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决定去菜市场买些菜,给顾城做点清淡营养的汤,好早点康复。

    今天外面格外的热,安心如才出来一会儿,额头上,脖颈上也已经是冒了一层薄汗。

    这大概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秋老虎。

    安心如时常听说土养的蔬菜以及自家养的动物更加补身体。所以,安心如特意打车赶来菜市场,就想在市场上掏点农村自家种的蔬菜,还有自家养的肉类。

    可是,天这么热,许多菜都被太阳晒蔫头耷脑的,看上去特别不新鲜。

    安心如在菜市场里转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钟意的菜。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声,听到有人不停地在喊,“抓小偷了,抓小偷了……我打死你个臭不要脸的小偷……”

    安心如本来不打算理会,只是低下头开始挑菜,又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我没有偷东西……。”

    安心如一顿,这是婆婆刘慧玲的声音,按耐不住好奇心,安心如一脸疑惑地朝人堆里走过去。

    只见刘慧玲正在与一凉菜老板拉扯,凉菜老板一直骂道。

    “偷我东西还不承认,没钱还想吃好的。还敢说自己不是小偷,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把你带走。”

    说罢,凉菜老板一手扯住刘慧玲,一手开始从兜里掏电话。

    刘慧玲一听对方要报警就急了,放软了态度,央求凉菜店老板。

    “求求你不要报警……不能报警的,我不要去警局,我再也不偷了,再也不了。”

    凉菜老板全然不为所动,手指在手机上开始拨数字。

    安心如冷冷地看着刘慧玲所作所为,那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心里是大仇得到的反击后所带来痛快。

    安心如知道,现在刘慧玲一家,儿子破产,女儿更是过着猪狗不如,人人喊打的生活。刘慧玲一向吃惯了大鱼大肉,现在生活穷困潦倒,没人给她钱。每天都吃不好吃不饱,看着别人凉菜店里挂着的肉类,就忍不住,想要偷些来吃。

    “你想都不要想,你个老不死的,这么大把年纪还偷东西,真不怕笑掉大牙。”

    说罢,凉菜老板就拨通110。

    “喂,警察吗?我这里抓到一个小偷,麻烦你过来处理一下。”

    刘慧玲一听对方已经报警,立马就慌了,开始拼命挣脱对方的钳制。

    对方是个一米八几的北方大汉,即便只有一只手,刘慧玲也完全胜算。

    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拉锯战,最后,刘慧玲脚下一滑,整个人直直地摔倒在地上。

    众人唏嘘一片,怕惹麻烦纷纷散开。安心如原本也不想管,跟着众人准备离开。

    临走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地上的刘慧玲。安心如认为刘慧玲故意摔的这一跤,是为了逃避警察抓捕。

    何况刘慧玲是安心如心心念念的仇人,就算这一跤是真的,她如今这幅模样看在安心如眼里,她自己该是最开心的。可是,看着刘慧玲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安心如迟疑了。

    就算再怎么恨,毕竟是一条生命。见死不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安心如犹豫了好一会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转身,朝刘慧玲走过去。

    刘慧玲意识已经有些不清楚了,这一跤是真的摔重了。

    她叫来了救护车,因为救护车必须有一人跟着。而现在她的身边又只有安心如一人,无奈,安心如只得坐上救护车一同前往医院。

    安心如来到医院后,看着刘慧玲被推进急症室,立马打电话给程旭。

    告诉他刘慧玲因事故住进医院,正在急诊室做手术。

    程旭接到电话后,立马赶到医院。

    一来,就朝安心如走过去,抓住安心如的衣领,表情狠戾,高声质问道。“安心如,你害得我们家还不够惨吗?”

    安心如冷眼看着程旭,表情冷艳决绝。

    如今的程旭真的是狼狈不已,整个人邋里邋遢,看来是破产以后就一直没有接受打击,意志消沉。

    安心如粉嫩红唇轻启,不以为意地嘲笑道。

    “这不是你们自找的吗?你妈,你妹,还有你?”

    “安心如,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程旭怒不可遏,目眦俱烈,五官扭曲得朝安心如吼道。

    安心如一把甩开程旭的钳制,笑了笑,说道。

    “你有心思找我报仇,不如担心担心你那躺在急症室的老母亲,哼。”

    安心如冷笑一声,便离开了医院。

    三个小时以后,刘慧玲从急诊室被推出来,主治医生告诉程旭。“你母亲伤到了头,诱发了脑溢血,现在虽然抢救过来,但留下了一些后遗症,以后生活可能会受到影响。”

    一个心思缜密深沉,心狠手辣的女人,最终在命运的轮回道上,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遭受了她应有的惩罚。

    天道酬勤,善恶有报。

    程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里放出毒辣的光芒。又不耐烦地听医生说了许多影响以及注意事项。

    程旭全程没听进去几句,他只知道他以后又多了一个负担麻烦,让他心烦不已。

    程旭进到病房的时候,刘慧玲正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目光呆滞,见到程旭后,立马伸出双手开始比划,指着桌子上的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程……程……旭,喝……喝……”

    程旭一脸不耐烦地朝刘慧玲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直接递给刘慧玲。

    刘慧玲因为脑溢血,大脑语言中枢被破坏,双手颤抖不已,已经瘫痪了一半。根本拿不住程旭递过来的水杯,可程旭不管不顾,直接放在刘慧玲掌心就不管了。

    刘慧玲费力想要把水凑到嘴边,可是手一抖,洒了自己一脸,杯子也被摔破再地上。

    程旭双目一瞪,拿着桌子上水壶就摔在地上,怒吼。

    “喝!我让你喝!喝个屁啊,没用的老东西。”

    自从破产以后,程旭的脾气越发暴躁狠戾,对什么都没了耐心,眼里只有钱,只有对安心如的恨。

    刘慧玲一脸惊恐地看着程旭,断断续续地说道。

    “儿……儿子……别生气,妈……妈不……不喝了……”

    现在的刘慧玲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了,费劲全力也只能吐出来几个简单的词。

    程旭捡起水壶,把水壶用力往桌子上一放,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吓坏了床上的刘慧玲。

    程旭嫌恶地看了一眼刘慧玲便转身出了门。

    拨通了小姑子的号码,告诉小姑子来医院。

    小姑子不急不忙地赶来医院,隔着病房门上的玻璃窗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刘慧玲,连门都没有进。

    小姑子的刀疤格外的明显,看上去非常吓人,脸上却面无表情。

    程旭嫌弃地瞥了一眼小姑子就把视线移开了,说道。

    “妈现在病了,需要人照顾。”

    小姑子冷冷地看着眼前所谓的哥哥,看清楚他眼里的嫌恶以后,表情越发冷漠,隐忍着愤怒。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初妈把你带来城里,这个时候你该报恩,好好照顾妈。”

    程旭理所当然地说道,仿佛刘慧玲只是她的妈,与自己无关。

    小姑子大笑几声,戏谑地看着程旭,指了指自己的脸,自嘲地说道。

    “报恩?你说的恩是我这张已经没法看了的脸吗?还是现在无家可归,沦落到替人洗碗,还要遭人百般虐待的我?”

    “哥,你真是恬不知耻。”说罢,转身离开,不理会程旭在身后的怒骂咆哮。

    医院住院费很贵,程旭不愿再承担这些费用,直接把刘慧玲接出来,联系了萧市最便宜的老年福利社。

    这家老年福利社生活环境差,服务差,一百个老人仅仅由三个人照顾。

    而且传闻这里经常虐待老人,之前甚至有人被虐待致死。

    程旭怎么会在乎那么多,明知道这个老年福利社不好,还是把刘慧玲扔在这里,交了一点钱,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刘慧玲看着儿子的背影,万分排斥这个地方,怎么也不愿意再往里面走。

    这里的负责人忍不住就开始骂。

    “你个老不死的,走不走,等着我踹你才肯走是不是?”

    刘慧玲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一张沟壑纵-恬不知耻横的老脸上早已经淌满了泪水,哽咽不已。

    “儿呀……我的……儿,你……你能……能……这样对……对妈呀……”

    可,程旭留给她的只有一个决绝的背影。

    一旁的负责人一把掐住刘慧胳膊上的软肉,狠狠地一用劲,并破口大骂。

    “老不死的!你喊什么?快点给我进去。”

    说罢,把刘慧玲推进一个拥挤阴暗的小房间里,里面到处都是垃圾,散发处一股股恶臭。

    刘慧玲看到后拄着拐杖就要往外面跑,可是负责人一把关上门,任由刘慧玲在里面“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

    而这边的程旭从老年福利社出来以后,就直接开车去找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