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看着突然沉默不语的安心如,有些无奈,他并不赞成安心如的复仇计划,那简直就是在以卵击石,最后受伤的肯定是安心如。

    但,看到那张落寞迷茫的小脸,顾城不忍心地开口说道,

    “那就按照你的计划去做吧,后续的事宜我会安排。”

    听到顾城要帮自己安排后续,也就是收拾烂摊子,安心如从来没有想过顾城会帮自己到这个份上,虽然,他们之间只是交易,可这样帮她,似乎有些超过交易范围了。

    安心如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她瞪大那双迷人的眼睛,星眸微转,怔怔地抬头看向书桌前的男人。

    顾城完全不理会安心如眼里的惊讶,继续手头上的工作,他昨天一天没回公司,许多事物需要他处理。

    “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其实,你不用这样帮我的。”

    安心如知道,按照顾城所说的,投资背后的人势力必然非常庞大,如果因为自己顾城被拖累了,就算是交易,她也无法这样去拖累顾城。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非常不愿看到那样的场面,也不敢相信顾城会被其他人欺压。

    “我的事还不需要你操心。”顾城冷冷地开口说道。

    被顾城这样一说,安心如也不好再婆婆妈妈地多说什么,只是眼里地担忧和不解越来越明显。她不懂顾城为什么要为她做到这个份上,担则是,如果自己真的按计划这样去做了,顾城帮了自己又会怎么样。

    或许顾城有足够的能力,帮助自己,否则,他也不会为了救我把自己陷入危险的领地,他完全没有理由那样做。

    这样一下,安心如心里便轻松了许多,可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书房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中。

    安心如没有再说话,顾城也不再理会安心如,只是安心如迟迟没有从书房离开,顾城有些头大,看向安心如,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顾城知道安心如肯定还有事要说,所以迟迟没有离开。

    其实,刚刚她只是在发呆而已,忘了出门,听到顾城的声音,安心如有些愕然,不过她的确是还有一点事想和顾城再商量商量,想让顾城帮帮自己。

    安心如见内心的小九九被看破了,也不好在继续装傻站着一动不动,朝顾城笑了笑,说道,

    “我刚刚不是说过,想把房子压给你的公司吗?”

    顾城看着安心如一脸讨好调皮的笑,不以为然,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漫不经心的头也不抬问道,

    “然后呢?”

    “把房子押给你以后,我想让你帮我把房子卖出去,然后用所得的钱把父母送去最好的医院。”

    顾城这才抬头看向安心如,发现女人说这话的时候,一张小脸带着严肃认真的情绪,她似乎为了报仇,真的变了许多,想起当初还因为被小三欺负要跳河寻死的人,如今却坐在那一脸坚定地和自己讨论要如何复仇。

    安心如真的成长了许多,只是这所谓的复仇都是拿自己作为代价,不断地在委屈自己。

    顾城看着如今已经变得坚强起来的安心如,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安心如笑了笑,一脸灿烂的神色,她现在正在一步步反击,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现在还太弱,但想要赢得这场争斗,她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弱点,再出击。

    而她现在除了父母,再没有什么好牵挂的,所以,她必须把父母送去最好的疗养院,没了牵挂,她才能全身心投入这场复仇计划中。

    顾城依旧神色冷漠,安心如对着顾城笑了笑,说道,

    “父母有房子,所以卖掉这栋房子给父母养病,等日后他们身体恢复健康了,也有去处,我就不用再担心。”

    “那你呢?”顾城听着安心如的话,心里有些不爽,眉头紧蹙,眼神冰冷地看着对面的安心如。

    “我?我一个人的话,住哪都无所谓,没有房子了我可以租房子住。”安心如挺难顾城的问题,先是一愣,继又解释道,自己以后的生活安排。

    她有些狐疑地看着顾城,总觉得顾城好像有些生气,语气里透着不满。

    难道是昨晚怒气还没有消?不可能呀,那是我刚刚那句话惹到他了?

    安心如小心翼翼地看着顾城,顾城冷冷地瞥向自己,眼里的寒光似是要将安心如冰冻至死,安心如在那片寒光中,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呆呆地对着顾城的视线。

    顾城一双薄唇微微开启,

    “愚蠢至极。”

    仅仅只有四个字,可足以表明顾城的怒气值。他本是个冷若冰霜的人,在商场上混了那么久,打下那么大一片商业天下,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即使生气愤怒,也能很好地压制住,可是,偏偏面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情绪总是能轻易被挑起。

    面对顾城突如其来的怒气,安心如有些不明所以,莫名其妙地看着顾城,想了想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把顾城给惹生气了。

    顾城说完话后,把电脑一关,合上文件,从椅子上起身站起来,直直地朝安心如走过去。

    一把握住安心如纤细的手腕,把她从座位上提起来,安心如有些惊恐,深色的瞳孔顿时放大,可又不敢问顾城究竟为什么生气,安心如知道即便问了,也不会有任何答案。

    顾城直接把安心如拽到楼下,打开车门,没有任何顾忌,直接把安心如扔进去,安心如一下撞到车座上,好在车座的材质特别软,没有多疼,只是手腕被顾城捏得太紧,有些发红。

    顾城一上车,便加足了马力,目光凌厉地直视前方。

    安心如一见顾城把车开到这么快,心里又紧张又害怕,紧紧得拉住安全带,脸色被吓得苍白。

    车速一直都没有减下来,安心如实在是害怕,她频频转过头来看着顾城,但开车的男人,脸上虽然已经恢复到面目表情的冰冷模样,可安心如还是能察觉得到男人的怒气。

    安心如看着顾城,在心里忍不住腹诽道

    ——谁说女人心,海底针的?这个男人的心思我也一点都不明白。

    顾城把车直接开到一家公司下,便停下来。

    安心如不解地看了看顾城,又朝车窗外看了看那家公司。

    一整栋大楼上,楼顶写着四个大字

    ——环宇国际

    安心如更加疑惑,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想了许久也没能想起来,只好求助地看着顾城,问道,

    “这是……??”

    一听安心如竟然不记得这家公司,顾城顿时面露不满,眯了眯一双好看眼睛,眼底深处发出危险的信号,

    “忘得倒是挺快。”

    安心如一看顾城这濒临爆发的怒火,立马转头又去确认一遍,在心里默念,

    环,宇,国,际?

    安心如突然想起之前顾城给她的那份合同,让自己替他拿下一份房地产投资的竞争合同,而这家公司——环宇国际,就是竞争对手。

    安心如看了看这公司规模,当初顾城给她资料的时候,安心如知道这是一家上市公司以后,便清楚单凭自己一个人无法与之抗衡,现在看着这栋高楼大厦,安心如越发觉得这个任务过于艰巨,没有实现的可能。

    顿时陷入无限的绝望当中……

    顾城瞥了一眼,看见安心如一副了然的样子,知道安心如已经想起来了,冷冷说道,

    “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吗?”

    听到顾城的声音,安心如才从中回过神来,只是双目失神,满脸的绝望,她呆呆地看着顾城,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记得。”

    “那就从今天开始吧。”顾城把视线移开,看也不再看安心如一眼,便直接命令道,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强硬。

    安心如有些为难,不敢相信,最近她一直忙着和丈夫婆婆一家人抗争,对于和这样一个上市公司抗衡还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现在突然被要求从今天开始,内心更是一片荒芜。

    安心如觉得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没有办法这么仓促地开始,有些忐忑不安地说道,

    “那个……能不能……”

    安心如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顾城发动车的声音,然后,紧接着顾城便开口了,

    “下车!”顾城冷冷地,简洁地命令道。

    安心如见顾城如此强硬,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解开安全带,愤愤然地下了车。

    安心如一下车,刚站稳,顾城便开车绝尘而去。

    安心如看着顾城的离开的方向,看着逐渐消失的车身,有些无可奈何。

    安心如站在环宇国际楼下,一动不动地望着楼顶那四个大字,知道顾城把这件事交给自己,也是浪费时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她现在自身也陷入到家庭纠纷的泥塘中,脱不开身,为了复仇也已经是焦头烂额,就她现在自身这个状况,没有能力,没有人脉,怎么去和一个公司竞标?何况还是一家这么大的上市公司。

    安心如越想越绝望,但是她知道如果不这样去做,顾城必然不会再帮自己,到时候安心如还谈什复仇,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楼下。