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会谈其实举办时间不长,很快负责方又将客人请宴会酒席上。

    所谓的宴会不过是借喝酒的名义大家互相拉拢,交换条件合作。

    顾城也不得已喝了许多酒,加上刚才苏总的话刺激了顾城,表面上虽然平静下来,内心却怒火翻滚,不知不觉顾城便喝了许多酒。

    晚会结束后,因为顾城喝了许多酒,所以由陆健代驾,将顾城送回别墅。

    到了顾城楼下后,陆健拿出一个信封,一脸为难害怕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老板,犹豫了许久,还是将信封交给了顾城。

    “老板,这是一份资料。”

    陆健说话的时候都有些颤动,他庆幸自己聪明用信封装起来了,要是直接给顾城,他估计自己会被撕成好几片。

    顾城因为喝了点酒,头本来就晕晕,加上助理经常会给他一些资料,顾城也就没说什么,接过信封,“嗯”了一声。

    陆健看着离开自己手的信封,心里顿时更慌了,他有些后悔,可是这是老板交给自己的工作,他也是被逼无奈。

    顾城下车后,回到家中。

    家里依旧空无一人,寂静荒凉,顾城倒也习惯了,打开灯,坐到沙发上,把东西随意扔在茶几上。

    点燃一根烟,默默地抽起来,烟雾缭绕,顿时为冷峻刀锋般的脸添上一股神秘的气息,更加迷糊诱人。

    抽完一根烟后,顾城靠在沙发上,闭目眼神了许久,可是心里的火依旧旺盛,依旧没有平息。

    脑海里全是安心如是有夫之妇的女人,这句话对顾城刺激实在太大了。

    表情越想越阴鸷。

    过了许久,顾城才坐起来,看着茶几上的信封,才想起来这份查看资料。

    他伸手拿过信封,打开后,是一沓照片,照片上有三个人,其中就有安心如,还有一个男人,苏铭。

    照片中,苏铭抱着安心如,安心如浅笑嫣然,一脸幸福的模样,在和另一个女人说些什么。

    而且,没看错的话,照片拍摄的地点是一家酒店。

    一共八张照片,每一张都是安心如和苏铭抱在一起,或是亲密无间的照片,相互拉扯,照片上两个人都笑得格外甜蜜幸福,耀眼。

    顾城看一张照片,脸就黑一个度,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顾城的脸已经黑出了历史新高度,眼神冰冷阴鸷,表情正在孕育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风雨。

    如果说平时发怒,顾城是地狱场的修罗,那么,此时的顾城绝对是一个嗜血狂魔,血腥残暴。

    顾城把照片看完后,闭上眼,脑海里又全剩下安心如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的画面,照片上浅笑安然的模样,更像是千万把剑全部刺中顾城的心。

    安心如回到家后,安妈妈今天情绪却好了许多,安心如虽然不知道安妈妈怎么想通了,但心里格外高兴,一天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

    吃过饭后,安妈妈便回房休息,安心如也打算早早休息,明天早早赶去上班,却接到顾城的电话。

    有些疑惑,顾城很少在这个点给自己打电话,安心如接通后,疑惑问道,

    “喂,怎么了?”

    顾城听到安心如依旧一副高兴的样子,表情变得更加残暴狠戾,冷声道,

    “过来。”

    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命令。

    安心如听出了顾城生气了,但自己今天并没有招惹他,现在让自己过去,安心如觉得时间有些晚了,虽然顾城生气了,还是拒绝道,

    “都这个时间了,我就不……”

    “我说了,过来。”

    顾城说这句话的时候,安心如都能明显感觉到话里压抑的愤怒。

    顾城说完便挂掉了电话,不容安心如二次拒绝。

    安心如怔怔,心里有些担忧,不明白顾城究竟怎么回事,但还是赶去顾城别墅。

    半个小时后,安心如到了顾城别墅,她打开门,推门而进的时候,顾城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安心如又转移目光,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已经堆了一十几个烟头。

    安心如开门的时候,顾城放下手里的烟,却没有看向安心如。

    安心如走过去,在沙发另一边坐下,看着表情阴沉的顾城,心里有些慌乱,不安地再次问道,

    “你怎么了?”

    顾城这个时候才抬头看向安心如,视线像是冰柱,仅仅只是一个眼神,便让安心如浑身开始泛寒,起了鸡皮疙瘩,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顾城就那样看着安心如,那张脸和照片上那张脸完美重合,让顾城恨不得跑过去撕烂,可是,他舍不得。

    见顾城只是看着自己,却又什么都不说,安心如感觉整个周围的空气都让人害怕畏惧,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唆使安心如逃跑,可是安心如连动都不敢动,也不能动,好像被顾城的视线给钉在了沙发上。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城,真的不单是修罗能形容现在的顾城,虽然以前顾城也有朝安心如发火,但没有一次让安心如害怕得连动都不敢动。

    几分钟过后,安心如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来受刑的,可关键是她连自己犯了什么“罪”也不知道,安心如实在忍不住了,干脆起身走人。

    刚站起来,走了两步,安心如便被一股大力牵扯住,身体顿时不受控制,失去平衡,直直地往后面倒去,跌入一个坚硬的胸膛。

    “你就是这样勾搭男人的吧。”

    头顶响起一个冰冷入骨的声音,话里的鄙夷和嘲讽直直打在安心如身上,刺激安心如。

    安心如想要站直身体,想要质问顾城究竟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又勾搭谁了,简直不可理喻,但顾城死死地把安心如钳制住,安心如挣脱无力,只好直接开口,

    “你什么意思,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

    安心如实在搞不懂顾城什么意思,大晚上的把自己叫过来,又不说话只盯着自己,现在又说自己勾搭了男人。

    安心如真的忍无可忍了,大声朝顾城吼道,

    “你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你放开我,我以后都不想来这了。”

    顾城一听安心如要离开,不再来自己这,手上的力气顿时加大,狠狠地捏住安心如,安心如雪白地手臂上顿时青红一片。

    疼得安心如叫出声来,

    “疼……疼……你放开我。”

    “疼?你还知道疼,我告诉你什么叫疼。”

    顾城说着就把安心如往二楼带,安心如拼命想要挣脱顾城的手掌,可是,力大悬殊,压根就挣脱不开。

    企图用另一只手去掰开顾城的钳制,一边喊道,

    “顾城,你放开我,放开。”

    顾城完全不理会安心如的挣扎,一脸阴沉地朝前走。

    心里暴戾恣睢,疯狂得想要毁灭一切,心已经千穿百孔,凌乱不堪。

    上到一半楼梯的时候,顾城突然拉不动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安心如双脚抵在楼梯上,整个身体靠后,如果不是自己大力拉着,安心如随时会有滚下楼梯的可能。

    顾城眼里闪过一丝惊恐,又立马掩盖过去,索性走下两个阶梯,弯腰一把把安心如抱住。

    安心如被吓得双腿开始乱蹬,顾城右手锁紧安心如的小腿,厉声威胁道,

    “你要是在动,我就把你扔下去。”

    果然,安心如一听,顿时安静下来了,只是动作幅度虽然小了,嘴上却依旧愤怒地吼道,

    “顾城,你究竟想干嘛?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顾城冷笑一声,停下脚步,看着怀里的女人,冷笑一声,一副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想干嘛你不知道吗?你不是就喜欢勾搭男人吗?怎么,不满意?”

    听到顾城的话,安心如顿时想起之前惹怒顾城,差点被顾城侵犯的事件,顿时汗毛竖起,恐惧感越来越强烈。

    安心如死命地想要从顾城怀里逃离出来,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胜过顾城,安心如心里慌乱,不知所措,恐惧感在侵蚀着她,眼泪在眸子里打转,带着哭腔对顾城说道,

    “顾城,求求你放开我……”

    声音哽咽得不像话。

    此时的顾城,哪里还听得见这些话,先是宴会事件,又是酒店事件,加上顾城喝了不少酒,顾城已经失去理智了,他现在只想狠狠地惩罚怀里不听话的女人。

    顾城粗暴地将安心如扔在床上,便欺身上去,用唇堵住了安心如求饶的声音,粗暴地闯入安心如的口腔里,在安心如口腔里肆虐,追逐。

    这一切发生得让安心如没有任何时间准备,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攻入,只能拼命地躲避。

    顾城的进攻太快,太猛烈,让安心如无处可逃。

    他疯狂地舔舐安心如的上颚,追逐着舌尖,卷住安心如的舌头,一起乱舞,纠缠不休。

    安心如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哭声被吞没,只剩下一声声不成串的声音,听起来暧昧至极。

    “呃……嗯……唔……”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女人的喘气声和吞咽声,刺激得顾城更加狂野粗暴,所有的血液都往下冲,势如破竹的气势,下身立马肿胀。

    安心如因为呼吸不到氧气,一张精致的小脸蛋,被逼迫得血红,诱人,像极了熟透的苹果,随时可以采摘。

    顾城放开安心如的唇,迅速转移作战地点,在修长雪白的脖颈上,吸允舔弄,安心如哪里受得了这些刺激,浑身被刺激得微微颤抖,求饶的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任由顾城作为。

    顾城见安心如不再反抗,松开钳制住她的左手,开始在安心如身上来回揉搓,在寻找宝藏入口。

    安心如被顾城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来回抚弄,更是颤抖得厉害。

    终于,顾城找到了入口,从安心如下摆想要往上探索,但因为安心如穿的是连体衣裤,整个动作被生生阻挡,顾城不耐烦地紧皱眉头,双眼通红,用力一把扯掉安心如的衣服,扔在一旁,将安心如肤如凝脂地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他的身下。

    顾城扯掉安心如身上所有的障碍物,唇手并用,抚弄安心如,刺激她的感官,让她身处情动中,不可自拔。

    安心如从未让受过这样的刺激,没一会儿,便浑身微颤,呼吸急促。

    只是被顾城粗重的呼吸声掩盖,两人像是太这争夺空气中的氧份,场面却让人羞红得不能自己。

    安心如被刺激地头颅往后伸长,仰头修长的脖颈顿时拉出一个优美的幅度,额头上面显出一层薄薄的汗液,为安心如添了几分妩媚妖娆,性感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