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小姑子的出轨的视频新闻,以及报纸,甚至各大网站都开始疯传。

    这一次闹得整个萧市沸沸扬扬,所有网民都开始疯狂转载新闻,一时之间谩骂声不止。

    这次之所以炒得这么厉害有许多原因。

    最主要的事出轨男主角是民营企业的老总,因为身份特殊,侧面反应了某些政府人士贪污*。

    第二,顾城为了给自己女人报仇,特意花重金让报社已经各大网站把新闻热度炒上去。

    其次,小姑子可是出轨戏中的“老戏骨”了,距离上次事件不久,又死性不改,自取灭亡。

    小姑子这一次的名声是彻底搞臭了。安心如上一次电视台的事件和小姑子这一次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新闻爆出来以后,小姑子姘头被撤职。小姑子每次出门,连去吃饭时,餐厅服务员一见小姑子过来就关上门,不接待。

    走在街上甚至有一些激进的市民朝她扔鸡蛋,大骂小姑子丢女人的脸。

    小姑子再也不敢出去,在出租房里窝了好几天。因为这个金主是刚傍上的,加上之前为钓到这个金主,小姑子还花了一笔钱调查准备。现在,还没来得及敲诈哄骗上任何钱财。在家里沉寂了许久,小姑子口袋已经空空如也,再也没钱供她花费了。

    按耐不住了,小姑子又开始打扮地花枝招展地走出去,特意到一些高消费场所出入,想要引起有钱人的注意,再次找到一个钱袋。

    可是,在萧市这样一个地方,小姑子的出轨事件已经是人尽皆知,谁还愿意找这样一个只会给自己丢脸的女人做小三,做情妇。

    带出去,估计想低调都低调不了,压根瞒不住家里人,路人一旦认出来,把视频照片往网上一传,家里的老婆估计立马就会带人赶过来。

    谁还愿意呢?

    小姑子即使再怎么想给人当小三都没人愿意要了,带她出去不就是昭告萧市的人,自己找了小三吗?

    小姑子在萧市各个场所转了许久,都没有人再愿意找自己了。加上,出入这些高消费的场所也花了不少钱,全都是小姑子透支信用卡。到目前为止,已经透支了十万块了。

    小姑子已经走到了绝境,可是过惯了那些有钱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让她再出去找工作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她已经完全没了那样的意识和想法。

    逼不得已,小姑子找到了除了做人小三以外,另一个可以不劳而获的工作。

    坐台小姐。

    因为小姑子名头已经烂得很彻底了,许多高级一点的娱乐场所都不愿意招小姑子。小姑子只好沦落到那种比较中低端的娱乐场所里。

    没想到小姑子在这些地方都很吃香,一天能接好几个单。许多人都是冲着小姑子的小三名头去的。

    因为小姑子之前都是做那些有钱人的小三,这些人为了尝试一下有钱人的口味,特意找到小姑子。

    小姑子每天接好几个人,赚了不少,每天又过得喜滋滋的。

    可是好景不长,小姑子因为关系太混乱,接过的客人太多。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不得已跑去医院,一查才知道自己患上了艾滋病。

    小姑子犹如晴天霹雳,无法接受检查结果。又不敢告诉别人,每天提心吊胆地继续接客。

    这天,小姑子坐在酒吧台上,等着客人上门。

    没想到一群男人气势冲冲地朝小姑子走过去,带头的男人是之前小姑子接过的客人。

    小姑子看着这仗势吓了一跳,一脸惊慌失措地看着来人。

    男人走过来,就把小姑子一巴掌扇到在地上,嘴角溢血。

    男人还不解气,冲过去又狠狠地踹了几脚,毫不留情。嘴里大骂道。

    “你个贱人,竟然把病传给老子,想害死老子是不是?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小姑子被吓得不敢动,任由男人打骂自己,浑身颤抖不已,躺在地上嘤嘤嘤地哭起来。

    酒吧老板见状,立马走过来,问道。

    “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是这家店的老板。”

    一番交涉后,老板了解了大概状况,瞥了一眼地上的小姑子,露出阴冷的表情。

    因为担心事情被闹大,把小姑子有病的事传出去砸了店里的招牌,威逼利诱地把男人赶出店。

    小姑子原以为得救了,站起来,朝老板连连鞠躬,表示感谢。

    “谢谢老板,谢谢……。”

    因为心有余悸,小姑子说话的声音还是颤抖的。

    老板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小姑子,表情狠戾残暴,对着一群打手吩咐道。

    “拖出去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事。”

    老板生气小姑子有病还继续接人,不说出来,害得他差点损失了一大笔,砸了店的招牌。

    小姑子被几个魁梧大汉拖出去后,打了个半死,扔在门口。

    最后还朝小姑子啐了几声,让她滚。

    小姑子带着一身伤,拖着狼狈不堪的身体,慢慢地走回家。

    路上,不曾想想又碰到那个店里打她的男人,小姑子还没来得及躲,就被盯上了。

    几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直直地朝小姑子走过来。

    “贱人又是你,这下看看还有谁能救你。”

    说罢,几个大汉冲过来,一把抓住小姑子。考虑到街上人多,怕有人多事报警,几个人把小姑子绑住带到郊外。

    “贱人,今天我就弄死你,你个骚-货。”

    小姑子整个人都吓尿了,嘴里的布一被扯掉,就连声求饶道。

    “大哥,不要,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的。”

    “哼,我现在只想报仇,你把病传给我就该知道你会有这样一天。”

    小姑子一听这话,瞳孔放大,嘴张开,眼里透着死寂的灰,心里默哀,完了,什么都完了。

    男人完全不为所动,眼神示意另外几个醉汉开始动手。

    七手八脚地便把小姑子全部扒光,几个男人开始在小姑子身上上下动手。因为考虑到小姑子有病,不敢真刀真枪地上。

    但就算这样,小姑子还是被折磨得很惨。

    最后,男人拿出一把刀,在郊外的月光下,刀身泛着寒光。

    男人笑得阴森森的,靠近小姑子,刀在小姑子脸上拍了拍,阴笑道。

    “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小姑子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像条死鱼一样,目光一片死寂漆黑,生无可恋。

    看着刀身上的寒光,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浑身止不住地开始颤抖,嘴唇微微开启,却又什么都发不出来。

    男人阴笑了几声,就拿着刀狠狠地在小姑子脸上划了五六刀,血马上溢出来。

    脸上的顿痛感立马刺激了已经麻木了的小姑子,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这个初秋的夜。

    小姑子真正地变成了一无所有,脸没了,身体也坏了,什么都没有了。

    绝望的小姑子捧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回了家。

    见客厅里的程旭,立马走过去委屈道。

    “哥,你帮帮我,怎么办?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程旭本来就因为破产事情还一直意志消沉,整人无所事事,每天喝酒过日子,脾气也变得格外阴沉暴躁。

    今天,也无一例外喝醉了,看着衣裳不整,脸上血肉模糊的妹妹,不仅没有一丝心疼,更甚至怒骂道。

    “你给我滚出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刘慧玲在一旁看着,想上前劝说,但又怕惹程旭更加生气,硬生生看着自己女儿拖着狼狈不堪的身体离开了家。

    在她心里毕竟儿子更重要。

    小姑子哭得一脸绝望,泪水流在伤口上,更是刺痛难耐。

    迫不得已,小姑子去医院包扎好伤口以后,过了就好,小姑子真的已经身无分文,连一口水都买不起。

    最后,无奈,小姑子找到安心如,求安心如帮自己。

    安心如看到小姑子的模样以后,吓了一跳,没想到小姑子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段时间,安心如一直没收到陆健的消息,不清楚小姑子的现状。好几次,安心如打典故给陆健,都无人接听。

    安心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一直找不到机会和陆健见面,询问一下。

    小姑子突然以这幅可怕的面貌出现,安心如着实吓了一跳,心里闪过一丝同情,但还是很快就被仇恨所掩盖。

    “你这个样子还真是……,啧啧……”

    安心如冷笑几声,上下打量了小姑子一番。

    “帮帮我,求你了。”

    小姑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整个人卑微狼狈到骨子里去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你今天这个下场是你自作自受的,我只能送你两个字,活该。”安心如嘲笑道。

    “求求你了,帮帮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求求你了……”

    最终,安心如还是答应帮小姑子,给小姑子找了一个小餐馆,让她在里面洗碗。

    不过,就小姑子现在这幅模样,是真的很难找工作,能有这样一个洗碗的活干都不错了。

    小姑子刚开始还有些排斥,想要拒绝。

    安心如看出了小姑子的心思,直言道。“我不会再帮你的了。”

    安心如帮小姑子找这个工作,都觉得自己有些违背初衷,她只是为了报仇,现在却在帮助仇人。

    安心如在心里一遍遍警告自己不能心软,不能手软,这都是她们欠自己的。

    小姑子无奈,只好老老实实地在里面洗碗。

    可就算这样,小姑子还是被人容不下。怪不得别人,她之前做的事,大家都一清二楚,对待小姑子哪里会客气。

    店里的老板常常克扣小姑子工钱,日常辱骂她,店里的员工更是每天挤兑她,叫她丑八怪。

    小姑子本来就对自己毁容这件事很在意,听着别人这样叫自己,心里难过悲痛不已。

    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家已经回不去了,自己也没了和别人争斗的资本。现在,就连和别人对视都不敢。活得卑微不堪,整个缩在厨房的小角落里洗碗。

    所以说,任何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