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玲和小姑子还在热烈地讨论着嫁妆的问题以及男方家的经济情况如何如何,一副小姑子已经订婚,就要出嫁了的样子。

    安心如见两人这样,心里又是一阵冷笑。

    离你们哭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有机会,带回来我看看啊。”

    刘慧玲笑眯眯地说着,小姑子则依旧一脸娇羞,频频点头答应。

    安心如也不再说话,一旁的的丈夫程旭也全程没有插话,看上去状态不是很好,估计还在纠结投资的问题,忙得焦头烂额吧。

    突然,程旭的手机铃声响起,程旭拿上手机,接听后,对方大概说了几句,程旭脸色立马变了,立刻起身站起来,期间还碰到凳子一角,发出了很响亮的碰撞声,程旭也顾不上,拿着手机就往房间里跑,看来情况很紧急。

    刘慧玲见状也有些好奇,停下与小姑的谈话,虽然她也很在乎小姑子的婚事,或是说能不能傍上大款,但重男轻女的思想过于根深蒂固,一见程旭表情凝重不对劲,她立马扔下与小姑子的对话,跟上去,走在程旭身后不停地打听追问。

    “怎么了?旭儿,发生什么事了吗?”

    程旭一言不发,拿起房间里的车钥匙,便急急忙忙地赶出门了。

    刘慧玲从客厅追到卧室,又从卧室追到大门,依旧什么都没有问到,看着儿子一脸紧张凝重,刘慧玲也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安心如看程旭那副着急焦虑的模样,就猜到大概是照片起作用了,莹莹那边应该是出事了,丈夫程旭这会赶过去大概就是为了这事。

    一想到这,安心如忍不住心里有些高兴,笑了笑,继续埋头吃饭。

    刘慧玲折身返回客厅,一脸担忧焦急地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的饭菜什么胃口都没有了,就直直地坐在那发呆。

    安心如刚把筷子伸到刘慧玲眼前的那一盘鱼香肉丝上,刘慧玲一看,安心如竟然还一脸淡定地吃着饭,原先的不安和焦虑都转化成怒气和恼意,指着安心如就骂道,

    “你还有脸吃?一天到晚不着家,现在程旭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你有什么脸做妻子?啊?”

    哼!事情就是我安排的,就是为了看到这样的局面我才回到这的,为什么要担心他。

    安心如心情大好,不想和刘慧玲计较,没有理会刘慧玲,任由着刘慧玲骂骂咧咧个没完没了。

    小姑子本来就在家里待不下去,一心想着要去缠住现在傍上的大款,一见哥哥也不在家了,便更是无心待在家里,也跟着起身离开家里,前去找那所谓的陈老板。

    “妈,我吃饱了,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

    “诶,这会儿了你去哪呀?”

    小姑子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跨门而出。

    看着小姑子离开背影,刘慧玲心里更是不满,一个两个都这样不爱着家。看着一旁的安心如更是不满意,又继续骂骂咧咧。

    安心如完全不予理会,吃过晚饭后,安心如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梳妆台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现在的我正在一步步反击,终有一天,我会把你们欠我的全部拿回来。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想到复仇的第一步成功了,安心如突然想到了那个承诺帮自己复仇的男人,才想起来,她和顾城已经三天没有联系过了。

    按照约定,安心如这是属于违约的行为。

    明天直接去别墅找他吧!

    安心如在心里下好这样一个决定后,便爬上-床安然睡下。

    这一晚,安心如一夜无梦,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安心如中午下班后,没有再去医院,而是直接打的去了顾城的别墅。

    安心如回到顾城的别墅后,准备做好午餐后等顾城回来,也不再计较前几天的事,虽然现在想来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刚套上围裙,安心如便听到从门外传来汽车引擎熄灭的声音,安心如以为顾城过会儿就会推门而入,可是却迟迟没有等到回来的人。

    便走到门口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还没走到门口,安心如便从干净透明的窗,看到窗外,顾城的车已经停在院子里,只是迟迟没有人下车。

    安心如走近窗边,才看清楚车里有两个身影。

    ——顾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安心如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车里有些亲密的两个人。

    副驾驶上的女人用手攀上了顾城的脖颈,主动献身,把一张红唇凑过去,贴上了顾城的薄唇。

    顾城也没有拒绝,任由女人的动作。

    看到吻在一起的两个人,安心如不知为何感到心脏有一瞬间的缺失,但她什么都没有捕捉到,关于自己内心那一闪而过的失落感。

    反而有些愤愤然,盯着车里的两人。

    哼!果真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心里对顾城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安心如转身回到厨房,脱下身上的围裙,因为不想从正门出去和顾城打照面,便从后门偷偷地离开了顾城的房子。

    车里,妩媚动人的女人一个劲地挑-逗顾城,可顾城仍旧不为所动,眼神冷淡。

    贴着顾城的那张唇尽是浓郁口红的味道,让顾城变得极其不耐烦,他又想起,每次安心如接吻的时候,她好像从来不会涂抹这么重的口红,永远是淡淡的清香,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绝不是现在这股浓郁得让人心生厌恶的味道。

    一想到安心如已经整整消失了三天,顾城不耐烦地微微皱了皱眉头,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冷冷开口道,

    “你走吧。”

    女人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刚刚还好好的,这又是怎么?难道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

    “顾总,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出来,我改。”女人卑微地讨好道。

    生怕好不容易钓上的金龟婿,就这样跑了,顾城这号人物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接近得到的。

    顾城直接无视女人的问题,面不改色,薄情地再次开口,

    “给我离开这里。”

    “顾总,您这是怎么了呀?”女人还是不死心,不仅不听,反而继续凑上去,想要再次贴上顾城,企图留下。

    “我说让你走,听不懂是不是。”顾城已经有些恼意,不满女人的动作,低沉性感的声音让人心生畏惧,语气变得更为严厉。

    女人一看顾城隐隐有了发火的倾向,深知顾城的脾气,也不敢再造次,悻悻地停下动作,埋怨似地看了顾城一眼,一双美目里全是委屈,希望顾城开口让自己留下,顾城却全程无视。最后,迫于无奈女人才依依不舍地下了车,离开了顾城的房子。

    顾城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拿出手机看了看,依旧没有安心如的消息,眼里的寒意越发深重,狠狠地拍打了一下方向盘。

    黑色的加长版林肯车发出“滴!!”的一声狂躁的声音。

    顾城下车回到房里,看着依旧空空荡荡的房子,眼神变得更加阴鸷,表情更是黑得不忍直视。

    顾城烦躁地坐下,靠着沙发上,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

    点开一支烟,慢慢地抽起来,吐出的烟圈遮住那张如雕刻般的脸庞,朦胧中再添魅惑。

    这时,被扔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顾城不耐烦地抓起手机,冷漠地问道,

    “什么事?”

    “老板,安小姐的婆婆又跑来医院闹-事了,要不要通知安小姐赶过来。”

    电话那头的陆健向顾城报告道。

    顾城这时正在气头上,听到安心如的事,更是怒气填胸,厉声道,

    “不用了。”便把电话挂断。

    听到被突然挂断的电话,以及老板那严厉不满的声音,陆健征了征。

    老板这是怎么了?

    陆健很无奈,但又不好违背老板的意思,只好照做没有通知安心如。

    安心如从顾城家离开以后,便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

    她想起曾经有一次也是这样,那一次更为狼狈,刚被丈夫小三莹莹教训了一顿,独自一人走在现在脚下的这条街,狼狈不堪,走到立交桥上,准备结束生命,一了百了。

    那时候,顾城刚好开车经过,冷嘲热讽了一番,最后答应帮助自己复仇,前提是自己成为他的情妇。

    想到这些,安心如笑了笑,其实说到底是顾城救了自己,心里对顾城或多或少有些感激之情。

    可是顾城的脸刚浮在脑海中,安心如便想到刚才看见他与其他女人接吻的事,心里顿时不满,安心如顿住,站在原地,脸上一脸懊悔,

    我为什么要去想那个男人啊?一定是最近太累了。

    安心如急忙甩开脑海中顾城的身影,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

    因为全程是低着头的,并没有看过往的来人,知道眼前突然出现一双黑得发亮的皮鞋,安心如顿住抬头一看。

    苏铭一副好整以暇地样子,双手抱在胸口,挑了挑眉看着安心如,一副调侃的口吻开口说道,

    “怎么又是你啊?又在跟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