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铭放开了怀中的女人,看清声源处的人便是早上在公司遇见的。

    他一步跨过去拦在安心如面前,安心如见突然出现的身影,立马停下脚步,抬头看向来人。

    才发现这个男人就是环宇国际集团的继承人——苏铭!

    安心如有些震惊,在公司见他时,一副清冷高贵,难以靠近的模样,没想到私底下却是这个样子的。

    只见刚才还沉迷在女色当中,行禽兽之事的男人,现在已经衣冠楚楚地站在自己面前,安心如有些不可思议,这男人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这都能赶上她家那位婆婆了。

    苏铭黑着一张脸,眼神阴鸷,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声音清冷不带一点温度地出声质问,

    “是谁派你来的?”

    安心如一愣,听到苏铭的质问,内心顿时慌乱开来,蹙眉看着眼前眉宇间都露着不满的男人,内心焦虑不安。

    难道他知道自己和顾城的关系?还是知道是顾城派自己过来的,去他们公司套取一些情报,拿下房地产投资的合同?

    安心如隐隐不安,自己明明就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这样被发现了的话,会不会太亏了?

    不行,现在还不能被发现。

    安心如捏了捏拳头,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一点,抬头直视男人的眼睛,语气不比男人客气,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让开,我要出去!”

    苏铭一听安心如的话,表情变得更加阴沉,厉声道,

    “还装?今天早上就见你在公司里鬼鬼祟祟地偷偷打量我,现在又跟踪我出现在这里,一天见三次,你觉得说得过去吗?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安心如撇一眼被扔在一旁的女人,又看向眼前的“衣冠禽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如此巧合的一切,头有些发紧。

    “先生,早上在公司呢,纯属意外,现在在这里也只是个意外,拜托你不要多想。”安心如只好如实地解释。

    “哼,所以,你觉得我们两个一天见三次都是缘分咯?!”

    苏铭冷笑一声,挑眉看着眼前长相比刚才亲热的女人要漂亮许多的安心如,完全不相信安心如说的话。

    安心如有些无奈,这人除去“衣冠”,真的是个“禽兽”吗?完全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安心如已经不想再和这人纠缠了,她的视线越过苏铭,直直地望着厕所门口,内心只有一句话在哀嚎,

    放我出去!!!

    安心如把视线转回来,看着被苏铭抛弃在一旁,仍旧喘着粗气的女人,心里更加鄙夷。

    “先生,巧合就是巧合,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缘分可言。”

    苏铭长这么大,那被人这样嫌弃过,眼里闪过一丝阴鸷,又变成满不在乎的样子,漫不经心,神情慵懒地说道,

    “这位小姐,欲擒故纵的把戏,我可不怎么喜欢,我更喜欢直接赤-裸的女人,就向那样的。”

    说罢,骚包地指了指适才亲热的女人,眼里满是调-戏的意味看向安心如。

    安心如这才明白男人其实并不是知道了什么东西,而是以为自己喜欢他,暗恋他,以为自己是跟着他过来的。

    安心如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不过内心的紧张慌乱感是烟消云散了,这也比发现她和顾城的关系要好得多。安心如偷偷松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自恋又骚包,一副高不可攀的男人,

    “先生,如果你喜欢那种的,便请你去找那种的,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瞎闹,我还有事,请你移步,让开!”

    安心如挤出一个笑容,看着苏铭,毫不客气地说道。

    苏铭双手抱胸,走了一步,站在安心如正前方,把安心如的路挡得更死,挑了挑眉角,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欠揍”模样,好整以暇地低头看着安心如,挑衅道,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就站在这里,知道你承认为止。”

    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我苏铭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样拒绝过,何况是个女人,不过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博取我的眼球。

    要是安心如听到苏铭这心声,估计会被气得吐血。

    不过,安心如现在就已经被气得有些心里梗塞了。

    看着眼前西装笔挺,人模狗样的苏铭,却做出这么幼稚的事,安心如严重怀疑他是怎么当上总经理的。

    “先生,请你不要这么幼稚,我是真的还有事。”

    见安心如还是不承认,苏铭皱了皱眉,露出他专有的招牌微笑,

    “其实,你现在完全可以承认你喜欢我了,因为你的方式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何必执着于欲擒故纵那一个招式呢,偶尔,也换换方式嘛?”

    “我说了我没有,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还是自恋它祖宗?变态。”

    安心如实在忍无可忍了,合着自己说了那么多,他大爷的愣是一个字没有听进去!!

    说罢,安心如愤怒地推开男人,直直地往前走。

    这是苏铭二十七年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吼,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女人推开他的时候,并没有费太大地劲。

    安心如走了好几步,苏铭猛然反应过来,眼神一沉,转身大跨一步,拉住安心如的手腕。

    一把把安心如摔在厕所墙壁上,二话不说,凑过去压住安心如的身体,钳制住安心如,低下头,凶狠粗暴地吻过去。

    安心如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背后传来的痛感,才发现自己被压在了厕所墙壁上,压根动不了,眼前突然出现放大好几倍的男人的眼睛。

    苏铭一向对女人温柔体贴,从来不曾这般粗暴地吻过一个女人,但眼前的女人是真的惹怒了他,随着女人口中的那一句“变态”,苏铭脑海里的理性突然断裂。

    苏铭死死地贴上安心如的嘴唇,有些疯狂地想要打开安心如紧闭的牙关。

    苏铭纵-横情场多年,阅女无数,每一个女人的嘴唇都是昂贵口红的问道,从来没有那个女人像安心如这样,味道清甜,让人为之沉迷。

    安心如倏然反应过来,抬起另一只手,用力地打在苏铭漂亮的脸蛋上。

    “啪”的一声,声音清脆,苏铭被打得偏过脑袋,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女人打脸?

    安心如不管不顾,一把推开眼前的苏铭,也不管脚下穿着的是高跟鞋了,愤怒地跨着步子离开。

    只留下苏铭在灯光昏暗,悠长地酒吧走廊里,许久未动。

    安心如气冲冲地从酒吧离开,直接打了车回了顾城的别墅。

    一路上安心如余气未消,对苏铭的作为任然愤怒不已,心里一个劲地骂苏铭是个混蛋!变态!

    安心如回到顾城别墅后,发现家里灯还开着,知道顾城已经回来了。

    有些意外,往时这个时间,顾城应该还在加班加点,或是约客户吃饭喝酒,今天却意外地早早就回来了。

    安心如打开门以后,顾城正坐在沙发上,安心如收起愤怒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地说道,

    “我回来了。”

    顾城这才抬起头来,不过表情非常阴沉,甚至是透着一股狠毒的劲,话里藏刀,

    “你还知道回来?”

    安心如一听顾城话里有话,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哪里有惹顾城不悦了,今天早上,明明是他把自己扔在环宇国际集团公司楼下,开车离开,现在又来质问自己。

    安心如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阴晴不定的男人,越发不解。

    知道顾城生气了,但又不知道原因,安心如也疲于应对顾城,并不接顾城的话,便直直地朝楼上走去,打算好好休息一番。

    “怎么?谁给你的胆子,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顾城见安心如不理自己,脸色更黑,语气里透着渗人的寒意,一点一点渗进安心如的皮肤里。

    安心如停下来,走到顾城面前,解释道,

    “今天,去酒吧看了看小姑子那边的状况,所以现在才回来。”

    顾城想起在酒吧走廊里看到的那一幕,现在又看到眼前女人,嘴唇颜色明显淡了一圈,表情更加阴鸷。

    顾城有种想冲过去,把女人的嘴唇狠狠地蹂躏一番,彻底清洗干净的冲动。

    “怎么?酒吧好玩吗?很享受?!”

    顾城话里不满的情绪爆满,感觉就快要溢出来,淹没安心如,淹没整个客厅,逼得安心如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个男人又是想怎么样?说话阴阳怪气的,是想逼死我吗?

    安心如也有些不满,但又不敢朝顾城发脾气,毕竟她现在还仰仗顾城的出手相助,只好忍着,咬牙切齿一番,才耐着性子问道,

    “怎么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麻烦你说得浅显易懂一点,可以吗?。”

    安心如尽量控制住自己也不满的情绪,让声音听起来温柔客气,免得激怒已经站在火山口的男人,待会大火蔓延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顾城也压制着自己快要喷涌而出的怒火,眼神凛冽犀利地盯着安心如,缓缓开口问道,

    “你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安心如完全没听懂顾城的话,什么叫做没做对不起他的事,完全不知道顾城在说些什么。

    安心如蹙眉,看着顾城,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神啊,我已经够累了,能不能不要再派这么个妖孽来折磨我了?!

    安心如有些无语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