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知道安心如不会放弃,为了报仇估计已经做好牺牲伤害自己的准备。

    “这事不需要你多想,我会安排的。”

    安心如有些惊讶地看着顾城,没想到顾城真的愿意帮自己到这个份上。但是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影响顾城,顾城帮自己的已经够多了,她也不愿意再多欠顾城的。

    “这事还是自己做吧,不能再麻烦你了。这毕竟是我的事,而且你也知道这件事有多冒险。一旦失败,你可能会成为商业圈里的众矢之的,公司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吧。”

    安心如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但商业界里的游戏规则,勾心斗角,以及各种暗潮汹涌。安心如都知道,所以她清楚这件事一旦失败的后果。

    这项投资项目,通过操控国际石油来集结资金,说明后背的集团势力非常强大。顾城倘若插手了这件事,那么一旦举报暴露,顾城公司可能会收到积压排斥,打压甚至拒绝与顾城公司合作。

    想到这个后果,安心如怎么也不愿意让顾城插手这件事。

    可顾城不这么想,皱了皱眉,看着安心如,不悦道,“我只是履行我们的交易,现在你的床上功夫也验证了,虽然很差劲,我也勉强算你合格。”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脸上好不容易减下来的热度,顿时蹭蹭地往上涨,恼怒地瞪了顾城一眼,随即低下头不敢再看顾城,生怕自己的脸给自己丢人。心里忍不住斥骂道,“顾城,你还真是个衣冠禽兽。”

    顾城轻轻扬眉,将安心如的小表情收入眼底,嘴角止不住微微上扬。

    吃过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安心如有些昏昏欲睡,顾城知道昨晚是自己折腾太久了,有些心疼。

    “你上去再睡会吧。”

    安心如睁开快要合上的眼睛,声音软软糯糯地说。“不用了,我待会还得去公司,我才上了半天班,就一直请假,太不像话了。”

    顾城看着安心如频频低下又抬起的头颅,嫌弃道,“就你现在这样去公司,只会更不像话。”

    安心如像头小倔驴,偏坚持要去上班,抗议道,“不,我去洗把脸就清醒了,打起精神来就好了。”

    说罢,用两只手掌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脸上顿时一片红痕。

    顾城急忙抓住安心如自虐的手,冷声凶道,“我说了让你别去公司。”

    安心如一怔,看着顾城威严的脸,心里有些发怵,老老实实停下手,不再拍打的脸。

    过了好一会儿,安心如还是觉得自己一个新人天天请假实在是过分了,犹豫不决地开口,

    “要不,我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顾城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来,安心如立马噤声,把脑袋缩回去。

    安心如看着顾城这架势,肯定是不愿让自己出门了,心里开始盘算。等会他走了,我再去公司,反正公司那么大,我一个小职员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碰见总裁呢。

    一想到这里,安心如也不再和顾城说要上班的事了,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顾城收拾东西准备上班,心里忍不住催促道,快走,快走,快走。

    顾城收拾好东西以后,其实也就是上楼去书房拿了几封文件。顾城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着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有改变。

    说的话却依旧冷冰,但又让人总觉得多了些不一样的情绪,声线性感,“我让你去楼上休息。”

    “不用了,我在这看会儿杂志。”

    安心如笑了笑,尽量把瞌睡虫藏起来,表现出一副自己已经不困了的样子。

    顾城见安心如不听话,脸色果然一沉,厉声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安心如一见顾城脸色变了,立马放下手里的杂志,拖着脚步上楼。

    安心如站在楼上窗户边,看着顾城驾车离去。

    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坏笑,嘴里忍不住哼哼两声,嘀咕道,你不让我去,我可以自己去。

    说罢,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换上公司制服。

    制服是陆健给自己的,因为第一天上班准备太仓促了,安心如就只穿了自己的西装制服,这也是为什么安心如在公司别人一眼就看出她是新人的原因。

    顾城公司制服上有属于他们公司的特殊标志,图案虽然很小,但非常精美,不浮夸不傻气。安心如换上衣服后,便出门前往公司。

    一路上安心如心里都有些骗过顾城的心里满足感,自豪感。直到到了公司门口,安心如看到公司楼层上标有大大的标志。安心如心里才有些慌乱,害怕被顾城发现自己。

    一想到要是顾城看看见自己没有听他的话,在家里睡觉,而是跑来公司上班,安心如就有些担心顾城会发怒。

    安心如轻轻呼出一口气,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几句,不会的,哪有那么倒霉,别自己吓自己了。

    说罢,拍了拍自己胸前,鼓起勇气,灰溜溜地进了公司。

    去到公司以后,不出安心如所料,果然找她麻烦的人更多了。她无端请假两天才重新出现,本来对她没什么意见的人也开始有了怨言。

    安心如也没办法,只能老实受着,一会儿跑到那,一会儿跑去这送资料。

    安心如刚回到自己座位上准备休息会儿,一个女同事走过来,递给她一份文件,鄙夷地看着疲惫不堪的安心如,假笑了几声,说道,“安心如,你把这份文件送去总裁办公室吧。”

    安心如一脸震惊,心里哀嚎——不会吧?

    安心如一脸为难地说道,“我这个职位的,总裁办公室应该不是我能进去的吧?”

    女人冷笑一声,嘲讽道,“谁让你去找总裁,你给陆助理就好了。”

    安心如悻悻的,还是害怕会碰见顾城,但是眼前这事也不能拒绝,要是拒绝了以后又要被说耍大牌,目中无人,不懂规矩。

    安心如只好无奈答应,但愿不会碰到顾城,只要交给陆健就好了。

    安心如硬着头皮答应,“好的。”

    女人把文件随意一扔扔在安心如桌子前,头一扭离开了。

    安心如拿着文件犹豫了很久,心里不断祈祷。

    又发了一个短信给陆健,想让陆健在电梯门口等自己,在电梯门口把文件交给陆健以后就离开。

    等了一会儿,陆健给安心如回复,答应在电梯门口等她。

    安心如咧嘴一笑,立马乘坐电梯上楼,去了顶楼。

    电梯门一打开,陆健果然现在那里等自己了,安心如笑了笑,走出去,刚把文件交给陆健。顾城办公室的门却打开了,顾城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面走。

    安心如一惊,瞳孔突变,放大,立马躲进电梯里,狂按电梯按钮。数字跳动以后,安心如才舒了一口气,心脏紧张到快要爆炸。

    顾城冷冷看着电梯门口的陆健,冷声道,

    “你在这里干什么?”

    “过来拿文件,老板要去哪?需要我开车吗?”

    陆健并没有说出安心如的名字,恭敬地回答顾城的问题。

    顾城狐疑看了陆健一眼,拒绝道,

    “不用了。”

    经过一天的各种胆战心惊,各种折磨挤兑,安心如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晚上,安心如刚做好晚饭后,顾城也刚回到家。

    饭桌上,顾城看着安心如,问道,

    “你今天干嘛了?”

    安心如一听,立马心虚地移开目光,弱弱地答道,

    “不就是睡觉咯。”

    顾城瞥了安心如一眼,没有再说话。

    安心如又接着说,

    “我今天和陆助理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了一下相关的情况。”

    其实是安心如下班后,看时间还有剩下,便找到陆健问了一下事情进展的状况。

    顾城低头吃着饭菜,漫不经心答了一句,

    “嗯?”

    “现在堂哥那边的犯罪证据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只要举报就能把程旭打回原形,给他致命的一击。”

    “嗯,我知道了,还有呢?”

    顾城懒懒地回答,听着安心如的话又问道。

    “小姑子那边,我之前特意让陆助理不要再阻挡小姑子的消息流出,甚至故意放出一些消息,现在估计事情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很快男方那边的老婆就会找到她。”

    安心如一脸严肃,眼里的怒火和愉悦感觉来回交替,心里的恨意来回翻搅安心如凌乱的情绪。

    顾城点点头,告诉安心如,

    “接下来你可以肆意行动,出了事我会出面的。”

    顾大总裁说这话的时候,说的格外轻松,好像她们要做的不是什么让人身败名裂的大事,不是分分钟就会引火烧身的冒险事,更像是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你决定就好。”

    安心如怔了怔,第一次觉得对面的男人好像是可以依靠的,自己好像也正在不知不觉地开始依靠顾城。

    安心如有些担心,程旭和失败的婚姻,让她对感情有了一丝丝畏惧,害怕会再次陷入这个漩涡里,弄得自己狼狈不堪。

    可是,看着顾城,安心如内心总有一些不安的情愫在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