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玲没想到安心如态度这么坚决,一时之间也有些犹豫了。

    两人沉默的那一会儿时间,刘慧玲又开始动其它心思。只好软的不行来硬的,她清楚安心如性子软,苦肉计可能比较有效。

    刘慧玲的确是清楚安心如性子软,但她不知道,如今站在她眼前的安心如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以任由她欺负的安心如。

    如今的安心如对于她们只有恨意,铁了心要让她们还债。

    刘慧玲低着头,安静了一会儿。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挂着泪水,淌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声音也放软了。

    “心如,我知道以前是我们家对不起你,以后我们会好好补偿你的。现在程旭投资失败了,赔得倾家荡产。你要是不帮我们,我们一家人都要饿死了。”

    安心如冷笑两声,看着刘慧玲拙劣的演技,全然不为所动。

    刘慧玲见安心如没有一丝反应,又故意把话说得更可伶。

    “心如啊,以前妈是有些做得不对的地方,我和你道歉。可是,你看在我们生活了三年的份上,多多少少有些感情,你就大人有大量帮帮程旭吧。”

    这是刘慧玲第一次把态度放得这么低,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哭着喊着求安心如帮忙。

    但是,这一切本来就是安心如精心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父亲报仇,那可能会答应刘慧玲。

    而且,就算今天刘慧玲跪在地上求她,她也不会心软。刘慧玲越卑微,安心如就越兴奋,看着现在刘慧玲的样子,安心如只想笑。

    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

    “你现在就是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答应的。”安心如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悠悠地答道。

    刘慧玲本来就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求安心如很跌份,心里已经不痛快了。只是,迫于无奈,必须要做,否则不好跟儿子交代。

    现在安心如这个样子,看来是绝对不会答应自己了。

    她只好使出杀手锏,可怜巴巴的表情立马收回去,换成平时那副凶狠阴厉的模样,连眼泪都收回去了。

    安心如实在佩服刘慧玲这变脸的速度,这不拿个吉尼斯纪录都都对不起中国人。

    刘慧玲朝安心如走了几步,恶狠狠地说道。“安心如,这可是你逼我的。我现在就去找你母亲,我倒要问问她怎么生出个你怎么铁石心肠的人来。”

    安心如早知道刘慧玲会怎么做,所以她一早早就把俺妈妈转移去小姑那边,就是为了防止刘慧玲用安妈妈来威胁她。

    不出所料,刘慧玲一见安心如死活不答应,就搬出安妈妈来威胁她。

    安心如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冷声说道。“你以为我还会怕你吗?你以为我的母亲那么容易就让你这种乡野村妇给欺负了吗?你这么想去你尽心地去,我不会拦着。”

    刘慧玲一听,气得火药桶都炸了,怒气冲冲就开始大声嘶吼。“安心如,这是你逼我的,到时候出事了,不要又怪我害死了你妈妈。”

    安心如懒得再理会刘慧玲的言辞威胁,无理取闹。冷笑一声,直接转身离开了。

    刘慧玲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牙齿咬得发出可怕的声音。

    她知道安心如现在的软肋就是安妈妈,只要逼迫安妈妈,不怕安心如不答应帮忙。

    于是乎,刘慧玲急急忙忙,直接打车去了安妈妈小区。找到安妈妈的房门,门铃也不按,直接用手大力地拍门。

    “开门,快点,给我开门。”她一边用力地捶打木门,一边大声的嚷嚷。

    回应她的是一片死寂,刘慧玲不死心继续拍打。“你给我把门打开,别畏畏缩缩的,我今天好好跟你讨论一个问题。”

    刘慧玲以为是安妈妈不敢脸她故意不开门,喊得越发大声。

    可是,门里面还是一片寂静。

    “啪啪啪……”

    刘慧玲接连不断地开始拍门,甚至还用脚踹的,门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没把安妈妈叫出来,倒是把隔壁邻居给吼出来了。

    “诶,老太太,别砸了,门都要被你砸坏了。”

    刘慧玲现在怒火中烧谁都不放在眼里,不满地吼回去。

    “关你什么屁事。”

    邻居一听,也是被呛得不行,连忙告诉刘慧玲。

    “她前几天就出远门了,她女儿送她走的。”

    说罢,把门用力一关,震慑刘慧玲的嚣张气焰。

    刘慧玲一愣,看着安妈妈家紧闭的大门,相信安妈妈是离开了。

    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安心如那么放心自己过来,原来早就有准备了,一切都是安心如准备好了的,就等着她跳坑。

    刘慧玲更加气得怒不可遏,又急冲冲走下楼,打算又跑去安心如公司,找安心如算账。她自己在心里想着,我就不信我到你公司去闹,你还能安心上班,还会不帮我。

    刘慧玲毕竟是个乡野村妇,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招式,想通过故技重施来逼迫安心如就范。

    这一次,安心如想到的不仅是把安妈妈转移。刚刚一听刘慧玲要去安妈妈小区,找安妈妈。

    知道刘慧玲要是扑了个空,肯定又会折回来,直接到自己公司闹。所以,安心如回公的时候,特意拿了一张刘慧玲的照片给保安看,叮嘱保安拦住刘慧玲,不要让她进公司一步。

    果然,刘慧玲一过来,想要直接冲到安心如公司,却被安心如事先交代的保安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呀?我要进去找人,你别拦着我。”

    说罢,就用那一双粗糙的双手去推保安。保安是经过训练的,加上个头又大,刘慧玲根本推不动。

    “你这个小伙子,你要是再拦着我,我就告你欺凌老人。”刘慧玲指着保安的鼻子,狠狠地威胁。

    “你不是本公司员工,我不能放你进去。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影响我的工作。”

    刘慧玲一见进不去公司里,保安态度也坚硬,知道自己今天事进不去公司里闹-事了。

    只好撒泼耍赖地坐在公司大门口,不肯离开。

    保安无奈,劝不动也作罢。

    谁知道,刘慧玲见进不去公司,干脆天天到公司门口坐着,时不时嚷嚷几句,骂安心如。“安心如,你这个臭-婊-子,你虐待老人,你不得好死。”

    当然,刘慧玲不会一天到晚都在那喊,她专挑人多的时候在那瞎吼吼。

    安心如全当做不知道,对此一直都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态度。

    刘慧玲往公司门口一坐就是一整天,每天都来。刚开始,公司里还没什么人在意,可是时间久了,公司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件事。

    每天听到刘慧玲骂安心如,渐渐地一个以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公司大楼恨不得都知道安心如的名字。

    安心如每天走在公司里,周边的同事都开始指指点点。

    “快看快看,这就是企划部的安心如。”

    “就是她虐待老人啊。”

    “是啊,别看长得漂亮,那可是毒蛇心肠啊。”

    “诶呦喂,这年头怎么还有这种人啊……”

    “要不要脸,那么老的老人都不放过我……”

    安心如每天都能听到这些声音,刚开始还不在意,知道留言越传越过分,安心如心里也开始有压力了。

    为了避免同事们的恶语中伤,安心如每天都是第一个赶来公司,最后一个离开公司。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能听到那些声音,走廊里,洗手间,茶水间……

    最近几天,安心如除了应付那些工作上的琐事,又得忙着抵御外面的流言蜚语,整个人忙得焦头烂额。

    安心如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的时候,顾城已经到家了。

    他这几天出差去了上海,加上忙到现在还没有见助理,助理还没有机会和顾城报告安心如的事。所以,他还不清楚安心如最近的事。

    现在看到安心如一脸疲惫地回家,而且早就已经过了下班时间。顾城皱了皱眉头,不满地问道。

    “你最近在忙什么?”

    安心如不想再让顾城操心自己的事,所以就打马哈哈过去。

    “没有忙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事。”

    顾城一听就知道安心如在撒谎,眼神凌厉地盯着安心如,冷冷开口道。“你一个企划部的员工有什么需要忙成这个样子,看来是能力还不够。”

    安心如一听知道顾城不高兴了,可是她自己现在也累得不行,也懒得再和顾城解释。

    顾城见安心如无动于衷,更为恼火,厉声道。“既然这样,为了帮你提升能力,你赶紧把我之前交给你的案子完成。”

    安心如一听彻底蒙了,她现在已经快要累趴了,每天光是公司里的同事,上司就已经在疯狂地压榨她的劳动力了。

    如今,一回到家里,还要遭受一个最大-boos的欺压剥削。

    于是,第二天,安心如又多了一个案子而且还是一块巨大的难啃的骨头。

    安心如压力更大,每天忙得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上一秒完美,下一秒就崩溃。

    这句话形容目前安心如最为合适,表面上伪装完美,一到了没人的角落,内心就开始崩溃。

    顾城到了公司以后才从陆健那了解到安心如的事,本来听完以后,很心疼,想要收回那个案子。

    可一想到安心如没有告诉自己,也报复似的没有收回。而且,一开始让安心如做这个案子就是为了培养安心如的“獠牙”。随即顾城吩咐了几句,让陆健把刘慧玲从公司门口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