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坐上车后,便对司机说道,

    “师傅,麻烦到天缘小区。”

    天缘小区是安心如父母居住的地方,刚刚接到的电话是莹莹的,莹莹告诉她,她在安心如家门口,让安心如赶紧回来,她有话要说。

    安心如一路上都在担心莹莹会对安妈妈坐什么不利的事,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双手死死地攥紧,额头冒出一层薄薄的汗,一个劲地催促,

    “师傅,能不能再快点,我有急事。”

    “诶呦,姑娘,我这车速已经够快的,再开下去我怀疑我要起飞了。”

    师傅幽默地答道,事实上他真的已经开得够快了,因为安心如已经催了他好几次了。

    四十分钟的车程,她们总共用了二十五分钟,下车的时候,师傅又忍不住说道,

    “姑娘啊,这是我开得最快的一次。”

    安心如挂心母亲安慰,没有理会师傅的话,便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

    到了小区门口,果然看见莹莹站在楼下,安心如走过去,还没来得及质问莹莹来这究竟要干嘛。

    莹莹反应比她还快,一见她便立马冲过来,指着安心如的鼻子就开始咒骂,“安心如,你个贱人,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跟你拼命。”

    面对莹莹突如其来的谩骂,安心如刚开始觉得特别生气,眼里都快着火了,舌尖顶了顶腮帮子,呼出一口气,冷冷地看着眼前破口大骂的女人,冷笑一声便道,

    “你还要脸吗?破坏我家庭在先,害死我父亲在后,现在又反过来指责我害你,你真的不考虑要脸吗?”

    面对安心如讥笑似的回答,莹莹更加愤怒,提高声音开始怒吼,“安心如,你个臭婊,害我孩子,我和你拼了!”

    说着就要冲过去扯安心如的头发,安心如一把抓住她的手,甩开,沉声道,“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

    “安心如活该你没人要,没人爱,你这种人压根就不配!呸!”

    安心如听到莹莹的话,脊背一僵,心里有些慌乱。

    她虽然很生气,可仔细想想莹莹说的话并没有错。她现在的确没人爱,丈夫一家只会压榨欺负她,唯一爱自己的父母,也一个被害死,一个被弄得精神脆弱敏感。

    上司同事也是各种看自己不顺眼,安心如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孤立无援。

    突然,顾城那张冷峻的脸浮现在安心如大脑,安心如被吓了一跳,立马把顾城的脸从脑海中驱逐干净。

    一遍遍在心里提醒自己,那也不过是你的队友,你们也是在做交易,他并非自愿帮你,即便是同盟,也毫无感情可言。

    “没错,那又怎么样,我起码没有通过破坏别人的家庭去偷取别人的爱,我活得坦荡。”安心如硬声顶回去。

    莹莹听了,怒红一双眼睛,嘶哑着声音喊道,“哼,我破坏的只是你的空壳家庭,你破坏的却是我的整个感情世界。”

    “你真够自私的,你的感情是你的整个世界,我的家庭就可有可无了,一文不值吗?”安心如讥笑道,丝毫不理会对面女人的胡搅蛮缠。

    “安心如,告诉你,我和程旭可是真心相爱,我不过是比你晚来一步遇到程旭,不然,程旭也不会将就和你结婚。”莹莹颇为得意地看着安心如,语气傲娇自负得不得了。

    安心如冷笑一声,忍不住感叹莹莹这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将就”?到底是谁在将就谁啊?

    “你觉得自己做错事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合适吗?”安心如真心有些无奈了,看着莹莹这幅不依不饶的劲,真的有些无可奈何。

    她干脆也不站着了,走到一旁的木色长椅上坐下,慢悠悠地开口。“安心如,你也别这幅反应,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和程旭就是真心相爱,是你自己不要脸,扒着程旭不放。”

    莹莹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胡言乱语,气得安心如牙根痒痒,

    “我不要脸?我扒着他不放?你说话这么不切实际,不分青红皂白,你还能有点意思吗?”

    “难道不是吗?程旭多少次要和你离婚,你不是不答应,就是拿房子的事来压他,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女人。”

    莹莹走到安心如眼前,一张烈艳红唇,大开大合的样子,格外的诡异吓人。

    安心如看着莹莹这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即觉得生气,又觉得好笑,安心如冷冷地问道,

    “程旭是这么和你说的?我拿房子压他?”

    “难道不是吗?”

    “呵,你们两个真不愧是一对!”

    安心如冷笑一声,拍了拍手掌,眼里的鄙夷显而易见。

    莹莹也听出了安心如话里的鄙夷,咬牙切齿地回道,“对啊,我和程旭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也别一副酸言酸语的说这种话。”

    安心如实在理解不来眼前人的脑回路,揉了揉紧皱的眉头,默默地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人,压下心里的怒火,颇为无奈地问了一句,“你究竟是有多爱程旭啊?”

    安心如觉得莹莹对程旭那个小人简直崇拜到了一个度,已经到了安心如无法理解的地步了。

    本来怒发冲冠的女人,一听到这个问题,突然安静下来,因为争吵而苍白的脸也开始微微泛红,眼里的怒火也稍稍降下来,走到安心如旁边地位置,一屁股坐下就语气得意地说,

    “程旭这样好的男人,你是不配拥有的。”

    听到这话,安心如惊讶地转头看过来,瞳孔顿时放大,瞪大一双眼睛,脸上写着震惊,不可置信。

    安心如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莹莹却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沉浸在程旭的虚伪世界里,不可自拔,自娱自乐。

    “程旭真的是个好男人,温柔体贴,大度有责任心,还特别照顾我,对我无微不至,无论我做了什么他都会包容我原谅我。”

    安心如听到“好男人”三个字的时候,胃里就有些难受,没想到莹莹接下来的话,让她更难以接受,那些词用在程旭身上压根就是刚刚相反,南辕北辙。

    “你真会夸人。”

    安心如冷朝了一句,心里又忍不住嘀咕一句:每个词都完全和程旭偏离开。

    莹莹突然降低声音,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知道吗,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碰过我。”

    莹莹说得神神秘秘,但安心如听到这话,却想笑了,安心如拼命忍住要破口而出的笑声,她其实很想听听莹莹和程旭究竟是怎么回事?关系如何?因为一直无从调查,现在当事人主动告诉自己,安心如非常不愿意浪费这样一个好机会。

    莹莹还沉浸在那个世界里,一脸向往,继续说道,“他说,他还没有离婚,不能碰我,这是他的底线,否则在这场婚姻里就真成了他的错,他没有办法那样做,他必须有始有终。”

    安心如算是知道了,合着是程旭把自己的形象树立得这么神圣这么伟大,把眼前这个被恋爱蒙蔽了的女人骗得一愣一愣的。

    安心如依旧保持沉默听着莹莹的滔滔不绝。

    “我之所以去找你,其实,也是为了逼你和他离婚,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怎么都不愿意离,后来,程旭知道了,还跑来凶了我一顿,都是你害的,那是程旭第一次凶我,甚至要和我分手。”

    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安心如一眼,对那件事还耿耿于怀。

    安心如是彻底无语了,自己莫名其妙被打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不懂状况做出的野蛮行为。

    “我没有同意分手,气不过又找人去打了你一顿。”

    听到这安心如终于淡定不下去了,看着莹莹说,“你真是够无理取闹,够蛮横泼辣。”

    莹莹淡淡地瞥了安心如一眼,不以为意,自顾自又开始说道,“后来,我怀孕的事被程旭知道了,我知道这件事是自己的错,见瞒不住了,就和程旭坦白,我以为那一次我们是真的完了。”

    “可是,你知道程旭是什么反应怎么对我的吗?他特别心疼我,说这都怪他,是他的错,哭着抱着我,一个劲地和我认错,还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我肚子里的宝宝。”

    安心如不得已在心里佩服程旭,这演技简直分分钟拿走奥斯卡奖项啊,完全得到婆婆真传了。

    “一个男人,发誓要照顾别的男人的孩子,如此大度,如此包容我,夫复何求啊,这样的男人,是永远不会属于你的。”

    听到莹莹的夸赞,安心如已经无语凝噎了。

    这哪里是想要照顾好莹莹肚子里的宝宝,这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无法人道,瞒着莹莹,哪里是心甘情愿地替别人养孩子。

    安心如看着莹莹,心里感叹,也就这么一个傻逼,会被他骗,终于知道这两个人是为什么要这样在一起了。还以为,莹莹是有多爱程旭才不介意这一点,原来一切都是个骗局。

    安心如忍不住摇了摇头,看着莹莹的眼神变得越发像是在看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