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靖挂掉电话后,又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知顾城。

    顾城停下手里转动的银质钢笔,沉思了一会儿,又起身拿上车钥匙出了办公室的门。

    他猜到,安心如肯定耐不住性子,要去大闹一场,而且,现在她的情绪一定非常不稳定,顾城有些不放心,打算亲自去看看。

    一路疾驰赶到医院后,在医院楼下遇到了一脸愤懑,皱着眉,急冲冲走路的安心如。

    顾城朝着安心如走过去,沉声道,

    “你准备去做什么?”

    安心如没想到顾城还会在这里出现,有些惊讶,怔怔地看着顾城,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要去找我婆婆,我要和她理论。”

    “理论?你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是要去理论的?”

    顾城冷笑一声,嘲讽道。

    “无论怎么样,我不能让她就这样杀害我父亲以后,又这样轻而易举便免去牢狱之灾,逍遥法外。”

    “你找到她又能怎么样?你能把她送进监狱?”

    顾城毫不客气地讽刺,一针见血。

    现在的安心如只是一个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人,已经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安心如被顾城问得一愣,她的确没办法把婆婆再次送进监狱。

    可是,就这样任由她逍遥法外。

    不,一想到婆婆就这么被释放了,安心如心里是一万个不甘心,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可我待不住,我想要问问她,做出这样的事,不会良心过不去吗?晚上,她睡得着吗?”

    安心如说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她急切地想要一个宣泄口。

    “她要是待不下去,又怎么会三番两次做这些事。”

    顾城不予余地地反击安心如的话,冷漠地不像是在安慰人,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心疼眼前这个已经乱了阵脚,失了方寸,茫然得不知所措的女人。

    “那我要怎么办?我现在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没有勇气一直待在医院,不想面对父亲的死,也没脸一直待在母亲身旁。”

    “一想到婆婆现在安然无恙地待在家里,父亲躺在冰冷的房间里,母亲也伤心欲绝,我就咽不下这口气,我想找她拼命,让她偿命。”

    安心如哽咽着声音,一双美目里全是氤氲的水汽,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沾湿,随着安心如抽噎的动作而上下蒲扇,楚楚可怜。

    现在的安心如哭得就像一个孩子,手足无措的样子,看得让人越发的心疼不忍。

    顾城知道她的内心承受着怎样的压力,可也只能靠她自己去排解,旁人什么都做不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现在不能轻举妄动。”

    顾城拿出侧兜里的手帕,递过去,让安心如擦掉眼泪。

    安心如怔怔地接过手帕,大概是把顾城的话听进去了,安心如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抹掉眼泪后,便告诉顾城。

    “我不会冲动了,谢谢你。”

    顾城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今天来着第一是为了阻止安心如做傻事,第二,心里担忧,想看看安心如的状况。

    安心如现在情绪低落,无力开口说话,顾城则本是冷感少话的人,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便又一起上了安妈妈病房所在楼层。

    安心如走到安妈妈病房门口后,便不再便前多走一步,而是坐在安妈妈病房门口,不敢再进去刺激安妈妈。

    最近,安妈妈的情绪越发反复无常,安心如有些担心母亲的情绪变化,生怕自己的出现会刺激她想到父亲的死,所以,现在安心如只敢在安妈妈睡下后,才敢进去照看。

    顾城也清楚安心的性子,没有多说,一言不发,依旧面无表情得陪坐在一旁。

    突然,安心如电话铃声响起,是她极度不愿看到的人打来的,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两个字——程旭。

    “喂,有什么事?”安心如语气冷淡,甚至能感觉到那股由内而发的寒气,渗入全身的毛孔。

    可偏偏,程旭不怕冷,耀武扬威地开口,

    “安心如,你死心吧,你是扳不倒我们的,何必再自讨苦吃呢?”

    程旭今早在安心如那受了委屈,现在得知自己母亲被宣告无罪释放,心里顿时得意洋洋,第一件事便是要打电话来羞辱嘲讽安心如。

    “程旭,你们一家人包括莹莹都不会好过的。”

    大概是顾城那些针针见血的话,刺激了安心如,让安心如心里地怒火没有那么急切,面对程旭的嚣张跋扈,恶语相向,安心如也只是冷言相对。

    “安心如,就算你再怎么放狠话,你以为我们会怕你吗?你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呢?哈哈……”

    电话那头的程旭心情大好,对着安心如冷嘲热讽。

    顾城在一旁,能隐约听到电话里传来放肆的声音,眉头一皱,眉宇间透出狠意,脸色一沉。

    安心如知道,莹莹与警局勾结,走后门救了婆婆这事,肯定会助长程旭一行人的嚣张气焰。

    但,幼稚到打电话给安心如炫耀这种地步,虽然依照程旭那性格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安心如总感觉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事,是让程旭如此心花怒放的另一个原因。

    安心如懒得听程旭说这些没用的话,也不想和他再在这消磨时间,安心如直接挂掉了电话。

    因为安父的突然逝世,许多亲戚都收到了消息,姑姑离得最近,又是最亲的,所以很快便赶来医院。

    姑姑找到安妈妈的病房,只见安心如坐在病房门口,落寞神伤的样子,心里也是一紧,心疼这个侄女。

    “心如啊,怎么不进去陪妈妈呀?”

    “姑姑,你来了,我不进去了,你去和我妈妈说两句吧,她状态不太好。”

    姑姑见安心如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便进病房找安妈妈去了。

    顾城见安心如姑姑到来,便暂时离开。

    半个小时后,姑姑便出了病房,

    “嫂子的状态不容乐观,这次哥哥的离开对她打击肯定非常大。”

    安心如也知道,默默地点了点头。

    两人互相抚慰了对方后,沉默了良久,姑姑便露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看着安心如。

    安心如察觉到了,便开口问道,

    “怎么了?姑姑。”

    “心如,这事,是姑姑对不起你,姑姑没用。”

    面对回去突然的道歉,安心如有些不明所以,满脸疑惑地看着姑姑,等着姑姑的下文。

    “房产证被程旭拿走了。”

    “什么?”安心如一听,顿时瞳孔紧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顿时又是一顿打击。

    对付程旭的唯一砝码也被夺走了,安心如这下手里能用的棋子越来越少,还怎么和她们抗争啊。

    姑姑一见安心如反应这么大,急忙开口解释道,

    “心如,姑知道这件事是姑对不住你,可姑姑也是没有办法,被逼无奈啊,程旭逼得太紧了,我压根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而且,你知道,程旭那个人,若是我不把房产证给他,他和他母亲一定会闹得我们家鸡犬不宁,我也会被他们给闹死的。”

    姑姑哭得泪流满脸,一个劲地和安心如解释,道歉。

    安心如也是万万没想到,程旭竟然已经拿到了房产证,难怪刚刚如此嚣张,跑来和她炫耀。

    安心如这下更是手足无措了,更加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心里又急又慌。

    看着哭得泣不成声的姑姑,安心如只好先安慰道,

    “我知道了,姑姑,我不怪你,你也别难过了。”

    “心如,是姑姑对不起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要给你添麻烦。”

    “没事,姑姑,你先回家吧,有事我再通知你。”

    安心如无心再安慰姑姑,只好先把姑姑安抚好,打发回去。

    姑姑知道安心如现在的心情,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先行离开了。

    顾城见安心如姑姑离开后,看着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的安心如,踱步走过去。

    安心如把事情全部告知顾城,顾城点了点头,安慰道,

    “你别着急,我现在马上派人过去盯着。”

    “而且,他这是属于私自抵押房产证,是非法行为,钱应该还没到他手上,你要是去告他,估计还会有一顿牢狱之灾等着他。”

    安心如听到顾城这样说,慌乱的心才稍稍平静下来。

    病房里又突然传来安妈妈压抑的哭声,安心如听到后,立马站起来,急急忙忙推门进了病房,

    “妈妈,怎么了?别哭了。”

    安妈妈从枕头上抬起头来,眼睛完全是红肿不堪,她告诉安心如,

    “你别再闹了,别管什么房产证了,现在最要紧的是你父亲的身后事,一定要好好安排。”

    听着安妈妈的劝告,安心如也决定暂时把这事搁置,先安排父亲的葬礼和丧事。

    “好的,妈妈你别担心,我不会闹的,我现在去安排父亲的葬礼。”

    安心如又在病房待了许久,知道安妈妈哭累了,睡下,安心如才轻声离开病房。

    出到病房门口,安心如才发现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安心如看着那个已经空掉的位置,心里对顾城充满了感激。

    倘若不是他,恐怕自己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安心如开始一一联系父母的亲戚朋友,把父亲的死讯通知出去。

    安心如去和医院协商,又联系殡仪公司,将父亲的遗体运去殡仪馆。

    安心如担心,不知道她选择暂时息事宁人,程旭那边是否会放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