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回到安父棺木前,陆陆续续还有一些亲朋好友赶过来。

    安心如昨晚一晚上没休息好,今天又忙累了一天,大脑有些混混沌沌,眼神也时不时失去焦距。

    安心如强撑着,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安心如所有的疲惫,安心如身形猛地一震,僵硬在原地。

    她缓缓抬头,看向刚才的笑声。

    ——是莹莹。

    安心如怎么也想不到,莹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顿时绷紧神经,心里的恨意一下子冲出来,刺激了安心如混沌的大脑神经,目光凌厉地盯着来人。

    莹莹抹着烈焰红唇,眼角上扬轻挑,嘴角勾出一丝冷笑,看着安心如,狠狠地说,

    “安心如,一报还一报,现在一切还早,你给我等着。”

    安心如眼里的怒火都快把自己烧着了,压抑着喷涌而出的怒火,安心如冷声警告道,

    “你要是敢在我父亲葬礼上闹-事,我一定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莹莹嗤嗤地笑出声来,不以为然地看着安心如,满是挑衅的口吻嘲笑道,

    “你觉得还需要我出手吗?光是程旭出手就已经够你好受的了,怎么,还嫌自己这幅样子不够难看,想闹得更厉害一些?”

    “我警告你,别逼我!”

    安心如被刺激得一张小脸胀得通红,眸子里快要喷出火来,再三警告。

    一边是一群人沉默灰色的悼念大会,一边是两个女人之间激烈红色剑拔弩张的争吵,矛盾越演越烈。

    “逼你?你还不够那个资格让我去逼你,哼!”

    莹莹鄙视地看了一眼安心如,冷冷嘲笑讽刺。

    安心如垂在身侧的玉手,慢慢收紧,成拳,又松开,改成紧紧捏住黑色衣服的袖口,浑身气得颤抖不止。

    莹莹看着安心如这幅样子,心里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转身,给安心如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留下安心如在和满腔的怒火做斗争。

    好在莹莹虽然现身安父丧礼上,又对着安心如一通刺激发泄,贬低警告,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影响丧礼的举动。

    持续了四个小时的丧礼终于顺利结束,来的亲朋好友也陆陆续续立场。

    安心如和母亲将宾客一一送走。

    看着一旁累得毫无知觉的母亲,安心如开始在心里琢磨如何劝说母亲答应自己转院离开萧市的事。

    安父已经下葬,安妈妈站在一旁,呆呆得矗立在墓碑前,一言不发。

    安心如看着空空如也的墓园,环视了一圈,突然在墓园一角的阶梯上,任然伫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岿然不动,宛如一颗松。

    顾城今天给了她太多意外,太多包容,还有太多支持的力量。

    安心如心里一空,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拉着自己坠落。

    她正住自己的身体,朝顾城走过去。

    顾城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走来的人儿,安心如站立在顾城眼前,浅笑一声,故作轻松地问道,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顾城是谁?他太熟悉安心如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一眼便看穿安心如是在逞强,毫不留情,直接了当地戳穿她。

    “你现在笑得比哭还难看。”

    一听这话,安心如一恼,瞪了顾城一眼,看着那张冰山脸,瞳孔像是被什么给灼伤了一样,急忙离开目光。

    两人凑在一起,又是一顿良久的沉默,安心如有些尴尬不知所措,后又声音细小柔弱地说道,

    “谢谢你,今天过来。”

    安心如不知道,顾城今天来这的目的和原因,但,她知道,因为顾城在的缘故,安心如少了一些慌乱和无措,多了一些力量和支撑。

    安心如想,这大概就是盟友的力量。

    因为和顾城站在同一个方位,所以,顾城会这样帮自己,心里给顾城贴上,“好盟友”的标签。

    顾城转头看着安心如,点了点头,也没开口。

    安心如看了眼远处的母亲,忧心忡忡地,又继续说道,

    “我想这段时间先不过去你那边了,我决定和母亲回家,好好照顾她,陪陪她,爸爸刚走,她一个人肯定还适应不了。”

    “好。”干脆利落,简洁有力的一个字。安心如感激地看着顾城,

    “谢谢你。”

    “这两个字,你今天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顾城“毫不领情”,直接果断地嘲讽了安心如一遍。

    真是个冷血的动物,这个时候不是应地回一句,“不用谢吗?”,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安心如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顾城一番,脸上笑了笑,又回道,

    “是吗?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

    顾城看着安心如眉角那抹淡淡地不屑之意,微微蹙眉。

    “等我安顿好母亲后,便会回去,遵守我们的约定。”

    安心如其实心里也明白,自己有多久没有去顾城那了,顾城不仅没有逼迫自己回去,还这样帮自己,自己也该识实务,讲诚信,等事情告一段落后,老老实实履行自己的约定。

    顾城走了以后,安心如又和母亲在父亲墓碑前,坐了许久,知道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安心如才提醒母亲,

    “妈妈,天黑了,我们回去吧!”

    许是,安妈妈也累了,没有再逞强,跟着安心如回了家。

    打开家门的那一瞬间,安心如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家里的一切还都没有改变,只是,许久没有住人,家里少了一些人气,多了一些灰尘。

    安心如服侍安妈妈回房休息以后,又开始整理打扫卫生。

    等一切都忙完以后,安心如又回到母亲房间,安妈妈并没有入睡,坐在梳妆台上,双眼失神,怔怔地发呆。

    安心如小心轻声走过去,柔声道,

    “妈妈,怎么还不睡啊?睡不着吗?”

    “……”

    安妈妈没有回应安心如,依旧保持着动作,完全不理会安心如。

    安心如以为是安妈妈想事情想得太入神,没听到自己的声音,便稍稍提高音量又说道,

    “妈妈,已经很晚了,你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安妈妈像是被触碰到开关一样,猛然回过神来,眼神变得狠厉毒辣,看着安心如浑身发毛。

    “你在这里干什么?东西都收拾整理好了吗?”

    安心如被吓得不自觉往身后退了一步,担忧地看着安妈妈说道,

    “嗯,基本收拾好了,剩下的,我明天收拾。”

    因为,今天安心如自己也很累了,为0了让安妈妈好休息睡觉,安心如把安妈妈的房间收拾整理干净后,又随便把自己的房间打扫收拾后,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再收拾。

    安妈妈怒气冲冲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扯着安心如的胳膊把安心如拽得生疼,拖到客厅以后,指着客厅茶几上薄薄的一层灰,大声吼道,

    “你看看,这叫收拾了?你爸爸现在不在了,你就这么随便敷衍吗?他一走你就想当猴子,称霸王了是不起?”

    面对母亲无端不讲理的指责,安心如心里也是一痛,可是她知道母亲是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才有这样过激的行为。

    “我知道了,妈妈,我现在立马去打扫干净。”

    安心如走进厨房,沾湿一条毛巾,在安妈妈的怒视下,将茶几擦得干干净净,透明发亮。

    安妈妈坐在沙发上,拿着茶几上摆放的全家福,左手一指腹慢慢地摩挲着玻璃相框里安父的笑脸,无声地哭泣。

    安心如一边观察着安妈妈的举止,又在安妈妈的怒吼声下,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将客厅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

    终于收拾干净了,安心如瞧见安妈妈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打盹了,她放轻动作,小心翼翼地靠近安妈妈,小小声地劝道,

    “妈妈,累了就去房里休息吧。”

    安妈妈这次倒是没有再反抗,只是冷冷地瞥了客厅一圈,看到客厅已经打扫干净以后,才放心地跟着安心如去了房间。

    终于,安心如把安妈妈哄睡着,自己才回房休息。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安心如回到房间,拉上窗帘,准备洗澡休息。

    因为太过疲劳,安心如并没有看见楼下窗外那一抹身影。

    顾城站在车旁,整个身影融入到夜色当中,只有一双深邃锐利的眸子,坚定地望着安心如房间的窗口,看着倒映在窗帘上那一抹瘦小纤细的身影,薄唇紧闭。

    安心如洗完澡以后,躺在床上,全身的肌肉都开始放松,熄灭灯光后,很快便进入了睡眠。

    随着安心如房间灯的熄灭,顾城眼眸里的那一抹亮光也随之消失,但依旧伫立了许久,才驾车离开。

    第二天,安妈妈又早早地起床,开始敲打安心如房间的门,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赶快起来。”

    还在睡梦中的安心如顿时惊醒,迷糊了一阵才反应过来,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收拾,门外的敲门声不断,安心如又朝门口喊道,

    “好,立马就起。”

    接下来的就好,安心如每天都陪在安妈妈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对于安妈妈每天提的那些无理的要求,或是,她情绪激动时,对着安心如破口大骂的那些难听词汇,安心如都全盘接收,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安心如每天都忙到夜里十一点才得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她不知道的是,窗外那抹身影也一直陪着她,直到她房间灯熄灭,去入睡,才驱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