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棺木里已经没有了呼吸的父亲,安心如心里还是阵阵抽痛,像是被撕裂开来一样。

    安妈妈独自坐在那盯着安父的遗容,哽咽抽泣。

    一下子,一家三口,阴阳相隔。

    安心如觉得整个现场的氧气好像都被抽走了一样,难受压抑,让人想逃,却又无处可逃。

    安心如实在累了,也不嫌脏,坐在墓园一侧的石阶上,默默发呆。

    没几分钟,安心如手机响了,是程旭堂哥打过来的电话。

    安心如接通后,对方就开始虚情假意地,装作一副悲痛的样子,和安心如说道,

    “你家的事我听说了,对你父亲的离世,我深表歉意,希望你能节哀顺变,弟媳,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安心如听着那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心里冷笑,也配合应付道,

    “谢谢堂哥关心,我没事。”

    安心如现在心里极其排斥别人拿她父亲的死开找话题,闲聊,直接果断地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那头,本意也不是专程打电话来慰问,只是借着这件事,当做噱头,意思意思一下,见安心如也无心这个话题,心里估计也乐开了花。

    “唉,只能祝愿他老人家一路走好。”

    安心如没有再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开始透露打电话的本意。

    “弟媳啊,你还记得之前我们聊的那个投资项目吗?”

    安心如听到这,心里了然,她也正借这个机会,套套堂哥的话,了解程旭现在投资的现状,也好为下一步反击做准备。

    安心如立马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口吻,急切关心地询问,

    “对啊,堂哥,那个投资项目怎么样了?我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来得及顾上。”

    “我和你说啊,这个投资项目是真牛,短短几个礼拜,就已经是赚得琳琅满目,金盆满贯。”

    电话那头一听安心如的语气,立马忍不住开始吹嘘夸赞,一本正经地搁那胡说八道。

    安心如嘴角勾出一个浅笑,对于堂哥的话,不置可否。

    继续伪装,语气里故意透出一股羡慕嫉妒的意味,故作遗憾地感叹,

    “这么好啊,好羡慕啊,早知道我也投资了,真后悔。”

    对方一听安心如“上钩”了,更是卯足了劲,通过手机听筒,传来更浮夸的言辞,

    “是啊,是啊,错过这个机会真的太可惜了,你看看,就这么几个礼拜,钱就翻了好几倍,哈哈……”

    安心如对于这浮夸的演技,也只能无奈地扯了扯嘴角,紧接着又佯装后悔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堂哥一听安心如这后悔可惜的叹息,接着哈哈大笑了几声,才又一副长辈的样子,安慰道,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程旭不是投了一笔吗,我这一旦有了,我立马就能给程旭十万块分红。你看看,我这可是一有利息就想着赶紧给我这个堂弟分红啊。”

    安心如就等着堂哥提起程旭,她好借机打听,于是有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是吗,可是,我也忘了问程旭到底投了多少钱,家里的钱一直都是他管着,我也信任他,所以也就没有多问。”

    “哈哈,你信任程旭是应该的,我估摸着程旭是想给你一个大惊喜,才没有告诉你。程旭这么有眼力,又如此果断爽快,很快就能为家里添一大笔存款,多好啊,你跟着他可是享福了。”

    电话那头,越说越兴奋,一个劲地夸程旭能干,又把投资吹嘘得神乎奇乎的,安心如要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估计也会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程旭目前为止,投了多少钱啊?”

    安心如也懒得再打马哈,直接问道。

    “我看看啊,嗯,他找我投资了许多次,前前后后加起来,有八十万了吧。”

    安心如一听程旭竟然投八十万这么多!

    不可能啊,房子抵押出去也就40万,他上哪拿出这么多钱来投资的,安心如越想越疑惑。

    之后,安心如又和堂哥寒暄了许久,才把电话挂断。

    安心如收起手机,双手枕在膝盖上,下巴则撑在手上,看着前面的阶梯发呆,双目有些失神。

    顾城接完电话出来便看到这样一副景象,眼神一沉,薄唇紧闭,默默地朝安心如走过去。

    其实,他早已经接完电话了,只是,看到安心如在和程旭争吵,没有现身。

    看着两人,顾城握紧电话的手,不自觉又加大了力量,目光冷鸷,胸口堵着一团嫉妒的火,只是,顾城向来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那股醋意被藏得无影无踪。

    安心如听到脚步声,一转头,看到顾城那张倾城妖孽的脸,愣了一下。

    顾城过来悼念过后,安心如就没在仪式上看见顾城的身影,安心如还以为他走了呢。

    “你怎么还没走啊?”

    看到顾城一愣,安心如脑袋还没有转过弯来,心里的疑问脱口而出。

    听到自己的声音后,安心如心里一震,有些紧张地看着顾城,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把这位爷给惹着了。

    让安心如没想到的是,顾城并没有因为她的出言不逊而生气,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又把目光移开,薄唇轻启,

    “别太软弱。”

    顾城其实很担心安心如会撑不住,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语,身形一凛,不相信那话是从顾城嘴里说出来的。

    安心如怔怔地,眼神的光芒慢慢聚拢,越发坚定,大概是一直以为自己只有一个人,突然听到一个支持自己的声音,即便那个声音低沉冷淡,但有力

    久久才发出一个“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安心如在心里纠结了许久,一脸为难的表情,最后,还是开口看着一旁站着的顾城,说道,

    “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安心如放低姿态,有些难堪卑微地开口。

    顾城看也不看安心如,也没问要求帮什么忙,便抽着烟,漫不经心,声音低沉性感地,“嗯”了一声。

    安心如也没想到顾城会这么直接地答应,还有些不敢相信,怔怔地看了顾城好一会,想着不可能这么轻松,便等着顾城接下来的交易条件,可是,几十秒过后,顾城依旧抿唇,没有开口的打算。

    安心如才明白顾城是真的没有条件的答应了自己。

    安心如一脸正色地看着顾城,正色道,

    “我现在唯一的软肋表示我母亲,我不想再让她卷入这场血腥的厮杀当中,能不能请你帮我把我母亲送出去,安置在一个安全舒适的地方。”

    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睛,到映的是远处那片绿葱葱的野森林,脸上表情依旧冷淡,严峻。

    听到安心如的话,才微微转头,看着坐在阶梯上的倩影,说道,

    “送你母亲出去没问题,问题在于你母亲本身的意愿。”

    安心如经顾城这样一点拨,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才是最关键的,安妈妈现在整个人都情绪异常,容易激动,如果安心如提议让母亲出国,母亲势必大闹一场,根本不会走。

    而且,这里是母亲和父亲扎根几十年的地方,父亲又刚离世,母亲必然会死守在这里,压根不会同意离开。

    安心如为难了,一张小脸皱在一块,看上去呆呆傻傻的。

    一手托着脑袋,脑海中缠绕成藤。

    “你可以从她在乎的东西下手,为由。”

    顾城看不下去安心如那副惹人不自知的模样,好意提醒道。

    安心如哪里知道,顾城现在对她满怀愧疚,若是他早点告知安心如,刘慧玲要赶去医院闹-事,安父或许也不会去世了。

    所以,别说现在安心如求自己帮安母转院,就是让他拧下程旭的脑袋,他也会答应。

    “在乎的?”安心如又陷入了一场新的头脑风暴当中,眉头都快皱到连在一起了。

    “你可以想好了再告诉我,只要你母亲答应,我可以立刻安排这件事。”

    “嗯嗯,那我说通母亲后,再联系你吧。”

    安心如实在想不到办法,只好先作罢。

    只是,怎么劝说母亲,真的是一个大难题。

    顾城陪着安心如做了好一会,直到安妈妈在四处搜寻安心如。

    看到阶梯上的两人,安妈妈脸色一黑,朝着两人大步流星走过来,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看不清现在的形势吗?我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安心如立马从阶梯上想要站起来,可是因为坐久了的原因,双腿发麻,又加上猛地起身,一个不稳,眼看就要朝阶梯下摔下去。

    顾城眼里闪过一丝担忧,迅速出手,扣住安心如的柳肢。

    速度快得一旁的安妈妈都险些没有反应过来。

    安心如心里一紧,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双有力强劲的大手便稳稳地搂住安心如的腰身,把她带稳,站住。

    安心如心有余悸,怔怔地看向顾城,开口说话时,呼吸还不稳,

    “谢谢。”

    顾城把安心如扶稳后,便立刻松开了手。

    安妈妈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眼神更加阴沉,一张脸黑得不能再黑,也不顾安心如刚刚经历的危险,铁着脸,朝安心如吼道,

    “还在干什么,还不快点走。”

    安心如无奈地看着有些无理取闹地安妈妈,沉默不语,朝安父的墓碑走去。

    安妈妈临走前,目光凌厉地剐了顾城一眼,满是警告的意味。

    顾城也不计较,面无表情地回应。

    安妈妈冷哼一身,转身走开。

    顾城也没再靠近人群聚集的地方,只是高大修长的身影立在安心如目光所能及的地方,无形之中给了安心如许多支撑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