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安心如没能像往常一样早起去公司。因为昨晚真的被顾城折腾累了,今天一早醒来的以后已经七点十分了,顾城已经起床去运动了。

    安心如心里有些愤然,这就是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差距。

    安心如匆匆忙忙赶着收拾,连早餐都没来得急吃就直接下楼打车去了公司。

    路上还忍不住在心里付腹诽道着——顾城的体力是真心好。

    安心如有些担心以后顾城再这样折腾下去的话,自己一定会受不住。

    一想到这安心如就一阵胆寒,不敢继续想下去。

    安心如甩甩脑海里不健康的思想和担心,直视着前方的道路。

    却在后视镜里和出租车司机的目光相撞。师傅一脸嫌弃鄙夷地看着安心如,表情非常不友善。

    安心如觉得有些害怕,汗毛竖起,急忙移开视线。

    心里疑惑自己是不是哪里惹到这位司机。可是自己压根不认识这位司机,更不可能和司机有什么恩仇怨恨啊。

    一路上,安心如都提心吊胆的,忐忑不安得坐在后座。手机上已经按出了顾城的号码,准备一旦遇到危险立马播出去。

    忐忑了一路,安心如安全到了公司门口。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付钱的时候,司机依旧目光不善地盯着自己。

    安心如一头雾水,不明状况地看下疾驰而去的出租车特有的绿色车身。

    思索无果,安心如装着一脑袋疑问,进了公司大门。

    可是,从进公司大门开始,身后总有人指指点点,周围的人,但凡有人看见自己就开始指指点点,小小声嘀咕个不停。

    安心如明显感觉到这一次的流言蜚语比上一次要来得凶猛残暴。

    安心如一边承受着同事的冷嘲热讽,一边又想着要去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刘慧玲从公司大门口离开以后,公司里的流言蜚语也逐渐减下去。

    可,今天又同事们又突然对着她各种指指点点,期间还有一些情绪激昂一下的同事,放肆怒骂安心如。

    安心如还不清楚事情是什么原因,也不好顶嘴回去,只能忍受。

    骂的话不过还是之前翻来覆去的那几句,安心如都听觉疲劳了。

    听到对方的话,安心如又跑到公司走廊的落地窗看了看,也没在楼下看见刘慧玲。

    安心如越发觉得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又变成了众人怒骂的对象?

    走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进办公室就所有同事全部抬头望向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领导视察,安心如走到自己位置上,装作无所谓地坐下。

    过了好一会儿,见同事们都又把目光重新投回到工作上。安心如才轻轻把椅子移到旁边的同事身边,小小声声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奇奇怪怪地看着我?”

    这位同事就是之前安心如刚来的时候,唯一和安心如打过招呼的一个小女生,也是安心如在这个公司里最要好的同事。

    她偷偷把头侧側到安心如耳边,震惊地问道。

    “你不知道吗?”

    安心如如实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清楚。

    “好吧,今天早上有一段视频在我们公司网上都传播开了。是一个老人上电视台告自己媳妇不孝,虐待老人。不守妇道,勾结情人害自己老公倾家荡产。”

    安心如听到这已经猜到是谁了,脸色倏地变得阴沉难看。

    “那个老人说她是你婆婆,还爆出了你在这个公司上班。”

    同事继续说道,还把视频翻出来指了指给安心如看。

    “就是这个。”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安心如对视频没什么兴趣,但总算知道怎么回事。

    又是刘慧玲在背后搞鬼,这次竟然直接闹到电视台去了。

    安心如是越发佩服她这前婆婆,为了达到目的,真真是不择手段。

    顶着一早上来自各个同事的眼神鄙视和厌恶,安心如总算是熬到了下班。

    中午,因为这段时间顾城也非常忙,所以安心如都是自己去公司食堂吃饭。

    安心如过去的时候,食堂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为了避开同事们的眼光,安心如特意挑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

    可就算这样,也挡不住,躲不了。世人门那张八卦的嘴,人言可畏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安心如身后还有好几个同事,她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身后的几个女同事小小声声在议论自己。

    “这女人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

    “谁知道呢,听说她还出轨,勾结情人,害自己老公破产。”

    “这种事也做得出来,真下贱。”

    “我要是她婆婆,我就直接掐死她算了。”

    “不过,她情人到底是谁啊?好想知道,她这么漂亮,情人应该也很帅吧。”

    其中一个女同事一脸艳羡地说道。

    “你脑回路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那个该女同事一致遭受到其它几位的嫌弃和嘲笑。

    几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一大堆。全是在骂安心如婊-子心,白莲花,不要脸。

    安心如听得一清二楚,可现在真的是白口莫辩。安心如要是此时跳出去和人解释,估计也没人听,只会越描越黑。

    安心如苦笑一声,只觉得心里有些淡淡的苦味。看着操餐盘里的饭菜,本来因为没吃早饭而饥肠辘辘的肚子,现在也全然没了胃口。

    安心如放下筷子,将餐盘收回去,便离开了食堂。

    再回到公司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在用餐,公司里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还在加班。

    安心如一脸愁苦地走到电梯前,打算回自己办公室,可是总觉得心里难受压抑得有些烦闷。

    进到电梯里时,安心如纠结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上了顶楼的电梯楼层。

    安心如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跑来找顾城。

    而且,这个点估计顾城也不在办公室吧,但还是不死心地想要赌一把,看看顾城在不在。

    这一层楼更加安静,本来就有只有顾城和陆健两人的办公室,现在又是下班时间,没人过来,就愈发见不着人影。

    安心如突然觉得,自己要是能在这工作就好了。可以免掉那么多闲人闲语,躲掉那些风言风语,让耳根清净。

    安心如走到顾城办公室,站在门口,顺着门缝偷偷往里面看。

    顾城办公室特别大,办公室隔间有厨房,浴室,卧室。这些都是为了方便顾城有时候要加班,需要住在办公司,特意设计的。

    顾城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安心如轻轻贴近门,小脑袋一直想要朝里看顾城到底在不在。不小心推了一下门,门便缓缓地朝里打开。

    安心如赶紧躲到一旁,生怕被顾城看见自己现在这幅猥琐的样子。过了许久,也没听到办公室里有任何声音。

    安心如才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看了一眼,发现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原来不在啊。”

    安心如似失落又似庆幸。

    因为顾城不在而失落,也因顾城不在而庆幸,庆幸他没看见自己这幅狼狈猥琐的样子。

    安心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好想只是想要远远地看一眼顾城。

    心里的某一块彻底塌陷了,安心如甚至能清晰听到声音。

    她何时变得这样离不开顾城了?什么时候变得遇到困难就想待在顾城身边?

    顾城就像一颗大树一样,累了困了,安心如只要靠在这里好像就能安稳一世。

    见办公室里没人,安心如便走进来。转了一圈,看着顾城平时办公的桌椅,想着顾城大概又是面无表情坐在那,冷冰冰地看资料,审阅合同,然后龙飞色舞地在空白一栏签上自己的名字。

    安心如一直发呆望着顾城经常坐的位置,想着顾城那张脸,嘴角止不住向上微翘起来。

    安心如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又推开了隔间的门,里面还别有洞天。

    安心如把每一扇门都推开来看了一眼。先是厨房,后是浴室,还有一个小小的健身房。推到最后一扇门的时候,安心如止不住感叹顾城的办公室如此设备完善。

    里面是一张大床,看上去松软舒适。安心如累了一天了,一看到这样舒适诱人的场景,忍不住就要往里走。

    坐在床上好好感叹了一番,又贪心地想要躺一躺,想到顾城平时大概也是这样累了就躺在上面休息。

    忍不住也想要去模仿顾城。不模仿不要紧,一模仿就遭了。

    安心如躺上去那一刻,格外的舒服,伸展了一下四肢。安心如很快便被睡意袭击,不知不觉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顾城回来的时候,察觉到有人来过。便查看了办公室里的监控录像。

    才发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像个小偷一样,脚步轻轻地走进办公室里,又现在办公桌前,发了许久的呆。

    最后,进了办公室的隔间,就没有再出来过。

    顾城嘴角轻笑,露出一个风华绝代的笑容。

    顾城进了隔间,里面很安静,没有声音。顾城看了一圈后,便直接朝卧室那间走去。

    果然,一推开门,就看见安心如安静地躺在床上。顾城走过去,坐在床沿,看着安心如恬静美好的睡颜,不忍打扰。

    在安心如粉嫩的唇上轻啄了一下,嘴角浅笑安然,眉眼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安心如一觉醒以后,已经过了下午上班的时间。

    她急急忙忙赶出去要回自己办公室,一走出来,便见顾城已经在椅子上坐着了。

    安心如一脸窘迫,看着顾城,尴尬地开口解释道。

    “不小心睡着了,下次一定不会了。”

    顾城巴不得安心如天天过来,一听到安心如保证以后不来了,脸色微沉,说道。

    “没事,累了就过来休息休息啊。”

    安心如一震,还以为顾城会发火,没想到他竟然还会纵容自己以后常来。

    “呃……好,谢谢。”

    安心如道谢以后就急急忙忙地从楼梯下去,走了几个楼层才敢坐电梯。

    这样睡了觉,安心如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

    想到刘慧玲也没那么烦恼,反正那一家人的脾气性子安心如都摸清楚了。今天她们所做的一切,安心如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