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网络称霸了整个世界,多少人都躲在手机,电脑后面,肆无忌惮地指指点点。大有一股大将之风,却做着随波逐流的事。

    舆论的方向从来象征不了事件的对错,一个小小的点只要被有心人抓住,又会掀起一股热潮,对错不分,是非不清。

    随着小姑子出轨事件的报道,有网友挖出之前小姑子和刘慧玲去电视台曝光安心如的视频。

    因为小姑子之前指责安心如出轨,一番言辞说得慷慨激昂,大骂安心如不要脸。

    如今,自己也被报出出轨,而且是接连两次,这“啪啪”两下的打脸,真是可笑可悲。

    事件一被报道出来,网友都质疑小姑子的话,认为小姑子是在撒谎,恶意中伤安心如。

    一些自诩键盘侠的网友,纷纷开始替安心如发声,提出好几项证据,证明安心如离婚是真事,安心如此前发的离婚照是真的。还爆出程旭之所以破产,是因为他所投资的项目本来就是诈骗犯罪的,被警察一窝端了。

    甚至有热心网友爆出安心如离婚是净身出户的,婚前所买的房子也让给了丈夫。

    一时之间,舆论又掀起一股浪潮,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小姑子和程旭。

    安心如的冤情被平反,安心如头上“贱人”,“情妇”,“史上最恶毒女人”的骂名全部被摘掉。网友纷纷对安心如表示抱歉,在网上发起一个“向安心如致歉”一书。

    安心如不仅从舆论中解放出来,还在这次事件当中更火了一把。安心如即漂亮的脸蛋,加上此前被婆婆小姑子坑害,被丈夫离婚净身出户的可伶遭遇,让安心如赢得了许多粉丝。

    安心如看着网友在微博上发给自己的消息,已经日渐疯涨的微博粉丝。安心如有些汗颜,这舆论导向也太快了吧。

    安心如清楚自己所做的事,那些事的确是她一手设计的。所以,她也无法接受网友对自己的道歉,更新了一条微博。

    我没你们想得那么善良。

    发完这条微博,安心如便注销了微博账号。

    留下一堆网友一脸懵逼,不清楚安心如此举有何意。

    安心如放下手机,心里松了一口气,舆论终于得到平反,安心如的生活也会轻松许多。

    第二天,初秋的天空总是会泛着些枫叶的红。即便是晨曦也宛如害羞的花季少女。阳光躲在云层里,照亮了整个萧市,也照进安心如连日消沉的心。

    安心如自出轨门事件首次以来,第一次精神饱满地去上班。

    一到公司,前台接待小姐看见安心如便微笑点头。

    “早上好。”

    安心如一脸愕然,心里小小惊讶一番,也微笑回道。“早上好。”

    安心如没想到事件得到澄清以后,公司里的人态度也会发生变化。

    忍不住感叹一句:这真是一个网络的世界。

    但无论怎么样,这次事件带来的结果是好的。

    安心如满心欢喜地走回自己办公室,进门时刚好碰到一位女同事。这位女同事在公司一向不喜欢安心如,工作中经常针对安心如,故意找安心如的茬。

    女同事尴尬地看了一眼安心如,僵硬地笑了几声,安心如一脸茫然不解地看着眼前的人。

    “早……早上好……”

    安心如正准备绕过女同事,回自己座位上。

    听到女同事的声音,怔在原地,回头看着一向看不惯自己的人突然和自己打招呼,心里的惊讶不止一点两点。

    安心如呆若木鸡地点了点头,脑子都变成一片空白。

    场面一度的让人很尴尬。

    事后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同事已经走掉了。安心如想着之前还骂自己骂得滔滔不绝的人,如今主动示好。

    心里虽然不是特别能接受,有些许别扭,但心里多多少少是高兴的。

    安心如忍不住想要打电话和顾城分享这份好心情,可一想这么点小事还特意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顾城,怕会影响耽误顾城的工作,便忍下来。

    想着下班以后,早点回家给顾城做一顿饭。一来,庆祝事情圆满落幕。二来,感谢顾城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

    打算完了以后,安心如便一心投入工作。

    这一天过得很快,安心如还没从同事们突然转好的态度中反应过来便结束了。

    下班后,安心如给同事们一一打招呼。

    “那我先走了,你们辛苦了。”

    “路上小心。”

    说罢,安心如走到公司楼下,正欲打车回家准备惊喜。

    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冷漠的不怀好意。

    “安心如!”

    安心如顺着声音转过头,来人真是公司副总经理,也就是之前与顾城在车内接吻的女人。

    安心如礼貌笑笑,虽然听出了对方的怒火,但介于女人是公司副总经理,怎么也是自己的上司,安心如也不好和对方掐起来。

    微微向女人倾了倾身子,回道。“副总经理好。”

    女人穿着一双鲜红色高跟鞋朝安心如走过来,高跟鞋的跟扣在地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咯噔咯噔……”

    安心如甚至从这一声声响中听出女人愤怒的情绪。

    “安心如,你还真是不要脸啊……”

    这话听多了,安心如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要脸了,所有人见面第一句总是“安心如你真不要脸!”,或则“安心如你个臭不要脸的女人!”,又或是“安心如,你还要脸吗?”

    安心如怔怔地看着女人,一双纤细的手不自觉摸上自己的脸颊,满眼疑惑。

    脱口而出的就是“我哪里不要脸了?”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安心如很久了。她虽然不觉得自己有着什么倾城之貌,但对自己的脸还算满意,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拿“你不要脸!”这句话来骂她。

    安心如是真心疑惑,但那句话听在对方耳朵里,却是实实在在的挑衅行为。

    女人顿时怒目而视,表情都开始扭曲狰狞。

    “你还有脸问?你扒着顾城哥不放,利用他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甚至恬不知耻地赖在他家不走!”

    “……”

    安心如心里喊冤,她明明是被顾城强迫住进他家的,什么时候成自己赖在他家不走了。

    “顾城哥见你可伶,收留了你,你还得寸进尺,让顾城哥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怎么还要我一一数出你这些不要脸的行为?”

    女人说得没错,顾城的确帮了自己许多,远远超出了之前的协议。

    “我很感谢顾总对我的帮助。”

    面对女人的指责,安心如无话可说,她自己也深知自己欠了顾城许多。

    女人一听安心如竟然还没有打算认错,表示会马上离开顾城,顿时怒火焚烧,盯着安心如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

    “安心如,你不要得意,顾城哥不过是为了跟你玩玩,解一下工作之余的闷子。你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随时随地可以抛下的女人,一个床上工具而已。”

    安心如本来因为女人的一番话,有些烦闷。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对顾城的情感,究竟是苦难中的依靠,还是已经沉溺在顾城霸道中的温暖里。

    对于顾城,她更加不清楚这个迷一样的男人的心究竟是怎样的,是不是如女人所说的一样,把自己当玩具。

    可是,即便她不清楚这些,早已经被仇恨磨砺成一块精锐石头的安心如,对于女人毫不客气地指指点点,大为不爽。

    她和顾城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插嘴,何况是一个如此狂妄自大的女人。

    安心如冷笑一声,嘴角带笑看着女人。

    “我和顾城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语气霸道凌厉。

    女人一见安心如嚣张霸道的样子。听到安心如口口声声把自己说成是一个“外人”。眼里透着凶狠的光,嫉妒,羡慕,恨意胀红了她的双眼。

    “安心如,你竟然敢说我是一个外人,我告诉你,我认识顾城哥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

    的确,女人比安心如大了两岁,比顾城小一岁,顾家与她家是世交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坐上顾城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个位置的一大原因。

    安心如嗤笑一声,嘲讽道。“也是,毕竟你已经老了,顾城不喜欢你也在常理之中。”

    女人最恨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自己老,特别是在这个拼年级的时代,年龄大更是一大硬伤。

    可偏偏安心如就看中了这一点,故意用年龄来刺激女人。

    女人一时语塞,原本愤怒通红的脸一下车变得苍白失色,浑身气得发抖,却又无力反驳,只能凶狠地看着安心如得意的比自己年轻少于的脸蛋。

    憋了许久,只咬牙切齿说出一句。“安心如,你走着瞧,我不会放过你的。”

    “……”

    安心如一脸无所谓,等着女人走了以后。脸上的表情才开始变得沉重落寞。

    自己现在和顾城究竟算什么?一张契约拴定的关系究竟还能支撑多久?顾城是真的只把自己当宠物,当床上工具吗?

    许许多多的疑问充斥着安心如的大脑,却又怎么都解答不了。

    安心如回到家后,也无心做饭。

    呆呆地坐在客厅上,看着电视上循环播放的狗血韩剧。

    安心如悠悠地感叹了一句“我的人生好像更加狗血。”

    这样一想,安心如原本沉闷的心情又被自己浓墨重彩地划了一刀,心里的烦闷快要冲顶。

    顾城回来以后,便看见安心如呆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

    把西装外套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迈着一双笔直的大长腿,解开衬衫最上的两颗衣扣,微微露出性感的一字肩。

    安心如瞥了一眼顾城,又兴致缺缺地把视线转移到狗血的电视节目上。

    顾城眉头微蹙,面露不满,冷冷开口命令道。“把表情给我摆好了。”

    安心如一听,顾城竟然连自己的表情都要管管,一点自由都不给自己。顿时觉得可能真的如女人所说,自己不过是顾城的一个玩具。

    心里一时之间升起一股怒火,干脆不理顾城,表情更加怨恨不满地盯着电视剧出车祸的男主角。

    顾城脸一黑,狠力扳过安心如的脸,眼神阴鸷,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蹬鼻子上脸不是你一个情妇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