊,莹莹。”

    苏鹤宁听着两人之间宛若老夫妻一般的问候,目光一敛,复又朝顾城笑了笑,颇有绅士风度地问道。

    “程先生进来坐坐啊,来都已经来了,站在门口倒显得我们小气了。”

    苏鹤宁表面上是在请程旭进屋,话语里却全是宣战主权的意味。一个“我们”就把程旭从莹莹的房子里列为“外人”。

    “好,那就……谢谢……苏总了。”

    说罢,程旭便在玄关处,换上以前常穿的那双拖鞋,动作虽然有些小心翼翼,却一看就知道这是特别熟悉这间房子,才会有的动作。

    苏鹤宁的表情更黑了,等到程旭坐在他对面的时候,苏鹤宁才开口。“程先生好像很熟悉莹莹的房子?”

    程旭一听就愣住了,他时常来这,对这的确是已经把它当自己的地盘,动作都是行云流水,一贯自然。

    但是听出对方的不满意,立马紧张地解释道。

    “没有的事,只是现在的房子大都是这个设计,都差不多。”

    程旭的解释非常生硬,一旁的莹莹连忙开口附和道。

    “是啊……都差不多的。”

    苏鹤宁本来就不满两人之间的关系,加上之前被顾城嘲笑,他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疙瘩。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处理这件事,现在见到本人了,苏鹤宁又怎么会放过程旭。

    听到莹莹帮程旭说话,眼神冷漠阴鸷,面上却笑得谦和有礼。“莹莹,我和程先生谈话的时候,你就不要插嘴了。”

    莹莹一听,心里一紧,胆战心惊地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任何一句话,模样乖巧地坐在一旁。

    苏鹤宁又转头对着程旭,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冷冷开口。“程先生,这个地方不是你该来的,莹莹也不是你该碰的。”

    程旭听出男人语气里的威胁意味,看来男人是不允许他再和莹莹有来往了。可是,他现在一无所有,只能从莹莹这里捞到一些油水,依靠莹莹生活,所以他现在还不能离开莹莹。

    这样一想,程旭立刻装出一副深情的模样,先是看了看一旁的莹莹,复又双眼胀红,“嘭”地一声跪在地上,跪在苏鹤宁身上,语无伦次地跪求道。

    “苏先生,我和莹莹是真心相爱的,我现在已经离不开莹莹了,求你不要把我和莹莹分开……求你了……”

    一番话讲的催人泪下,他跪在地上,哭红了双眼。莹莹看到程旭这幅模样,眼泪也跟着落下,哽咽地替程旭求饶。

    “苏总,你就放过程旭吧……”

    苏鹤宁看着地上狼狈求饶的模样,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警告莹莹说道。“我说过了,我们说话的时候,你不要插嘴。”

    莹莹立马收声,坐回去。

    程旭见苏鹤宁对莹莹态度这么冷漠,也猜想到莹莹在苏鹤宁眼里大概没什么地位,立马朝苏鹤宁继续求饶道。

    “苏先生,只要你不赶我走,不让我离开莹莹,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做牛做马来感谢你的恩情。”

    其实,程旭打的算盘是为了不离开这个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利用,仰仗的势力权利。

    所以,现在只要全力留在苏鹤宁身边,总有一天就可以再次翻身。

    苏鹤宁笑笑,冷冷开口答道。

    “好,既然你们这么相爱,我就留下你。只是,以后你什么都得听我的,要是想动什么歪脑筋,别说见不着莹莹了,我还会废了你。”

    程旭一听,吓得一哆嗦,但又立马露出一副诚恳感激的模样,连连磕了好几个头,一边说道。

    “谢谢苏先生,哦……不对不对,应该是苏总,谢谢苏总。”

    自此,程旭成了苏鹤宁身边的一只哈巴狗,每天低身下气。

    与此同时,程旭心里对安心如的恨意越发深重。安心如,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程旭每天重复着对安心如的恨意,留在苏鹤宁身边一天,每天对安心如的恨意就重一分。心里发誓,定要安心如生不如死。

    那天,安心如送刘慧玲去了医院以后,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

    李倩雯已经不在家里了,顾城的房门也是紧闭。安心如在菜市场什么也没有买到,最后只好去了超市。

    做好饭菜以后,安心如再次来到顾城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却什么回应都没有。

    “顾城,开门好不好?我给你把饭端来了。”

    无论安心如怎么在门口叫喊顾城的名字,回应她的只有一片寂静。

    后来,安心如主动,拿楼下钥匙开了顾城的房间门,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顾城并没有在房间里。

    一个礼拜后,当安心如再次遇到顾城的时候,顾城手上的纱布还没有拆除,估计当时真的伤得很厉害,脸上的伤倒是已经没有了。

    顾城带着公司一群高管刚从会议室里走出来,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眼里比最初要更冷上几分。

    安心如是过来送资料的,看到顾城一行人,连忙站在一旁。顾城走到跟前的时候,安心如跟其他几位同时开口问候。

    “顾总好。”

    听到安心如的声音,顾城抬头,看向安心如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情绪,只剩下寒意冰封千里。

    安心如在顾城消失的时间里,一直反反复复在想他们两个之间究竟算怎么一回事?一直在想顾城为她所做的一切,越发觉得自己那晚有些无理取闹,为什么要因为李倩雯的几句话就否定了顾城对她所有的好?

    说到底,安心如是对感情没了信心。

    一旦让她去深思她与顾城的关系,她就有些排斥,她害怕被戳破,因为安心如心里就是那样想的,只是一直不敢承认。

    听到李倩雯的话以后,安心如再也按耐不住,自卑让她发疯,她自认为自己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配不上顾城。自卑的心理扯断了她所有的理智和情感。

    最终变成两人互相折磨。

    顾城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安心如,便直接走过去。

    安心如第一次觉得这般难受,因为顾城的表情,看她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安心如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

    下班以后,安心如没有回顾城的别墅,而是等所有的同事都离开以后。坐了电梯直接去了顶楼,打算和顾城好好谈谈。

    这要是放在以前,安心如也许做不了这种事,顾城从头到尾没说一句喜欢她,她却因为伤了他而内疚不已。害怕就这样失去那些黑暗日子那道温暖的光,害怕失去苦难中唯一的支撑。

    安心如来到顾城的办公室里,却没见到顾城。安心如又跑去离间,发现还是没有顾城的身影。

    安心如失魂落魄地从离间走出来,触摸着那个已经没有顾城温度的沙发椅。

    安心如只好从顾城办公室里出来,安心如也没了心情回家,反正也是一个人回到了冰冷的房子。

    安心如去了顾城第一次带她去的酒吧,是为了喝酒解闷,安心如同时还抱着能够遇见顾城的心理。

    到了,酒吧以后,安心如环顾四周也没看见顾城,脸上勾出一抹苦笑,对着服务生说道。

    “给我一杯白兰地。”

    “好的,请稍等。”

    安心如坐在吧台,即便只是一身职业装也引起了酒吧里其它异性的注意。没过多久,就有男人过来和安心如搭讪了。

    安心如虽然已经三杯白兰地下肚,可头脑依旧很清醒。这多亏了当初秦主任时不时带她出去,让她陪客户喝酒。

    如今,安心如酒量虽算不上千杯不倒,但也能算得上很好了。

    “小姐,一个人吗?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啊?”

    安心如冷冷地斜视了一眼一旁色眯眯的男人,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不用了。”

    这家酒吧算得上管理有致,比起许多酒吧来说,这里的客人的素质都比较高。

    男人被拒绝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那打扰咯。”说罢,便走了。

    安心如手里拿着白兰地,时不时环顾一下四周。突然在某一个豪华坐椅上看见了那个她熟悉的身影。

    只是,除了顾城外,那还有一众人,男男女女凑在一起喝酒,聊天。

    顾城在其中,也时不时喝酒,旁边的美女一直往顾城身上凑,顾城也没有拒绝。

    安心如此时已经喝到第六杯了,已经有些微醺,眼眸中星光流转,性感迷离。

    嘴里微微呢喃出两个字。“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