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妈妈的情绪依旧反复无常,安心如的丧假也到结束了,不得不重新回到公司上班。

    这天一早,安心如便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公司上班。

    正在收拾东西时,安心如突然收到好友李莎的短信,短信中,李莎告诉安心如,她被公司辞退了,今早公司开晨会时,秦主任在会上宣布的。

    安心如看着短信内容,停下手里正收拾的东西,坐在梳妆台前沉思良久。

    她不太敢相信,自己会被辞退,因为她手里握着秦主任的“把柄”,秦主任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地把自己辞退。

    这幕后肯定有人动了手脚,只是,到底是什么人,能让秦主任不惜牺牲自己的位置,也要辞退安心如呢?

    一阵急促的铃声,安心如的思绪又被拉回来,是公司发来的短信,大意就是要辞退安心如,说像她这样消极怠工,长期请假,不来公司工作,动辄消失好几天的员工,他们公司不能要。

    一条短信便把安心如给打发掉了。

    安心如盯着手机屏幕许久,一双修长的玉指在屏幕上反复滑动,只是大拇指的位置,一直没有离开一个被她设置为“吸血鬼”的号码上。

    这是顾城的号码,当初是为了防止手机丢失,被人发现她与顾城不可告人的关系。

    到后来,因为每次求顾城帮忙,都会被要求以一堆苛刻的条件为交换,安心如完全处在“奴隶”的位置,只有被剥削的份。

    所以,安心如索性给顾城起了这么一个“贴合”的名字。

    最终,安心如还是把电话拨过去了。

    安心如还没来得及讲话,

    “什么事?”顾城一个酥软低沉的男中音便通过听筒传过来,性感魅惑至极。

    “嗯……我,我被公司辞退了。”

    安心如说这话的时候,因为紧张,导致有些结巴,她心里其实有些慌乱害怕,自己突然被公司辞退了,顾城肯定会骂自己蠢吧?

    安心如其实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等着顾城犀利毒辣的言辞。

    “嗯。”

    没想到顾城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安心如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想着这不可能是顾城的作风,于是,又老老实实地等了十几秒,等着顾城开口骂她。

    可,十几秒过后,见顾城依旧没有开口,安心如才确定顾城是真的没有打算骂自己。

    “我觉得这里面有人动了手脚,秦主任有‘把柄’在我手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把我辞掉。”

    安心如大胆地把心里的疑惑告诉顾城,其实,她在说“无缘无故”的时候,心里其实虚了一下。

    她确实是没怎么回公司上班,经常请假,动不动就消失好几天。所以,在收到公司给她的短信时,安心如没有愤怒,只有疑惑和不解。

    “我知道了。”顾城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安心如听着手机里发出的忙音,心里忍不住吐槽一句。

    ——就你挂电话快。

    安心如都不知道为什么,从安父丧礼开始,她和顾城的“盟友”情谊便进了一步,安心如在心里吐槽这位“盟友”也变得越发的自然。

    安心如见也不用去上班了,便陪着安妈妈吃过早餐后,又陪安妈妈去附近公园里散散步,溜达了一圈。

    刚回到家,安心如便接到顾城的电话。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安心如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感叹了一句。

    “喂,查到了吗?”安心如直奔主题,因为她实在太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秦主任不顾自身利益也要辞掉自己呢。

    “是赵丽娟除了你丈夫的另一个姘头作了手脚。”

    果然又是那个女人搞的鬼……

    赵丽娟是丈夫的小三莹莹的真名,大概是顾城叫不出“莹莹”两个字,所以拿真名来替代了。

    只是,安心如总感觉顾城在说“丈夫”两个字时,音咬得有些重。

    安心如猜想,估计是顾城故意为了刺激她,酸她一把。

    但,这些安心如现在都顾不上,她现在有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

    如今,她被公司辞退,成了一颗没有行动力的棋子,顾城会不会因为她没有了利用价值,而抛下她?

    安心如心里门清,自己现在除了顾城这座大靠山以外,是真真正正意义上的一无所有。

    安心如有些忐忑地开口问道,“现在我被辞退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啊?”

    安心如本意是想问,“我现在被辞退了,没有任何价值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只是,安心如肯定不能这样直接去问,所以,她开始用一种极其委婉的方式来套顾城的话。

    顾城是谁?哪里会不知道安心如心里那点小心思,只是也不戳穿了。

    何况,顾城找上安心如,就没打算再放她离开。

    听到安心如的话,顾城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只是语气依旧冷淡地回道,

    “从明天开始,来我公司上班。”

    短短的一句话,简洁有力,不容任何人质疑。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身形一凛,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她怎么也没想到顾城会提议自己去他公司上班。

    “可是……”安心如心里还是很担心,一堆问题想要问清楚。但话还没有说出口,那边的电话又被挂断了。

    安心如看着黑屏的手机,蹙眉,别了别嘴角。

    真是一次比一次挂得快。

    安心如摇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安妈妈说了一声以后,便拎着包出门,打算去公司把需要的东西收拾回来。

    安心如回到公司收拾办公桌的时候,周围不少同事对着安心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特别是一向看不惯安心如的一些八卦女,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个好机会,说的话更是不堪入耳。

    安心如咬牙收拾好东西,并没有和她们计较,跟李莎打过招呼后,安心如便提着自己的箱子离开了。

    下到公司楼下时,安心如正准备打的,一辆黑色宝马便停在她面前。

    安心如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车,很快车门被打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墨镜男走下来,直接把安心如“请”上车。

    安心如的反抗毫无作用,对方虽不算粗鲁,但这莫名其妙的动作,还是让安心如非常不爽,以及有些紧张害怕。

    “你放开我!”安心如愤怒地吼道。

    黑衣男完全不理会,一把把安心如按进车座上,将车门关上。

    “你们干什么?光天化日的你们要做什么?”

    “安小姐是吧?”

    突然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传来,安心如这才看见车厢里坐着另一个男人。

    安心如谨慎地敌视着眼前的男人,眼前的人就是莹莹的姘头,安心如之前有看过他的照片,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笑里藏刀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安心如在心里提前下好了定义,虽然认识对方,但还是得装作不认识的样子,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你是什么人?”

    “安小姐,不用紧张,请你过来,只是想和你聊聊。”男人颇有礼貌地说道。

    “我不认识你,和你有什么好聊的。”安心如怒气冲冲地凶回去。

    “聊完下次就认识了。”

    “你到底,有什么事?”

    看到对方不失礼貌的微笑,安心如的火气依旧没有降下来,无心再废话,也不想看到对方的脸,把头撇向窗外。

    男人看了看安心如怀里的纸箱,说道,“安小姐,对于你被辞职的事,我很抱歉。”

    安心如听到这话,猛地转身,眯了眯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是你?”

    男人没有说话,勾了勾嘴角,算是默认。

    “你为什么这么做?”安心如沉声质问。

    “安小姐,你之前发的照片我收到了,谢谢你,告诉我。”

    男人笑得很绅士,但安心如还是从那双凌厉深邃的眼睛里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不用谢。”安心如以一副“受之无愧”的表情回敬道。

    “所以这个作为回礼,回敬给安小姐。”

    “您真客气。”安心如咬着牙回道。

    男人不以为意,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继续说道,“不过,这毕竟是我的私事,希望安小姐不要再插手。”

    这话听上去倒是让人挑不出问题的话,但安心如确确实实从他的表情上读出了威胁的信息。

    “这那算您的私事啊,我倒是觉得自己在这件事里,我们都是受害人吧。”

    安心如一句话驳回去,即有理有据地把自己的理由陈述出来,又把对方拉到自己阵营来了。

    莹莹先是勾结自己丈夫,后又伤害自己家人,导致父亲去世,这怎么都是“杀父仇人”级别的关系了,怎么可能没关心。安心如在心里狠狠地想。

    “安小姐是个聪明人,想必也不用我提醒你,伶牙俐齿虽好,但也要看场合。”

    赤-裸裸的威胁?

    安心如心里吐槽,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安小姐,不用我提醒你,莹莹的事,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最好不要有下次。”

    虽然言辞冷漠,但男人说的时候,声音却依旧温和有礼。

    安心如朝他笑了笑,

    “的确不用你提醒我,这是我自己的事,您就是想插手,估计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安心如说得霸气凛然,不甘示弱。

    安心如原以为这句话会激怒对方,没想到一旁的男人发出了几声豪爽的笑声,“安小姐,真是有趣,我很欣赏你。”

    安心如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笑得开怀的男人。

    这人是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