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安心如去公司之前,特意给陆健打了一个电话。

    “喂,陆助理,今天麻烦你替我留意一下小姑子的动向,就按昨天说的做吧,找个机会,伺机而动。”

    安心如嘴角冷笑,心里狠狠地想到,

    今天,我就要把你欠我的全部拿回来。

    “好的,我明白了,安小姐。”

    挂掉电话以后,安心如又回到公司继续上班。

    而此时,小姑子正一手搂着姘头的手,一手提着lv最新款的包,前往酒店。

    一路上,小姑子想得花枝招展,全省贴在姘头身上,撒娇道,

    “亲爱的,最近班尼路又出新款了,人家想要。”

    姘头笑得一脸猥琐,手绕小姑子身后,时不时揉搓着小姑子的臀部。小姑子也全不在意,甚至享受的故意凑在姘头耳朵旁呼出热气,戏弄着姘头。

    姘头笑得更加猥琐,连忙答应道,

    “好好好,买。真是个小妖精。”

    说罢,把手又从小姑子衣服下摆伸入衣服里,来回磨蹭。

    两人全然不在意,在公共场合就开始*,做着下流的动作。

    姘头本来就是一个秃顶老男人,肥头大脑的,小姑子则一身艳俗装扮,画着浓妆。两人站在一起就很辣眼睛,还这么放肆下流,更是让人接受无能。

    有路人录下两人视频,传上微博,引来网友一片谩骂声。

    陆健派的手下,将所有一切转述给陆健。陆健立马打电话告知安心如。

    “陆助理,麻烦你现在放出消息,让他老婆过来现场捉奸。”

    安心如在茶水间里打完电话以后,又回到办公室里受气。

    安心如打算今晚回一趟婆婆刘慧玲家,虽然房子已经不是她的了,但是,她可以以收拾东西为由回去一趟,到时候定会有一场大戏看。

    接下来的工作,以及同事,上司的刁难安心如都笑着全盘接受。

    陆健把消息匿名发给小姑子姘头家里的母老虎,告诉她,她的丈夫正在凯利酒店1209房间里“偷吃”。

    母老虎气冲冲地带着一批人,就前往陆健说的酒店。

    母老虎还特意吩咐人要把捉奸的全程拍摄下来,到时候传到网上去,让狐狸精的真面目公之于众。

    母老虎吩咐完以后,就拿着在前台拿的房卡冲进去。

    一见床上已经浑身袒露的两人,怒不可遏,大声吼道,

    “贱人,你这个狐狸精,今天,我就撕掉你的臭皮,让大家看看你这妖精。”

    说罢,冲过去一把扯过小姑子,“啪啪”两个耳光。

    小姑子一见这阵仗,被吓得不轻。母老虎的两个巴掌才让她回过神来,连忙扯过被单遮住自己全裸的模样。

    母老虎用力一把扯过被单,暴呵道,

    “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这么骚给大家看看呐。”

    说完又是几个巴掌,拍得格外用力,小姑子被打蒙了,脸上红肿不堪,像个猪头。

    小姑子覆上自己的脸,恶狠狠地等着母老虎,嘶吼道

    “你再打我,我就弄死你。”

    说罢,不管不顾,直接松开扯住被单的一角,站起来,就要去扯母老虎的头发。

    母老虎身后的人也不是傻的,见状立马冲过来,拿脚踹的踹,用手拧的拧,扯头发的扯头发。

    小姑子毫无反抗的力气,只能一边拼命地躲,一边求饶,

    “嫂子,求你放过我,求你,我再也不会了。”

    “谁是你嫂子,你个不要脸的贱货,闭上你的骚嘴。”

    小姑子哭得脸上的妆全花了,头发乱糟糟,身上一块黑绿,一块青紫。

    见求母老虎没用,小姑子又向姘头求救,

    “救救我,好痛,快点救救我。”

    姘头早在自己老婆冲进来那一刻,就已经吓得魂都丢了,满脑袋的汗珠,嘴唇吓得发白,那还敢去包庇自己的情人。

    穿上衣服,老老实实在一旁等着自家老婆回家,然后接受惩罚。

    “小贱人,还敢求饶,我今天就给大家好好看看你这幅骚蹄子的样子。”

    说罢,朝一堆人说道。

    “把她给我扔到大街上,让大家好好认清认清这张脸。”

    一行人立马七手八脚把小姑子抬上,拖到马路上。

    小姑子见状,哭得更加厉害,

    “不要,不要,不要啊,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了。”

    没有人听小姑子的求饶,只是更加兴奋的要把小姑子扔到马路上。

    从酒店到楼下,过路人纷纷凑过来看热闹,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母老虎走到人群中间,大声喊道,

    “你们大家看看,就是这个狐狸精勾-引我老公,这就是个狐狸精,大家好好看看。”

    路纷纷指指点点,义愤填膺地附和道,

    “贱人!”

    “狐狸精!”

    “臭不要脸的!”

    小姑子把脸用手捂住,立马又被母老虎扯开手,让大家看个一清二楚。

    晚上,安心如和顾城说过以后,便赶到程旭家。

    安心如一推门进来,就叫小姑子坐在沙发上,呆若木鸡,神情恍惚。

    一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一看是安心如,立马跑过来,

    “嫂子,给我报仇。”

    安心如冷笑,平时都是贱人贱人的叫,今天倒是叫嫂子。

    “我已经不是你嫂子了,我和你哥离婚了。”

    安心如冷冷地说道。

    “我不管,你要给我报仇,我一定要让母老虎尝尝欺负我的下场。”

    小姑子不依不饶地,耍赖阴戾地吼道。

    “我帮不了你。”

    看着小姑子遭受的一切,安心如只觉得心里痛快,复仇的愉悦席卷全身。

    谁知道,小姑子一听安心如不肯帮自己,立马撒泼,指着安心如就破口大骂,

    “你个没良心的,刚和我哥离婚就这幅态度,贱人!”

    安心如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顾忌了,对待小姑子也已经不需要客气,大骂道,

    “这全是你自作自受,怪谁?活该!”

    小姑子一听,安心如不仅不帮自己报仇,还骂自己,顿时怒火中烧。

    “安心如,你再说一遍。”

    安心如看着小姑子跳脚的模样,心里越发愉悦,冷笑一声,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不就是为了钱财,去勾-引别人老公,现在被打不就是活该咯。自己不要脸,犯贱,怪谁?”

    安心如一像在自己面前装孙子,现在居然敢骂自己,心里更是大为恼火。

    冲上去就要朝安心如挥巴掌,安心如已经不需要在她们面前装软弱了。一把截住挥过来的巴掌,一把甩开,厉声道,

    “别跟我动手,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小姑子不信,刚被耍开的手,又抬起来想要挥过去。安心如捏住小姑子的手腕,另一只手抬起来,在小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狠狠地打过去。

    “啪”

    巴掌声在空旷的客厅更为响亮。

    婆婆刚刚听到声音,就从厨房冲出来,看到自家女人挥手打向安心如的时候,并没有出声,在一旁冷眼旁观。

    安心如突然打到小姑子的那一巴掌,让刘慧玲双眼一红,冲过去,就吼道,

    “安心如,你这个贱人,你再动我女儿一下,我弄死你。”

    刘慧玲恶狠狠地朝安心如吼道。

    小姑子一看打不过安心如,躲到刘慧玲身后,就开始哭诉,

    “妈妈,安心如动手打了我,我脸刚擦的药。”

    小姑子今天从街上回来的时候,脸因为母老虎那几巴掌,脸早就红肿不堪,火辣辣的疼痛。

    安心如刚才那一巴掌,拍得很用力,更是疼得小姑子倒吸一口凉气,浑身颤动,身上的伤也疼痛难忍。

    刘慧玲拉过女儿的手,看了女儿的那张猪头脸,又朝安心如吼道,

    “安心如,你好大的胆子,我今天打不死你。”

    说罢,举起右手,就要朝安心如冲过去。

    安心如站在原地,看着冲过来的刘慧玲,眼神狠戾残暴,眼里的寒意逼人,冷厉的视线恨不得剐掉刘慧玲身上的肉。

    那是恨一个人恨到极致的表现。

    刘慧玲走了几步,看着安心如的眼神,心里一颤,不敢相信那是属于人类的眼神。

    刘慧玲被安心如吓得退回到原地,脸色有些发白,害怕畏惧地看着安心如。

    有时候眼神真的可以充当武器威慑力甚至能够让敌人不站而退。

    安心如朝着小姑子,冷冷地说道,

    “奉劝你一句,最近最好不要出门,关于你的消息,网上可是很火热。”

    “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小姑子疑惑地问道。

    小姑子回到家以后就开始哭,一心想着要找人替自己报仇,完全没有上网。

    安心如不再理会,直接绕过两人,回到之前自己住的房间,收拾自己留在这里的所有衣物,东西。

    安心如走出房门时,那母女俩正爬在桌子上研究网上的消息。

    小姑子被打被骂,被扒光扔在街上的视频有几十个,每一条视频的下面,评论区全是骂她的声音,而且,言辞不堪入耳。

    甚至,有人很快翻出了小姑子的微博账号送上去,一时,小姑子微博爆满。

    有眼尖的网友,翻出一条视频,是小姑子和姘头在去酒吧路上的视频,就连两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姑子和刘慧玲越看视频,脸色越黑,到最后都成了猪肝色。

    安心如冷冷地看着两人,心里别提有多痛快,满意地提着行李箱回到顾城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