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劝服母亲后,又给小姑子打了电话。安妈妈在房间里收拾好东西后,安心如将东西提到客厅。

    “我刚刚已经给小姑子打过电话了,她会在那边等你。”

    安心如看了看准备好出门的安妈妈,又看了看行李,还是不安地说道,“妈妈,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去吗?”

    安妈妈白了安心如一眼,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我还没老到一个人出不了门的地步。”

    安心如知道母亲好强,再说下去可能就要惹她不高兴了,只好无奈作罢。

    安心如将母亲送到楼下,等安妈妈坐上车以后,叮嘱道,“妈妈,你就好好散心,照顾好自己,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你就别担心我了,你顾好自己就行了。”

    说罢,安妈妈把车窗摇上去,不再看安心如。

    安心如看着车窗内的母亲,只有深深的歉意。她在心里说道:妈妈,是我对不住你,可是,这件事我必须要做,感谢你的体谅。

    安心如朝车身挥了挥手,嘴里轻声说道,“再见。”

    安妈妈看着后视镜里,迟迟不愿离去的女儿,只觉得心疼,她知道安心如要做什么,就怕会伤到她自己。

    直到车身彻底消失在街角的时候,安心如才转身回家。

    把房子里里外外收拾一遍后,安心如已经累的精疲力尽,看着干净整洁的房子,安心如突然有了一种要上战场的悲痛感。

    一切就要开始了,安心如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把母亲送走以后,安心如就能彻底放手去做。

    安心如将自己的衣物也收拾好,拖着行李箱赶去顾城的别墅。

    安心如赶到顾城别墅的时候,顾城正在客厅里喝酒,安心如推门而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美男醉酒图。

    顾城听到开门的声音,看着推着行李箱而来的安心如,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又将视线转移到手中的高脚杯上。

    安心如见顾城不说话,也知道顾城大概是又不高兴了,便自顾自地将东西抬到二楼,将东西全部归置到顾城对面的一个房间。

    安心如再次走下楼来的时候,顾城还坐在餐桌上,一个人喝闷酒。

    安心如看到桌子已经排列了好几个空瓶子,看着顾城依旧面无表情地喝着酒,只是脖颈出有些潮红,安心如知道顾城一定有些醉了。

    安心如走到顾城面前,看着顾城深邃挺立的五官,因为喝酒,整个人添了一丝魅惑暗黑的气质。

    看着顾城的这张脸,安心如突然浮现出昨晚的场景,两人之间的互动,所发生的一切。安心如觉得脸像是烧着了一样,火辣辣的。

    安心如强迫自己那颗狂跳的心脏平静下来,看着顾城,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少喝点,酒喝多了对胃不好。”

    顾城抬头,瞳孔里泛着寒意,冷笑一声,说道,“你还会关心我?”

    安心如本来不打算和顾城争吵,昨天的事她什么都没和顾城说,也没骂过他。

    今天早上,因为离婚的事,安心如的的确确是朝顾城发了脾气,可是那本来就是顾城有错在先。

    安心如觉得顾城现在的脾气有些莫名其妙,甚至蛮不讲理,现在自己都这样好好说话,顾城究竟在闹什么别扭。

    安心如本来今天一天已经够累了,现在还要来应付顾城,心里顿时也一团怒火熊熊燃烧,斥声道,“顾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全都说清楚吧,安心如已经不想再这样不明不白地就接受顾城莫名其妙的脾气和怒火。

    顾城把酒杯放下,直视着安心如,眼里是欲-望和怒火的交替,他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大步跨到安心如面前,冷声又坚决地说道,“想要你。”

    安心如一愣,好久才反应过来顾城说的话,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羞耻又被顾城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给刺激出来。

    面色绯红,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顾城,你……你……别太过分了。”

    顾城逼近安心如,安心如一个劲地往后退,身体僵硬,心里紧张慌乱。

    顾城一把扯过安心如的身体,双手卡在安心如的咯吱窝,将安心如轻轻地抬起来,靠近安心如的脸,两唇相贴。

    安心如因为腾空,脚无处安放,顾城干脆让安心如踩在自己脚背上。

    两片嘴唇斯磨了好一会儿,顾城便长驱直入,顶到深处,安心如受不了这种刺激,频频发出抗议,却激得顾城更加用力追逐。

    因为害怕会摔下去,安心如迫不得已搂住了顾城的脖颈,惹得顾城直接狠狠地死劲回抱住安心如的腰身。

    安心如被亲得透不过气来,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顾城却依旧没有放开安心如,把安心如的身体狠狠地压进自己的怀里。

    因为顾城喝了酒,嘴里,舌尖上都沁着酒香,为这个吻添加了一丝醉意。

    安心如也有一种要醉了的感觉,任由顾城作为,毫无反抗之力。

    顾城在安心如口腔里肆意妄为了许久,又卷着安心如的舌尖带入自己口腔里,更加凶狠用力地舔弄缠绕。

    安心如所有的抗拒全部被吞没,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劲。

    顾城终于餍足地放开安心如,给安心如呼吸。

    安心如一被放开,立马大口大口地开始喘气,像是脱水的鱼突然被放回水里,汲取一切氧气。

    顾城听着安心如的呼吸声,目光沉了沉,眼里的情念显而易见。

    安心如刚准备放开顾城,从他脚背上下来,顾城忽又弯下腰,将安心如横抱起来。直直地朝楼上走上去。

    安心如好不容易缓过来一点,又被顾城腾空抱起,抗拒道,“顾城,你放开我,快点,放开!”

    顾城低下头直视着安心如,表情隐忍性感,安心如瞧见顾城这幅模样,心里变得更加慌乱不安。

    “闭嘴,给我安静点。”顾城强忍住想要将怀里女人就-地正法的冲动,声音暗哑地警告安心如。

    安心如立马老老实实不再动弹,但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还是紧张地忍不住捏紧双手,忐忑不安地看着顾城完美的下巴。

    顾城虽然不似昨晚那么粗暴,但力道依旧不轻。她将安心如放在床上,禁锢在床头与自己手臂之间。一手空出来,细细摩挲着安心如光滑嫩白的脸蛋。

    安心如本来就绯红的脸,因为顾城的动作更加潮红诱人。顾城目光迷离地看着安心如,骨节分明的手指依旧来回摩挲。

    安心如因为顾城刚才的警告,一动不敢动,任由顾城动作。

    顾城从安心如的眉角一路划到下巴,然后轻轻挑起安心如的下巴,逼迫安心如看着自己。

    安心如迫不得已和顾城对视,顾城的脸好像不像之前那样仅仅只是冰冷无情,现在似乎参杂着一些安心如看不懂的情绪。

    顾城突然放开对安心如的禁锢,两只手移到安心如胸前,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安心如的扣子。

    安心如立马出手制止顾城的动作,抓住顾城的手,不然他动。

    可安心如哪里会是顾城的对手,衬衫很快就被解开,安心如的反抗毫无作用。

    没过一会儿,安心如身上已经不剩一寸布,身体光滑,洁白无暇,像是一块美玉一览无遗。

    顾城目光贪恋地看着这幅美妙的景象,瞳孔充满血丝,眼里的情念快要溢出来。

    安心如不知所措地躺在床上,任由顾城的目光视线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心里觉得屈辱,却又无可奈何,眼眸里盛满晶莹剔透的泪水,星光流转。

    顾城看着安心如这幅模样,心里像是被什么咬住了一样,酥酥麻麻。顾城凑近安心如的脸,在安心如的眼睛上落下一枚轻吻。

    安心如身体因为顾城的触碰,微微颤抖。

    顾城又把安心如抱起来,让安心如靠在床头,怕安心如冷,还特意垫上一个枕头。

    安心如轻轻地靠在床头,紧张害怕的模样看着顾城。顾城凑到安心如耳后,薄唇轻启,“帮我把衣服脱掉。”

    顾城粗重的鼻息铺在安心如脖颈处,弄得安心如痒痒的,止不住地想要躲。顾城干脆直接拉起安心如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催促道,“快点,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安心如双手颤抖着解开顾城的衬衫扣子,一颗扣子怎么都解不。过了许久,安心如才把扣子解开,额头已经汗涔涔。

    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安心如已经快要花光全身的力气。正准备把手收回来,顾城又一把把安心如的手按在皮带上,眼神示意安心如解开。

    安心如怎么也不愿意动手了,使劲最后一点力气想要把手抽回来。

    顾城干脆带着安心如的手直接往下,安心如感受到男性的象征,顿时从脸红到了脖子,僵直着手指,不知如何安放。

    一想到安心如香软的手放在自己身上,顾城心里一激动,迫不及待地就欺压而上。

    又是一番激烈的挑-逗,安心如被刺激的频频发抖,发出暧昧的声音。

    顾城再也忍受不住了,直接进入,不给安心如任何反应。安心如还是第二次,根本承受不住顾城这样粗暴地对待,疼地一声惊呼。

    在这种双重刺激下,安心如忍不住发出一个极度暧昧的声音。这是安心如第一次为顾城的刺激下发出这样的声音。

    顾城听了,身体一僵,反应过来以后,又加大身下的动作。

    安心如则是在听到自己的声音时,急忙捂住自己的嘴,不让它在发出任何声音。

    顾城却偏偏要把安心如的手拿来,他想听到安心如的声音,仅仅是喘息声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一晚上,安心如被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几次,累得不行了,一个劲地跟顾城求饶。顾城双眼通红看着安心如,被情念熏染的目光赤-裸裸地打在安心如身上。

    直到安心如终于受不住晕过去,顾城却还精力旺盛地继续折磨安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