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很快聊完以后,便要求要下车回家。男人也大方为安心如打开车门,

    “抱歉,占用你的时间了。”

    “嗯。”

    安心如皮笑肉不笑,回了一句,便抱着纸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男人在车座上,看着安心如远去的背影,嘴角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安心如怄着一团火回到家以后,刚坐下来,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杯,又接到陆健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陆健说,小姑子那又有情况了。

    安心如又和陆健约定在楼下小区的茶餐厅见面。

    前段时间,因为安心如忙着置办父亲的丧礼,所以一直没有时间理会丈夫一家人的事,便拜托陆健帮忙盯着丈夫一家。

    “安小姐,你小姑子那边已经被那个男人家里的人发现了。”

    “这么快?”

    “是的,他家老婆早就猜到男人在外面养了情人,一直请了私家侦探在暗地里调查,男人最终没有瞒过自家老婆,被逮了个正着。”

    “那现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安心如一边沉思一边继续听陆健报告小姑子的情况。

    “最近,他老婆一直在调查你小姑子的信息,前段时间因为你在忙,一直没敢打扰,所以,就先把消息封锁,全部挡下来了。”

    “嗯……”安心如蹙着眉头,眉宇间在纠结着些什么。

    陆健看着一脸纠结沉思的安心如,停了一会儿,才又问道,

    “那现在还需要继续拦着他们的行动吗?”

    安心如想了想,她现在没了工作,虽然顾城收留了自己,但多多少少失去了一些行动力,而且,丈夫,莹莹几人,甚至连刚刚莹莹的姘头都开始加大动作了,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赶快行动。

    安心如定了定神,眼里目光坚定,凌厉,一双浅色红唇,轻启。

    “不用拦着了,而且,你再故意放点我这小姑子的一些消息出去,让她们查。”

    “好的,我明白了。”

    陆健走后,安心如也回了家。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刚推开家门,便听到安妈妈坐在沙发上,冷冷地质问。

    安心如轻轻关上门,走过去,解释道,“嗯,我跳槽了,跳去另一个公司,明天就去上班。”

    安心如当然不能告诉安妈妈,自己其实是被辞退了,这个工作是当时安父动用一些人际关系换过来了,安父和安妈妈一直希望自己能在这个公司好好做下去。

    如果,告诉安妈妈自己是被辞退的,估计安妈妈到时候又要和自己闹起来了。

    “你好好地做你这份工作不行,跳槽干什么?”安妈妈愤怒地指着安心如,大声吼道。

    “妈妈,你别生气,因为这家公司工资比较低,我们家如今也没什么钱了,我现在找的这份工作,工资比较高。”

    其实,安心如完全不知道顾城会给自己安排什么工作,工资待遇怎么样,只是为了骗过安妈妈才故意撒了这么一个谎。

    安妈妈完全不理解,继续骂道。

    安心如全程低着头老老实实地听着安妈妈的训斥。

    骂了许久,安妈妈也累了,骂不动了,才停止。

    第二天,安心如早早起床收拾好,便前往顾城公司。

    安心如到了公司以后,前台有人提前收到消息,说是要去带领一个新来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公司里一些爱八卦的女人,都炸开锅了。

    因为她们公司很少单独来招聘人员,只是每年都会举行大规模的招聘会,应聘人才。这空降而来的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能直接进入公司。

    一群人虎视眈眈地等着安心如这个空降兵“着陆”。

    安心如刚进公司,便有人迎过来,

    “这位便是安小姐吧。你好,我是前台接待,李倩倩。”

    “你好。”安心如心里其实还是很忐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再加上,脸前这一张笑得极其虚伪的脸,安心如更是心里一紧。

    前台接待领着安心如去了她所就职的楼层,走到安心如的办公桌前,

    “呐,这就是你的位置。”

    安心如点点头,把来时抱着的纸箱放在桌子上,朝李倩倩笑了笑,道谢,

    “谢谢。”

    “不用,你先把东西放着吧,我带你去见见张组长。”

    “好的,劳烦你了。”

    安心如知道,对方口中的张组长,便是她接下来的上司。

    “张组长,这是新来的员工,安心如。”

    张组长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冷冷地瞥了安心如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安心如看着张组长眼里的鄙夷,愣了愣,还是装笑打招呼,“张组长好。”

    对面的人干脆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无视。

    安心如有些尴尬,但也知道自己作为空降兵,受这点委屈也是情理之中。

    “那么,张组长,接下来就拜托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前台接待员,挑衅地看了一眼安心如,便离开了。

    安心如默默地接受了来自李倩倩的挑衅。

    “安心如是吧?”张组长这才抬头看着安心如,冷淡地发声问道。

    “是的,张组长,你好。”安心如完全摆出了新人的姿态,再次礼貌地回道。

    “你应该不会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工作内容吧?来公司之前应该做过许多调查了吧?”

    张组长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肥肉也随着声音抖动。

    安心如一听到张组长的话,顿时愣住,心里顿时起火。顾城没告诉我,我上哪知道去啊?这是在故意找茬吧。安心如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眼前的更年期中年妇女。

    可是,有什么办法,对方摆明就是要为难自己。

    “不好意思,目前还不太清楚工作内容。”

    “不清楚?来上班之前,对这个岗位一点调查都没有?”

    张组长一听到安心如说没有,顿时脸色就变得黑了,瞪着一双眼,死死地盯住安心如。

    安心如略带歉意地看着张组长那张黑得不能直视的脸,默默地摇了摇头。

    “既然,什么都不了解,那下去就自己查,自己问,我没有那个时间来教你。”

    “好的,张组长,我明白了。”安心如低着头,故意将姿态放得更低地说道。

    有了婆婆刘慧玲那样的存在,每天刺激自己,现在,面对张组长这种级别的“小怪”,安心如心里平静得简直不能再平静,情绪,表情都收放自如。

    “出去吧!”张组长朝安心如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好的,那我先走了。”安心如说完,便退了几步转身走出去。

    走到门口时,还听见张组长在那念念叨叨,

    “一个空降兵,还这么拽,什么准备都没有,来吃干饭的嘛?”

    安心如眨了眨眼,不以为意,关上办公室的门,便回自己办公桌收拾东西。

    安心如首先和邻座的几位同事打招呼,

    “你们好,我叫安心如,以后请多多指教。”

    安心如周围的几位,有的抬头朝她笑了笑,复又低头做自己的工作,有的连头都没有抬。

    安心如有些尴尬,默默坐下来,不再打扰那些埋头工作的人。

    安心如好不容易把东西收拾完,才开始调查自己的工作内容。

    期间,为了更详细地了解这个职位,安心如还小心虚心地请教了刚刚不知从哪里回来邻座女同事。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这份资料是要送去哪个部门?”

    女同事抬头看了一下,正准备说话,另外一位同事立马接着说道,

    “人家就是谦虚谦虚问问你,你还当真了。人家可是空降兵啊,本事大着呢,还用你回答。”马上又有人附和道,

    “对啊对啊,听说人家可是从单位跳槽过来的,没本事我们公司怎么会挖掘她呢?”

    说罢,冷冷地朝安心如看了一样,嘴角讥笑。

    安心如咬咬牙,心里忍不住腹语,刚才打招呼一个个不理,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忙呢,合着是没有逮着机会嘲笑我。

    邻座的女同事,有些尴尬地朝安心如笑了笑,柔柔地说道,“这个送去人事部就好了,在24楼。”

    “好的,谢谢。”安心如走出办公室,准备搭乘电梯去往24楼。

    安心如心不在焉地走进电梯里,电梯里已经有人了,是去往顶层的,安心如看了一眼,便按下24的数字。

    电梯到了24楼的时候,门自动打开了。可安心如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文件,完全没有反应。

    电梯直接开往顶层,电梯里的人走出去以后,安心如也幽魂似地跟着出了电梯,一看,才发现,自己到了公司顶层。

    安心如一拍脑门,狠狠地嫌弃了自己一番。

    看着干净整洁,简约大气的走廊装修风格,安心如打算再乘电梯回到24楼。

    突然,皮鞋踩着地板传出的脚步声传过来,安心如回头看见,顾城真朝安心如的方向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大堆人。

    顾城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的路,表情冷峻地听着助理在给他汇报工作。安心如赶紧把头转回来,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顾城一行人走后,安心如才回过神来,后面又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安心如自然而然地寻声望去,脸上一惊。

    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职业装,将身材修饰得玲珑有致,修长纤细,真的事堪称魔鬼身材。

    除了这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更让安心如震惊的是,这个女人便是之前安心如在顾城家门口,看见的与顾城在车里热吻的女人。

    一想到这,安心如在心里又狠狠地鄙视了顾城一番,

    这男人,竟然滥用职权,在公司里养女人。而她忘了自己也是被顾城养在这个公司的女人。

    “副总经理,这里还有一份资料。”一位小员工拿着一份资料从会议室追出来,递给女人。

    安心如惊讶地深色的瞳孔都要外凸了。

    这个女人竟然是公司的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