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跟着那位主管进了办公室。

    “安小姐,这边坐。”

    安心如坐下后,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才进入正题。

    期间,安心如一直在想要如何在话题中,把有有关环宇国际集团房产投资那一块的内容插进来,可对方也是个人精啊,一心想着要拿下评标,全都有意忽视了安心如的话题。

    安心如废了大半天劲,对方不是跳过话题,就是轻轻一句便把话题带过去。

    因为讨论的是有关新产品的事宜,安心如也不好一直抓着对方公司的房产投资不放,毕竟与她现在所说的话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再这样下去,对方必然会怀疑安心如的目的,目前状况一点都不好,安心如不小心就会显得有些可疑。

    安心如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茶了,与对方的话题也越聊越生硬,两人都在打哈哈,安心如一边吊着对方,一边又要调查她想要的资料和信息,谈话很快就进行不下去了。

    安心如也不打算这么快就答应对方的要求,故意让今天这事成不了,对方拿不到她们公司的评标,估计还会继续过来找安心如,以后凭借这个理由,想必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来接近环宇国际集团。

    到最后,安心如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收集到,见什么也折腾不出来,安心如也只好先放弃,

    “那今天就到这吧,我还有些事,日后,有时间,我们再好好谈谈。”

    安心如说罢从座位上站起来,笑了笑说道。

    对方也知道这样耗下去也没有任何作用,但必须又要拿下这个评标公司的评标,否则,上面给的压力他也顶不住。

    那位主管见安心如站起来,也跟着站起来,殷切地招呼道,

    “安小姐,既然你来到我们公司,我们也得尽尽地主之谊,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今天中午一起吃个午饭,你看怎么样?”

    安心如心想:我那还有时间和你耗下去啊……你急我也急啊……

    安心如听到对方要请自己吃饭,心里虽然嫌弃得不行了,但表面上还是装作惶恐的样子,连忙谦和有礼地拒绝道,

    “不用了,不用了,今天公司还有些工作要解决,饭就先不吃了,改天有机会我们再一起聊聊今天这个项目吧。”

    见安心如拒绝,对方也不好再强留,只得作罢,

    “那行,改天安小姐约个时间,我们再聊。”

    “嗯,那我就先走了。”

    安心如拎着包,脸露疲惫色,却有些心灰意冷,心里的灰色地带在一点一点地蔓延,就快把安心如逼上绝路。

    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拿到……怎么办啊……。

    “总经理走好!”

    安心如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向声源地,只见一位员工正朝刚才电梯里的那个男人弯腰鞠躬,亲切问好。

    男人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再多说,便跨着两条大长腿,举步生风得朝自己这边走来。

    一张妖孽脸,五官精致,又妖魅又优雅,嘴角像是天生微微上扬,给人像是总在浅笑的感觉,但眼底的冰冷却幽深不见底,身材比例也堪称完美,一身深蓝色西装把身材裁剪得很完美。

    一看就是个妖精,笑面虎。

    安心如在心里提前给男人下了个定义。

    男人走到电梯门口,站在安心如一旁,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见男人过来了,安心如忍不住偷偷打量对方。

    苏铭,环宇国际集团现任总经理,未来继承人。

    安心如心里一直默念着对方的一些相关信息。

    因为怕被对方发现,安心如一直不敢光明正大地看,只能是一边假装在看电梯上方显示的数字,一边偷偷地用眼角盯着对方。

    对方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貌似并没有发现自己。安心如心里的慌乱才一点点减少。

    苏铭脸上有些不耐烦,一旁的女人虽然长得不错,但不代表他就可以让其肆无忌惮地这样打量,电梯“叮咚”一声响了,电梯门打开,苏铭终于忍无可忍,回头看着安心如,冷声说道,

    “看够了没有?”

    苏铭语气冰冷如水,不满的情绪直接赤-裸得暴露出来。

    安心如打量对方的视线与对方看过来的视线刚好对上,对方目光如炬,一双妖孽的眼睛里透着寒光,表情阴鸷。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安心如没想到会被对方抓包,瞳孔猛地一缩,连忙撇开视线。

    两人的视线碰撞,苏铭的眼神过于冰冷,空气中的水蒸气好像也被慢慢凝结住,最终,大概是本就是理亏一方,加上对方目光清冷凛冽,安心如很快就败下阵来了,四周紧张的情绪也在节节攀升,逼得安心如有些喘不过气来。

    听到对方的有些挑衅又不满的声音,安心如真的是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又不好开口反驳,只能自己憋着,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苏铭看了看安心如,眼神依旧犀利,走进电梯,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按下楼层,期间目光还是直直地放在安心如身上,似乎是想要在安心如身上穿出一个洞来,还她刚刚被人盯着看得感觉。

    安心如被盯得全身发毛,但又无可奈何,只得一个劲地躲避对方赤-裸裸的视线。

    电梯门慢慢合上后,安心如才得以解脱,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把适才的紧张和尴尬的情绪吐出去,没了那道视线,心里顿时轻松下来。

    真是太丢人了,偷看还被抓个正着……

    安心如你还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安心如有些鄙视自己,自嘲道。

    良久,安心如盯着紧闭的电梯门,眼神木讷,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电梯的数字已经跳了好几次,安心如才猛然苏醒,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上电梯。

    可是电梯门已经关上了,安心如心里有些愤然。

    都怪那家伙,害我还在这站着,气死我了。

    安心如理所当然地把责任推给了苏铭,完全忘了是自己盯着人家看,才导致这样的后果。

    重新等到下一辆电梯后,安心如才下到环宇国际公司楼下。

    包里的手机传来震动的声响,安心如拿起手机一看,是陆靖打过来的。

    安心如接通电话,陆建在那一头,打过招呼后说道,

    “安小姐,您小姑子那边,我最近查到了一些东西,想和您说一说。”

    之前,安心如求顾城把小姑子安排进酒吧工作后,为了知道小姑子的一举一动,顾城还让陆建在暗中观察,一旦有什么新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安心如。

    当时,接到来自老板这项任务的时候,陆建还颇为意外,他毕业于哈佛大学,跟着顾城工作了许久,一直都是处理一些生意合作项目上的事,做这样的工作还是第一次。

    意外归意外,老板下达的命令,陆建也只好遵从。

    安心如一听小姑子那里有新消息,又回头看看环宇国际大楼,

    反正这里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和头绪,还是先去找陆建问问小姑子那边的详细情况吧。

    “那好,陆助理,你有时间吗?可以的话。我想我们见面再详细地谈谈。”

    听安心如要和自己见面,陆建看向一旁的一直面目表情的老板,眼神询问道,顾城沉默地点了点头,陆建才答应道,

    “好。那我们约个地方见面。”

    两人约了地点,很快就见面了。

    “安小姐,关于小姑子的事,近日,我查到她貌似有些出格的举动。”

    “嗯。”安心如神色凝重,听着对面地陆建说话。

    “她最近在酒店上夜班的时候,认识了一位财大气粗的老板,两人现在正处在暧昧关系。”

    安心如一听便来了兴趣,觉得事情越来越超自己喜欢期待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她笑了笑,又问道,

    “那个老板是什么人?”

    “是个中年老头子,经常光顾那家酒吧,目前经营了一家公司,有些钱,不过已经结婚了,家里有个老婆,他这老婆是个狠角色,娘家比较有势力,这老板也全是仰仗自家老婆娘家,才爬到如今这个位置,所以,家里的老婆才是说话人。”

    陆建把所有调查到的关于这个老板的一些底细也都查清楚了,一一告诉安心如。

    安心如沉思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陆建又继续说道,

    “她现在做了这个老板的小三,酒吧的工作更加敷衍了事,当然这老板也不过是玩玩,并没有认真,怕是被他家老婆知道了,小姑子估计会比较惨。”

    安心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小姑子果真没有浪费她的一片好意,而且这发展的速度比她预想得还要快。

    安心如心里冷冷地想,

    现在就让你再耀武扬威一段时间,再过段时间,你所有欠我的我都会丝毫不剩地全部拿回来了。

    安心如抬起脸,扬起一个明媚的笑脸,对着陆靖道谢,

    “谢谢你,陆助理,真的辛苦你了。”

    陆建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的事,现在这也是我的工作之一,是我该做的。不过,安小姐,现在她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时机也算成熟了,你看,要不要动手?”

    安心如看着远处有些发呆,听了陆建的话,心里也在忧虑纠结。

    怎么办?要现在动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