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了一番,安心如还是决定,暂时不动手。

    估量了一会儿小姑子欠自己的,安心如觉得现在动手还太早,时机还不成熟,小姑子还需要被捧得更高,安心如才能放手,“啪”地一声把她给砸在地上,让她痛不欲生。

    安心如看着对面地陆建,摇了摇头,笑说道,

    “还不能动手,等失态加重一些后,再说。”

    陆建听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我想请你帮我先瞒着那个老板的老婆,现在还不能让她发现,时机成熟后,再故意把这件事告诉对方。”

    为了把你捧得更高,我也算是煞费苦心啊。

    你到时候应该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安心如心里的冷漠像霜一样向四处蔓延开来,开出一朵朵冰冷妖艳的雪莲,美得让人心生畏惧。

    陆建深刻体会到了安心如的恨意,那么清晰,那么不加掩饰。

    安心如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入神了,陆建想起今晚小姑子还和那老板有约,便问道,

    “安小姐,据说今天晚上,小姑子和那老板在酒店里有约,小姑子还事先跟酒店管理人请了假。您要不要去看看?”

    安心如听到陆建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冷艳的笑,

    “肯定得去啊!”

    “那今晚我来接您过去。”

    陆建按照老板的吩咐,把事情大小无一巨细地安排好,知道老板对安心如不一般,也按照顾老板那样,把安心如照顾得好。

    “好,那就麻烦你了。”安心如站在满脑子都是复仇计划,也并不在意这些小细节,点头答应。

    晚上,陆建如约去接安心如,过了酒吧那边。

    酒吧已经是热闹非凡,混杂着各种各样的人,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忘情迷醉。

    小姑子和那个所谓的老板此时已经坐在酒吧中央的一桌,那老板长得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还是个秃顶,安心如有些佩服小姑子这“不挑食”的习惯。

    心里实在没忍住鄙夷了一番,

    口味真重……

    安心如找了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随意点了一杯蓝色玛格丽特,然后,偷偷地注视着小姑子那一桌的一举一动。

    只见,小姑子一个劲地黏在那个人身上,不停地撒娇,和平时与安心如吵架的泼辣样子完全不一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安心如看着小姑子,本来是一副大嗓门,偏偏为了装柔弱,低着嗓子,和老男人撒娇,娇滴滴的声音,让安心如浑身堆起了鸡皮疙瘩,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大爷的,早晚要被你恶心死。

    那个老男人,笑得一脸淫-荡,一只油腻腻的手伸进小姑子的裙摆里,在大腿上来回抚-摸,小姑子也完全不在乎,不对,哪里是不在乎,反而是很得意,很享受的样子,也跟在笑吟吟。

    安心如看着这一副辣眼睛的画面,喝了一口桌子上的酒,压住胃里翻腾的感觉。

    小姑子非常卖力地在讨好那个老男人,一会儿帮忙点烟,一会儿帮着端酒,一会儿又是喂东西吃的,男人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完全没了在家里对着安心如耀武扬威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小姑子看着舞池中央,指着一个女性的包,就转身,搂住老男人的脖颈,笑吟吟地撒娇道,

    “我想要那个包,可以不可以给我买啊?”

    说罢,还贴过去,亲了老男人一口。

    老男人正在兴头上,对于小姑子的要求也满不在乎,答应下来。

    一会儿,小姑子又指着和她同坐在一起的一个女人的鞋子说道,

    “这双鞋好漂亮啊,我也好想要,可不可以给我买一双啊……”小姑子拖着尾音,轻轻摇晃老男人的手臂。

    小姑子看见什么喜欢的就抱着老男人撒娇,要求买这买那的,老男人丝毫不在乎这一点小钱,一边喝酒,一边对于小姑子的要求都一一点头答应。

    小姑子见男人答应,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因为酒吧太吵,安心如没有办法听清楚小姑子和老男人之间的对话,但看小姑子一会儿指着一会儿指那的,又抱着老男人不撒手,更加卖力讨好,安心如不用想也知道,小姑子在干嘛。

    看到这幅画面,安心如突然有些庆幸,小姑子每次和她要钱时,都是直接粗暴,从未撒过娇,要是小姑子用这样一副嗓子和她说话,提要求,又是抓手又是摇手臂的,安心如现在怕是已经死了八百回了。

    虽然画面让人难以让安心如接受,不过看到小姑子现在这幅恬不知耻,作践自己讨好男人的模样,安心如有了一种复仇的快-感。

    事情变得越来越好玩了。

    一会儿,老男人捏了小姑子屁股一把后,又拍了一巴掌,对小姑子命令道,

    “去,陪各位老总喝点酒。”

    小姑子被这样一捏屁股,佯装恼怒,风情万种地瞪了老男人一眼,娇嗔道,

    “讨厌。”

    说罢,扭着屁股,从老男人眼前走过去,在另外一为男人身边坐下,举起酒杯,

    笑说道,

    “敬你一杯,我先干为敬。”

    说罢,一杯酒下肚,还挑衅地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在用眼神勾-引对方。

    对方也是个好色之徒,一见这画面,大笑几声,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手也不规矩地伸入小姑子的裙摆里,吃了一把豆腐。

    小姑子完全不在意,任由对方动作,有时候,甚至还会配合。

    男人揩完油后,心情大好,颇为痛快地从钱包里拿出几张一百的,塞在小姑子胸口。小姑子今天穿的裙子,还很暴露,露出半个球,事业线被挤得很深,那些钱夹在那里,纹丝不动,完全没有会掉下来的迹象。

    小姑子就这样,一个一个陪着喝酒,直到和一桌子的男人都喝过了,才回到之前的老男人身上,把钱从胸口上拿下来,全部装入包中,惹得其他人哄堂大笑。

    小姑子也全然不在乎,对于老男人所有提的要求,无论是什么要求,小姑子都照单全收,百依百顺。

    安心如看着小姑子那副下贱的模样,和个陪酒小姐没什么区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里的冰霜封冻千里。

    安心如一早就知道小姑子是一个抵不住诱惑的人,所以特意把她送到酒吧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来上班,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为了钱财堕落,如今,看这副模样,安心如知道好戏就快要上映了。

    安心如无心再做下去,看到这一切已经够了,她打算先回去,等到小姑子彻底沉沦,彻底没了自我,才出手打击。

    安心如从座位上站起来,因为看戏的过程喝了许多鸡尾酒,安心如有些想上厕所。

    安心如抬步走去厕所,酒吧比较大,厕所走廊很长,装修华丽。

    安心如上过厕所以后,从厕所出来以后,听到厕所门口传来一个女人底底的呻-吟声,一下一下地,听起来格外的欢快愉悦。

    安心如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这么大胆,大庭广众之下,公然*。

    “宝贝,叫得真好听,来,再叫一个。”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低沉暗哑的男声,声音格外的性感蛊惑,引诱着女人的娇喘声。

    安心如忍不住腹诽道,

    脑子有病吧?!大庭广众之下,拜托你们也看看时间,挑挑地点好不好,你们这样刺瞎我的眼睛谁赔啊?!

    没想到女人听到男人的话,还真的乖乖照做了,从刚开始的低-吟直接变成了大声的娇喘,而且一声高过一声。

    安心如直接汗颜,

    这都什么人啊?!

    安心如在厕所里面站了许久,一直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没想到外面的两个人,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抱着从厕所外面,靠着墙壁,女人被男人带着转了几个圈,进到厕所里面来了。

    但两人都过于投入,并没有看到安心如,安心如看到这一幕,更加尴尬不知所措。

    安心如抬头怔怔地看着眼前紧紧抱在一起的一对男女,男人侧身背对着安心如,女人则完全被男人宽厚的肩膀挡住了。

    安心如一动不动地站在那,想走但怕打破两人以后,那场景太过于尴尬,所以,一直在纠结要怎么做,而且,从安心如这个角度,是可以看到男人的侧脸,男人只要睁开眼睛,便能看见安心如。

    安心如看着眼前这场激-情的戏码,越发觉得尴尬,她甚至将两人接吻时发出那暧昧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男人的两只手,一直伸在女人的衣服里,肆意妄为,不停地蹂躏女人身前的柔软,惹得女人的娇喘一声盖过一声。

    听得安心如面红耳赤。

    安心如在想要不要从后面直接给男人来一锤子,敲晕过去,好能让自己从厕所出去。

    但明显这一点都不现实,安心如实在忍无可忍了,决定就这样出去好了。

    她尽量放轻脚步,想越过两人直接走出去。

    但因为穿的是高跟鞋,走路时还是不轻不重地发出了“咯噔”声,沉迷在暧昧当中的男人倏然睁开一双深邃的眼睛,暼向声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