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莹说得格外起劲,知道看着安心如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眼神意味深长,莹莹一恼,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和安心如说了这么多话,立马收住表情,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我和你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告诉你,你配不上程旭,你别想太多。”

    安心如笑笑,没有拆穿对方的心思,淡淡地说道,“你今天来这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吗?”

    莹莹一听安心如这话,整个人顿时就不淡定了,窘迫地回了一句,“哼,我今天是来提醒你,以后小心点,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随时等着,但,你要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欠我的我会一分一厘都要回来。”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莹莹说完后,狠狠地剐了安心如一眼,踩着一双恨天高离开。

    看着莹莹妖娆的背影,安心如是越发感叹,落入爱情圈套的女人,都是些零智商的弱智。

    既然都到了家门口,安心如就干脆回家一趟,看看母亲。

    安心如推开家门后,安妈妈已经不在家了,安心如心里一急,最近安妈妈的情绪都反反复复的,一直没从安爸爸的离世中回过神来。

    安心如急忙打电话给安妈妈,才知道安妈妈又跑去安爸爸的墓前陪他了,这段时间,安妈妈一天到晚顶着安父以前的照片发呆,就会时不时跑去墓园陪安父。

    安心如心里一阵难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害惨了父母。

    安妈妈脾气倔,安心如也只好放任母亲,让她去陪安父。

    因为安父的墓园比较远,而安妈妈一坐就会忘记时间,可能会坐到墓园关门。

    担心安妈妈赶回来可能来不及,又舟车劳顿,安心如只好跟顾城请个假,打算赶去墓园较近的酒店,提前办理好入住手续,然后再去接安妈妈。

    安心如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因为附近空气比较好,环境也优美,只有一家独立的酒店,比较贵,但没办法,安心如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安心如下车走去大厅的时候,正埋头给安妈妈发短信,提醒安妈妈要注意防晒,不要中暑了。

    却突然听到大厅里传来一阵吵闹声,一个女人对着一个男人,各种撒娇委屈,各种撒泼耍赖。

    安心如皱了皱眉,一天之内遇到两个为了爱情抛弃自我,被爱情蒙蔽双眼的女人,安心如越发坚定自己之前的想法。

    “苏少,不要抛下我呀,我哪里做的不好,不对,你说给我听,我一定会改的,求求你别离开我,我是真的爱你。”

    安心如听着女人带着哭腔说着这话的时候,没有觉得同情可怜,反而觉得有些发毛,起鸡皮疙瘩。

    因为女人的声音实在是不到位,嗲嗲的,刻意的成分太足,显得越发虚伪。

    苏铭无奈地转身,安心如刚好抬头,看见了他,心里有些惊讶,还真是上哪都能遇见他。

    不过,自从上次安心如父亲出事,苏铭又是送自己去医院,又帮忙照顾自己,还一直陪着自己,安慰自己,安心如对的印象多多少少发生了一些改变,心里对苏铭还是感激的。

    可,即便感激苏铭,安心如也不会上前去参和这件事,安心如默默地把头转开,加快脚步,打算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不理会直接走开。

    可偏偏天不如人意,苏铭恰好看见了匆匆而过的安心如,先是震惊,大概也是在感叹两人又相遇了,盯着安心如匆匆忙忙的身影。很快,苏铭嘴角勾出一个“狐狸”的微笑。

    苏铭大跨几步朝安心如走过去,凭借大长腿的优势,苏铭很快便赶到安心如身旁。

    安心如还没来得及反应,苏铭便一把搂住安心如单薄的肩头,笑得一脸灿烂,故意高声喊道,

    “女朋友,好久不见,我的小心如。”

    安心如本来就因苏铭突然搂住自己,已经被雷得不轻,现在苏铭又拿这种酥音叫自己的名字,安心如顿时鸡皮疙瘩爬满了手臂。

    “你干什么?”安心如恼怒地吼道。

    “嘘,我就是借你用一下下,不用这么紧张。”

    苏铭凑到安心如的耳朵旁,小声地说着如此霸道,厚颜无耻的话。

    安心如用力想要挣脱开苏铭的怀抱,她非常不喜欢别人靠她这么近,何况还是一个并不熟悉的陌生男子,这种排斥便更加明显。

    “不借!你放开我。”

    安心如刚说完这句话,便听到刚才那个柔柔的女人,不满地质问道,

    “苏少,这个丑女人是谁?你刚刚叫她什么?女朋友?”

    安心如一愣,等等那个女人刚才叫自己什么?丑女人?

    安心如僵在苏铭的怀抱中,是个女人都讨厌别人叫自己丑女人,何况被一个这么没教养,没羞没臊的女人嫌弃。

    顿时也激起了安心如内心的不满,她看着女人,

    “姑娘,请你说话当尊重点,我……”

    安心如话还没说完,对面的女人就开始急了,怒瞪着安心如,

    “我说话怎么了?我说错了,你也不看看自己这幅样子,丑成什么样子了,一身黑不溜秋的,跟个泥鳅一样,衣品简直low到爆。”

    说着,还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打量审视了安心如一番。

    安心如听到对方的话已经够生气了,又看到对方如此肆无忌惮地挑衅自己,甚至满脸嫌弃鄙夷地看着自己,心里的怒火更是不打一处来。

    “我丑怎么了,我男朋友帅就行了。”

    对方一听安心如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更是怒火中烧,指着安心如就开始吼,

    “你要不要脸,丑女人,你这么丑,根本就配不上苏少。”

    “我配不配得上,也不是你说了算,也得他说了算。”说罢,安心如指了指一旁的苏铭。

    苏铭却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安心如,他一直以为安心如是个清冷淡漠的女人,虽然也有脆弱委屈的时刻,但让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为了看看安心如接下来的表现,苏铭沉默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看着安心如。

    安心如原以为苏铭会帮自己的,没想到男人却只是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安心如用眼神提醒男人配合,但苏铭却笑得更开心了,眉角飞扬。安心如顿时被气到了,心里狂骂苏铭,

    脑子进水了吧?我是在帮你,你还事不关己的在一旁嘲笑我。

    安心如顿时觉得自己没忍住选择多管闲事,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骂完苏铭又忍不住骂了自己一顿。

    对面女人见苏铭没有回答,本来阴暗的脸上突然喜上眉梢,洋洋得意地说道,

    “你看,我就知道苏少不可能会喜欢你这种人,还女朋友呢?苏少向来喜欢开玩笑,你听听就好,还当真了。可笑!”

    “你也知道他喜欢开玩笑,他刚刚不就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你别钻我的话空子,苏少是不可能喜欢你这种人的,倒贴还不要脸,你别再缠着他了。”

    “我知道你在说谁了。”安心如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明眸里闪着金光。

    她看了一眼只是在一旁看好戏的男人知道不能指望他,只能靠自己。

    她不紧不慢地从包里拿出一面镜子,镜面朝向女人,映射出对方的模样。

    苏铭刚开始还不懂安心如究竟要做什么,后来看到安心如小脸一脸戏谑后,懂了安心如拿镜子的行为意义。

    对面女人一脸懵逼,皱着一张脸看着安心如,阴森森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安心如浅笑一声,轻蔑地反问道,“你说的不就是镜子里的人?”

    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旁的苏铭却已经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安心如鄙夷地看了一眼。

    心里腹诽道:不帮忙就算了,还拆我的台。

    对面女人羞红了一张脸,恼怒地瞪着安心如,破口大骂,

    “你别给脸不要脸,丑女人。”

    “你知道苏少为什么看不上你吗?”

    女人对这个问题一直很在意,一听安心如这样说,也不吵吵闹闹了,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安心如嫣然一笑,回答道,“因为他就喜欢我这样丑的,你服不服?”

    女人知道自己被耍了,顿时更加愤怒,嘶吼道,

    “你个丑女人,你看看自己全身上下,哪一点配得上苏少了?”

    安心如这一次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苏铭却开口了,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又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

    “她说的没错,我就喜欢她这样的。”

    女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铭,似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嘴唇微微颤抖地问道,

    “苏少,你是骗我的吧?你怎么可能看上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是不是她缠着你,你迫不得已的。”

    安心如忍不住了,这女人智商到底怎么了,问出来的问题怎么这么愚蠢。

    先不论安心如压根就没有逼迫过苏铭这个问题,前提是安心如能逼迫得了一个集团总经理吗?

    苏铭表情突然阴沉下来,不悦地说道,“你别闹个没完没了了。”

    女人一怔,她其实很怵苏铭,她知道苏铭的脾气,顿时闭嘴安静下来,怔怔地看着苏铭。

    哪想,苏铭低头看着安心如,嘴角弯弯,柔声道,

    “没看见我女朋友在这里吗?”

    要不是女人还在场,安心如真的想给苏铭一大嘴巴子。

    女人依旧有些不服气,指着安心如,问道,

    “可是她……”

    “我怎么了?我们在一起你有什么意见吗?”

    安心如实在不想再陪苏铭演下去了,打断女人的话,想让女人赶紧离开。

    女人看了一眼苏铭,又看着安心如,一甩手,剁了剁脚,不满地哼了一声便离开了。

    苏铭看着安心如,嘴角上扬,他完全没有想过安心如会帮这个忙,还以为她这个小野猫会直接甩手走人。

    苏铭也没有想到安心如还有这么伶牙俐齿,反应机智的一面,心里对安心如是越发好奇,很期待安心如接下来会给他怎么样惊艳的表现。

    安心如一看女人离开了,立马从苏铭怀里挣脱出来,怒视着苏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