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到家门口一看,有好几位身穿制的警察站在门口。

    安心如加快脚步,走进家门,果真不出她所料,父亲出事后,她便报警立案了,现在家里的警察都是来抓捕婆婆刘慧玲的。

    其中一个警察站在刘慧玲眼前,

    “刘慧玲女士,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故意杀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配合我们调查。”

    刘慧玲早已经吓傻了,一个乡野村妇,平常虽然常做一些损人利己的坏事,可闹得惊动警察这种事,还是非常少。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警察,额头上如黄豆大小的汗珠,直直地砸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诡异”的声响。

    嘴唇因害怕而剧裂抖动,眼睛全然没了之前的凌厉。

    哆哆嗦嗦的,苦苦哀求解释道

    “我没有,不要抓我,我没有的,求你们了不要抓我,我不想坐牢。”

    “对不起,刘女士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带头警察严谨以待,完全不被收买,没有动任何恻隐之心,义正言辞地再次说道。

    刘慧玲见警察完全不为所动,脸色更加苍白,看着刚进来的安心如,急急忙忙开口哀求道,

    “心如,不是我杀的你父亲,你要相信我,心如,不要让他们把我带走,不要告我,我不想坐牢啊。”

    刘慧玲跑过来拉着安心如的手,一个劲地哀求道。

    “我以后,再也不闹了,你不要让他们抓我啊……”

    面对婆婆的求救,安心如只是冷眼看着,听着这些苍白的言辞,安心如觉得又好笑又可气。

    看着那只伸向自己求救的手,安心如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成碎片,可是她除了报警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依靠警察法律来制裁婆婆刘慧玲。

    她奋力甩开刘慧玲的手,强忍怒气,

    “我不会放过你的。杀人偿命,理所应当。”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去医院想……”

    “你想干什么?你就是想害死我父母。现在开心了,我父亲真的如你所愿,都没能从手术台下来。”

    安心如不想再听到从这个人嘴里吐出来的任何一个音符,严声拒绝打断道。

    “……”

    刘慧玲看出了安心如的决绝,安心如那双眼里充满杀气,根本就是铁了心要把自己送进监狱,

    “安心如,你个贱人,我说了我没有,你竟敢诬陷我,你不得好死。”

    刘慧玲见安心如不打算救自己,整个人变得暴动狠戾起来。

    “好了,刘女士,不要再恶语伤人,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进行调查。”

    说罢,警察拿出手铐,欲将刘慧玲拷上,可刘慧玲疯狂地挣扎,那股拼命的蛮劲弄得警察也很是头疼。

    最终,经过一番苦苦挣扎,刘慧玲还是一身狼狈的被警察带走了。

    安心如看着空掉的房子,耳边也没有了刘慧玲的哭嚎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死寂荒芜,就像安心如的此刻的心情一样。

    安心如无力瘫软地靠坐在沙发上,她已经哭不出来了,心里的恨意是唯一支撑她过来的。

    丈夫程旭急忙忙地开门进屋,在房里转了一圈,脸色越发铁青,他发现四处都没有自家母亲的身影,朝安心如问道,

    “我妈呢?”

    回答他的只有客厅的回声,安心如依旧沉默不语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程旭知道自己母亲已经被带走了,恶狠狠地走到安心如面前,双眼赤红,

    “你又在闹什么鬼?凭什么告我母亲谋杀你父亲?你父亲明明是自己手术失败死亡的。”

    安心如没有理会程旭的质问,只是抬头瞥了一眼,复又低头沉默,不予理会。

    程旭见安心如完全无视自己,心里的怒火更加旺盛,怒不可遏地朝她吼道,

    “你个丧尽天良的贱人,颠倒是非,心狠手辣,虐待自己婆婆,现在还她诬告她,将她送进监狱。如此冷漠无情,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要是我母亲有半点事,我程旭是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安心如这才抬头,冷冷地看着程旭,眼里全是恨意,连伪装都伪装不下去了,厉声质问道,

    “你母亲的命是命,我父亲的命就不是命了?若不是她,我父亲怎么会死。”

    安心如从沙发上站起来,怒瞪程旭,气势完全不输他。

    没想到,程旭听到这,冷笑了一声,复又开口说道,

    “那,莹莹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生命吗?你口口声声说要让我母亲为你父亲偿命,那你是不是该为莹莹肚子里的那条小生命偿命,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落到这个地步也是你活该!”

    “孩子?你们背着我勾搭在一起,还打电话给我父亲胡说八道,让我父母生气双双住院,现在又间接害死我父亲。我安心如做得最错的事,从头到尾都是是认识你,程旭,这个虚情假意,心狠手辣的男人。”

    如果一开始,听妈妈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弄得家破人亡了,安心如绝望地在心里想。

    心里的愧疚更深,更深。

    “哼,你是自己愚蠢,又怪得了谁?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你若早早把房产证给我,还会闹出这么多事吗?是你自己不懂分寸!”

    程旭索性也扯下那张虚伪的嘴脸,用真面目示安心如。

    安心如想不到程旭竟然还能这么不要脸的说出这种话,惊讶地不知如何开口。

    听着程旭的怒骂声,安心如也不想再多说,这种人说多也是无益,安心如便绕过程旭,回到自己房间收拾好东西后,又去了医院照顾安妈妈。

    第二天,安心如在医院醒来后,便接到陆健发过来的消息,告诉她,婆婆刘慧玲被无罪释放了。

    安心如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杀人凶手”婆婆这么快就能逍遥法外,她急冲冲赶去警察局,询问警察。

    大约一个小时后,安心如从警察局失魂落魄地走出来,已经是疲惫不堪的样子,安心如的脑海里全是警察刚刚和她说的那几句话。

    “很抱歉,安女士,你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刘女士是杀人凶手,我们没有办法立案,因为突然脑淤血的状况非常多。”

    “若真的要证明是刺激造成的脑淤血死亡,还得将你父亲的尸体交给有关部门,做尸检。”

    “而且刘女士最多是也意外诱导的因素,不是直接的谋杀定罪。所以你的案件我们无法受理。”

    安心如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难道真是要任由婆婆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后,又继续逍遥法外吗?

    尸检报告要不要去做呢?

    安心如还是赶去医院,决定和母亲商量后再做决定。

    “妈妈,今天婆婆被无罪释放了,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她杀了人。警察告诉我,如果要告倒她,可能需要父亲的尸检报告。”

    安妈妈一听“尸检报告”,情绪立马激动,赤红着一双眼睛,手指哆哆嗦嗦地,却又愤怒地指着安心如,吼道,

    “我绝对不会同意的,你要是敢拿我丈夫的身体去做什么尸检,我就死给你看,你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吧。”

    安妈妈反应特别强烈,态度特别强硬,靠在病床上,凶狠地瞪着安心如,随后又拿起桌子上的花瓶,狠狠朝门那边砸过去,摔在地板上,玻璃碎了一地。

    “安心如,你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

    “妈妈,你别激动,我不会做尸检报告的,你别激动。”

    安心如哭着哀求安妈妈不要过于激动,一个劲地安慰,对于母亲安心如只有心疼,她知道妈妈到现在都没能接受父亲去世了的事实,所以现在变得脾气2格外暴躁,敏感。

    安心如也不愿意再去伤害父亲,就让他那样安安静静地离开吧,何况,安妈妈现在身体这么虚弱,要是再受打击,她真的担心安妈妈也撑不下去,在这节骨眼上又出事。

    她现在做什么都必须小心翼翼的,把安妈妈保护周全,才能放手去干其他的的。

    安心如把安妈妈情绪安抚好后,又接到电话,是她的一个在警局上班的朋友。

    两人约了见面。

    坐在对面的警察朋友告诉安心如,

    “你婆婆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出来,是因为有人在这里动了手脚,走了后台。”

    安心如这才明白,点了点头,又疑惑地问道,

    “那知道是什么人吗?”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这样啊,那谢谢你特意告诉我这些,我会去查清楚背后的人的。”

    “这人既然能插手这种命案案子,说明势力不小,你要小心。”

    “嗯,我知道。”

    警察朋友离开后,安心如又打电话给了陆健,让陆健帮忙查查背后的主谋到底是谁。

    陆健很快便查到了,拿着调查结果,打电话通知安心如,

    “安小姐,查到了,是你丈夫的小三莹莹。”

    果然,又是你搞的鬼,刚遭遇那么大的事,又开始兴风作浪了吗?

    安心如挂掉电话,心里冷笑,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一命偿一命,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