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被这句话羞得脸更是通红,一张小脸火辣辣地烧着疼。

    娇羞恼怒地把头偏离顾城热乎乎的气息,两只手紧紧地抓住被子。一方面是因为太紧张了不由自主的下意识动作,一方面是因为害怕顾城下一秒就忽然靠近的双手。

    “顾城,你不要这样。”

    本是安心如挑起的火,顾城现在整个人都有些发热,体内血液沸腾。

    双手撑在绸缎被上,身体慢慢地靠近安心如。像是一团火在寻找另一块冰一样。

    “告诉我,这样是哪样?”

    顾城第一次这样丢下霸道冷漠总裁的身份,像个小学生一样,对着安心如不依不饶。

    这要是让其他认识顾城的人知道了,肯定会大跌眼镜。

    安心如身体一直往后退,她觉得顾城身上好像带火了一样,只要顾城一靠近,她的身体就会不直觉地往后躲。

    顾城干脆一把连着被单搂住安心如的后背,不让她在继续躲着自己。

    嘴上继续不放过安心如,追问道。

    “说,这样,是怎样?”

    安心如没想到顾城会这样不害臊,整个人都不淡定了,拿出一只手,抵在顾城想要靠近的身体。

    “今天,我不想。”

    安心如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快被自己给羞死了。

    “你不想可是我想。”

    顾城说这句话的时候,安心如眼睁睁地看着,顾城没有脸红心跳。倒是把安心如弄得更加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地拒绝道。

    “顾城,不行,今天我真的不行。”

    顾城见安心如迟迟不肯答应,也有些不悦,厉声道。

    “你可别忘了自己作为情妇的义务。”

    安心如眼看顾城又要发脾气了,大脑飞速运转,想要找一个完美不会被识破的借口骗过顾城。

    安心如急得满脸焦躁,最后脑子灵光一闪,连忙开口道。

    “我这几天例假来了,不方便。”

    安心如说完这句话,都想给自己找个坑埋了算了。可是,没办法,这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拖住顾城的理由,借口。

    顾城一听,脸色终于缓和。虽然这也算不上一个好消息,但比起安心如不愿意顾城也许更能接受这个理由。

    顾城神色淡淡,依旧一脸不悦。

    “……”

    安心如心虚地瞥了顾城好几眼,见顾城没有识破自己的小伎俩,心里偷偷放松一下,呼出一口气。

    谁知道,这里还没来得及几放松,顾城又开始动作了。

    顾城一把掀开被子,就要往被子里面钻。

    安心如一紧张——这又是要整什么幺蛾子?

    奇怪地转头看向顾城,用眼神提问——你这又是要做什么?

    顾城看了一眼安心如的表情,只给了安心如两个字,非常简洁有力。

    ——“睡觉。”

    安心如一惊,连忙阻止顾城的动作。

    顾城一见安心如既不愿意被自己碰,现在干脆连睡也不给睡在这里。眉毛一皱,露出不满的情绪。

    安心如一眼看到顾城皱在一起的眉毛,连忙顺毛安慰道。

    “我现在没穿衣服,能不能先让我穿上衣服再说。”

    安心如说得极其诚恳,态度极其好,生怕哪一个字又惹得眼前的祖宗不高兴了。

    顾城本来今天听说安心如来例假,心里就有些不高兴,欲求不满。

    现在安心如这么一点小福利都不愿意给顾城,顾城当然会更不高兴。

    “看都看过了,有什么好遮的,何况我现在没兴趣了。”

    顾城说得一脸嫌弃,一脸坦荡。

    整句话只有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完全就是顾城嘴硬。

    说罢,又要用手去掀被子,安心如却还是死死地拽住,不肯放手。

    顾城一恼,眼神凌厉地盯着安心如,像极了狱卒在审问犯人。

    安心如被顾城的眼神盯着心里有些发凉,一脸犹豫为难的想要再找一个借口,搪塞顾城。

    “可是……”

    可是了一半,安心如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对面顾城的脸已经黑得不像样子了,可怕阴戾。

    安心如马上老老实实地选择闭嘴,任由顾城动作。

    因为安心如只穿了一条内裤,要是顾城和自己睡在一起,肯定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撒谎骗了他。

    恐怕到那个时候更加难收场,可是顾城现在脸已经黑得想地狱里来的罗刹,要是再阻拦可能后果也差不多。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顾城不会发现。

    顾城掀开被子的时候,其实还没来得急完全掀开,只到一半就收回手了。

    刚才顾城掀被子的时候,安心如害怕暴光,又忍不住双手交叉堵住胸前的一片风光。

    顾城还是太低估了安心如对他的诱惑力。只要一见到安心如那雪白透明的肌-肤,顾城就会生出一种暴戾变态心理。

    想要在上面征战,留下自己的痕迹,把没一块皮肤都弄成暧昧的颜色,毁掉现在的纯白。

    顾城背过身去,声音低沉沙哑道。

    “把衣服穿上。”

    安心如一听到顾城突然又允许自己穿上衣服,疑惑不解。

    愣了一小会儿,立马裹上浴巾,去衣柜里拿出衣服,又跑到浴室换上仅有的睡衣。

    安心如回到床上,身体僵硬地躺在顾城身边。

    顾城一把搂住安心如,拥在自己怀里,头靠在顾城胸膛。感受到安心如的体温时,才满意舒服地准备入睡。

    安心如紧张的心一直没变,突然被顾城拥入怀里,听到顾城心脏沉闷有力地跳动。

    慢慢地听到顾城均匀的呼吸声,安心如本来就累了。心一安,很快便安然入睡。

    两人一夜好眠。

    接下来的一大段时间,安心如一直忙着顾城吩咐给她的案子。

    每天忙得团团转转,因为竞争对手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

    安心如知道,单凭自己一个人的能力神胜算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要是在不做准备,可能连竞争的必要都没有了,必输无疑。

    安心如虽然忙但是因为这些资料占据自己的大脑,安心如没有再分心,忘掉了,也不想去在意公司的冷言冷语,冷嘲热讽。

    而且,这几天并没有在楼下看到刘慧玲的身影,安心如不再像之前那样烦躁,变得细心耐心了许多。

    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另一个,只是当事人还没有察觉到。

    因为要忙许多事,安心如每天鬼道理就已经很晚了,顾城也每天都会比自己要早回。

    安心如这段时间,每天回到家里。顾城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的饭菜,等着安心如。

    每天回家看到这样一个场景——顾城等在客厅里,餐桌上摆着满满一大桌香喷喷的饭菜。

    这一切,经常会让安心如忘记自己是情妇的身份,忘记自己和顾城之间纯粹是靠交易连接在一起的。

    安心如已经好久没有享受到这种家的温暖。

    这天,安心如又像往常一样,忙到很晚才回家。

    一回到家,便看见顾城守着一大桌饭菜等着自己归家。

    安心如看着暖色灯光的客厅,空旷但不空落落的,反而让人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安心如累了一天,这样的场景特别能够至治愈她一天的疲劳。

    她站在门口,看着坐在沙发上查阅文件的男人,眼眶不自觉红了。

    顾城听到脚步声才抬头转向安心如,声音轻柔地说道。

    “回来了,吃饭吧。”

    安心如连忙守住眼泪,浅笑安然。

    “嗯。”

    顾城狐疑地看着安心如有些发红的眼眶,脸上表情变得有些冷淡。

    目光灼灼,仿佛在逼迫你——怎么了?

    如此霸道闷骚的关心,也就只有顾大总裁这样一人会这样了。

    安心如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偏头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饭菜。

    今天的菜又是不一样的,每天安心如回到家,餐桌上的饭菜就没有重样的。

    每天都换,而且色香味俱全,色泽搭配好看。

    安心如心里有些怀疑,就是顾城再怎么能干。也不可能每天上完班回来以,都能给自己做这样一大桌子的菜。而且,每天菜都不同样,各种各样的都有。

    安心如怀疑地看了一眼顾城,猜想这应该不是出自顾城的手,大概是某个酒店大厨的杰作。

    实际上,安心如猜对了。顾城专门雇了一位世界顶级厨师每天到家里做饭菜。每天在安心如回家前,都会提前打给电话给厨师,让他过来做饭菜。

    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两人还是其乐融融地吃完了一顿饭。饭后,安心如又去收拾碗筷,负责打扫。

    安心如觉得自己真的掉进了某个叫爱情的漩涡。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暖温柔,顾城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正在洗着碗,顾城也进了厨房,搂住安心如的腰,用坚硬的下巴蹭了蹭安心如的肩头。

    安心如被刺激的痒痒,连连想要躲开。

    却因为被顾城给控制住了,哪里都躲不过去,只好在挣扎中任由顾城动作。

    “今天晚上一起睡。”

    顾城要求道。

    安心如一惊,本想拒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收拾完以后,两人便回了顾城房间。

    顾城又是一顿狠命地折腾,安心如累得求饶。顾城已经饿了太久了,哪里愿意收手。

    半哄骗半蛮力地要了安心如好几次。

    做到最后,安心如累得全身都快要散架了。

    闭上眼睛睡着那一刻,安心如觉得自己对顾城的抵抗心理在不知不觉中被减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