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谢谢。”

    副总经理接过文件后,便走到电梯前,和安心如并排站着。

    安心如不得已要和对方打招呼。

    “副总经理好。”

    副总经理瞥了安心如一眼,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

    安心如本不想和她搭话,至于原因可能安心如自己也不知道。但还是硬着头皮,礼貌地向副总经理介绍自己。

    “我叫安心如,是今天刚来的员工。”

    女人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安心如的名字,才想起来她是顾城破格招进来的职员,今天,一见安心如这张脸和这幅身材,顿时觉得危机四伏,四面楚歌。

    她提高警惕,看着安心如,脸上挤出一抹笑容,“你就是顾城破格招进来的那位职员啊。”

    安心如尴尬地笑了笑,点点头,表示默认。只是好奇原来副总经理和总裁关系这么好吗?好到和职员聊天时,都是直呼其名的。

    “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希望工作愉快。”

    副总经理态度格外友好,反倒让安心如有些不自在,她现在处境是人人喊打,突然有个人对自己这么友好温和,却不习惯了。

    “谢谢副总经理,我会努力工作的,不足之处还望见谅。”安心如也诚恳柔声地回应对方。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安心如仿佛听到了解放的声音,但又不好表现得太激动,眼角瞅着副总经理,想等她走了以后再进电梯。

    没想到,女人进去站好以后,又对着安心如说道,

    “你不进来吗?这已经是最高楼层了,你应该也是要去下面吧?”

    安心如身体一僵,她本想着等下一趟电梯再走,偏偏副总经理对她格外热情,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电梯。安心如默默地站在数字键一旁,按下24的数字。

    副总经理又开始和她搭话了,“其实我进公司也没多久,能坐上这个位置,多多少少和顾城与我的关系有关。”

    安心如愣了愣,正准备回身配合副总经理,还没来得及开口,副总经理又开始说了,“顾城和我是学长学妹关系,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无论是在校期间,还是毕业工作以来,顾城都特别照顾我。”

    副总经理一边仔细观察安心如的表情,一边有些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与顾城的关系,说到“特别照顾”四个字时,还特意提高了音量。

    安心如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副总经理要告诉她这些事情,回身看着副总经理,尽力配合对方的表演,脸上带笑,温柔地夸赞道。“副总经理美貌聪慧,又温柔善良,对待新员工也如此温和,您是个很优秀的领导人,副总经理这个位置,您受之无愧。”

    其实,在听到对方说和顾城是师兄妹关系时,安心如内心的节拍有些失衡,心里有些许别扭不舒服,但安心如并不清楚原因,只好把它归为副总经理太热情,自己招架不住的原因。

    副总经理一听,安心如不仅没有吃醋,反而在夸自己,一时又有些迷惑,盯着安心如的那双大眼睛也充满了疑问。

    女人继续试探安心如,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谦虚道,“哪有的事,主要还是顾学长对我照顾有加,我很感谢他。”说罢,还两眼放光地看了看电梯顶。

    安心如被雷得一怔一怔的,原来还是顾城的小迷妹啊。

    “您太谦虚了,像您这么优秀的女性,肯定很多精英男性追求您吧,想必顾总也不例外。”

    安心如知道副总经理是在和自己炫耀她与顾城的关系,索性直接替对方挑明了,免得一直拐弯抹角地说个不停。

    果然,对方一听安心如这样说,本来就兴奋的脸,更是笑得两眼弯弯,眉目如画。

    “哈哈……没有的事。”

    副总经理笑得一脸害羞,手轻捂着嘴唇,连忙否定安心如的话,可连上的表情,分明在说,对啊,他就是喜欢我,你知道就好。

    看着对方得意的表情,想到顾城与眼前的人,总觉得心里堵得慌。大概是电梯里太闷了,安心如如此安慰自己。

    面上,安心如也陪笑道,终于电梯到了24楼,“叮”的一声,安心如如释重负,心里一松,

    “副总经理,我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你去吧。”

    安心如朝身后的人点点头,便走出电梯,结束了这一场尬聊。

    安心如送文件的时候跑了许多个地方,无论是上级还是同事,都对她这个新人,挑三拣四,鸡蛋里挑骨头,百般刁难,累了一个上午,总算是熬到下班。

    安心如等到办公室的人都走了以后,才打算去用午餐,却收到顾城发来的短信,告诉她地点,让安心如过去,一起用午餐。

    安心如其实不怎么想去,但又不敢拒绝,只好苦着一张脸过去顾城说的餐厅。

    安心如过去的后,顾城已经在包厢里了,推门时,顾城正侧头看着窗外,一副慵懒的姿态,侧脸的线条如天神雕刻般,硬朗魅惑至深,高挺的鼻梁,五官精致得都会让女人嫉妒。

    看到这幅景象,安心如心里“咯噔”一下,像漏了一拍一样,安心如甩掉那副美男图,提醒自己顾城的“所作所为”,然后一脸正色地走过去。

    安心如坐下后,顾城才回过头来,淡淡地看了一眼,薄唇轻启,

    “怎么样?”

    安心如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城说的是工作。

    “还行,不累。”

    安心如一点都不想告诉顾城,自己在公司被同事各种刁难排斥的事,她清楚,这是每一个新人都必须要经历的,何况比起她现在所受的,这些都算轻的了。

    听到安心如的话,顾城的眼眸染上了一抹凌厉的色彩。

    其实,顾城早就安排了陆健关注安心如的工作状况,也都知道安心如在公司受欺负的事,他虽然没有打算插手,但,安心如这样瞒着自己不说,让他心里很不爽。

    “那就好。”

    两人便又陷入了一贯的相处模式,沉默。

    服务员上完菜以后,安心如看着桌上的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不禁有些惊讶,原来自己和顾城的口味这么相似。

    她哪里知道,这都是顾城专门为她点的。

    一场饭,前半段时,虽然沉默,但两人气氛不错,安心如吃着自己爱吃的菜,嘴角一直都是上扬的。而顾城呢,看着对面的女人吃得这么欢快,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一副景象,一个专心吃,一个专心看。

    虽然吃得很开心,可时间久了,安心如还是感觉到对面有视线一直打在自己身上,安心如抬头,疑惑地看着顾城,“你怎么不吃?”安心如还没有大胆到直接问顾城,为什么看着自己。

    顾城见安心如看向自己也没有躲,明明偷看被抓现行了,我们顾大总裁依旧脸不红心不跳的,反而嘲笑安心如,“你多久没吃了?”

    安心如一愣,看着自己眼前好几盘菜都被自己吃掉了三分之一,不禁有些尴尬。

    她一大早伺候安妈妈起床后,为了上班又没吃早餐,急急忙忙赶来公司,而且,整个上午跑了无数个地方,早就饿得饥肠辘辘。

    好不容易熬到吃午饭,点的还都是自己爱吃的,不知不觉就吃多了。

    “我这是帮你做事才饿成这样的!”安心如红着一张脸控诉道。

    顾城笑了笑,没有说话。

    被顾城这样一打断,安心如发现自己也差不多饱了,看着顾城的脸,突然想起来早上副总经理和自己说的话。

    犹豫了很久,安心如还是没忍住问出口了,。

    “你和副总经理是校友?”

    顾城不知道安心如怎么突然提到这个,但还是依言答道,“嗯,常青藤时期的校友。”

    安心如还在想会不会是副总经理瞎说的,见顾城承认了,心里突然不再纠结,反而有什么不明的情绪转瞬即逝,安心如没有捕捉到丝毫,但却不想再开口说话了。

    顾城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安心如,听到安心如的话题后,眼神一沉,变得有些深远,然后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一副戏谑地口吻说道,“说不定我们也是师兄妹关系?”

    安心如低着认真吃饭的小脑袋,猛地抬起来,看着顾城,眼里写满了震惊,立马否定道。

    “怎么可能,我听陆健说你打小就特别聪明,是个全能天才,怎么可能和我这种学渣认识呢,我记忆里就没有你这号天才人物。”

    安心如不敢相信顾城说的话,否定得特别干脆利落,还不忘自嘲一番。

    顾城在听到安心如前半段话的时候,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偏偏还有某人不自知地又补了一刀。

    安心如还在感叹唏嘘顾城的聪明才智,自嘲自讽自己的一无是处。

    顾城的脸已经黑得不像话了,眼神越来越暗淡冷漠,安心如终于后知后觉,意识到对面的人已经黑脸了,连忙闭嘴,怯怯地看着顾城。

    顾城扫了安心如一眼,眼里写满了不满意,便起身走人了,留下安心如一个人莫名其妙。

    看着顾城的背影,一脸迷茫。心里嘀咕道:这又是怎么了?我又哪里说错了?夸他聪明也要被甩脸吗?

    思考了许久,安心如还是搞不懂自己哪里“犯错”了,感叹了一句。

    “男人心海底针,算了,我就不折磨自己了。”

    安心如看下一桌自己爱吃的菜,虽然差不多饱了,可还是舍不得浪费这些菜,打算继续吃点。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喂,你是?”

    听完电话那头的话后,安心如急忙扔下筷子,便拿上包赶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