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你把盐给我一下。”

    安心如强忍着笑意,让顾城帮忙。顾城在一堆调料里看了许久,最后选定一个盒子递给安心如。

    安心如一打开,很好,顾城把鸡精递给自己了。

    安心如这一次是再也忍不住了,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一向高高在上的顾总裁还有这种窘迫丢人的时候。

    “哈哈……”

    安心如笑得不能自已,连腰身都笑弯下去了。

    顾城锋利的眼光扫了安心如一眼,干脆转身走出厨房。

    安心如见状,连忙收住嘴,不敢再嘲笑已经黑脸了的顾城。

    做好最后一道菜的时候,两人入座准备开动。

    期间安心如还不怕死地时不时瞄一眼对面的顾城,强忍笑意。

    因为憋笑的原因,一张脸又变得通红。

    顾城感受到安心如的笑意,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高估自己了,而觉得尴尬丢脸。

    黑着一张脸,夹了一块红烧肉直接伸到安心如眼前,示意她闭嘴。

    安心如愣了愣,但又不敢不吃,只好伸过脑袋去,张嘴不情愿地接下那块红烧肉。

    顾城看着安心如一脸不情愿,又乖巧接下那片红烧肉的样子,意外的很可爱。

    顾城像是发现新玩具的熊孩子一样,开始一个劲地夹菜给安心如。

    安心如完全不用动手,就能吃到每一碟里的菜,可内心用总有一种被顾城当宠物狗了的感觉,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情愿。

    而顾城为了享受这种喂养自己宠物的感觉,也乐此不疲。

    顾城从开始喂安心如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一口饭菜。安心如为了报复,躲过顾城的银筷,夹起一块日本豆腐,直接递到顾城眼前。

    “这个给你……”

    “……”

    顾城面目表情地咬住,吃进去。

    表面上冷淡甚至隐隐有些嫌弃,但内心却是愉悦的。

    就这样两人全程为对方夹菜,然后递给对方。彼此一脸嫌弃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菜,眉宇间却是少见的温柔幸福。

    没过多久,关于安心如出轨门风波的舆论热度总算降下去了,安心如也彻底从同事和世人们的口中解脱出来。

    一边忙碌一边和顾城过着安稳幸福的生活,是安心如从未享受过的温暖,填补了那颗被折磨伤害得七零八碎的心。

    这段时间除了刘慧玲一直时不时纠缠骚扰一下自己以外,什么动静,机会都没有。

    安心如真心佩服刘慧玲这纠缠人的毅力,隔几天就逮着安心如臭骂一顿。

    安心如刚开始还特别生气,到后来渐渐习惯了,也不动怒了。只是,这样没完没了的,还是容易让人觉得烦躁。

    两个月后,陆健告诉安心如,小姑子那边有动静了。

    许久没听到小姑子的消息,安心如还不相信地怔住了。反应过来以后,又赶忙和陆健联系见面。

    安心如立马约了陆健下班的时候见一面。

    “安小姐,小姑子那边最近好像又傍上了一个大款。”

    陆健这两个月受安心如之托,一直在观察小姑子的动向。一有动静就会立马告知安心如。

    “大款?对方是什么人?”

    安心如没想到,这才过了两个月,小姑子就又开始不老实,还敢出去当人小三了,看来是上次的教训还没起到作用。

    才两个月,又跑出来兴风作浪了。

    “这次这个不仅有家室而且年纪年级也很大。”

    说罢,陆健递给安心如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看上去怎么也有五六十了,又老又丑。

    安心如怎么也没想到小姑子为了钱,还能这样委屈自己,口味这么重。

    安心如很好奇小姑子是怎么认识了一个又老又有钱的大款。

    “她怎么傍上这个人的。”

    “假装一个女大学生,通过一些手段调查到现在这个金主的资料,故意设下陷阱勾-引成功的。”

    这心思要是用在工作上,恐怕也不会沦落到之前被人脱光扔街上的下场。

    安心如冷笑几声,得到这个消息安心如别提有多高兴了。现在面对刘慧玲的胡搅蛮缠正无奈呢,小姑子就搞出这样的事情,给了安心如一个很好的机会。

    安心如笑了笑,告诉陆健。

    “好的,谢谢你陆健。接下来还得麻烦你帮我继续盯着她,有情况随时打电话给我。”

    “好的。”

    陆健走后,安心如还坐在那,没打算走。

    小姑子上次赔偿得到的钱,很快就给她败光了。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突然落魄肯定接受不了前两个月那么狼狈穷酸的生活。

    安心如在心里狠狠地想到,——这一次一定要婆婆和小姑子得到终身难忘的教训。

    安心如打算晚上回去便和顾城商量,问问顾城的意见,顺便让顾城帮自己调查一下。

    “我回来了。”

    安心如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了一回家就先说一声。就像是为了让一直低头看资料的顾城,抬头看到自己,知道自己回来了。

    顾城抬头看一眼安心如,表情虽然淡淡然,但在一起久了安心如知道那是顾城表示愉悦的神情。

    自从被安心如拆穿饭菜是酒店大厨做的,顾城便再也没有找过那个大厨。

    基本等着安心如回来做饭,要不就是一起去周边饭店吃。

    安心如走过去,绕到顾城身后,搂住顾城的脖子,轻声问道。

    “吃了吗?”

    顾城似乎很享受安心如对自己这样亲昵的动作。

    他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

    “那等会出去吃吧。”

    安心如建议道。

    顾城转头见安心如笑得一脸狡猾,知道她有事要找自己帮忙了,等着安心如说下文。

    安心如松开顾城,绕到顾城一旁坐下,说道。

    “我今天和陆健见了一面,聊了聊小姑子最近的事。”

    顾城从资料上抬头看了安心如一眼,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但心里有些不满,决定以后要让安心如少和自己助理见面,减少两人相处的机会。

    安心如不知道顾城的心思,收到顾城的示意,又接着说道。

    “她现在又找了一个新姘头,年纪年级很大,家里很有钱。为了傍上这个大款,她还费了不少心思。”

    ——“嗯。”

    “我想让你帮我查查小姑子现在这个姘头的一些资料,以及她们俩两经常约会见面的地点。”

    安心如一说到这,就恨得牙痒痒。这一次,她要把之前的所有,连本带利向小姑子和刘慧玲讨回来。

    她之所以要让顾城帮忙自己查找两人约会的地点,就是为了来个守株待兔。

    安心如已经想好了所有的计划对策,只要拿到资料地点,安心如就能立行动,杀他们知道措手不及。

    顾城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安心如。

    他清楚安心如下一步要做什么,也知道安心如这份仇恨已经折磨了她许久。

    两人一起睡觉的时候,安心如经常会做噩梦,在梦里呢喃叫着“爸爸”,有时候甚至会从梦中惊醒,浑身是汗。然后一夜无眠,脑子里全是报仇的事,眼神空洞无光。

    顾城想到这些,看着眼前为了报仇而兴奋激动的女人,心里只有心疼。

    “好。”

    顾城答应得很爽快,很简洁。

    但仅仅是这一个字,就给了安心如莫大的勇气和力量。

    安心如本来因仇恨而有些扭曲的五官,在听到顾城低沉有力的声音时。才回到原来精致貌美的模样,笑魇如花地看着顾城。

    “谢谢你。”

    这是真心的,除了这句话安心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顾城这份恩情。

    晚上,安心如回到房间以后,打了一个电话给安妈妈。

    安心如找你送安妈妈离开后,一个礼拜至少两通电话,大多都是询问一些生活上遇到的事。

    安心如为了不让安妈妈担心,也从来不说实话,都是在撒谎。

    今天,安心如很高兴,忍不住要给安妈妈打电话。虽然不能告诉安妈妈这件事,但这份心情安心如无论如何都想要和安妈妈分享。

    挂掉电话后,安心如还是兴奋得睡不着,又跑去骚扰顾城。

    顾城这个点正在书房审阅文件,听到安心如敲门。

    “进。”

    安心如推门而入,手上拿着一杯热牛奶,放在顾城电脑桌旁。

    “趁热喝。”

    说罢,便坐在顾城书房里的沙发上,东看看西转转。

    顾城看着那杯热牛奶,又瞥了一眼到处打量的安心如。

    “……”

    安心如转了一圈回来以后,看见牛奶还在桌子上没动过,问道。

    “你怎么不喝?”

    顾城工作的时候,都只喝咖啡,而且只喝蓝山咖啡,安心如突然泡了一杯牛奶给自己。顾城没扔出去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会喝。

    安心如看出顾城的嫌弃,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解释道。

    “晚上喝牛奶有助于睡眠,你不要总是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顾城铁着一张脸,目光沉沉地盯着安心如的脸。

    “你给我去睡觉。”

    “不行,我睡不着,我今天晚上好像有些太兴奋了。”

    安心如也觉得自己兴奋得过头了。,又不是中了几百万。

    可,对于安心如来说,报仇这件事,不是钱的数量可以衡量的。

    安心如拒绝的话音刚落,顾城表情变得更加黑沉,安心如有些害怕,悻悻地走出去。

    安心如走后,顾城看着桌上的牛奶,一脸嫌弃。最后,还是喝掉了,留在那的只有一个空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