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顾城一宿没合眼,早上六点便又按耐不住,有些担心安心如的状况,带着满脸的疲惫前往安心如的房间。

    可床上整整齐齐,已经没有安心如的身影。

    顾城有些好奇,按照以往安心如的作息习惯,现在这个点应该还在睡才对,怎么回事?

    此时,安心如正从卧室里的浴室走出来,她已经收拾穿戴整齐,脸上的妆比以往要浓一些,但依旧能看出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看到顾城站在那,安心如先是一愣,眼里闪过一丝惧意,但那双清澈的眸子很快便恢复了清冷的颜色,面目表情看了顾城一眼。

    绕过顾城,在床头柜上拿走自己的包,始终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有说,便离开了房间。

    顾城早猜到安心如会是这个反应,看着安心如那一张漠然的脸,不仅没有丝毫生气,甚至有些心疼。

    这是本就存在他。

    客厅。

    安心如依旧面无表情地吃着早餐,顾城更不用说,他基本就没什么表情,坐在一旁一边看报纸,一边吃早点。

    整个客厅气氛压抑沉闷,除了碗筷碰撞时发出的声音,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快要薄弱地像是没有了一样。

    安心如草率地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进厨房收拾,顾城也收起了报纸,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眼里情绪复杂却又淡然,有着一种浓厚压抑感在星眸里四处流窜,转眼又消失不见。

    安心如从厨房出来以后,客厅里已经没有顾城的身影了,以为顾城已经走了,安心如不以为意,甚至内心有些小雀跃。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顾城,除了愤怒之外,可能更多的是害怕,她害怕面对顾城,所以,强装出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像是在威胁顾城不要靠近自己。

    顾城还站在门口,倚着车身,低头抽烟。

    顾城身材本来就是黄金比例,穿的班尼路定制版的西装,更是将身材修饰地完美无缺。

    倚着车身抽烟的动作,很多人做出来都是痞帅痞帅的,状况再糟一点就是一身流氓土匪气息。

    可偏偏顾城做这个动作时,举手投足间都是帝王的霸气,一种严厉中充满了男人魅力,诱惑十足,充满了禁欲气息的美艳。

    可是这一切吸引不了现在的安心如,她目光清冷,目不斜视地走向大门,刚走到顾城停车的位置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过来,

    “上车我送你过去。”

    安心如听到声音,停下脚步,停顿了一会儿,又什么都没说,抬起脚步继续往前走。

    一时之间,庭院里只剩下安心如脚踩高跟鞋的声音,“咯噔”,“咯噔”,一声声敲击在两颗心脏上。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顾城声音依旧平稳有力,严厉中不夹一丝温度,好像昨晚眼里的温柔只是一个海市蜃楼。

    安心如被顾城的声音吓得脊背一僵,怔住在原地,眼里闪过一丝惊恐,在原地愣了好一会,然后又像是下定决心般,脸上是隐忍的表情。

    极度不满地朝顾城的车走过去,高跟鞋发出的声音更加响亮,像是在替主人打抱不平。

    安心如气呼呼地坐进车的后座,顾城见安心如老实了以后,将烟头准确无误地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才转身上的车。

    安心如是下定决心不和顾城说话,顾城也不是能拉的下脸找安心如搭话的主,就这样两人一路无话,顾城把安心如送到了她的公司楼下,便驾车绝尘而去。

    安心如怔怔地看着离去的黑色车身,有些不明所以。

    即便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

    安心如怒气冲冲地朝顾城离开的方向,心里愤愤吼道。

    从那天以后安心如都没有再回顾城那,一下班就往医院跑,照顾父母。

    其实,就这样安心如平安无事地度过了三天,她原本以为顾城会打电话过来,命令自己回去,还提心吊胆地数日子,没想到,平静到安心如怀疑自己有受虐倾向。

    安心如就这样在顾城的世界里消失了三天,了无音讯,顾城也从始至终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安心如,命令她回去。

    这天下午,安心如陪了母亲许久,安心如像是从顾城的那件事中回过神来,打算将复仇计划进一步推进。

    她打电话给陆健,

    “陆助理,你好!”

    “嗯,怎么了?安小姐。”

    “是这样的,我之前有拜托朋友查到过一些关于我丈夫和他的小三莹莹的资料,我想让你帮我这些资料寄给莹莹的姘头。”

    安心如说得面不改色,仿佛口中的丈夫是别人的,出轨的事也是别人丈夫干的。

    “好的,安小姐,我明白了。”

    两人将资料交接过后,陆健接收到安心如传过来的文件,一点开看全是安心如丈夫和小三莹莹的亲密照,陆健按照安心如所说的,将照片全部发给了小三莹莹的姘头。

    此时,安心如的手机响了一声,安心如打开手机一看,是陆健发过来的消息,

    ——安小姐,文件我已经发给你所说的陈老板了。

    ——好的,谢谢你!

    安心如快速回了一句,聊表谢意。

    哼!好戏就快要开场了,我看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到时候会落得个怎么样的下场?!

    既然你这么想和程旭在一块,我也懒得再看这块垃圾,而且我也不介意做一把推手,看你们两“携手白头”。

    安心如在心里冷冷地想,眼里是与过往全然不同的坚定和寒意。

    下班以后,安心如想回家看看今日以来,家里人的情况,所以,她没有再奔去医院,和安妈妈打了一个电话,便直直地回家了。

    回到家后,婆婆和丈夫都在,只是,在于不在对安心如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以前可能还会喜欢她们出门去,把房间留给她一个人,可现在安心如想要逃离摧毁的不是这个家这么简单,而是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

    安心如笑着和在厨房忙得进进出出的刘慧玲亲切地打招呼,只是嘴角的笑意到达不了眼睛。

    刘慧玲冷冷的瞥了安心如一眼,冷哼一声,

    “回来干什么?就会碍眼。”

    安心如听到这话,依旧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回了卧室。

    第一次,安心如这样心平气和地面对刘慧玲的冷嘲热讽。

    现在这些已经对她构成不了任何伤害,在嘴皮上逞能,不如早点想办法还击。

    吃晚饭的时候,小姑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从外面回来。

    一进门,就开始扯着嗓子瞎嚷嚷,

    “我回来了,饭做好没有,我饿死了,赶紧把饭菜端出来。”

    “来了来了,你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

    刘慧玲一边把饭菜往外端,一边应和着小姑子。

    吃饭期间,小姑子更是把那嚣张气焰发挥到极致,对着婆婆刘慧玲和安心如两人吆五喝六的,

    “我喜欢那个菜,把它放到我面前来。”

    刘慧玲也不计较自家女儿没大没小的态度,把菜移到小姑子面前。

    过了没几分钟,小姑子又开始摆出一副大爷样,指着安心如,一副吩咐丫鬟的口吻,

    “去给我倒杯水。”

    安心如低头吃饭,听到小姑子的要求,冷哧一声,抬起头来,看向小姑子时,又微笑着应答到,

    “好。”

    说罢,起身去倒水。

    小姑子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各种任性嚣张,对着其他人吆五喝六。

    安心如把水杯递给小姑子时,故意问了一句,

    “你最近满面春光的,是不是谈恋爱了呀?”

    小姑子一听这话,一脸娇羞,低着头,眼角是藏都藏不住的笑意,并没有回答安心如的问题。

    一旁的刘慧玲,听到这话,哪里还坐的住,立马看向小姑子,急切地问出口,

    “是不是啊?你真的谈恋爱了?”

    小姑子一见刘慧玲也这样问,羞得满脸通红,抬头瞥了刘慧玲一眼,又低下去,点了点头。

    安心如也装作急切想知道的样子,微笑地看着小姑子,心里暗骂道,

    不知死活,过段时间,有你好受的。

    刘慧玲一见女儿点头,更加按耐不住,双手撑在餐桌上,停下筷子,

    “那个男人家世怎么样?有车有房吗?有多少存款啊?”

    小姑子虽然喜欢钱财,但到了这个时候,又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听到这种谈婚论嫁的话,更是羞红了一张脸,羞答答地开口,

    “嗯嗯,家世不错,是个大老板,很有钱,对我也出手大方。”

    刘慧玲一听是个大老板,更加来劲,身子都快伸到餐桌上了,激动地开口,

    “那如果你嫁过去,有多少嫁妆?嗯…房产证上一定要写你的名字,车也得挂在你的名下,礼金不得少于五十万。还有还有……”

    刘慧玲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全是男方娶小姑子的要求条件,全是关于钱财的问题,八字还没一撇,就已经开出了各种苛刻的条件。

    安心如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什么话都没有在说,看着讨论得如火如荼的两母女,安心如内心有些扶额,感叹道,

    ——我真的是遇到了一家子的奇葩,一个比一个极品。

    不过,尽情地嘚瑟吧,这样的机会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