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和程旭两人在民政局门口吵了许久,知道房子已经没了,顾城还给了程旭一大堆好处,安心如心里是即生气又难过。

    安心如在心里纠结,慌乱,可是已经没有办法了,今天倘若不离婚,程旭肯定会没完没了。

    最终,安心如还是决定和程旭离婚。

    看着离婚协议上,房子,还有他们两个所有的共同财产全都归程旭,安心如完完全全就是净身出户,一无所有。

    整个办理离婚手续的过程,程旭都笑得合不拢嘴,一脸得意。时不时有对安心如冷嘲热讽几句。

    安心如则是全程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听到程旭说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话时,安心如的表情变得更冷,心里冷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

    虽然现在失去了报仇的一大砝码,但是安心如又怎么会那么简单就放过程旭一家人,心里的恨意绝对不允许她自己那样做。

    从民政局出来以后,程旭冷冷地看着安心如,一副嘲讽的口吻说道,“安心如,你现在不过是别人手里的玩具,不用过多久就会被扔掉。所以,不要以为和我离婚后,就能过上富太太的生活,情人终究只是情人,不过一个玩具。”

    “这不用你担心。”安心如听着程旭阴阳怪气的话,冷声说道。

    安心如心思也担心过程旭说的问题,只是,现在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离婚后,她的计划被打乱了,她现在还需要重新部署复仇计划。

    至于,顾城,安心如现在对顾城只有满腔的愤怒。她实在不明白,顾城为什么要让程旭和自己离婚。又为什么还要收买程旭,这么做不是背叛了自己吗?

    程旭听着安心如的话,扬了扬眉,嘴角冷笑,朝那辆红色宾利走过去。

    看着那辆骚气十足的车,以及那个一脸贱笑的男人,安心如更是生气,恨不得踹烂那个人,那辆车。

    程旭走后,安心如也没有停留,直接快马加鞭赶去公司。

    安心如进公司大门那一刻,认识她的人都在嘀咕嘲讽她,说她上半天班,请两天假,一个新人架子抬得比谁都大。

    安心如全然不理会,眼里的怒火快要席卷一切。和程旭分开后,坐在出租车上时,安心如一遍一遍地想顾城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安心如目空一切,直接搭坐电梯,按下顶楼楼层。

    电梯门一开,安心如气冲冲地就要往顾城的办公室里冲,陆健在门口看见了,急忙拦下安心如,一脸迷茫地问道,

    “安小姐,你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陆健见安心如黑着一张脸,心里也犯怵,可是没办法这是他的工作,老板最不喜欢工作室被打扰。

    陆健不知道,他一向认为工作时认真严谨的老板,现在正阴沉着一张脸,坐在沙发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

    “陆健,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找顾城有些事。”

    安心如不想朝无关人员发火,耐心说了一句。

    “可是……”

    陆健虽然害怕安心如现在地怒火,可是比起里面那一位的怒火,陆健还是决定得罪安心如都算了。

    陆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来,里面便传来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只是话却没有一丝温度。

    “让她进来。”

    顾城刚刚便听到了安心如的脚步声,判断出了来人。

    安心如推门而进的时候,顾城又是一如既往地冷着一张脸看着窗外,听到推门声,才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安心如。

    安心如直视着顾城,仿佛想要用眼里的怒火将顾城烧得灰飞烟灭。这是安心如第一次,这么直接地在顾城面前完全暴露出自己的愤怒。以前生气的时候,多多少少会夹杂着一些害怕小心。

    这一次,安心如所有的情绪都被烧得只剩下愤怒。

    她气冲冲地走到顾城面前,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手上拿着离婚协议书。

    安心如做了一个格外放肆的动作,她将离婚协议书狠狠地扔在顾城脸上,可能真的是,人愤怒的时候,理智全无,以前看见顾城的冰山脸,都会觉得害怕紧张。

    离婚协议书缓缓地从顾城那张阴沉的脸上划过,掉落在办公桌上。

    顾城看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眼神阴鸷,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

    安心如这个女人却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自己的底线,顾城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还能忍受这种屈辱。

    “这下你高兴了?”安心如朝顾城怒吼,语气坚硬,冷漠。

    她几乎是要咬牙切齿地说,这句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听就知道说话人有多生气。

    顾城一听安心如的话,以为安心如是不愿意,不舍得离婚。本来就黑着的脸,一下子更是黑得不忍直视,眼神阴鸷狠戾。

    顾城死死地咬紧牙关,双手扣紧,有些细微地颤抖。

    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看着安心如的眼里没有温度,只有让人生寒的狠戾。

    薄唇轻启,一副嘲讽的口吻对着安心如说道,“怎么?舍不得?少了一个男人围着你,心里不舒服了?”

    安心如本来就生气,现在顾城又说这种尖酸刻薄的话来刺激她,安心如气得脸色发白。

    “顾城,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吗?”

    安心如握紧双手,垂在身侧,仿佛分分钟就要挥出去。

    “安心如你就这么喜欢男人吗?”

    顾城不理会安心如无用地提问,阴恨地反问道,语气里全是嘲讽冷刺。

    安心如没想到顾城会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话里全是对自己的贬低蔑视。

    安心如被气得浑身发抖,脸色变成苍白,看着顾城冷峻帅气的脸,心顿时像是坐了跳楼机一样,直直地往下垂。

    心脏的位置立马被愤怒填盖,仿佛自嘲自讽般,苦笑一声,对着顾城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就是这样认为我的?”

    安心如都不知道为什么,无论被别人怎样误会,怎么讽刺,就算心里会有一点点不舒服,会难过。

    可从来不知道,顾城的误会,对自己的伤害这么大,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狠狠地刺入安心如的心脏。顿时血流成河,愤怒转化成悲伤,淌了一地。

    顾城深邃的眼里藏着某种情绪,看着安心如的眼里,却迅速镀上一层霜,冰冷无情。

    “怎么,我说错了吗?”顾城冷冷地开口,嘴角上扬,嘲讽意味十足。

    安心如苦笑一声,黑色的眼眸里淌着星河,亮亮闪闪,与嘴角的微笑形成鲜明的对比,却又相得益彰,让人心疼。

    “对,你没错,我安心如就是离不开男人,就是贱。”

    说罢,安心如转身离开,娇小的身影微微颤抖,明明弱不禁风,却偏偏要装出倔强坚强的样子,让人心疼。

    走出顾城办公室的时候,安心如察觉到自己眼里像是有什么的东西在热涌,脚下的路变得越来越模糊,睫毛轻轻地扑闪了一下,大颗大颗的透明水珠掉落。

    安心如走后,顾城看着紧闭的棕色木质门,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把头靠在椅子后背。

    结局还是不欢而散,安心如和顾城好像总是在拿吵架收尾。

    安心如站在马路上,哭得像个泪人,眼泪流个没完没了,过了许久,才停下来。

    安心如想了许久,发现除了会安妈妈那,自己真的是无处可去。

    最后,安心如还是招下一辆的士赶回家。

    安心如回到家的时候,安妈妈正在客厅里收拾整理,打扫卫生。

    安心如定定的现在门口,看着安妈妈在客厅里忙碌的身影。才发张安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头发开始花白,后背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些微微地弯曲,走路的姿势都走着费劲。

    安心如现在才发现安妈妈已经老了许多,完全不似以前的那股活力干劲,安妈妈真的变成了一个老太太。

    眼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要开始决堤泛滥。安心如赶紧抬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安心如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顿,

    从来没有好好关心过母亲,照顾过母亲,自从安爸爸出事以后,安心如的心就在被仇恨一点一点的占据。

    直到安爸爸离开人世,安心如的心彻底被仇恨蒙蔽了,眼里只有仇恨,一直没有看到安妈妈的绝望和疼痛。安心如觉得自己真的是该死。

    她擦掉眼泪,急忙朝安妈妈走过去,柔声道,“妈,我回来了。你坐着吧,这些我来做。”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用上班?”

    安妈妈停下手里的活,看着突然跑回来的女儿,发现安心如双眼通红,一看就知道是哭过了。

    “嗯,今天有点事,跟公司请假了。”

    说着安心如接过安妈妈手里的活,开始弯腰去整理。见安心如没有打算和自己说,也就不好说些什么,轻轻地“嗯”了一声,也不说话了。

    安心如一边弯腰拖地,强迫自己放下心里复杂混乱的情绪,一边和安妈妈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