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铭看着安心如突变表情的小脸,觉得格外可爱迷人,调笑道,“丑女人,我们可是一对啊,她都对我们在一起没有任何意见了。”

    苏铭指了指女人刚才离开的方向,调-戏安心如。

    安心如心里一恼,控制想要朝苏铭飞过去的巴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苏铭追上去,拉住安心如的手臂,笑道,

    “怎么脾气还上来了,准备回家是吗?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回家,也不想和你说话。”

    安心如刚刚就一直在被苏铭的女人气,现在苏铭没有一点歉意。

    安心如正准备开口拒绝,手机响起来了,是安妈妈发来的短信,意思是她已经坐上回家的车了。

    安心如心里顿时放松了些许,安妈妈回去就好,就怕安妈妈待在墓园不肯离开。

    安心如本打算定酒店的,现在也不需要了。公司也已经请假了,没必要再去,只是一想到明天去公司,估计会遭受更大的排斥和诟病,想想安心如就有些犯头疼,只好直接回家去。

    这边苏铭又完全不顾她脸色,缠着她说个没完没了,安心如咬牙切齿地告诉苏铭,“我不需要你送。”

    她转头拒绝苏铭的好意。

    “别客气啊,男朋友送女朋友不是很正常吗。”

    苏铭心情大好,也不在乎安心如直接拒绝,安心如他现在就想多了解了解安心如这个人。

    “话说,安心如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一会脆弱得像是全世界都抛弃你一样,一会儿,又坚强得不像一个女人,还真是个迷啊。”

    “我是什么样的人,跟你没关系吧。”

    “怎么没关系,刚刚不承认得挺好的嘛?”

    “刚刚是因为谁啊,现在戏我也陪你演完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安心如实在无语眼前的男人,她非常不愿意招惹这个男人。

    安心如哪里知道,自己这一次插手的事情,为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我不想怎么样,就是送你回家,这里离你家挺远的,看你刚刚帮我的份上,送你回家。”

    “我说了不需要了,现在戏剧落幕了,你也别跟着我了。”

    安心如不满地说道,虽然感激他帮过自己,但她现在的确是没有心情来陪这个花心大少。

    “好吧,不过,你刚才的表演的确够精彩,完全把‘不要脸’表现得淋漓尽致。”

    苏铭依旧一副戏谑的口吻调笑安心如。

    安心如一听到这话,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是“喂了白眼狼”,看着眼前的“白眼狼”,安心如笑笑,“多谢夸奖。”

    一说完,脸就黑下来了,直直地朝前走,打算回家。

    苏铭嘴角上扬,看着安心如离开的背影,眼眸里星光流转,一张妖孽脸越发性感魅惑。

    “总经理,车已经备好了。”

    助理走过来,朝苏铭倾了倾身体,说道。

    “嗯。对了,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我想知道一切有关她的信息。”

    苏铭指了指安心如的背影,和助理说道。

    “好的,总经理。”

    安心如又坐上大巴一路赶回家里,坐在大巴车上的时候,安心如戴着耳机,但并没有音乐,靠在窗上,闭上眼睛休息。

    回到市里的时候,安心如在路上遇到了顾城的车,顾城也看见了安心如,让司机停车走下来。

    安心如见顾城下了车,也不好装作没看见,其实,现在她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排斥畏惧顾城,只是依旧没有摸透顾城的脾气,有些不知所措。

    安心如一脸疲惫地走过去,看着顾城,问道,“你打算去哪?”

    顾城见安心如一脸疲惫,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中午那顿饭,吃得不欢而散,虽然还是不满安心如的反应。

    不理会安心如的问题,反而冷冷地反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安心如虽然请了假,但并没有说明请假原因,见顾城问起,也只好告诉他,

    “去墓园接我妈,但她已经自己回来了。”

    听到这个答案,顾城也没有再说什么,看着安心如,淡然命令道,“上车吧。”

    安心如一听顾城要自己上车,以为顾城要送自己去公司,弱弱地拒绝道,“都这个点了,不用去了吧。”

    一张小脸苦得可伶的,顾城本来不愉快的心情,也差点被逗笑,“送你回去。”

    一听到顾城原来是要送自己回去,安心如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不是害怕去公司,但她今天真的累了,不想动了。

    而且,安妈妈刚从墓园回来,情绪更加不稳定,她得回去照看。

    安心如跟着顾城上了车,两人都坐在车后,车内空气都安静得让人害怕。

    一路无话,安心如回了自己家。

    顾城才开车离开。

    因为今天,顾城准备去参加一个商务会谈。

    顾城来的时候,已经来了许多各个行业的老总,会议室里一片金碧辉煌。

    顾城坐在沙发椅上,面无表情地盯着手上的合同。

    而此时,另一位总裁已经走过来,和顾城打招呼,“顾总,这里可以坐吗?”

    顾城抬头看了一眼,嘴角上勾,说道,“苏总,请。”

    此人便是莹莹的金主。

    来人便不客气地坐下,又和顾城说道,

    “顾总,近日可好?”

    商场上的寒暄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一些固定内容,顾城标准化地回道,“多谢苏总关心,很好。”

    “虽说今天是商务会谈,但这些内容实在无聊,我想和顾总聊聊其它的事。”

    顾城知道苏总想和他聊什么,也一早就清楚苏总和赵丽娟的关系。

    他淡淡地问道,“什么事?”

    “我听说安心如在你手下做事是吗?”

    苏总不愧是商业界的老狐狸,说话不显山不露水,表面上问的是“安心如在顾城手下工作”,实际上问的却是,“安心如是不是你顾城的情妇”。

    顾城当然听懂了苏总的潜在意思,也不隐瞒,大方承认,“是。”

    聪明人之间的谈话就是这样,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早就已经暗潮涌动。

    “安小姐是个聪明人啊,我很欣赏她。”

    苏总看着顾城的表情,想从他的面目表情上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可顾城向来冷峻,即使有情绪也隐藏得完美,哪会那么容易被人看出来。

    苏总见顾城依旧面目表情,气场强悍,不得不让苏总有了一丝欣赏。

    顾城知道苏总是在说安心如把照片发给他,伤害到赵丽娟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

    颇有礼貌地对着苏总说道,“她不懂事,得罪了苏总,还望苏总见谅。”

    如此大方地承认,还替自己的女人说话。

    苏总也不是傻子,顾城态度看上去亲和有礼,但说话不冷不热,又面目表情的,苏总心里冷冷一笑。

    大方接受顾城的道歉,表面上大方豪爽地说道,

    “没有的事,女人嘛,犯点错还是正常的,何况还有一个顾总这样优秀的男人,犯错就更正常了。”

    意思就是她之所以会犯这样的错,你顾总也有一份“功劳”,是你顾总宠坏你女人,才让她胆子这么大。

    “苏总说笑了,不过,的确是顾某没有管教好。”

    “我也没有怪顾总的意思,只是感叹顾总这么宠自己的女人,是个好男人。”

    苏总把话说得格外好听,打哈哈道。

    “苏总见笑了。”顾城冷冷地说了一句。

    两人沉默了一会,苏总又开始说道,

    “我听说她是个丈夫的女人。”

    顾城不说话,想听听苏总接下来想说什么。

    看顾城沉默,知道他是默认了,便冷冷开口说道,“想必顾总是真心待人,如此大度包容。”

    这话里嘲讽的意思格外明显,顾城嘴角勾勾,冷笑,心里有些恼怒,毫不客气地回道,“苏总也彼此彼此。”

    苏总一听到顾城这样说,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顾城指的事苏总情人赵丽娟怀孕的事,以及和程旭两人之间的关系。

    苏总冷冷一笑,有些恼怒,但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冷冷地说道,“顾总真是幽默。”

    顾城哪里不知道对方已经恼怒了,但依旧面无表情地回道,“苏总才是。”

    两人都已经没了交谈的欲-望,应该说一开始就没有交流的想法,只是苏总来搭话,也是为了嘲笑顾城。

    哪里想到虽然嘲笑顾城成功了,但自己也被顾城反击了一把,心里怒火中燃,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自己打掉牙齿血吞。

    看着顾城,标准化的笑了笑,冷冷地说道,“顾总,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苏总只好先走一步,再接着聊下去,虽然两人不至于动手,但肯定不会好看下去。

    顾城的情绪也上来了,但没有表现出来,听苏总要离开,自然不会阻拦。他只是礼貌说道,“苏总,走好。”

    两个男人之间的暗地较量就这样结束了,结局就是不欢而散。

    顾城看着苏总离开的背影,心里寒意四起,顿时笼罩得整个人都阴沉沉的。

    他一直都很介意安心如有丈夫的事,虽然从来没有催过,逼过,安心如离婚。但心里只要提到程旭,或是安心如丈夫这几个字,表情就会变得阴鸷,阴沉。乌云密布,气场极其可怕,像极了地狱里回来的修罗,见者生寒,生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