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完地板以后,安心如将工具收拾好。

    安心如突然觉得和程旭离婚也是一件好事,以后,可以多在家里陪陪妈妈。而且,以后要做很多事情也少了那些禁锢,成为自由身,也能轻松许多,不会那么压抑。

    安心如将拖地的桶放在阳台后,刚才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安心如站在阳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清气爽地转身回到客厅。

    安妈妈依旧坐在沙发上,安心如走过去坐在一旁,安心如转头看向安妈妈,轻声说道,

    “妈,我和程旭离婚了。”安心如在心里已经做好了被安妈妈责骂的准备,她知道安妈妈一向反对自己离婚这件事,但还是决定告诉她。

    安妈妈听到后,先是一怔,却又很快恢复平静,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安心如等了许久迟迟没有等来安妈妈的责骂,有些意外。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又都默契地跳过这个话题,安心如挑起话题,母女俩聊了许久,说的都是小时候的一些事,两人很开心。

    这是安爸爸住院到离开人世以来,两人第一次聊天。而且聊得很开心,一下子像是回到了从前,对彼此敞开心扉。

    安妈妈的情绪已经恢复过来了,不再反复无常,不再敏感神经。彼此看着对方脸上露出久违的笑脸,觉得幸福无比。

    中午时,安妈妈起身,说道,“不聊了,不聊了。我去给你做饭。”

    安心如看着安妈妈扶着自己的腰,起来的时候都有些费劲,连忙阻止道,

    “妈,不用了,我来做饭吧,你休息会儿。”

    安妈妈假装生气地说道,“怎么,聊这么会天,还能把我聊累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累了这么久了,就让我来做午餐吧。”安心如生怕安妈妈有不开心,急忙解释道。

    “把你给紧张的,我有那么恐怖吗?我就是太久没有给你做饭了,想给你做一顿。”安妈妈笑了笑,揶揄安心如,温柔地说道。

    安心如见安妈妈坚持也没办法,只好任由安妈妈做饭,只是还是担心安妈妈太辛苦了,不安地跟过着安妈妈进了厨房。

    安妈妈一回头看见安心如站在身后,故作恼意地嫌弃道,“你这是担心我太累吗?我看你是嫌我不够累,故意跑过来给我添乱。”

    安心如被安妈妈狠狠地嫌弃了一顿,有些欲哭无泪地看着安妈妈。安妈妈见安心如还不走。

    “赶紧出去,别给我添乱。”

    安心如只好哭笑不得地走出厨房,但心里甜甜的,久违的幸福和温暖撞进自己空虚仇恨的内心。

    安心如坐在客厅,开着电视,听着厨房里安妈妈做饭的声音,一下子像是回到大学时,回家以后的场景里。

    很快,安妈妈便做好一大堆安心如爱吃的饭菜出来。

    安妈妈吐槽一句,“你看看你喜欢吃的都是些什么,男孩子都不会喜欢这些东西。”

    看着一桌子自己爱吃的饭菜,安心如突然想起,那天和顾城去餐厅里吃饭时,桌子上摆的也全是自己爱吃的。

    安心如怔怔地看着这个熟悉地场景发呆,刚开始,她还以为是顾城和自己的口味一致,听到安妈妈的话才明白,自己口味这么奇怪,顾城怎么可能和自己一样呢。

    心里像是被什么击中,安妈妈见安心如一脸神游的状态,用筷子头轻轻地敲了一下安心如的额头。

    “发什么呆呢?赶紧吃饭。”

    安心如缩了缩头,甩掉脑海里的东西,重新恢复过来,对着安妈妈笑道,“妈,你真好,我这么奇怪的口味,也就你才会为我做。”

    安妈妈瞥了一眼,没有说话,嘴角却微微咧开,显示主人的好心情。

    吃饭的时候,安心如一直偷偷地看着安妈妈,心里在盘算要怎么和安妈妈说那件事。

    过了许久,安妈妈终于忍无可忍了,放下碗筷,看着安心如,直接问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安妈妈见被抓包,尴尬地笑了两声,问道,“妈,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要给你说?”

    安妈妈直视着安心如,一脸嫌弃地说道,“你那眼睛都快在我脸上射穿一个洞了,我不想知道也不可能。”

    安心如怔了怔,又尴尬地笑了两声,然后放下筷子,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看着安妈妈直接劝道,“妈妈,要不你去小姑家住一段时间,散散心。”

    安妈妈也不再笑,正色地看着安心如,缓缓地开口拒绝道,“我不想去,我就想就在这里。”

    说着安妈妈环顾了房子一圈,脸色稍稍沉下来,对着安心如说道,“这里有你爸爸的回忆,我舍不得,我想就在这里。”

    安心如听出安妈妈的难过伤痛,心里闪过一丝不忍,可是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安心如还是狠了狠心,继续劝道,“妈妈,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只是希望你去小姑那住一段时间。到时间了我就回去接你回家,爸爸的回忆,在这里也不会消失。”

    安妈妈见安心如这么坚持让自己离开,心里也疑惑,疑问道,“你打算做什么?这么坚持让我离开。”

    安心如见自己被拆穿,也不好再说话,移开与安妈妈相对的视线,心虚地低下头看着桌面上的饭菜。

    可是正所谓知女莫若母,安妈妈哪里会不知道安心如接下来要做什么,安妈妈直截了当地问出口,“你是不是打算要去对付程旭一家人?”

    安心如没想到安妈妈会猜中自己的意图,心里一紧,有些慌乱。但是为了不让安妈妈担心,安心如还是不愿意告诉安妈妈自己的计划。

    安心如收起表情,抬头看着安妈妈,笑了笑说道,“哪有的事啊,我就是想让你出去走走,换一个环境,换一个心情,很快就会接你回来了。何况,要复仇的话,光凭我一个人,我又能做什么?”

    安心如打哈哈地把话题带过去。

    安心如所有的情绪,安妈妈都看得一清二楚。知道自己女儿就是性子倔,她既然不打算说,自己就是再怎么问都于事无补。

    安心如生怕安妈妈不愿意离开,又继续劝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不会一个人去做傻事的,我可是还要一直陪着你的。”

    安妈妈狐疑,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安心如,不说话。

    安心如见安妈妈不说话了,以为她生气了,连忙拉起安妈妈的手,晃了晃,撒娇地说道,

    “妈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了让你出去散散心,爸爸肯定也是这样希望的,所以你就答应我吧,我都和小姑说好了。”

    安妈妈看着安心如的小脸,眼里满是心疼,她伸过手去摸着安心如的头,柔声地叮嘱道,

    “安心如,我不希望你被仇恨蒙蔽双眼,你要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要等到失去了以后,才后悔。很多事情没有后悔药,你要好好想清楚了再去做。”

    安心如没有想到安妈妈会和自己说这些,心里一痛,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安心如死死地咬住牙,生生把要掉出来的眼泪逼进去。

    不敢让安妈妈看见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低下头不敢与安妈妈对视,努力压住自己的哭声,说道,“妈妈,我知道的。”

    安妈妈看着安心如这幅样子,心疼得不行。她知道安心如这么你个柔弱的孩子,却背负着她这个年纪不该背负的一切,。知道她累,也知道她不会放弃。安妈妈用哽咽着声音说道,“你知道就好,我就怕你不知道。”

    安心如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一个劲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看着安心如这幅逞强又懦弱的模样,安妈妈心里特别担心,但什么她都做不了。

    安妈妈只好无奈地放弃,无奈地摇了摇头,神情哀伤。

    安心如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平复心情,把安妈妈的手从头顶拿下来,放在自己手心里,装作无奈地语气,再次强调,“妈妈,我真的不打算做些什么,你就放心去小姑那吧。”

    安妈妈也不再多说,点了点头,看着安心如说道,“我答应你去你小姑家住一段时间,你这段时间自己照顾好自己。”

    安心如点点头,笑道,“放心,等你从小姑家回来的时候,我绝对会把自己喂养成一个小胖子。”

    安妈妈好笑地白了安心如一眼,复又严厉地说道,“你现在离婚了,可是你现在还年纪轻轻,如果能找到合适的就在一起试试。”

    安心如一怔,复又无奈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安妈妈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义正言辞地嘱咐道,“不过,这一次一定要过我这一关。”

    “嗯,我知道了。”安心如笑了笑,答道。

    几年前,和程旭结婚也是安心如自己一意孤行,当时父母都反对,可自己偏要坚持,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安心如也不敢再随意和谁在一起了。

    想到这,安心如脑海里突然闪过顾城的脸,安心如被吓了一跳,连忙甩了甩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