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顾城一把捏住安心如的脖颈,双眼通红,目光狠戾凶残,大有要捏死安心如的狠劲。

    安心如被顾城的暴戾吓住了,脖颈被死死地捏住,喘不过气来,满脸涨得通红。

    顾城越发用力,多少年来埋藏在心里的情感,那些隐忍,那些思念,那些爱而不得的遥遥无望,这一刻全部化为乌有。

    女人的狠绝无情深深地刺痛了他,所有情感变成一望无际的恨意,心里暴戾恣睢。

    安心如的脸慢慢地由红变成白,因为求生的渴望,让她不得不拼命挣扎,双手大力扣住顾城的手,想要让他松开。

    平时的顾城安心如都无法反抗,更可况此时已经暴走的顾城,安心如更是无力挣脱。

    所有的恐惧,所有的绝望齐齐涌上心头,安心如的眼睛开始微微翻白,嘴唇蠕动一番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来。

    顾城盯着安心如已经呈现成死白的颜色,力道微微放松。表情却依旧狠戾残暴,那眼神是地狱修罗见了都会胆颤害怕,是千年寒冰也无法企及的冰冷。

    顾城看着眼前女人的脸慢慢地和记忆中人的脸重合在一起,眼里闪过一丝的错乱慌张,急忙松开安心如。

    安心如突然得到解脱,像一尾求水鱼,拼命地猎取空气中的氧分,脸色已经苍白。

    客厅里只有安心如拼命地喘气声,一声一声,急促慌乱。

    顾城听着安心如的急促的喘气声才微微回神,怔怔地看着因为用力过度还在微微颤抖的手,才反应过来。

    他刚刚差点杀死了她,就差一点。

    心里顿时一阵恐慌,升起一股寒意。

    掐住安心如的那只右手颤抖得更厉害。

    他不敢再看她一眼,也无法再听安心如那求命似的呼吸声。

    顾城猛地站起来,逃野似地离开了别墅。

    安心如的呼吸声还没有停下来,眼泪却已经淌满了整张脸,浑身颤抖不已。

    那一瞬间,是安心如从未感觉到过的绝望害怕,顾城是真的有想要掐死她的意思。

    她一直害怕顾城,可从未像这样怕过。

    那种畏惧是没有词能够形容的。

    安心如蜷缩在沙发角上,身体已经颤抖不已,眼泪更是淌湿了沙发一大片。

    顾城出门以后,直接驾车而去。害怕的不止安心如一人,顾城也从未像这样害怕过,害怕失去她,害怕毁了她。

    车的测速表已经达到了200,初秋夜里的风原本凉爽而温暖,此时因为速度而变得锋利,一刀刀像是割在脸上,微微刺痛顾城。

    顾城盯着前方,眼里,脑海里,全是安心如苍白的脸,和求饶的眼神。想起出门前安心如因害怕而全身颤抖的可伶模样,顾城眼里闪过恐惧心疼。

    一个漂移,两束光调转方向,顾城还是打道回府。

    回到家以后,安心如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只是颤颤巍巍的身体,将她的恐惧表露无遗。

    顾城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安心如的背,安心如的身体猛地僵住。然后又开始更疯狂地颤抖,嘴里含糊不清地喊道。

    “……不要……不……不要……不要……”

    顾城不得已收回手,深邃的眼眸里全是悔意和悲痛。他不该,不该如此暴戾,不该放纵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情绪失控。

    顾城轻轻地伏下身子,凑在安心如耳边,轻柔地喊道。“安安。”

    安心如颤抖的身体才逐渐放松,进入睡眠。

    顾城不敢动安心如,生怕将她吵醒又陷入恐惧里,便一直陪着安心如,坐在沙发上。

    薄唇微启,一遍一遍地重复“安安”两个字,不厌其烦。

    第二天,安心如早早地醒来,便见顾城坐在沙发边上,头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搭在眼睑上,眉头紧蹙,下颚有些微微泛青,有些胡渣已经裸露出来。

    即便是睡着了的顾城,安心如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发颤。

    她想起,昨晚的梦里有一个温柔儿而哀伤的声音,一直在底底地叫着自己的小名。心里的畏惧才微微减轻。

    感受到目光,顾城蓦地睁开眼睛,看着同样看着自己的人儿,心里闪过一丝心疼。

    见顾城醒过来,安心如立马移开目光,起身离开。

    她还是害怕,昨晚的事一遍遍在脑海里回放,脖颈上的触感依旧清晰深刻。

    “安心如。”身后传来顾城沙哑低沉的嗓音。

    安心如停住脚步,却没有转身。

    “我很抱歉。”

    这是顾城人生中第一次道歉,他总是高高在上,鲜少犯错。可是一旦面对的是安心如,他所有理智的琴弦就都会崩断,变得不受控制。

    安心如也没有想过顾城会道歉,脊背僵在原地,反反复复在确定那是不是顾城说的话。

    安心如心里一阵悲痛,她才明白自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顾城,一切明白得那么猝不及防。

    她缓缓转过身来,这一次她没有避开顾城的眼睛,四目相对,安心如一抹悲凉的笑,像是绽放在寒冬里的花。

    却是久久的沉默……

    顾城走过去,拉住安心如的手。安心如本能性地就要往后面躲,顾城的手却不容抗拒紧紧地拉住。

    “安心如,我要你明白一件事,你不是玩具。”

    顾城说的格外认真,双眼赤红,不知道是因为昨夜的疲惫,还是如今的心伤悔意。

    也许是因为昨晚的记忆太过于可怕,安心如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引发她的语言攻击。

    安心如眼神犀利,看着顾城似哭似笑,决绝地说道。“顾城,别骗我,我知道自己很蠢,怎么会胆大到去挑战你的威严,异想天开地以为你是真的对我好。”

    她不敢相信顾城,昨晚顾城的狠戾残暴,凶狠掐住她脖子的模样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安心如现在的脖颈还暗红一片,手指印清晰明了。

    顾城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怒火,被安心如三两句话又轻易挑起来。

    顾城愤怒朝安心如两步跨过去,右手微颤。安心如缩着身体,紧闭上双眼,等着顾城动作。

    顾城用尽全力的拳头最终打在客厅的落地窗上。

    坚硬无比的落地窗最终碎了一地。顾城的拳头上鲜血顺着指骨缓缓落下,滴落在破碎的玻璃上。

    一红一白,互相争夺眼球。

    安心如被玻璃破碎的声音吓了一跳,睁开眼,只见顾城不知何时站在落地窗前,脚下全是碎玻璃。

    阳光晒在玻璃上,照亮了顾城孤独的背影。

    安心如一脸惊恐地看着顾城的背影,明明阳光灿烂,顾城偏偏陷在黑暗里,固执地让人害怕。

    愣了许久,安心如才看见顾城紧握的拳头上早已经鲜血淋漓。安心如顾不得其它,心里一紧,急忙朝顾城走过去。

    一把抓住顾城的手,双手颤颤巍巍地替顾城擦拭血迹,可是很快,血液又冒出来,怎么也止不住。安心如抬头看向顾城,这才发现,顾城的脸上也被掉落的玻璃划破。

    “顾城,我们去医院,快点,快点啊……”

    安心如几乎是哭着喊出这句话的,可是顾城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前方,不为所动。

    安心如有些激动地摇晃着顾城的胳膊,顾城转头看着眼前的安心如。

    眼里的怒火已经消失,深邃的眼眸里只有哀凉。

    安心如拗不过顾城,最终叫来了他的家庭医生。

    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除了家庭医生外,还有李倩雯也站在那儿。两人四目相对,一个犀利毒辣,一个空洞无物。

    “又是你!狐狸精,你害得顾城哥还不够吗?”李倩雯进门就开始吼吼嚷嚷,安心如无心与她争吵,便做视而不见。

    “顾先生怎么样了?”医生打破了僵局,尴尬开口。

    “他在楼上,血流了很多,他不肯止血。”

    安心如语无伦次的说着,又急急忙忙带着医生打开顾城的房门。

    顾城只身坐在沙发上,窗帘没有拉开,房间里顾城的血流了一地。

    医生走过去立马替顾城清理伤口,把伤口里的玻璃渣取出来。清洗,上药,包扎,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处理完。

    安心如一直在旁边站着,李倩雯完全不允许她插手顾城的事。

    顾城全程没有给过人任何反应,处理伤口的时候,就连眉毛也没有皱一下。

    对于李倩雯对安心如的恶语相向,顾城也全然视若无睹。

    医生包扎完以后,又叮嘱了许多事项。

    包括近期不能碰水,每天都要换药,已经换药的注意事项,还有一些饮食方面的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安心如听着医生的话,一一谨记在心上。

    李倩雯一直围着顾城忙个不停,又是倒水,又是嘘寒问暖地伺候顾城。安心如看着这一幕,心里忍不住有些难受。

    顾城依旧没有开口说话,李倩雯的贴心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顾城已经从房间沙发上转移到床上,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又受伤,以及内心的气极伤痛,让他完全没了往日里的锋利。只是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李倩雯走到安心如面前,让安心如从顾城房间里滚出去,安心如也不愿再打扰便出了房门。

    听着身后关门的声音,安心如心里微痛。

    她太任性了,为什么要刺激顾城?为什么不愿去相信顾城对自己的好?即便顾城真的只把她当玩具,顾城给予安心如的那些依靠温暖一点都没有假不是吗?

    她知道她该道歉。

    只是,她已经没了靠近顾城的勇气。

    安心如突然想起医生的话,打算的心里的情感纠结暂且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