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上的翻云覆雨,顾城也终于停下折磨安心如,抱着安心如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安心如很早就醒过来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顾城完美的睡颜,要是换做别人估计会笑得合不拢嘴,花痴顾城那张绝世盛颜。

    可安心如不是这种颜控,她回想起昨晚顾城的粗野蛮横,心里只觉得难过伤心。

    浑身的疼痛加上心里的委屈,让安心如的眼泪自己都跑出来了。

    顾城大概是太累了,睡得很沉,加上安心如哭得很压抑,仅仅只是流泪,并没有发出声音,所以顾城并没有醒来。

    安心如越来越不清楚自己选择做顾城的情妇来报仇,到底是不是对的,她觉得很多东西都在失控,让安心如在复仇的道路上忐忑不安,隐隐担心她与顾城关系。

    安心如想了很多,也想了许久,可就是毫无头绪。看着顾城沉睡的脸,眼神哀伤暗淡。

    安心如想得脑袋都疼了,最终还是放弃,顺其自然吧。

    安心如安慰完自己以后,便打算起床。

    才发现自己正待在顾城怀里,被顾城长长的手臂环绕住,安心如一动,顾城便立马醒过来。

    看着安心如愁眉苦脸,神情哀伤。那双勾人的眼睛也因为昨晚被折磨得太狠,哭肿了。

    顾城抱住安心如没有撒手,一手伸过去轻轻地替安心如抹掉垂挂在眼睑的泪珠,又把安心如抱得更紧。

    安心如因为还在生顾城的气,很抗拒顾城的亲近。有些赌气地挣扎开来,顾城拍了拍安心如的小翘臀,示意安心如安静下来。

    果然,顾城刚拍完,安心如立马就安静下来了,不敢再挣扎,轻举妄动。

    对于安心如的听话,顾城嘴角忍不住轻轻上扬,摸了摸安心如的头,柔声说道,“昨晚是我过分了,别哭了。”

    顾城难得的温柔,吓了安心如一跳。这是第一次顾城的话有了常人的温度,像是四月份的风,开始有了温度。

    一听顾城这样说,安心如本来抑制住了的眼泪,又像是开闸泄洪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安心如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全都用眼泪的方式倾泻出去,像个孩子一样开始嚎啕大哭。

    顾城看着安心如楚楚可怜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他把安心如轻轻地带入自己怀里,柔声再次道,“我对昨晚的事,表示很抱歉。”

    顾城的声音本来就低沉,加上又是刚睡醒,声音还有些嘶哑,听上去格外的性感魅惑。

    安心如不理会顾城的安慰,哭得很伤心人。顾城无奈,只好轻轻地排着安心如的后背,像是哄小孩子一样,专注体贴,温柔细腻。

    哭了许久,安心如终于停下来了。

    但还是赌气不肯理顾城,安心如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在顾城面前哭成那个样子,想想就后悔。

    她此时不理会顾城,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她还有些生气。但安心如觉得自己不应该只是有些生气,她心里有些道不明说不清地情愫缠绕着安心如浑浊的心。不知道如何面对顾城。

    另一个原因便是因为自己刚才在顾城面前鬼哭狼嚎,毫无形象,让她现在有些别扭。

    安心如转身开始寻找自己的衣物,别过头不看顾城。顾城看着安心如闹别扭,倔强的背影,心里却觉得有些甜蜜,嘴角的浅笑一直都在。

    安心如现在浑身赤-裸,又不想当着顾城的面穿衣服,只好无奈好气似地看着顾城,闷闷地开口说道,“你先出去。”

    “睡都睡过了,还有什么好遮掩的。”顾大总裁耍流氓地说道,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轻快。

    安心如被顾城的话臊得一个大红脸,恼怒地瞪了顾城一眼,无话反驳。

    顾城心情大好,看着安心如恼怒害羞的模样,越发开心,便依言先出了房门。

    安心如见顾城走了以后,才起身收拾自己。坐起来的时候,安心如才发现自己的腰都快散架了,酸痛无力。忍不住骂了顾城一句,“禽兽!”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安心如去浴室洗完澡以后才下楼。

    下楼以后,顾城刚运动完了,脸上的脖颈上挂满了汗珠,看着安心如,眉角没了寒意,轻笑一声,便去了浴室。

    安心如看着顾城高大精瘦的背影,心里忍不住腹诽道,精力真够好的。

    在心里吐槽完以后过了好一会后,安心如才反应过来,心里顿时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安心如,你忒不要脸了。

    餐桌上,安心如和顾城两人沉默地吃着早餐,只是一个闷闷不乐,一个心情愉悦。

    良久,顾城对着安心如说道,“既然你现在离婚了,那么也准备好反击你前夫了吧?”

    说出“前夫”的时候,顾城心里小小兴奋了一下。看着对面的女人,在心里轻声道:这个女人以后彻底是我的了。

    安心如依旧提不起什么精神来,闷闷不乐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也会履行我的交易职责,替你报复。”

    安心如听到顾城要帮自己了,心里终于有那么一点点好转,看着顾城,坚定简洁地回答道,“是的。”

    这是顾城第一次这么主动提出来要帮自己的忙,让原本担惊受怕心里放松了许多。

    安心如喝了一口粥,想起来之前的照片事件,一直说要和顾城解释的,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被搁置。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还是打算和顾城解释清楚。

    “你这段时间这么抑郁寡欢是因为照片事件吗?”

    安心如试探性地问了问,顾城经安心如这么一说,顾城刚刚还上扬的嘴角顿时收住。

    安心如一看顾城的表情变化,心里知道就是顾城还是不满意那件事,对那件事耿耿于怀。

    顾城没有说话,安心如便继续说道,“那天去酒店是为了帮我妈订房间,去了以后碰到苏铭,他正被一个女人纠缠。我没打算管他。可是他却冲上来,搂住我,非说我是他女朋友,把我当做挡箭牌。”

    “那个女人还不依不饶的,我就配他演了这么一场戏。但这仅仅是演戏,照片拍到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安心如觉得自己都说得凌乱了,她只希望顾城听懂了。

    偷偷地看顾城一眼,见他表情放松了,自己才跟着松了一口气。

    顾城听着安心如解释,原本阴沉的目光,听完解释以后,表情缓和。但表面上依旧变化不大,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可是只有顾城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高兴。

    事情不是照片,以及他所想的那个样子。

    安心如终于把事情解释清楚,心里压着的大石头终于能够放下。顾城原本就不错的心情,在知道事情真相后,更是轻松愉快。

    “关于你的计划是怎么安排的?”

    安心如一听,立刻抬头,放下手里的蟹粥,打算把计划全部告诉顾城。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案,先来说说我那小姑子的吧。”顾城瞥了安心如一眼,表情也开始凝重,点点头,示意安心如继续说下去。

    安心如见顾城如此上心自己的计划,心里也觉得舒服了不少,连忙继续道,

    “她现在正在做别的小三。我打算这几天把消息放出去,男方家里有只难对付的母老虎,她铁定不会放过小姑子的。到时候就由她来替我收拾小姑子。”

    安心如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不知不觉变得狠戾,那是报复给她带来的快-感。光是想想小姑子到时候的下场,安心如油然而生一种畅快。

    这是恨到极致的一种自然反应。

    顾城看着安心如咬牙切齿的模,知道她心里的痛,心里也替她狠狠地痛了一把。

    他面上依旧冷淡,点点头,语气平静地问道,“嗯,接下来呢?”

    安心如朝顾城笑了笑,像是在分享自己的宝贝一样,有些激动,有些迫不及待。

    “关于程旭,现在陆健正在帮我收集整理他投资那个项目的一些违法的证据。只要收集成功,齐全。我就能投诉举报他们,让他们赔个血本无归。”

    顾城听到安心如说要投诉举报那个投资项目时,目光微微一沉。那个投资项目背后的人,势力强大,这背后有多复杂,只有顾城知道。

    他不愿意阻挡安心如的复仇计划,他清楚这是最好报复的方法。就算损失有些惨痛,他也愿意替安心如收拾这烂摊子,替她承担后果。

    “婆婆到时候也肯定会崩溃,那样我的大仇一报,便可以慰藉去世的父亲。”

    顾城点点头,保持沉默,看着安心如那张兴奋的小脸蛋,心情也逐渐得到放松。伸手掐了安心如脸蛋一把,速度格外的快,等安心如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面无表情,淡然镇定地坐在那里。

    安心如身体一僵,确认刚刚顾城掐了自己,有些不敢相信顾城竟然会做这种事。但一想到终于可以报仇了,心情大好,注意力很快便被转移了。

    “关于举报那个投资项目,我希望你不要参与。”顾城简洁有力,清晰明了地说道。

    安心怔了怔,她记得顾城以前和她说过这里面水深危险,可为了报仇,她已经做好了放弃一切的准备。

    抬头看着顾城,眼里坚定不移,表情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